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唯一馬雲親筆作序、親自認可,馬雲助理七年精心撰寫
最近距離的觀察、最真實的呈現、最詳盡的講述
還原最豐富、最個性、最鮮活的馬雲
揭示馬雲處世、經商理念,直擊馬雲成功源頭


◆最真實的視角:和其他傳說、採訪不同,本書作者以馬雲助理身份觀察和記錄一個最真實、最鮮活的馬雲
◆最近距離的觀察:從2008年做馬雲助理至今,作者堪稱離馬雲最近的人,也對馬雲最為熟悉
◆最詳盡的講述:全面性展現馬雲的成長經歷、創業生涯,如何從一個英語教師到締造阿里巴巴上市

唯一由馬雲親筆作序,親自認可!
市面上關於馬雲的書籍有一百多種,內容大都是傳說和採訪資料,但本書是馬雲助理精心撰寫,由馬雲親自認可並為本書作序:「那些往事和細節,一隻腳都已經跨出了記憶的邊緣,現在又集中起來『重播』了一遍,讓我想起很多過去的美好時光。」

馬雲助理以第一手資料精心撰寫
本書作者陳偉自1992年參加「杭州英語俱樂部」夜校以來,與馬雲相識、相交已23年,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團擔任馬雲助理一職至今7年,堪稱對馬雲最為熟悉、距離馬雲最近的人,由他撰寫關於馬雲的故事可說是第一手資料。

還原一個真實的馬雲
馬雲創立的阿里巴巴於2014年上市引發全球關注,募資金額高達218億美元,創下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上市(IPO)紀錄,馬雲締造的神話無人能及,如今無人不識阿里巴巴,無人不知淘寶網。本書以一個前所未有卻又真實貼近的視角揭開一個真實的馬雲:「狂妄馬雲」、「幽默馬雲」、「創業馬雲」…… 沒有冗長說教,沒有空洞吹捧,只有冷靜豐富的細節;沒有高深的理論,沒有虛假的傳言,只有通俗、誠懇的陳述,試著解構馬雲這個人,阿里巴巴這家企業。

記錄馬雲「非正式」的一面
本書試著從各個面向還原現實生活中的馬雲,刻劃一個與讀者想象中不一樣的馬雲。這不僅是一本書,更像一部紀錄片,讓你透過聲音、色彩、表情等諸多要素走近馬雲,感受阿里巴巴的文化。作者借幽默平常的瑣事,記錄馬雲「非正式」的一面、興趣、嗜好,讓讀者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馬雲。

曝光馬雲的朋友圈
本書揭開了馬雲的朋友圈:史玉柱、馮侖、任志強、劉永好、江南春、李靜、吳鷹、沈國軍、沈南鵬、張紀中、趙薇、郭廣昌、李連杰……記錄馬雲和各路牛人的相處事跡和與種種細節。

特別收錄精彩演講和經典語錄
馬雲的演講精彩絕倫,妙語連珠,強大的語言力量,激勵和啟發無數聽眾。本書特別收錄馬雲在台北的「兩岸企業家台北峰會」、「與青年有約:從夢想到成功創業」,以及「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演講,也收錄馬雲的經典語錄。

作者簡介:
陳偉(馬雲助理)
1988年畢業於浙江大學資訊與電子工程學系。1992年參加“杭州英語俱樂部”夜校,認識老師馬雲。3年後,馬雲開始創業,英語俱樂部解散,但一 直與之保持聯系。2005年8月起任張紀中助理兼劇組製片,參與《碧血劍》《鹿鼎記》《大唐遊俠傳》等電視劇的製作。2008年4月起加入阿里巴巴集團任馬雲助理至今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馬雲和他的英語班

「我最討厭遲到,遲到就是對別人的不尊重,從某種意義上說,遲到就是謀財害命……。」
——馬雲

我是在1992年年初認識馬雲的,屈指算來,我們已經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最初,我的身分是馬雲的學生——我在他開辦的英語夜校學習。幾年過去後,大家在一起混得很熟,成了朋友,儘管我的英語大多已經「還」給了馬雲。
每每回想起在英語夜校的生活,我都感覺十分溫馨和快樂。那時候的許多人和事都成為人生中最美好的記憶,我們當中的很多同學至今仍是很要好的朋友。更讓我想不到的是,我的後半生竟然在當年這個小小的決定中,不知不覺發生了改變:在夜校,我和老師馬雲、張英夫婦成為好友,進而結識了來夜校採訪的中央電視臺編導樊馨蔓,以及樊導的丈夫張紀中先生,乃至後來因緣際會,我先後成為張紀中先生和馬雲的助理!回首往事,不由得感歎,人生往往就是這麼奇妙,你當下一個不經意的行為,很有可能成為轉變人生的機遇。

