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使用本書的戒菸率高達90%!
「請向吸菸的伴侶/家人/親戚/朋友/同事,推薦這本書!
推薦前最好自己先閱讀一遍,用吸菸者的角度來思考。」~輕鬆戒菸法創辦人 亞倫‧卡爾

在英國被評為戒菸最有效的輔助工具,在世界各地獲得廣泛認同!
風靡日本,演藝人士:西城秀樹、今田耕司、松本人志、品川祐、山崎邦正、椎名林檎,都用「輕鬆戒菸法」戒菸成功!


全球知名連鎖「輕鬆戒菸中心Easyway Clinics」創辦人,亞倫‧卡爾Allen Carr曾經是抽了33年菸的老菸槍,從他決定要戒菸的那一刻起,他從每天100根菸,變成一根菸都不抽,如今他的戒菸診所遍布全球38國,著作熱銷世界900萬冊,成功幫助1000萬人擺脫菸癮──而你,也可以做得到!

你認為吸菸是一種習慣嗎?
你認為偶爾才吸一根就不算有菸癮嗎?
你認為吸菸可以幫助你集中精神或是紓解壓力嗎?
你認為吸菸量少的人就比較容易戒菸嗎?
你認為靠意志力就可以戒菸成功嗎?
戒菸並不是戒掉生理上的尼古丁毒癮,而是戒掉心理上對香菸的依賴,
只要澈底打破你對香菸的迷思,看清菸的真相,你就可以輕鬆說「不」!


為什麼要戒菸?
健康:吸菸者死於肺癌的機率是不吸菸者的12倍、鼻咽癌是10倍、口腔癌是6倍。
省錢:一包菸若以70元計算,一天2包,戒菸每年可以省下5萬多元。
形象:少了滿身菸味和被焦油玷汙的牙齒,可以讓你更有人氣!

輕鬆戒菸法的特色
即時見效
無論菸癮輕重,同樣有效
無痛苦,無戒斷症狀
不需要意志力
不使用衝擊療法
無需輔助手段或替代品
不會導致體重增加
效果持久穩定



作者簡介:
亞倫‧卡爾(Allen Carr)
亞倫‧卡爾曾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務人士,但卻在菸癮的折磨下痛苦不堪。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他終於發現了全世界吸菸者夢寐以求的東西——真正的輕鬆戒菸法。

成功戒菸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戒菸法十分有效,可以用來幫助更多的人,於是他辭退了工作,開始全身心投入幫人們戒菸的事業。輕鬆戒菸法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得到了各國人們的認同,同時也為亞倫贏得了聲譽。

輕鬆戒菸法從來不做廣告宣傳,完全靠菸煙者間的口碑推廣。本書已經成為風靡全球的暢銷書,輕鬆戒菸中心的數量也在持續增長。

譯者:
嚴冬冬

內文試閱:
◎第一章:你的菸癮比我還大嗎?

