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人類在二十世紀經歷了科技迅速發展、社會主義實驗,以及第三世界開始場,而台灣也脫離殖民主義與白色恐怖的強權政治,經歷了民主、自由。

台灣對外的問題是自主,對內的問題則是民主。台灣如何在全球化的規則下,像與其他國家一樣與中國正常經貿交往(其前提是台灣本身的產業健全、就業充分、成長共享),同時以實力與智慧捍衛政治自主,提防失去經濟自主從而失去政治自主的危險,是我們不可忽視的課題。

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開始對自我有所探討,從內在進行更新,以新的生命內涵實踐「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形成全體性的精神揚升與文明創新,基於自由意志、公民意識的結合,脫離被過去的虛構所束縛的狀態,對台灣這一塊民主實踐的土地產生堅定的認同。

書中所進行的各種思考,目的是企圖改造新時代台灣人的心靈狀態。已經擁有自由的台灣人要擺脫再次失去自由的惡夢,不能只靠形式上的民主實踐。所謂的「維持現狀」,等於是無限期地延擱自己的內在求索,以閉鎖的心態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隨意漂流。這絕非當家作主應有的認識,也是本書的目的。


推薦相關書目
據實側寫蕭萬長


作者簡介:
李登輝

台灣首位民選總統。1923年生於台北三芝。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學士。獲中美基金獎學金,赴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研究農業經濟。美國康乃爾大學農業經濟學博士,博士論文〈農、工間資本移動問題──台灣個案研究(1895-19600)〉獲美國農業經濟學會選為「年度最佳論文」。

曾任教台灣大學、政治大學。

曾任職農復會,並歷任行政院政務委員(1972-1978)、台北市長(1978-1981)、台灣省主席 (1981-1984)、副總統(1984-1988)、總統(1988-2000)。現任李登輝基金會董事長。

著有《經營大台灣》、《台灣的主張》、《亞洲的智略》、《李登輝學校的教誨》(小林善紀合著)、《慈悲與寬容》、《「武士道」解題》、《見證台灣──蔣經國總統與我》(李登輝筆記.李登輝口述歷史小組編)、《921大地震救災日記》、《新時代台灣人》、《最高領導者的條件》。




內文試閱:
整體來看,台灣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和困難處境,依照個人觀察,可歸納出五點:
一、台灣民主化發展出現停滯狀況,是什麼時候開始停滯的?
二、台灣目前面臨的危機,根本結構是什麼?最大危機在哪裡?
三、危機結構之中的各種問題,如何面對?
四、如何解除台灣的危機?
五、台灣政局該如何調整?
解決台灣的危機,方法應該有很多,不妨讓各方面針對這個問題彼此討論,找出解決方案。在此先就以上五點問題,分別來探討。

*面對的問題

以下將就外在原因、內在原因分別說明:

