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 首集上市兩周立即再版!席捲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的熱銷缺貨作品!
★ 稱霸日本「成為小說家吧」投稿網站,每週皆有萬名讀者爭睹連載的超話題名作,書籍化第二集!
★ 《狼與辛香料》作者支倉凍砂強力推薦!
★ 由異世界降臨的「溫柔的魔王」,目的不是毀滅世界,而是對抗讓所有政治人物都備感頭痛的「財政赤字」!第二步,由「紙幣攻防」開始!

【內容簡介】
浩太為了讓泰拉改革成功並進一步發展而奔走,卻收到了商業國家「索爾巴尼亞」的國王.卡洛斯一世的邀請函。浩太和以幹練聞名的卡洛斯一世見面後,遭到國王接連打出的交涉牌玩弄。偽鈔、大國的信用,以及幼女!?面對強國「索爾巴尼亞」的壓倒性力量,浩太賭上「泰拉」的命運,抱著必死的決心展開交涉——
「好啦,浩太。快點——哭著求饒吧?」
普通「銀行員」浩太所挑戰的泰拉重建計畫,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通往未來的希望與決心所編織的故事,第二幕——「命運」只對有所覺悟的人微笑。

作者簡介:
疎陀陽
才為了第一集發售而歡天喜地,很高興地第二集也發售了。對各位只有感謝,我在過一個充滿感謝的人生。我會將這份喜悅與感謝牢記在心,繼續努力!
……等等,這怎麼好像在立死亡旗?

【繪者簡介】
Yuugen
雖然喜歡畫圖,但也喜歡思考設定之類的細節。
以《弗雷姆王國興亡記》來說,第一集就有製作地圖和設計金幣圖案等很多東西可以思考,讓人樂在其中。

譯者:
Seeker

內文試閱: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一名男子,他是個生意不好的金匠。由於近來隨便像這樣公開個人資料會有許多麻煩……所以我們假設、只是假設喔?就假設他的名字叫「戈德.史密斯(Gold Smith)」吧。啊,需要先解釋什麼是「金匠」嗎?所謂的金匠就是……這個嘛,當你長大成人後,可能會贈送鑲有漂亮寶石的髮飾給戀人。而對髮飾下方那個黃金底座設計、加工的技師,就叫做金匠。
正如字面所示,「金」匠的工作就是處理「黃金」。黃金是種貴重的金屬,大家都會覺得「黃金好厲害!價值不會改變耶!」對吧?所以說,想要買什麼東西時,大家都會使用這些「黃金」。於是人人都會很寶貝這些黃金,小心翼翼地保管它們。不過,先等一下。即使小心翼翼地將東西放在家裡的金庫裡,還是很危險對吧?家裡有可能遭小偷,也有可能失火。街上那些擁有許多「黃金」的有錢人,為此感到十分不安。

那麼,將話題轉回戈德.史密斯的身上吧。他實在算不上什麼高明的金匠,不但設計落伍,加工技術也不怎麼優秀。這位沒生意的金匠總是一窮二白,不但身上衣服破破爛爛,就連吃飯也只能一天一餐。某天,一位看不下去的富人跟他談起這樣的話題:
「我說啊,戈德.史密斯。你那個保管吃飯傢伙——黃金的金庫,應該比我家的金庫還要堅固吧?」
「是呀,我這個金庫啊,想必是全大陸最堅固的金庫了。」
「這樣啊。那麼戈德.史密斯,能不能把我擁有的這些『黃金』,寄放在你那個『全大陸最堅固』的金庫裡呢?當然,我會付手續費唷?」
此時,那位富人想必對他眨了眨眼吧。戈德.史密斯二話不說就表示答應,並且流著淚感謝對方。有錢人把家裡所有的「黃金」,通通交給戈德.史密斯。戈德.史密斯遞給有錢人一張表示「東西確實寄存在此」的證書,收下證書的富人笑了。他說,「這下子我就高枕無憂了」。
這位富人非常好心。他知道戈德.史密斯過著非常貧困的生活,因此將這件事告訴了其他富人。「我說啊,把你擁有的『黃金』寄放在戈德.史密斯那裡如何?把東西交給他保管,然後要他發給你一張寄存證書。這樣做遠比把東西放在家裡的金庫更安全,也更能讓人安心喔」。
慢慢地,富人們都將黃金寄放在戈德.史密斯那裡。原本三天兩頭餓肚子的戈德.史密斯,靠著替富人們保管黃金的手續費,總算能好好地吃三餐了。他是個認真老實的男人,所以每天都會確認黃金是否安在。他不僅早晚各開一次金庫檢查,更盡力確保任一位寄放者都能隨時前來領取。戈德.史密斯每天都這麼做——有一天,他終於發現了。