或許我應該先解釋一下,我究竟有什麼資格寫下這本書。我既不是醫生,也不是心理學家,不過我認為我比他們更有資格。我的吸菸史長達三十三年,到了後期,我每天多則抽一百支菸,少則六七十支。
我曾十幾次嘗試過戒菸,有一次甚至強忍了六個月沒有犯禁。但是我並沒有擺脫菸癮,仍然會在旁邊有人吸菸時情不自禁地湊上前去,想盡量多吸入一點菸氣。乘火車的時候,我總是購買吸菸車廂的車票。
絕大多數吸菸者都會告訴自己:「我會在被菸癮害死之前戒菸的。」菸癮最嚴重的時候,我明知道自己正在邁向死亡,卻完全無能為力。由於經常咳嗽,我整天都在頭疼,隨時都能感覺到大腦中的血管正在跳動。我是真的相信,那些脆弱的血管隨時都會破裂,然後我就會因為腦溢血而死亡。即使這樣,我仍然無法戒菸。
我一度徹底放棄戒菸的努力。並不是因為我真的喜歡吸菸,某些吸菸者會用這樣的理由欺騙自己,但我從來不會。我一直都很討厭菸味,但我相信吸菸能幫助我放鬆,給我勇氣和自信。每次嘗試戒菸時,我總是感到非常痛苦,無法想像沒有香菸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最終,妻子說服我去接受催眠治療。我得承認,當時我對催眠療法嗤之以鼻,因為對療法的實際過程完全不瞭解,一聽到催眠二字,想到的就是一個眼神犀利、表情陰鷙的傢伙,手裡拿著一個鐘擺。吸菸者通常會產生的錯覺,我幾乎全部具備,只除了一項: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個意志薄弱的人。我能把握生活的每一方面,只除了吸菸這一項。當時我以為催眠就是意志力的較量,儘管我不會主動抗拒(像大多數吸菸者一樣,我還是真心希望擺脫菸癮的),但也並不相信任何人能誘使我改變看法。
接受催眠治療的過程似乎完全是浪費時間。催眠師要我做一些普通的事情,像是舉起胳膊之類。一切都並不神祕。我沒有失去知覺,沒有進入出神狀態,至少我覺得我沒有。然而療程結束之後,我不僅停止了吸菸,而且還感覺頗為受用,即使是在戒斷期間。
在你急忙跑去找催眠師之前,我必須澄清一個概念:催眠療法只是一種交流方式。如果催眠師與你交流的是錯誤的信息,就不會給你任何幫助。我並不願意批評為我治療的催眠師,因為如果當時不去找他,我絕對活不到今天。然而,他的治療並不是讓我戒菸的決定因素,只是一個反面的刺激。我也並不反對催眠療法;事實上,我們的診所也將催眠療法作為治療方式之一。催眠是一種強大的交流和說服工具,可以用來達到良好的正面效果,也可以產生毀滅性的負面效應。不要輕易接受催眠治療,除非催眠師是由你尊敬信任的人推薦。
承受菸癮折磨的日子裡,我相信我的生活離不開香菸,寧可死也不願徹底戒菸。直到今天,仍有些人會問我,我是不是偶爾會莫名其妙感到痛苦。答案是「從來沒有」——情況正好相反。我現在的生活非常幸福。如果我因吸菸而死的話,臨死時我是不會抱怨的。不過由於意料之外的幸運,我居然擺脫了生命中最大的夢魘,永遠不用再做菸癮的奴隸,任由自己摧毀自己的健康和生命。
我不是個神祕主義者,不相信魔法、祕術那一套。我接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所以當這一切魔法般降臨在我頭上時,我感到完全無法理解。我開始閱讀有關催眠和吸菸的書籍,然而一切似乎都無法解釋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跡:為什麼成功戒菸是如此容易,而我過去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考慮清楚,因為思考的順序正好顛倒了。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自己戒菸如此容易,而我實際上應該思考的,卻是為什麼大多數人戒菸如此之難——也包括過去的我自己在內。吸菸者對戒斷期的痛苦談之色變,但當我回憶最終戒菸的過程時,卻發現自己完全沒有經歷過痛苦。事實上,戒斷期的痛苦並不是生理層面的疼痛,而是精神層面的自我折磨。
如今,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幫人們戒菸的事業中,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我曾親自幫數千名吸菸者擺脫菸癮。在此我必須強調:任何人的菸癮都可以根除。我還沒遇到過菸癮比我還大的人。恐懼是讓我們不斷吸菸的根本原因:恐懼一旦失去香菸,生活會變得缺少意義。事實與我們的恐懼恰好相反。戒菸不僅不會導致生活質量下降,還能讓我們的身體更加健康,精力更加充沛,生活更加充實、更有情趣。
一切吸菸者都可以輕鬆擺脫菸癮——包括你!你所需要做的,只不過是抱著開放的心態讀完這本書。你越能理解書中的內容,戒菸的過程就越容易。即使你一句話都不理解,只要照著書中的指示去做,也可以輕鬆戒菸。最重要的是,你再也不會感覺到對香菸的需求了。到那時,你唯一不能理解的,就是你為什麼吸菸吸了這麼久。
我必須首先提出警告。能導致輕鬆戒菸法失效的,只有兩種可能:
1、沒有嚴格遵照指示
本書中的許多指示非常絕對化,或許這會讓你覺得很不舒服。比如,我會告訴你絕對不要採用減量法戒菸,或是糖果、口香糖等替代法(尤其是尼古丁替代法)。之所以這麼絕對化,是因為我對這些方法十分瞭解。我並不否認,的確有不少人用這些方法達到了戒菸的目的,但他們成功的原因並不是方法本身。某些人甚至能在吊床上做愛,但那絕對不是最容易的方式。這本書中的每一句話都是為了唯一的目的:讓你的戒菸過程盡可能輕鬆,從而確保成功。
2、沒有理解指示內容
不要想當然。對這本書中的一切,以及你自己的觀點和別人的態度,都要進行辯證思考。比如,如果你認為吸菸不過是一種習慣的話,不妨想想為什麼別的習慣大多很容易改掉,然而吸菸雖然感覺並不好,代價高昂,還能引發疾病甚至死亡,卻總是難以停止。
如果你覺得自己真的很喜歡香菸的氣味,請捫心自問,生活中到底有多少東西是你更喜歡的。為什麼你唯獨離不開香菸,一想到戒菸就會心慌意亂?