**外在原因:中國企圖併吞台灣的問題
導致台灣出現各種危機的主要因素,我想這些因素本身就是一組問題。所謂「主要因素」,就是目前正在發作的問題,而我們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呢?首先,讓我們了解台灣的各種問題,主要分為兩大方面,一種是外在問題,一種是內在問題。
外在問題也就是國際問題,其中最關鍵的是中國企圖併吞台灣。中國為了併吞台灣,長期以來不斷從軍事、經濟與政治各層面施加壓力,台灣如何對應,便是問題所在。比如,一九九五年我訪問美國康乃爾母校時,中國以進行軍事演習為名,對台灣近海發射彈道飛彈。然後隔年也就是總統大選之際,又再度發射飛彈,對台灣造成軍事威脅。
對此,我們所做的反應是,在九六年總統選舉之際,我呼籲台灣選民,面對來自中國的這種外在威脅須注意兩件事情:一件是,他們所發射的飛彈沒有裝置會爆炸的彈頭,而是裝計測器,因此不必害怕。我還告訴大家,我們擁有十八套劇本,可充分因應對方的挑戰。
所謂的十八套劇本,就是在國家安全會議決議之下,行政院召開團結人民、追求民主的會議,從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召開多達八次。我們考慮到,遭受中國威脅時,可能發生的問題是民眾恐慌,進行擠兌。此時因應之道是,給予各銀行充分的存款準備金,讓銀行安心,民眾也不會擔憂。當時責成中央銀行提撥五百億元的存款準備金。其次,為了避免股票市場受到干擾,設立二千億元的股市安定基金。第三,通知各國台灣航空安全區域,也就是所謂的「航空管制區」範圍,讓各國民航公司知道中共飛彈可能經過的區域範圍。第四是,糧食貯備問題,當時下令相關單位貯存七個月份米糧。軍方的因應問題方面,則要求軍方實施「固本計畫」,建立能隨時有效反應、解決問題的機制。
一九九○到九六年之間,我們針對中國建立、掌握了非常重要的情報與訊息,所以我們了解,中國對台灣發動飛彈試射及軍事演習,都只是心理作戰,目的是造成心理威脅,而不會發動武力作戰。因此,我方不必慌張地動員大規模部隊進行反應,否則反而造成民眾不安,社會大亂。總之,我們清楚中國的軍事演習只是心理作戰,但我們還是做好最萬全的準備,也就是在非常低調的情況下,我們有把握不論出現什麼狀況,都能加以解決。
針對個別問題,其實我們所擬定的劇本恐怕超過三十種。這些劇本我們都確實加以實行,因為必須某種程度地向民眾報告因應措施為何,所以,總統大選時我呼籲社會大眾「我們有十八套劇本,大家不用擔心!出來投票吧」。
從軍事、政治與經濟各層面判斷,中國想發動軍事戰爭併吞台灣的企圖,可以說漸漸已經變成不可能,因為我們有萬全準備。所以,長期以來對台灣叫囂威嚇的中國,開始改採「胡蘿蔔策略」,全力拉攏台商、台灣媒體,以及統派反對黨,用盡各種方法企圖控制、影響台灣的經濟與政治。
中國的最終目的是,台灣總統大選由親中國的政黨獲勝。如此一來,中國就能控制台灣。如果中國能在一或兩天之內佔領台灣,美國與日本來不及出手,中國就能對國際社會宣稱「這是國內戰爭,外國不可干預」。這就是中國的策略所在。
總之,台灣在軍事、政治與經濟方面,同時遭受中國嚴重威脅,我們必須有周全對策,讓中國了解武力攻打台灣不可能成功。只可惜,目前台灣執政當局在這方面完全沒有充分而有效的作為。

**九個內在原因
***軍事自衛不足
另外,內在問題方面,從美國購買武器也是困難重重,過去民進黨政府編列軍事採購預算屢遭在野黨阻撓,連美國方面也漸漸失去耐心。
過去我曾用超過十年的時間,要求美國賣給台灣八艘潛水艇。二○○一年小布希取得政權的同時,立刻答應這項要求,但當時陳水扁政權卻反而默不吭聲。之後國會一度準備通過相關軍事採購預算,但因為看準民進黨二○○四年總統大選獲勝無望,加上中國背後扯後腿,結果這項預算遲遲未過關。
台灣真要維護自身的存在,就必須靠自己保護自己的安全。台灣不可完全依賴日本與美國,否則美國人會說,「你們台灣人都不保護自己,我們為什麼要犧牲自己的子弟保護你們」。而軍事上要自保,最重要的當然是必須購買足夠的武器。
過去曾發生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早期台灣從美國購得F16戰機時,當時日本社會黨主席土井多賀子特地來台灣拜訪,建議台灣不要購買戰機。為此,我和她懇談兩小時,針對土井女士質疑「台灣為何要製造戰機、購買戰機」,我的說明是:「為了守護國家,這是總統的責任。自己的國家當然得自己保護,不是嗎?」 當時台灣擁有的戰機是F5E,後來又加上J型與G型,分別是Japan(日本)與Germany(德國)淘汰機種,美國卻把它推銷給台灣。我剛就任總統那段時間,F5E幾乎每週都有一架墜毀,我就得一一去慰問遺族。那種無奈的心情我跟土井主席講,並且問她:「閣下了解我這種心情嗎?保護人民與國家的戰鬥機駕駛員,每週死一個,如果你是台灣人,你會怎樣想?」、「但即使飛機老舊,我們還是得自己保護自己的國家。」經過這次對談,土井女士後來就不曾再來台灣了。
為了尋求軍事保護,確實必須購買足夠的武器。然而,現在台灣對外軍事採購幾乎被迫完全中止。比如,日本有四艘搭載神盾系統的艦艇,也就是所謂的「神盾艦」,可以保護日本不受彈道飛彈攻擊。神盾艦具有非常優越的對空戰鬥能力,堪稱是艦隊防空守護神,也是飛彈防衛方面最有效的「移動基地」。
但台灣只擁有愛國者飛彈基地,若要具備更充分的軍事自保能力,還是必須向美國購買神盾艦。只是,美國方面認為,太平洋艦隊要完全改變配備,得耗時八年,台灣若要使用神盾艦,也得等待八年。