金庫裡頭的「黃金」,始終沒有減少。

戈德.史密斯感到不可思議。黃金是重要的金屬,大家購買東西時,應該都需要用黃金進行交易,如果不領取寄放的黃金,理應無法做生意才是。疑惑的戈德.史密斯上了街——然後大吃一驚。沒想到,將黃金交給戈德.史密斯的富人們,居然以他發行的「寄存證書」進行交易。
不管怎麼說,寄存證書只是一張紙,遠比帶沉重的黃金在路上晃方便多了。即使被別人搶走,也只要跟戈德.史密斯說一聲「我的證書被搶了,不要讓人領走黃金!」就好,遠比誰都能使用的「黃金」安全得多。當戈德.史密斯不知所措地回到家時,他發現一位朋友待在門前等待。對方是同門學藝的金匠,彼此雖然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卻也是交情很好的朋友。好友久違的拜訪讓戈德.史密斯十分開心,於是他邀請朋友進門,下廚款待對方。
「真難得啊,吾友。怎麼啦?最近生意好嗎?」
「是啊,戈德.史密斯。託你的福,這回有筆大生意上門了。」
「那還真是可喜可賀!可是吾友,你的臉色看起來卻不怎麼好耶?」
「果然瞞不住你的眼睛嗎,戈德.史密斯。沒錯,那雖然是筆大生意,但我始終湊不出用來進貨的『黃金』。如你所知,我手邊根本不可能有那麼多『黃金』。很遺憾,我打算回絕這個案子。」
戈德.史密斯大為驚訝,同時也十分難過。這位朋友的才華在同門之中出類拔萃,對於這難得的機會,他很希望能替朋友做點什麼事,或是幫點什麼忙。然而,戈德.史密斯現在雖然已經勉強能填飽肚子,本業卻依舊沒什麼生意,也沒有錢能借給朋友。他心想至少該拿出珍藏的好酒安慰這位朋友,於是站起身來——

『我說啊,戈德.史密斯。你的金庫裡頭——不是有很多「黃金」嗎?』

他聽到了神的聲音。或許……這是惡魔的耳語也說不定。戈德.史密斯明白,以這位朋友的技術,一定會成功——他也明白,自己金庫裡的「黃金」不會減少。

「怎麼啦,戈德.史密斯?」
「……我說啊,吾友。如果,只是如果喔?如果我借你『黃金』……」
此時,戈德.史密斯的聲音想必在顫抖吧。

三個月後,向戈德.史密斯借了「黃金」——正確說來,是借了寄放在戈德.史密斯處那些黃金——的朋友漂亮地完成了工作。他帶著借來的「黃金」拜訪戈德.史密斯,同時還帶了一部分成功報酬。
「吾友,我並不是為了這些才借你『黃金』。」
「不,戈德.史密斯,收下它。多虧了你,我才能完成這件工作。這是謝禮,如果你不收會讓我為難。」
儘管戈德.史密斯感到困惑並出言拒絕,朋友依舊堅持要他收下,他只好以顫抖的手收下這些算是謝禮的「黃金」。接著,他發現——這能成為一門生意。
「你真的幫了我個大忙,戈德.史密斯。如果有什麼能幫忙的,務必告訴我。別客氣,儘管說。」
「——這樣嗎,吾友。不,不必在意。不過……這個嘛,既然你都說到這種程度了,那麼吾友,如果有其他像你一樣因為缺少『黃金』而困擾的人,能叫他們來找我商量嗎?」
戈德.史密斯的聲音與手,已不再顫抖。
戈德.史密斯成了放款業者。他將人家寄放的「黃金」借給其他人,並向這些人收取手續費。同時,他也將寄存證書發給那些寄放「黃金」的人。

一份「黃金」,以「實物」和「寄存證書」兩種形式在街上流通。戈德.史密斯從金匠轉職為創造「黃金」——創造「黃金」這種價值的「鍊金術師」。

……啊!你剛剛笑著說這只是童話故事對吧?你認為什麼鍊金術師都是騙人的對吧?不過,先等一下。請仔細想想。比方說爸爸在外工作,會拿薪水袋回家嗎?啊,抱歉,或許會拿回家也說不定呢。那麼用壓歲錢舉例,這些壓歲錢會全部放進存錢筒嗎?還是說,會交給某人保管?瞧,是不是想到了什麼?然後,試著想想看,這些「寄放的錢」……你認為會怎麼樣?

