內容簡介:
達爾文不敢說,金賽博士嚇一跳……
這是一場驚世駭俗的邀請,
也是一場探索人類本性、妙不可言的大不敬之旅。

全書從頭到尾絕無冷場,文筆辛辣幽默,
融合了科學知識與智慧勇氣,
帶領讀者破禁解密,大口暢談科學!

為什麼小雞雞長這模樣?
為什麼那「兩粒」顫巍巍地懸在那麼脆弱的位置?
戀童癖是變態嗎?為什麼歷史上這麼多名人偏好此道?
為什麼有些人覺得動物這麼……性感?
人肉怎麼可能清甜多汁?
為什麼只有人類長出這麼奇怪的恥毛?
女性也會[射精」嗎?
為什麼男同志特別容易迷路?

著名演化心理學專家、《科學人》雜誌(Scientific American)專欄作者,
以大無畏的精神邀請你打破尷尬與矜持,翻開書頁。
無論是你我早就存疑但又羞於啟齒的人體構造,
或是深藏在心中最不可告人的綺思淫念,
作者都毫無遲疑將科學利刃直刺人心,
以「逆向工程」的科學研究和眾多心理學、醫學報告,
帶我們一探人類本「性」的奧祕與答案!

書中許多聳人聽聞的內容,乍看或許讓你瞠目結舌,
但在作者輕快幽默的帶領下,
以科學撼動了我們的刻板印象和成見,挑起更深入的哲思,
例如對動物的愛戀,我們不禁質疑自己在道德方面下意識的性排斥;
而鑽研恥毛或青春痘的演化,出人意表地揭露了我們與其他猿類的關係;
自慰的幻想,則顯示出我們在動物王國之所以獨特的原因;
至於戀足癖則暴露了我們成年時的性興奮,
其實常是源於幼時天真無邪經驗的永久結果……


作者簡介:
傑西.白令博士是《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和《石板》(Slate)雜誌的專欄作家,他的作品也常見於《紐約》(New York)雜誌、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和《新共和國》(The New Republic)等諸多刊物,亦經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花花公子電台,與英國BBC等許多媒體報導。白令博士著有《信仰本能》(The Belief Instinct),曾任貝爾法斯特的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認知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阿肯色大學(University of Arkansas)教授。他現居紐約州綺色佳。
他的個人網站 www.jessebering.com。