***國家自我認同的確立
第二大問題是國家認同,也就是所謂自我認同(Identification)的問題。針對這項問題,台灣人被詢問「你是哪裡的人」時,回答「我是台灣人」的,竟然只有五成多,過去最高也只有六成而已。不過,最近這項比例好像又減少了。相對的,如果有人問日本人「你是哪裡的人」,恐怕百分之百都會回答「我是日本人」。可見台灣人有嚴重的身分認同問題,甚至不太能夠確定自己是哪裡、哪個國家的人。
現在,在李登輝學校進行研修的台灣人,我特別要求他們必須好好認識台灣,加強對於「台灣」這個國家的自我認同。只是,這項工作要有良好成果,恐怕得再花點時間。
為什麼?主要是台灣在建構一個國家這件事情上面,還有一些不足之處。那就是,台灣尚不具備明顯可稱之為國家的架構。我在《台灣二十一世紀國家總目標》之中也指出,台灣最大的悲哀就是「國不成國」,也就是以台灣作為主體的國家認同仍有待確立。
許多人說,台灣實質上早就是獨立的主權國家,但法理方面可能還有一些問題。也就是,目前的癥結在於,台灣的實際狀況沒辦法在法理上面反映出來,也就是國家形成方面,架構上還不充分。
我們該如何讓台灣人建立台灣的自我認同?我想最關鍵的做法是推動民主化。推動民主化過程中,最後的結果我想就是,居住在這個國家的民眾認同這個國家。也因此我在《台灣二十一世紀國家總目標》之中提到,應該透過制定新憲法的動作,確立台灣人對台灣這個國家的自我認同。

***追求民主化過程中所產生的族群對立
台灣即使到現在,民主化過程中產生的族群對立問題仍持續不斷。這種對立也可稱之為以國會為中心的「民主內戰」。這種對抗的背後因素,包含族群對立、權力爭奪以及反民主勢力與民主勢力的意識形態之爭。日本早期也曾出現激烈的左翼與右翼對抗,台灣也很類似,目前仍持續有內部意識形態之爭。而這種對抗之所以愈演愈烈,可說主要原因就是包容力不夠,才使得問題惡化。

***獨占資本主義
台灣目前獨占資本主義的問題相當嚴重,不論金融還是股票,以及國民黨執政時代國營企業、不當黨產的問題,都相當嚴重而且沒有好的解決方法。其結果是,獨占資本主義盛行,台灣所得分配不均、貧富懸殊問題更加惡化。

***經濟空洞化
台灣目前投資中國的資金可能超過兩千八百億美元,占全球投資中國資金半數左右。換言之,台灣人每年所賺的錢之中,大約四%到五%被拿到中國投資。日本雖然也有許多人前往美國投資,但占國民所得比例只有○.五%以下。台灣大規模投資中國,結果就造成台灣商業運作邏輯的中國化。
現在台灣出口到中國的產品,占外銷產品三七%,來自日本與美國的工業訂單幾乎都已經不在台灣製造,而是把工廠移到中國,從中國出貨。其結果是,台灣失業率愈來愈高,和我擔任總統時的失業率二.四%相較,現在竟已高達四.三%以上。
最近失業率似乎稍有下降,但這並不是因為台灣產業蓬勃發展,而是政府推出救濟政策,每年用約二百億元的預算,讓失業者參與公共事業或服務,藉此降低失業率。總之,一方面大量資金流到中國,導致失業率提高,台灣政府還得投入資金解決這個問題。