遲到的老師

1992年的春天,我大學畢業三年多,住在集體宿舍。晚上沒什麼事做,聽說杭州解放路基督教青年會裡有個英語夜校班,每週上課一至兩晚。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於是我就報名參加了。擔心可能會有入學面試什麼的,我還把大學英語課本翻出來讀了一天,結果去了一看,什麼考試也沒有,就通知我上課了。
第一天上課,我提前到教室認識新同學,同學中有想出國留學的高中生、有在校的大學生、有工廠裡的工人……而大多是像我一樣大學畢業剛開始工作不久的。
上課鈴響了,同學們自己選位子坐下,可講臺上空空如也,老師沒有到。五、六分鐘後教室裡開始騷動起來,左顧右盼的人越來越多。有人開始建議派人去問問,是不是換教室了。
就在這時,突然見一男子衝上講臺,人長得瘦小也很特別,沒站穩就開講:「今天我們討論的題目是『遲到』。我最討厭遲到,遲到就是對別人的不尊重,從某種意義上說,遲到就是謀財害命……。」這時同學們都會心地笑了,老師用一種詼諧自嘲的方式向同學們表示了歉意,這位老師就是馬雲。
馬雲當時是杭州電子工業學院(現為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英語教師。他和妻子張英原是杭州師範學院(現為杭州師範大學)英語系的同學,之後又分配到了杭州電子工業學院的同一個英語教研室。杭州電子工業學院在杭州高校中排名很後面,但馬雲夫婦卻都是杭州高校的「十佳英語教師」。
開場白結束進入講課的正題後,我們才發覺這個老師的英語課和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以往我們上英語課時,大多是老師帶領大家抱著課本按部就班地背單字、分析課文、講解語法……等等,一堂課下來,學生大多聽得暈頭轉向,不知所云。而馬雲則不同,他講課時往往拋開書本,很少講解語法和詞句,更注重和大家的口語交流;並且常從新聞中找吸引人的話題來進行課堂討論,再配以幽默風趣的語言和誇張的肢體動作,大大提升了我們這幫「啞巴菜鳥」學習的積極性。於是,我們常常在笑聲中不知不覺就學會了幾句會話。
馬雲每次講課時都會出一個命題,讓同學們選某一方的觀點,而剩下「無理」的那一方觀點則由他一個人堅持著,與所有同學展開辯論。記得同學中有幾個是做醫藥代表的,所以有一堂課我們的命題是「commission」,討論醫藥佣金(回扣)問題。我們選的是反對方的觀點,所以馬雲就只能選支持方。誰知辯論下來,我們大敗。
辯論結束後馬雲點評說,其實他也很反對醫藥佣金,但他告訴我們:「假如剛才你們這樣這樣說,那我就會tough(艱難)很多……。」
儘管同學中也有口才不錯的,但在我記憶中,沒有一次是我們勝過馬雲的。因為馬雲的英語會話比我們好太多,而且他看問題的角度也很特別,他是「另眼看世界」。