譯者簡介:
莊靖
台大外文系畢,印地安那大學英美文學碩士,譯有《愛上萊特》、《世界既簡單又複雜》、《建築變形記》等書(以上皆漫遊者文化出版)。


內文試閱:
為什麼命根子長成這副德性?加長版
大自然為男人裝備了什麼樣的器具,來解決其他男人使自己性伴侶懷孕的隱憂?……答案就在於他們的陽具造型能夠有效地把競爭對手的精液由自己伴侶的陰道中排除。
要是你曾經好好檢視過命根子,不管是你的還是別人的,可能都會為它那奇特的形狀而感到莫名其妙。讓我們面對事實:它可不是在所有演化的肢體中,最憑直覺而成形的附屬器官。但根據演化心理學家蓋洛普的說法,人類的命根子其實是非常了不起的「工具」,貨真價實,完全符合「工具」一詞的定義,是大自然累積數十萬年的人類演化所創造。或許你會因為發現它是高度專業的工具而大吃一驚,也會因為它的外觀勾勒出我們性行為的本質而讚嘆不已。
關於人類命根子演化的奇事,就是對於這種不論在形狀和大小都與我們最親近動物親戚截然不同的寶貝,竟然一直到過去幾年,才開始有學者仔細研究它的自然史,這種怠慢的原因不得而知。很難想像頑固的科學家會擔心這個課題可能引起衛道之士群起而攻之。這個題目的確免不了會引人竊笑,因此我可以明白,唯有特立獨行的心理學者,才能在飛往丹佛的飛機上,被鄰座的小老太太問起以什麼謀生時,會回答道:他研究人們怎麼使用命根子。不論如何,假如你以為使用你的老二只有一種方法,以為那只不過是一種用作體內受精的配備,毋需多花腦筋,或者大小無所謂,那就正好證明你還可以由蓋洛普的研究發現中,學到很多東西。
蓋洛普研究人類命根子設計的方法,恰恰就是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這個術語用在演化心理學範圍上的體現。逆向工程是一種不言而喻的觀念,各位會發現我在本書中一再使用。這是一種邏輯演繹的探索技巧,用來找出適應的目的,或者推斷現有(或尚存)身體特色、心理過程,或認知偏差的功能。也就是說,如果以你現在所見的事物開始──比如眼前的例子:造型奇特的老二,和球根狀的陰莖頭(即一般人所謂的龜頭),它長而硬的陰莖軸,以及在這兩部分之間形成像傘褶狀的隆起,倒推它是怎麼會長成這副德性。逆向工程師可以根據演化理論,提出一套以功能為基礎的假說。我們目前談的例子雖然是命根子,但逆向工程的邏輯可以運用到任何有機物,由我們的門牙、拇指與其他四指的對立,到眉毛的弧形。
在演化心理學家看來,基本上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它長成那副德性?以及那是做什麼用的?答案並不一定是生物適應。所謂生物適應,就是它解決了一些演化的問題,因此讓我們的祖先在繁衍方面占有優勢。有時候某個特性只不過是其他適應的「副產品」,比如血液是紅色,並不是因為紅比綠或黃或藍色更能發揮作用,而只是因為它含有血紅素蛋白,它正是氧氣和二氧化碳的絕佳傳送者。但就人類命根子而言,所有的跡象都指向於真正的適應因素,使得它非得長成這副德性不可。
如果你能客觀地檢視老二──請勿在公共場所或未取得對方許可的情況下進行,拿這個器官和其他物種同樣的器官相比較,你就會注意到下面這幾個人類獨有的特性。首先,雖然每個人那話兒的尺寸各不相同,但和其他靈長類比起來,人類的命根子特別大。在勃起時,它平均長度達五、六吋(約十二.七至十五.二公分),周長可達五吋(約十二.七公分)。即使是最天賦異稟的黑猩猩──我們人類現有關係最接近的物種,比較之下也相去甚遠,而且如果計入身高體重的因素加以調整,那麼黑猩猩的老二在長度和周長兩方面,都只約為人類的一半而已。在這方面,我恐怕可以算是相當可靠的見證,因為我頭五年的學術生涯,就是研究大猿的社會認知,這期間我可見過不知多少隻類人猿的小弟弟,我曾有一個夏天和重達四百五十磅(約兩百公斤)但弟弟卻小到不行的銀背大猩猩 (silverback gorilla)共處(不過牠可是個不錯的傢伙),也曾照顧過一頭色瞇瞇的年輕紅毛猩猩,老是把牠的寶貝插在任何有洞的東西上,而且很不幸地,也包括我的耳朵在內。
