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不知道的台灣
PChome部落格累積人氣高達12,842,422!!
你不見得會認同他的觀點,
但,你一定會想看他提到的真實故事!

一個說得比長得好、寫得又比說得好的資深老鄉民—─管仁健,
用鄉民體文風拆穿既得利益者的騙局,
告訴你國民黨不會(曾)告訴你的台灣史!


你是哪裡人?外省人、台灣人、還是芋頭番薯?
脫離兩蔣桎梏,外省人該有新頭殼;
其他族群看外省人也該有個新頭殼。

從戒嚴時代起,「外省人」這三個字在台灣就充滿著很矛盾的情結。這是個優勢族群,尤其是在政界、軍界與媒體;但獨占這些利益的少數人與少數家族,卻絕口不提這三個字(尤其在競選時)。弔詭的是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副作用,反而是由未沐「皇恩」的基層外省人來承擔。
管大說:「台灣社會裡最偽善的現象,就是不願承認社會上有階級問題。」種種的矛盾情緒,在本書中均有精闢解析。

本書五大單元:
1.破除省籍的【天龍新頭殼】
2.打破語言藩籬的【語言新頭殼】
3.最敏感的【二二八新頭殼】
4.軍中怪象的【軍事新頭殼】
5.選情廝殺的【半山新頭殼】

管大語錄
﹡任何社會事件,從網路到媒體,大家戰世代、戰性別或戰族群;卻對階級問題避而不談。
﹡政客們要大家「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真不知該佩服他們的無知,還是要驚訝他們的無恥。
﹡我們為什麼要學歷史?歷史就是要我們學習傾聽與對話。
﹡高級外省人對台語的認知,就是原則上絕不用,但以下三種情況則鼓勵多用: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台灣人對外省人,只會相信三種人:一是願意把他當朋友的人,二是願意帶頭做事與默默做事的人,三是能力比他強的人。
﹡絕大多數的外省賤民來台灣是逃難,但高級外省人來台灣卻只是搬家而已。
﹡老兵屍體被狗啃,上將強佔上億宅,這不僅是軍隊的生態,也是外省賤民的悲歌。
﹡或許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我們在歷史中永遠學不到教訓吧!

本書特色
1.文風辛辣,字字到位
文中以今說古的方式讓人在嘲諷中學習到事情的由來與脈絡。
2.作者累積一定的閱讀粉絲人數
曾著有《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三本均頗受好評,PChome部落格累積人氣高達12,842,422,在FB上的個人帳號追蹤人數有23,000多人。多次發文轉載至各大媒體,是具代表性的意見領袖。
3.內容真實,引人入勝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對於史實考究無庸置疑,所評論的文字均根據過往的報章雜誌舉證。


作者簡介:
管仁健
一個堅持把自己關在「時間膠囊」裡,新的事記不住,老的事又忘不掉,在無奈裡尋求回憶的後青春期男生。
他喜歡觀察小人物,卻不理會大時代;他喜歡讀書與剪報,卻不管成績與後果。他討厭政客,但政客更討厭他。在一群人當中,他總是唯一堅持要說出:「國王沒穿衣服」的那個人。
戒嚴時代就讀中國市政專科學校公共衛生科,畢業後服役;解嚴後插班東吳中文系,現就讀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史學組。曾任絲路出版社與文經社主編。
小說<塵年惘事>獲第八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評審推薦獎,《你不知道的台灣》懷舊部落格,點閱已破一千二百萬,曾獲第6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首獎。臉書有兩萬以上的死忠網友追蹤,已在網路世界裡創造了奇蹟。
著有小說《塵年惘事》、雜文《用生命寫笑話》、《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1國軍故事2校園奇案3影視秘辛等。

新頭殼專欄http://bit.ly/2dGlmRO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
FB 管仁健


內文試閱:
Part2語言新頭殼
國中時有個來自山上農家同學,他的耳朵是朝外長的「招風耳」,大家都叫他「大耳豬」。頑皮的同學總喜歡用拇指扣住中指彈出去,把他的耳朵彈得又紅又腫,大耳豬雖然個子不高,但也還算精壯,不過從未見他反抗,甚至連回嘴都沒有。
一九七○年代正是台灣查禁方言最嚴厲的時期,只要被檢舉說一句台語,就要被罰一塊錢。有一次大耳豬被兩個同學欺負到不但耳朵紅了,連臉龐都被氣得漲紅,於是小聲回了一個「幹」字,那兩個同學還不死心,就像合唱一樣整齊的說:「喔!說台語,罰一塊。」班上同學也都帶著看笑話的心情,看著他們兩個繼續戲謔大耳豬。
我很難過,但也沒勇氣去制止,只說了:「不算,『幹』是國語啦!國語就叫『幹』。」大耳豬好像被提醒了一樣,竟又更大聲的罵了:「幹你娘!」全班同學都被這句台語的「國罵」嚇到了,眼光都轉向對罵的雙方。那兩個同學本來還鎮定,像平常一樣用國語繼續罵著大耳豬,但大耳豬一開始用了台語的「三字經」,就好像已經開了保險的機關槍,接著連串射出台語的「六字經」、「七字經」。
平常用國語吵架時,大耳豬像是個受盡委屈的小媳婦,只敢嘟嘟嚷嚷的說:「你要怎樣啦!」但今天卻完全改觀,大耳豬越罵越順口,越罵也越大聲。
大耳豬幾分鐘的台語罵人,換算罰金恐怕要幾百元,當時簡直是國中生的「天文數字」。但好笑的是所有同學也都很有默契,沒將這件事報告老師,只罰了大耳豬一元(那一元還是我出的,到今天大耳豬也沒還我)。不過從此之後,那兩個同學也沒有再去找麻煩。
成年後看到美麗島受難家屬「代夫出征」,競選時全程使用台語,控訴國民黨的不公不義、獨裁霸道;其實她們說的究竟是什麼內容,大家也不關心,只要她們在台上大聲說出台語,選票就到手了。競選時夾帶著情緒的母語訴求(其實也就是族群版塊切割),效果絕對大於空洞的公義制度。
當年推行國語時,學校常在小孩中間廣建「抓扒仔」,監控這些不太會講國語的小孩。在這種語言白色恐怖政策下,外省小孩通常扮演「抓扒仔」的角色。但如此一來,眷村與農村小孩要不打架才奇怪,也讓台灣小孩與外省小孩隔閡更深。推行國語非但無法促進族群和諧,反而造成了族群間無謂的矛盾與衝突。
當年大力查禁台語的政客宋楚瑜,以及至今仍在媒體上鬼扯沒有禁台語,只有禁方言的過氣政客楊實秋,他們要大家「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真不知是要佩服他們的無知,還是要驚訝他們的無恥。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