「馬關條約」

1995年,在杭州西湖上舉辦國際摩托艇大獎賽,兩百多名杭州美女報名爭當司儀。當時馬雲的英語會話在杭州已小有名氣,所以主辦方請他幫忙培訓這些美女的英語會話,並最終錄取五十名。那段時間,馬雲要兼顧學校本職工作、夜校的教學和培訓一幫美女三項工作,忙得腳不沾地,走路都帶著風。但他從不向我們抱怨,反而常常神采飛揚地向我們炫耀給「美女班」上課的故事:「……你們想啊,兩百多雙杭州最漂亮的眼睛向我眨個不停,搞得我上課都有些緊張……。」
這時,我們男同學就會無比羨慕地說:「親愛的馬老師,如果哪天您老人家覺得太累了,弟子十分願意為您分擔工作……。」
馬雲則乾脆地回答:「想都不用想,再累我都會堅持的!」
由於美女們能否順利得到司儀的工作,「生殺」大權全都掌握在馬雲的手中,所以我們常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美人難過馬雲關。」這就是當時英語班所說的「馬關條約」(當然,這裡的「馬關條約」不是指清朝時期簽訂的那個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絕沒有調侃國恥的意思)。
有時,我們會問馬雲:「您是根據什麼標準選定司儀的?身材、相貌,還是英語會話水準?」
馬雲就會開玩笑地回答:「都不對!快過節了,我主要是看誰給我家送火腿。」
當時在西湖邊的六公園裡有一個英語角,每週日上午有興趣的人都會自發前往,練習英語對話。於是,我們同學就三五成群地趕去湊熱鬧。上午在英語角逛逛,用英語侃侃「大山」,順便商量著安排下午的遊玩活動,一舉兩得。
馬雲也常去英語角,後來他發現許多人學英語的熱情很高,一週一次的英語角不夠,就帶領我們在少年宮門口的廣場上也辦了一個英語角,每週三的晚上都有活動。一來二去,來參加的人越來越多,形成了說英語的強大「氣場」。再加上活動時間是在晚上,誰說得好、說得壞,都看不清相貌,使得大家說英語的膽子更大了。一到週三晚上,英語角裡就分外熱鬧,各種帶著語病的「中國式」英語夾雜著漢語齊飛,不管自己說的英語對方能不能聽懂,只是連說帶比畫地使勁表達著自己的興奮。
看到這種景象,馬雲嘿嘿直樂:「這個主意不錯吧,講英語時看不清對方,膽子就是大!」
侃完英語,大家還能進少年宮裡玩樂一番,和小孩兒們一起玩玩遊樂器材,大家開心得不得了,好似回到了童年。少年宮英語角很是紅火了一陣,一直到冬天戶外太冷了才停辦。

課堂之外

由於我和馬雲住得比較近,所以下課後經常一起回家。馬雲當時騎著一輛杭城第一代的電動自行車,發出的聲音跟拖拉機很像,但又不快,給人一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他第一天上課遲到,就是因為「拖拉機」壞在了路上。
那幾年的時光是非常美好的回憶,除了學習英語以外,同學們還經常組織在一起喝茶、打牌、講段子……。
在講段子方面,我的「成績」還算「名列前茅」。有時候別的同學講不好,馬雲就會打斷他:「把你的『毛坯』告訴陳偉,讓他『鍛造』一下再講給大家聽好不好?」當年有很多故事,比如「屠夫遇美婦」之類的段子,至今同學們見面還會提起。
1992年夏天,我們班一位漂亮的女同學王丹上課沒多久就要隨夫君去澳洲定居了,大家都很不捨。那時的澳洲在我們看來,跟月亮一樣遠,只有馬雲去過,而且也是馬雲唯一去過的外國。馬雲聚集大家去富陽新沙島游泳和遊玩,算是給這位女同學送行。
馬雲只有一歲的兒子也一同去了。大家游泳時,馬雲把兒子交給了最健壯、最會游泳的阿興同學看管。等大家都下水後,阿興同學把馬雲的兒子抱在懷裡,走到了淺水的地方。小孩子想掙脫大人,阿興問:「你想自己游嗎?」小孩子點點頭,於是阿興就把他放進了水裡。
一歲的小孩怎麼會游泳?阿興放手後他馬上就沉了下去,不巧一個浪又剛好打來,小孩子不見了!幸虧水不深,大家又都在附近,趕緊一陣亂摸把孩子撈起。雖然前後不過10秒鐘左右的時間,可小孩子被撈起來後還是咳了半天的水。
現在這個身高182公分的小夥子,每次提到阿興叔叔,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這個。
英語班的師生間情誼很深,同學們即使到了國外,也都會把聯繫方式告訴馬雲。2007年春節,我和張紀中去澳洲,馬雲說方便的話可以去看看王丹,並把她在布里斯本的地址發給了我。
我沒有去。因為美女是最經不起歲月「蹂躪」的,留在記憶中更好些。我認為跟美女經常見面,看著她們的美麗一點一點被時光「蠶食」,還可以接受;但隔十幾年突然再見,美好的記憶突然破碎的痛苦,我已不願再領教。
馬雲當年還特別熱中給人牽線搭橋,最有意思的是我們同學中的一對。男的很健壯,但鄉音很重,說的中文和英文裡都有很濃的紹興口音,平時喜歡打打牌,不是特別上進的那種。而女方則是追求浪漫、追求完美、覺得婚禮應該去巴黎舉辦的那種人。我們當初都認為他倆不靠譜。但當男方告訴馬雲他喜歡女方時,馬雲馬上同意出謀劃策去幫他。馬雲憑威信和超強的說服力最終說服了女同學。後來他們結婚生了兒子,生日是9月3日,碰巧那天金庸在杭州,馬雲特地請他給孩子取個名。金大俠根據生日給孩子取名「三旭」。有了這個名字,誰也不會忘記他的生日了。
老天爺比我們想像的要更幽默,大家都不看好的一對在馬雲的撮合下結成了夫妻,而英語班兩對「楷模夫妻」卻悄悄散夥了,弄得同學們都驚愕不已。
其中一對,女方是我們同學,漂亮又豪爽。她家裡房間比較多,經常請大家去打牌、下圍棋。女同學懷孕了,預產期是2月14日情人節。馬雲說這個日子生,一定是個小情種。因為男方姓楊,所以他說如果生女兒就叫「楊玉環」,不小心是男的那就叫「楊國忠」算了。
結果女同學果然在2月14日生了個男孩,先通知了我,我跑去馬雲家告訴他們。由於我表現得異常興奮,馬雲的岳母就說:「陳偉這個人真滑稽,好像是他生兒子一樣。」
馬雲也很高興,說:「那我們去看看『國忠』吧。」
後來這對大家眼裡的模範夫妻莫名其妙地離婚了,女同學「瀟灑」地扔下大小兩個男人去了國外。可我們依舊去她原先的家打牌、下棋,因為這時她的前夫已經成了我們的好朋友。
有好幾年的年末最後一天,同學們都會在他家打牌、聊天到凌晨,我們調侃說:「我們每年都是打牌開始,打牌結束。」
還有一位女同學,是美女加淑女,工作是馬雲幫忙介紹的。有一堂課上,她用英語講了她的戀愛故事,跟童話一樣。她說她討厭相親,有一次外婆「騙」她去吃飯,其實是去相親,結果遇見了「白馬王子」。她說她感謝生活,感謝這次「欺騙」,說得大家都羨慕不已。後來,她也請大家去她家吃過飯,丈夫很帥,而且溫文爾雅,結果不久也莫名其妙地離婚了。
離婚後她就沒有再來英語班上課,十六年後又一次見到她。還好,依然「淑」,說話很慢,矜持有度。