此外,只有人類的老二有像蘑菇頂傘一般的獨特龜頭,以一層薄薄的繫帶(尿道正下方的細緻皮膚突出部分)和陰莖軸身相連。黑猩猩、大猩猩,和紅毛猩猩的寶貝,設計可沒有這麼豪華──只有軸身而已。原來人類命根子最重要的特色並不是龜頭本身,而是其下的冠狀脊。在龜頭和陰莖軸交會處,龜頭的直徑比軸身寬,因此造成軸身四周的冠狀脊──而蓋洛普運用逆向工程的邏輯,認定這可能對人類命根子奇特的外形,留下了重要的演化線索。
當然,我並沒有錯過這個情況的諷刺。但即使這一位演化心理學家(在下本人我)是同性戀,為研究的目的,我們依舊必須考量人類陽具和人類陰道相對的演化。異性男女性行為的磁振造影已經顯示,在性交之時,陽具會完全擴張,占滿陰道,如果深入得夠徹底,甚至可以到達女性的子宮頸,提起她的子宮。就這一點,再加上男人以極強的力道射精,可以到達可觀的距離(如果不受阻礙,可達六十公分),表示男人的生理構造可以把精子釋放到陰道最頂上的部位。蓋洛普和蕾貝卡.布區(Rebecca Burch)在《演化心理學》(Evolutionary Psychology)期刊的專文中指出,「較長的陰莖不但能把精液留在陰道較難接近的部位,而且藉著填滿和擴張整個陰道,也有助於除去其他男人留下的精液,從而提升自己作爸爸的機會。」
這種「去除他人精液理論」是蓋洛普整份報告中最耐人尋味的一部分。我們總把自己所屬的物種想成是一夫一妻,但和其他異性至少有某種程度的攪和,也是自我們由四足成為兩足以來慣用的技倆。由於精子細胞可以在女性的子宮頸黏液中存活數天,若她在這段期間──比如四十八小時內,有一名以上的性伴侶,那麼這兩名男性的精子就要為進入她的卵子而競爭。據蓋洛普和布區的說法,「包括群交、輪暴、雜交、賣淫,和正牌男伴懷疑自己戴了綠帽子而堅持要進行性行為,都是例子。」而且雖然去除他人精子是所有競爭男子的主要目標,但就連演化如此精巧的命根子,都無法達到完美的地步。兩位作者甚至還有憑有據地引述了男性異奇偶性(heteroparity)的案例,即某些「異卵雙胞胎」原來是由兩個不同的父親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接連和他們的母親發生性行為而造成的,這是我們這個物種天生性行為傾向的證據。
那麼大自然為這些男人裝備了什麼樣的器具,來解決其他男人使自己性伴侶懷孕的隱憂?根據蓋洛普的說法,答案就在於他們的陽具造型能夠有效地把競爭對手的精液由自己伴侶的陰道中排除,這正和性交時插入推抽動作的「上吸」協調配合。更明確地說,冠狀脊發揮作用,除去了外人的精子。根據這個分析,抽吸的效果就是為了要把其他男人的精子由子宮頸內抽出,聚在龜頭,藉此把先前性對手的精液舀出去。
或許你會覺得這種說法雖然振振有詞,言之成理,但卻無從證明。這麼想,你可就太低估蓋洛普了,他可是才華洋溢的實驗研究員(一九七○年代初期,他還發現黑猩猩能夠在鏡子中認出自己的影像,這個自我認知的測驗也使他名聞遐邇)。他在《演化和人類行為》(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期刊中發表的一系列研究報告中,和一群學生用不同形狀和大小的人造人類性器官來測驗這個去除精液的假說,甚至還調製了幾批唯妙唯肖的精液作為實驗之用。
這個研究的結果或許並沒有「證明」除去精液假說,但卻證實了其主要的觀點。其基本研究設計如下(或許我該先發制人,以杜悠悠眾口,沒錯,蓋洛普和報告的共同作者的確獲得他們所屬大學在倫理道德方面的認可,才進行這項實驗):研究員到情趣商店挑選幾副人造生殖器官,包括寂寞男性自慰的良伴,栩栩如生的乳膠陰道,在一頭打結封死以免漏水,另外還有三個人造陰莖。第一個乳膠陰莖長六.一吋(約十五.五公分),周長一.三吋(約三.三公分),冠狀脊由陰莖軸身突出約〇.二吋(〇.五公分);第二個陰莖長度一樣,但冠狀脊只由陰莖軸突出約〇.一二吋(〇.三公分);最後,第三個陰莖長度和前兩個相同,但沒有冠狀脊。也就是說,前兩個陰莖幾可亂真,只是冠狀脊略有不同,而第三個(控制組)的陰莖,則可以算是這一群之中的無頭騎士。
