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山形石雄老師繼《戰鬥司書》之後又一力作!
★2015年四月播映動畫!
★這本輕小說最厲害2013年第三名、2014年第八名。


六花勇者在出了〈命運〉神殿後分裂成兩組人馬,同時泰格狃的主力軍也步步逼近。六花雖在亞德雷的帶領下構思作戰計劃想突破艱難重圍,但由於戰力有限,他們最後不得不採取風險極高的戰法。

另一方面,泰格狃一邊派凶魔大軍發動強攻,一邊不忘利用「愛情」的力量動搖心志。在絕對劣勢下不斷掙扎的六花,面對的是一昧執著於自身美學的泰格狃,而且關於「第七人」的真相終於水落石出!

發誓要拯救世界,過去卻一心只想復仇的少年,前方等著他的真相會是什麼!?
征服傳說,挑戰謎題,無與倫比的奇幻之作第六幕正式上演!

作者簡介:
山形石雄(Ishio Yamagata)
1982年生,神奈川縣人,畢業於日本東海大學文學部文學科。
2005年大學時代,以《戰鬥司書與戀愛爆彈》一書獲得第4回Super Dash小說新人獎大賞,著有《戰鬥司書》系列及《六花的勇者》系列小說。

插畫:宮城(Miyagi)
北海道野付郡人,為本書插畫家。

譯者:
陳柏安

內文試閱:
序章 復仇者

「亞德雷,我沒時間理你這種垃圾。」
聽到艾特洛‧史派克這麼說,十四歲的亞德雷憤憤地咬唇。
「你給我去打雜。」
一名師兄用高壓的語氣命令亞德雷,但他選擇無視。
「就由我來代替你復仇吧,因為我比你強太多了。」
就連師弟的臉上都顯出輕蔑之色。
自亞德雷拜入艾特洛門下已過了四年,他在所有弟子當中實力最差,不管是劍術、飛針還是其他祕密道具的使用時機與手法,他可說是連及格分數都拿不到。
亞德雷靠著心中那股故鄉遭到毀滅的憤怒不斷努力,立誓要將自己的一切用於復仇,即便燃盡性命也在所不辭。儘管如此,他依然無法變強。
地表最強──當時的亞德雷與這個詞的距離可比天地。
不過,當時還是有人善待亞德雷。一名比亞德雷稍晚入門,和他同齡的少年不停勸說成天勉強自己進行刻苦修行的亞德雷,甚至在他受傷時也幫忙包紮傷口。這名少年某一天,在修練場中遞給亞德雷一封信。
「……我說亞德雷,你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
亞德雷看也不看那封信一眼,自顧自地揮著他手中的木劍。
「想被選為六花勇者只是痴人說夢,你其實也很清楚不是嗎?我勸你早早死了這條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閉嘴,不然我殺了你。」
少年再度對亞德雷遞出信。
「我有個在當旅行商人的親戚,他那裡似乎正缺人手,我之前寄信拜託他雇用你,結果他很乾脆地答應了。你就去那裡工作,結交新的朋友並創造新家庭吧,絕對遠比你待在這種地方來得快樂。」
亞德雷聞言放聲大喊,提起木劍朝少年劈去。亞德雷這一劈是真的打算痛下殺手,因為他早就決定不管是誰,只要是阻擾他復仇的傢伙都要殺光。
然而,亞德雷使出渾身力氣的一擊卻被對方輕鬆躲過,就在他揮出第二擊之前,少年早一步踹向他的肚子,亞德雷被踢倒在地滾了數圈。
「……你這是想殺我嗎?殺身為你唯一朋友的我?」
少年以鄙視的目光俯視趴倒在地的亞德雷。
「艾特洛說過,你就是這一點無可救藥。」
亞德雷想爬起身,但是腳卻使不上力。
「心中只有復仇念頭的你無法變強,因為你沒有想守護的東西,這樣你怎麼也無法體會真正的強悍。你不重視任何人,甚至包含你自己,這樣的你不可能成為什麼地表最強的男人。」
這句話深深刺進亞德雷心中。
「我受夠你了,你就在這裡堅持你那毫無意義的努力到死為止吧。」
少年丟下這句話後轉身離去,往後再也沒跟亞德雷說過任何一句話。