依然存活的海博翻譯社

有一年,杭州所有的廣播電臺都改成了直播,聽眾可以打電話進來參與並可能拿大獎。一時間隨身聽大賣,電臺收聽率節節攀升。其中有個很火的節目叫「外來風」,專門介紹國外流行歌曲,馬雲被邀請做客串主持,很多杭州人都是從聽這個節目才開始慢慢地瞭解,並喜歡英文歌曲的。
馬雲還學過一段時間的日語,我們問他日語學得怎樣,他會馬上背上很長一段。你聽著確實很像日語,問他啥意思,馬雲說這是他編的,連他自己也不知是什麼意思。逗你玩呢!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社會上翻譯外文資料的需求越來越大。這時,馬雲發現身邊許多的同事和退休老教師都閑在家裡,於是就產生了一個念頭:「我能不能在杭州成立一個專業的翻譯機構呢?這樣一來,既能減輕自己的負擔,又能讓那些老師賺點外快貼補家用,一舉兩得。」1994年1月,馬雲利用青年會靠馬路的兩間房辦起了「海博翻譯社」,「海博」是英文「希望」的音譯。馬雲解釋說:「大海一般博大的希望,這個名字不錯吧!」
翻譯社成立時,雖然只有少數幾個同學入股參與經營,但全體同學都積極對外宣傳。記得開張那天,同學們還拉著橫幅去武林廣場做了宣傳。
當時,翻譯社的員工只有馬雲和幾個從杭州電子工業學院退休的老教師。馬雲的主業還是教書,只能用課餘時間打理翻譯社。然而,創業初期,他們的付出與回報是不成正比的。不管馬雲再怎麼努力,我們再怎麼幫馬雲在校內外做宣傳,依舊改變不了翻譯社生意慘澹的命運。但馬雲一直堅持著。
因為房子靠街,翻譯社還兼賣過鮮花和生日禮物。為了進貨,馬雲在雙休日還帶隊去過義烏小商品市場採購禮品,放在店裡賣。到1995年,海博翻譯社的生意漸漸好起來了,而那時馬雲已經把重心轉到做互聯網上,就把翻譯社送給了其中一個入了股的學生。
翻譯社至今還在老地方開著,門面也沒有擴大,但現在幾乎所有的語種都能翻譯,常譯的語種就有二十多個。如今,我們再登錄海博翻譯社的網站時,首先就能看到四個大字——「永不放棄」。這四個字,是馬雲當年親筆題寫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