接下來,研究小組向另一名志同道合的演化心理學家陶德.謝克佛德(Todd Shackelford)借來了仿製精液的配方,調製了幾批精液。配方「包括〇.〇八杯過篩的未漂白麵粉,加上一.〇六杯的水,大火煮沸混合物之後,改小火慢燉十五分鐘,其間必須不斷攪動,最後離火放涼。」在經由研究人員掌控的「精液移除試驗」中,先把陰道裝滿這種人造精液,再用人造陰莖依不同的深度插入(模擬抽送)然後移出,接著再檢視乳膠孔口,觀察抽出了多少精液。果然不出所料,有冠狀脊的兩個陰莖由人造陰道中抽出的精液(各移除了百分之九十一的精液)遠高於「無頭」的控制組(只移除百分之三十五.三的精液)。另外,陰莖插入得越深──也就是抽送得越深,移除的精液越多。冠狀脊最明顯的陰莖插入陰道內四分之三長度時,只移除三分之一的精液,但若完全插入,則可除去幾乎所有的精液。輕抽淺送,如研究人員把人造陰莖插入人造陰道的一半或更淺之處,則幾乎沒有移除任何精液。因此如果你想要在演化軍備競賽中搶得機先,那麼,年輕人,最好的建議是:不要管東西南北──而要求深。
在這個研究的第二部分,蓋洛普對大學年紀的學生作了一系列問卷調查,詢問他們的性行為史。他所提的問題是來自先前關於性嫉妒如何啟發意料中(因生物適應)的「配偶保衛」(mate- guarding)反應,用意是要確定是否可以由男人懷疑伴侶的忠實與否,而會造成某些「陰莖行為」(penile behavior,這個詞不是他們造的,是我造的)。在頭一份匿名問卷中,異性戀男女就提到,在男方指責女方不忠之後,雙方再發生性行為時,男性陰莖抽送的動作往往更深入更快速。第二份問卷的結果則顯示,分別之後再重逢的第一次性行為往往更激烈──和經常見面的男女基準性行為相比,分離一段時間再見面的男女性交時會有更深入更快速的抽送動作。但願你此時已經能像演化心理學者那樣思考,想出這樣的資料代表什麼意思:男人熟練地以其陰莖為去除其他對手精液的工具,下意識(有時則是刻意)地破壞其伴侶趁他們不在時和其他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可能。
對這樣的解釋還有疑惑嗎?演化心理學真正美好之處(如果你是反對此種學說的衛道之士,或許該說是最教人懊惱之處)是,即使你不相信它是真的,它一樣可以成真。天擇說並不怎麼在乎你是否對小別勝新婚的原因另有說法,不論如何你的命根子都會盡它的責任,去除其他男人的精子。
以精液去除理論為本的假說有很多。比如蓋洛普和布區在二○○四年的《演化心理學》中就撰有專文,進一步闡揚他們先前陰莖自然史的研究,舉出許多精彩的衍生想法。比如對這個理論的一種反駁是,男人也會藉著抽送動作,把自己的精子細胞抽出性伴侶的陰道,結果降低了自己的繁殖機會。然而你可能已經由自己的性生活注意到射精之後會有一段「不反應期」(refractory period),此時小弟弟萎靡不振(原本的勃起在射精後一分鐘之內,已經縮到一半的大小),它們變得高度敏感,接下來的衝刺甚至會有點不舒服。其實在射精之後的三十分鐘至二十四小時之間,大部分男人都會暫時不舉。據蓋洛普和布區的看法,這些射精後的特色,再加上性高潮之後的鎮靜(sedation)效果,可能就是對「去除自己精液」這個問題的適應方式,意即在你的老二疼痛或無力,或者當你沉沉入睡之時,去除你自己精子的機會就會大減。
蓋洛普和布區在文中也讓我們考量一個教人非常好奇的問題,他們說:「女性有沒有可能(在不用人工授精的情況下)因她從未有性關係的男性而受孕?我們認為答案是『可能』。」這是一個讓你腦袋打結的問題,但蓋洛普和布區基本的意思是,精液去除的假說預言了下面這樣的例子有可能發生(為了讀者閱讀的樂趣,我已經改寫了原文;另外請注意這樣的情境和未割包皮的男人特別相關):假如喬許和凱蒂上床,而凱蒂最近才和麥可燕好過,那麼喬許的命根子在凱蒂的陰道中前後衝刺之時,麥可的一些精液就會被吸進喬許的繫帶下,聚在喬許的冠狀脊上,移出凱蒂的子宮頸。等喬許射精,以他的精液取代了麥可的精液,他的陰莖由凱蒂的陰道退出之後,麥可的一些精液依舊會留在他的陰莖軸上,冠狀脊後方。等他勃起的情況消退,龜頭由包皮下方撤退,麥可的精液就可能藏在他的包皮下、冠狀脊之後。要是喬許在幾小時後和艾美行房,麥可的精液可能依舊存在喬許的包皮下,因此在不知不覺中傳遞給艾美,使她因麥可的精子而受孕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