艾特洛說心中沒有重要之物的人無法變強,但是亞德雷的心早在村莊被毀的同時壞掉了。
不只所愛之人已不復見,更失去了所有想守護的人事物,只剩下強烈的空虛感占據亞德雷的內心。
每當想與其他人結為朋友時,萊那的臉總會浮現在亞德雷眼前,對他說你是不是忘了我?亞德雷想去關懷其他人,雪提拉同樣會成為他的阻礙。
對亞德雷而言,重要的只有已經逝去的這兩人。他無法愛上他們以外的其他人,並認為這種關懷他人的心情只會阻擾自己復仇。
映入眼簾的全是敵人,餘生的目的只有殺戮。外界那些溫柔、充滿關懷之意的話語,無法影響亞德雷的內心。
亞德雷很清楚自己這樣下去無法變強,但是他卻制止不住那道在心中熊熊燃燒的復仇之焰。
那一晚,亞德雷做了個夢。
夢中的亞德雷與某人相遇並相愛,不過儘管他死命地向前奔跑,用力伸手想摟住自己所愛的她,但手指卻怎麼也搆不著。
亞德雷被這樣的自己嚇到了,因為他認為自己早就失去了一顆人類的心,化為一頭只懂得殺戮與憎恨的怪物。但是此時此刻,他只覺得眼前那個人是多麼令人憐愛。
最後,亞德雷在沒能擁抱心愛之人的狀況下醒了過來,心不在焉地躺在洞窟角落盯著早晨的天空。
這種夢境的內容,平常總是沒多久就會被亞德雷拋諸腦後,但是很不可思議,只有這個夢深植他的內心,他對自己剛才沒能碰觸到心愛之人感到悲傷。
「……只是雜念罷了。」
根本沒空去理會夢的內容,如此心想的亞德雷站起身來整理行頭,抓起木劍開始練習。想忘也忘不掉的三翅凶魔──亞德雷一邊在腦海中想像牠被自己千刀萬剮的景象,一邊不停揮著劍。回想朋友萊那與姊姊雪提拉的面孔,背負兩人留下的悲願和苦痛不斷揮劍。
可是剛才在夢裡出現的那名人物,再度浮現在亞德雷的腦海,也讓他想起了沒能擁抱到她的空虛。當亞德雷思考那名心愛之人的事時,雪提拉與萊那的臉龐也隨之緩緩消失。
「……搞什麼啊,這要我怎麼相信?」
亞德雷以微弱的聲音自言自語。
「我竟然還留有人類的心?」
亞德雷在此時發現到,人類這種生物不可能只有仇恨的心,將一生完全用於復仇。因為愛上其他人的這份情感,是怎麼樣也抹消不掉的。

自那天起,亞德雷漸漸有了變化。
他開始會和其他弟子交談,也懂得對周遭人們釋出的親切回以感謝。他稍微理解到借助他人之力,或與他人互相扶持這件事的重要性。
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有所改善,封閉的心靈逐漸敞開。
不過,亞德雷最大的改變,是他修行的成果開始有了起色。雖說比起其他弟子仍有一大段差距,但至少發生了變化。
「總算稍微能看一點了啊。」
艾特洛對亞德雷這麼說,這是自己第一次被誇獎。
「不想再次失去想守護對象的這份感覺,千萬別忘了。
話雖如此,你目前只是從垃圾廢渣變得稍微像個人,要是之後沒展現出修行成果,我還是會把你轟出此地。」
艾特洛一如往常地嚴格。

夢見那名不知真面目的人已過了三個月左右,亞德雷目前坐在洞窟中,手上還握有一根釘子。
據說這是艾特洛開發出的一種祕密道具,雖因尚未完成而沒有取名,但艾特洛說這根釘子是他的最高傑作。
這似乎是一種利用聖者之血的武器。艾特洛從聖者的血液中抽取出對凶魔來說是劇毒的成分,接著將它製成結晶並藏進釘子前端。艾特洛說了,這根釘子將因此具有一擊殺掉所有凶魔的強大威力。
「亞德雷啊,我命你找出這個道具的活用方法。」
艾特洛將釘子交給亞德雷的同時這麼說。
「我不要那種一般人都能想到的方法,我要你想出連擁有高等智慧的凶魔都料想不到的使用法,若非如此就無法出奇不意,也沒有讓我寫進研究紀錄的價值。
這是我對你下達的測驗,要是你想不出讓我驚豔的方法,我就會把你轟出這座山,因為腦袋不靈光的傢伙無法駕馭這些祕密道具。」
亞德雷望著這根釘子絞盡腦汁,若是想不出讓艾特洛大吃一驚的使用法,他真的會被趕出這座山。艾特洛不是個好說話的人,直至今日他都沒把自己轟走,就連亞德雷都十分訝異。
要是在此時離開這座山,不僅成為地表最強的夢想會畫下句點,復仇也不會成功,更無法殺掉害死萊那、雪提拉與村人們的敵人。
此外,亞德雷還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預感,那就是關於三個月前夢到的那名少女。亞德雷覺得,若自己無法成為地表最強的男人,就無法保護好她。所以為了她,自己非得成為地表最強的男人不可。
毫無根據、毫無理由,甚至連少女的存在都是亞德雷夢到的,但是對亞德雷來說已經足夠。就算只是一場夢,也足以成為他立志變強的理由。
再也不想失去的決心使亞德雷強大。
「……我怎麼能在這時被趕出這座山。」
亞德雷如此低語。
「我要替姊姊和萊那報仇,然後……保護那個總有一天會遇見的人。不管哪一件事,都非得是地表最強的男人才能辦到。」
亞德雷凝視著釘子好一會兒,接著閉上眼,做好覺悟。
亞德雷將釘子反手倒握──用力把釘子插進自己的胸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