***行政效率低落
台灣在推動民主化過程中,出現行政效率低落的問題。為什麼會出現行政效率低落的問題?有必要好好加以檢討,否則政府的行政功能將無法妥善發揮,難以推動國家的進步。這個問題簡單講就是,民進黨剛取得政權期間,把黨內人士或與該黨友好人士安插到政府重要職位,官僚菁英受到排擠或撤換,導致整個官僚系統爭功諉過、不願負責任。官員不願負責,行政效率當然降低,甚至造成貪污。然後,貪污又製造社會不公與民眾不滿。
台灣行政效率愈來愈低落,幾乎所有重大工程與計畫都籠罩貪污的陰影,這方面的問題恐怕今後還會一一爆發。

***永續發展
對台灣而言,永續發展是非常重大的問題。為什麼這個問題如此重要,簡單講就是,長期以來台灣過度開發土地,沒有做好環保工作,土壤流失,下大雨就出現嚴重土石流,然後還有土壤破壞的問題,環境品質非常惡劣,這些都對台灣永續發展有非常不良的影響。
前述國家自我認同的問題,最後也和永續發展關係密切。也就是,有國家認同的國民,按理說應該會保護環境,妥善規劃土地利用,做好永續經營的工作。

***領導方式
台灣的國家領導型態過去偏重「亞洲價值型」,也就是實施皇帝型的領導方式,人民因此受到壓迫,如前述。類似皇帝的統治架構,掌握政權的人容易忘記「國家經營」這件大事,反而全力照顧自己的家族與個人權位,實施獨裁統治,這當然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追根究柢,皇帝型領導方式並不適合作為台灣的統治型態。台灣終究還是得走民主路線,政府領導人的領導方式當然必須符合民主政治。

***相信人民
民主的真諦就是人民作主,不是天縱英明的領導人作主。定期改選是選舉「人」,選舉由誰來做統治這個國家的代表。但是,選「人」不是民主的全部,人民選出一個領導人,並不是給他空白支票,隨便他為所欲為。
民主制度之下,除了「人」的選舉,還有「公共事務」。後者往往牽涉到不同的價值觀與利害衝突,妥善調解這種矛盾的最好辦法,當然不是由人民選出的「人」做唯一的仲裁,因為他必然有其價值與利益傾向。相反的,最好的辦法是訴諸人民仲裁,也就是「公民投票」,唯有「公民投票」常態化,才能把目前台灣內部的衝突一一消弭,逐漸向共同的認同方向趨近。

以上就是目前台灣主要問題群。其中當然也包含外交問題、文化問題與科學技術問題,但最重要的還是強化民主,往正常國家邁進這件事最為重要,也最迫切需要解決。
一個國家興衰最主要的要素就是,必須有強而有力的領導中心、明確的國家目標,以及國民對自己的國家有自我認同並且非常團結。這三項要素都非常重要。撰寫《世界強權的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一書的美國保羅.甘迺迪教授(Paul Kennedy),後來以尼克森為題,寫了一本《領導人的條件》。同樣的,京都大學中西輝政教授以及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都有針對「國家領導人應扮演怎樣的角色」這個題材的著作,可見世界各國都重視國家領導人領導統馭能力的問題。
同樣的,我認為台灣目前政府領導統馭也出了問題。簡單講就是,政府領導人必須站在現代且合理主義的角度,同時必須重視傳統,落實施政。

──摘自《二十一世紀台灣要到哪裡去》第五章〈台灣的危機與解決之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