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受到全球讀者喜愛超過70年的《小王子》,
書中所探討的除了愛情、友情、生死、人生價值觀之外,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禪心」

世界文學經典 × 人生哲理 × 日本名家插畫

來自B-612號這顆小行星的小王子,他有著閃耀金髮,總是笑臉迎人,但是小王子一旦有問題便會堅持問到底。如今他再度降臨地球,給我們不一樣的人生哲理──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眼睛是盲目的,要用心去找尋。」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子,只是幾乎沒有一個大人記得這件事。」
◎「你要尋找的東西,可能在一朵玫瑰花裡,或是在一滴水裡。」
◎「審判自己要比審判別人困難很多。」
◎「從稍遠的距離看過去,那景象真是壯觀。」
◎「對我來說,你就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來說,我也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狐狸。」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你就會了解,你那朵玫瑰花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
◎「那是我唯一不覺得荒謬可笑的人。或許因為他思索的是他自身以外的事情。」
◎「假如我有五十三分鐘可以任意使用,我會從容走向一處清新的活泉水。」
◎「沙漠之所以美麗,」小王子說,「是因為有隱藏在某處的水井。」
◎「最後一個早晨,所有熟悉的工作似乎顯得特別珍貴。」
每個人,
  最初都是來自無我的童心世界,具有佛智慧。
  只是幾乎沒有一個大人記得這件事。

身為禪僧兼英美文學家的作者重松宗育,藉由《小王子》這本家喻戶曉的文學經典,將禪學變得更有趣,也更易懂。他認為《小王子》這部作品本身想表達的,就是「禪心」。真理存在於無心、輕描淡寫、平易且如詩的語言之中,《小王子》更是蘊含人生哲理的寶庫。


作者簡介:
重松宗育
1943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
東京外語大學英美語學系畢業,京都大學英美文學碩士。曾任靜岡大學、關西醫科大學教授,現任承元寺住持(臨濟宗妙心寺派)。
著作有《默默也說禪》、《愛麗絲說禪》、《禪學的贈禮》等。


譯者簡介:
葉韋利
1974年生,水瓶座。慣於跳躍式思考的隱性左撇子。現為專職主婦譯者,熱愛翻譯工作。因為翻譯本書一舉破除原先對「禪」的刻板印象,了解到接觸禪不需捨近求遠,禪其實就是生活態度。


內文試閱:
每個人,最初都有無我的童心

人永遠只會從自己當下的年齡來看事情。小時候當然只站在小孩子的立場,長大後卻變得只用大人的眼光。其實每個人過去都曾是孩子,大人理所當然懂得孩子的心思,然而,為什麼變得無法理解呢?

小王子跟鐵路調度員之間有這樣的對話。鐵路調度員的工作是調整鐵軌路線讓列車改變方向。一列特快車在兩人面前從右到左轟隆轟隆地駛過。

「大家都好匆忙哦。」小王子說。「他們究竟在找什麼呢?」

「就連火車駕駛自己都不知道呀。」調度員答。

「他們根本不是在追東西。」調度員說:「大家都在列車上睡覺。就算沒睡也在打哈欠。只有孩子會把鼻子貼在車窗玻璃上壓得扁扁的。」

我這輩子不知道搭過幾十次飛機,到現在還會要求坐靠窗的座位,因為我很喜歡看窗外。簡直就跟小孩子一樣,「把鼻子貼在玻璃上壓得扁扁的」。對於習慣飛行的人,大多在旅程中看報紙、小睡,或者「打哈欠」,所以我這種人看起來會像第一次搭飛機的鄉巴佬吧。

我認為人生有數不清的事物值得追求。每個人應該都會透過自己的立場、職業,來找出值得追求的事物。金錢,或許也是其中之一。拚命工作,獲得跟付出等值的金錢,這確實令人高興。能存錢也很開心。此外,在腳踏實地努力之下,能爬到更好的地位,這也是一項目標。然而,偏偏金錢、地位,這些不過只是方法、途徑,並不是在獲得這些之後就能達到人生真正的目標,讓心靈獲得平靜。事實上,一般來說愈有錢物慾愈重,存愈多的錢最後就成了守財奴,淪為慾望的奴隸,到最後被原本該追求的金錢追著跑。如果活著就是為了讓這些原先不過只是手段的金錢、地位追著跑,那麼,短暫的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呢?小王子繼續說。

「只有小孩子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小王子說:「他們會把很多時間花在布娃娃身上,把它當作珍貴的寶貝……」

孩子都是活在此時,此處。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的孩子,都像個魔術師,可以把眼前平淡無奇的東西全都變成玩具,人人都是能在平凡之中看到不平凡的大哲學家。所以根本不必特地買些昂貴的玩具給孩子,因為他們有了「童心」這具精巧的製造機,能自己打造精采有趣的玩具。真的什麼都不需要,只要把孩子丟進院子裡就行了。小孩子會先張望四周,接著原來散落在院子裡的一截木棍、生鏽的釘子、小石子,瞬間成了孩子收藏的寶物。然而,早已遠離童心的媽媽,卻將自己的價值觀強行加諸在孩子身上,氣得睜大眼罵道:「快把那些髒東西丟掉!」孩子卻不加理會。除非手裡的東西被蠻橫的媽媽強行拿走,不然孩子會緊緊握在手中不放掉,因為這是寶貝呀!就跟大人要是撿到一疊百萬現金也不願鬆手的道理一樣。