那麼,就讓我們談談現代鍊金術師——「銀行」的事吧。

選自超周文庫刊《以圖文了解何謂現代的「鍊金術師」》序言。


—序幕— Prologue

索爾巴尼亞王國宰相菲利普.阿爾蒙特,正走向自己主君的房間。本來,這時間國王應該已經到辦公室露臉了才對。話雖如此,國王卻始終沒有離開房間的意思,這讓菲利普相當生氣。
「……慢著,這後面是——菲、菲利普大人!在、在下失禮了!」
走道隔開了公務場所和國王的私人空間。站在走道前的士兵以長槍指著靠近的菲利普,但在發現對方的身分後便慌慌張張地收槍敬禮。
「無妨,這是你的職責。話說回來,陛下呢?」
「是!本日陛下尚未離開房間!」
「……又來啦?」
菲利普當著渾身緊繃的士兵面前深深嘆了一口氣。索爾巴尼亞王國國王——人稱海上帝國之主的索爾巴尼亞王卡洛斯一世,老毛病又犯了,到了辦公時間還是不出來……唉,也就是所謂的「睡過頭」。
「沒辦法。我要過囉。」
「是、是的!請過!」
臣下不得擅入國王的私人空間。身負「區分公私」這項重要使命的士兵,原本無論如何都該攔阻菲利普的無禮之舉,不過——
「……那個,菲利普大人,您辛苦了。」
「……謝謝。聽到你這句話,讓我多少有點安慰。」
士兵以憐憫的眼神,看著每次卡洛斯一世睡過頭都要負責叫人起床的菲利普。自己明明好歹也是國內地位僅次於國王的人……菲利普雖對自身遭遇有些怨言,但還是輕輕舉起手回應了老實敬禮的士兵。接著他踏過漫長的走道,抵達卡洛斯一世的房門前。
「……陛下。已經早晨了,差不多該起床了吧?」
菲利普「叩叩叩」地敲了三下。門的另一端沒有任何反應,於是他嘆了一口比剛才更重的氣,說聲「我要開門囉」後將門打開。

「————咦?」

他看見背上插著利刃的卡洛斯一世倒在血泊中。
「啊……陛……下?」
看見君王一動也不動的樣子,菲利普倒抽一口氣。一會兒後,他彷彿要將這口氣吐出來一般,大聲地、大聲地——
「陛下————!你在搞什麼東西啊!我說過很多次不可以用假血了吧!你以為這些東西誰負責打掃啊!」
音量恐怕足以響徹整座王城的怒吼聲爆了出來。走道彼端的士兵宛如在說「又來啦」似地嘆氣,背上依然插著利刃的卡洛斯一世則是慢條斯理地起身。
「……菲利普,不是這樣的吧~我難得使盡渾身解數搞笑,你就配合一點嘛。」
「讓人造訪國王陛下的房間卻發現本人在裝死,你白痴啊!啊啊,真是的!把衣服弄那麼髒……侍女們抱怨『陛下做的假血實在不好洗,讓人很頭痛』的對象可是我啊!拜託你饒了我吧!」
「對吧!我做的假血很厲害吧!」
「人家沒在誇你!啊啊,總而言之!還不趕快換衣服!政務要停擺了啦!」
「咦~~我難得弄這麼盛大,一下子就要換衣服啦?啊,對了!就這樣到辦公室如何?你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嗎?」
「我可沒打算把這座王城變鬼屋。好了啦快點換衣服!」
「要人家快點換衣服……呀~菲利普這個色狼~」
「……我說啊,陛下,你年紀已經不小了耶?明年就要五十六了耶?我認為,你也差不多該變得穩重一點了。」
「……你突然冷靜下來,搞得我好像個大白痴一樣。」
「不是『好像』,是貨真價實的白痴。好了啦,快點換衣服!」
卡洛斯一世乖乖地回了一聲「是~」,然後垮下肩膀慢條斯理地走向衣櫥——在旁看著的菲利普突然留心到一件事。
「……陛下?」
「嗯~?怎樣?」
「雖然陛下平常就很白痴,今天卻特別白痴。出了什麼事嗎?」
「說人家平常就很白痴……」
「雖然睡過頭是家常便飯,但會特地用假血演戲,就代表你在打什麼壞——打什麼壞主意吧?」
「都特地改口了最後卻還是沒改!菲利普你啊,我好歹也是你的主子喔?你應該更尊敬我一點吧?」
「是是是,我很尊敬你,我很尊敬你。所以呢?怎麼啦?」
聽到菲利普的質疑,卡洛斯從大壁櫥中探出被假血染成一片紅的臉。
「……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什麼很有趣?」
「特地造訪別的國家,訪問的對象卻死了……你不覺得這能當成驚喜嗎?」
「呃,陛下?拜託別這麼做。這會變成國際問——造訪?什麼?有誰來訪嗎?咦?我沒聽說耶?」
「那當然了,因為我沒講嘛。」
「你要講啊!啊啊,真是的,隨便了啦!所以呢?到底是誰要來拜訪?」
菲利普一副無奈且死了心的模樣問道。

「——『魔王大人』啊。」

說完,卡洛斯一世沾滿假血的臉,露出淘氣的笑容。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