世上最難的事,是審判自己

小王子的星球上生長著好的植物跟壞的植物。猴麵包樹則全都是很壞的植物。

猴麵包樹這種植物,一旦發現得遲就絕對無法根除。它會長滿整個星球,根部還會把星球鑽出個洞,然後如果是顆小星球,又長了太多猴麵包樹,整顆星球就會硬生生裂成碎片。

真要這樣就糟了。所以得隨時留意,不得不小心。

「猴麵包樹跟玫瑰小時候長得非常像,一旦能區分時就不能偷懶,發現猴麵包樹就得立刻全部連根拔起才行。」

小王子這麼說。對於會威脅到主體性的東西,一定要很仔細地去除。尤其是壞習慣更要趁早除掉,這才是守住主體性的不二法門。

仔細想想,這個時代實在是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異常時代,有太多非人性的因素。人想要活得真正有人性,只能回到人類最純樸的原點,只有再次覺醒面對本身的主體性。

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對小偷父子摸進一戶人家,成功大肆搜刮家中的錢。兩人走出屋外,爸爸對兒子說:「喂,小子,沒有人發現吧?」兒子回答:「老爸,天上的月亮正看著咧。」

即使沒有任何人看見,月亮也看著。整個宇宙都看到有人在做壞事,但這個小偷覺得只要沒人看見就無所謂。對小偷而言,問題只在別人的眼睛,不過進一步想,如果兒子回答:「而且,老爸你自己不也看到嗎?」這樣就更有趣了。

就算能掩他人之眼,也騙不了大宇宙,而且,最關鍵的自己對來龍去脈清清楚楚。對自己來說,如果自己最重要,被自己看到才是最大的問題。

差別──對我而言,你很特別

小王子來到地球,看到跟他留在自己星球上一樣的玫瑰花,而且還綻放了一整片之後,便臥倒在草地上哭泣,原來自己的玫瑰花一點都不特別,到處都有,只不過是一朵再平凡不過的花。

這時,一隻小狐狸走過來告訴小王子。

「對我來說,你現在什麼都不是,只是個普通的小男孩,就跟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兩樣,我不需要你,而你也一樣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現在也什麼都不是,只是隻普通的小狐狸,就跟成千上萬的小狐狸沒兩樣。但如果你馴養了我,我們就會需要彼此,對我來說,你將會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狐狸。」

我們如果超越平常帶有差別的觀點,從「平等」的角度來看,萬物都各自擁有同等的尊嚴。對於還沒跟小王子當朋友的小狐狸來說,就算換了另一個小男孩也無所謂,哪個小孩子都好,沒有獨特的個性。換句話說,就像可以替代的機械零件一樣。從小王子的角度來看也一樣,這隻小狐狸跟其他眾多狐狸並沒有不同,即便用其他狐狸來換掉眼前的小狐狸,也不代表什麼。

然而,一旦這隻小狐狸跟小王子之間有了「情感」,彼此心靈相通,就會頓時產生巨大變化。觀點將立刻從整體轉向個別性(個性),從「平等」轉向「差別」;換句話說,對小狐狸而言小王子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人」,對小王子來說小狐狸則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狐狸」――這就是關鍵所在。自覺將每一個個體當做不容混淆的「個」,這就是「差別」。

小狐狸接著又說。

「只有自己花心思馴養的東西才會真正了解。……人們到商店裡,什麼都要買現成的。不過,沒有一家店能買到友誼,所以人們不再有朋友。」

要真心產生情感,需要時間與「包容」,這跟沖熱水等三分鐘的即食食品在根本上完全不同。心,不可能光靠金錢來解決,得花上時間用真心來培養,就像無論花多大筆錢,都不可能讓一個小嬰兒眨眼間就長成大人,也不會讓杉木幼苗瞬間長成大樹。

世上所有相遇,都是一期一會

小王子下定決心離開自己的星球,好好整理一切。那天早上,他特別認真打掃,因為他「覺得好像不會再回來了」。於是「平常已經習慣的事情,卻覺得彌足珍貴」。

就在此刻,此處,由我,像這樣,做這件事,而且是最後一次。所以這件事成了僅此一次、絕無僅有。在這個無限流動的時間中,僅有的「此刻」,在這個無限寬廣的宇宙中僅於「此處」,由我,像這樣,做這件事。

這是完完全全的「個體」的世界,這正是所謂的「一期一會」。

「即使相同主客聚會多次,但想到今日之會可能不會再有,實為我一生一次之會。」

這是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寫下的一句話。在茶會中主人與客人面對面時,要當做「是否是一生中僅有一次?」的情況來應對。不過,真正說起來並非「是否僅有一次」,而是「就該當做僅有的一次」來應對。這種狀況下,面對面的是自我與自我以外的人,也可說是無我的我,與無我的你。等於是彼此的「主人公」。

跟小王子感情變得很好的小狐狸,眼看著就要道別,他說「啊,我要哭了。」小王子見狀對他說:「結果這些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嘛!」小狐狸這樣回答他。

「對我有好處呀。因為有小麥田的顏色。」

就算小狐狸再也看不見小王子,遠處還是有一片金黃色的小麥田呀,那片顏色就跟小王子的金髮一樣。看見小麥田,小狐狸就會想起他跟小王子之間的友誼。因此就算別離令人難過,卻永遠獲得了豐富心靈的寶物,這樣的相遇實在太好了。小狐狸這麼說。其實,這就是「別而不別」、「離而不別」的世界。

真實就是「生死一如」。好好地死去,跟努力活著,本為一體兩面。我們將賦予的生命努力活下去,盡力做到最好之後一身瀟灑,回想起那股爽快,為人生乾一杯。

回顧自己的一輩子,能真正覺得「活著真好」的,終究還是因為愛過哪個人,或是哪件事吧?對象無論是家人,是工作,是朋友,還是其他任何人事物,是否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走完一生,這才是追尋瀟灑人生的原點。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