◎第二章:輕鬆戒菸法

這本書的目的在於幫你進入合適的精神狀態,讓你的戒菸之旅變得不像攀登珠穆朗瑪一樣艱難,而是宛如鄉間漫步一般輕鬆。戒菸之後,你不會羨慕身邊的吸菸者,而是會感覺興高采烈,彷彿大病初癒一般。在以後的生活中,每當你看到香菸都會納悶,自己當初怎麼會跟它們打那麼久的交道。看見吸菸者時,你心中只有同情,絕不會有一絲羨慕。
如果你是個吸菸者,並且尚未成功戒菸,那麼在讀完這本書之前務必保持原先的吸菸習慣。這條指示聽起來似乎與主題矛盾,不過一定要嚴格照辦。後文中我會詳細解釋,香菸其實對你並沒有任何作用。事實上,吸菸的矛盾之一就在於,當我們點起一根香菸的時候,心裡其實並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讓我們首先假設,無論你是否願意,你相信自己已經染上了菸癮。只要你相信這一點,就永遠無法徹底放鬆或是完全集中注意力,直到點起一根菸為止。所以,在讀完全書之前,不要過早嘗試戒菸。在閱讀的過程中,你的菸癮會自然消退。太過著急可能會導致非常嚴重的效果。記住,一定要嚴格遵照本書中的指示。
二十多年來的反饋信息表明,本書的讀者們對這條指示意見頗大。我自己最初戒菸的時候,許多親友也都跟風戒了菸,因為他們覺得,「要是這傢伙都能行,那我也一定能。」後來,通過勸服和誘導,我逐漸讓那些還沒有戒菸的親友們意識到,擺脫菸癮是一件無比美好的事情。這本書最初出版時,我自己買下了許多本,送給那些仍然堅持吸菸的親友。我相信,雖然書寫得並不好,但是他們仍然會讀,因為寫書的是他們認識的人。幾個月之後,我發現他們並沒有讀完,不禁很驚訝也很痛苦。我甚至發現,有一位和我關係最好的朋友不但沒有讀,還把我送他的書轉手送給別人了。這讓我感覺很受傷,但我那時尚未意識到,他們仍然對戒菸心存恐懼。恐懼的力量比友誼更大。我甚至幾乎因戒菸鬧過離婚。我母親有一次問我妻子:「你為什麼不拿離婚威脅他戒菸?」妻子的回答則是:「如果我那樣做,他真的會離婚的。」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是實話:這就是恐懼的力量。現在我很清楚,許多吸菸者讀不完這本書,是因為他們害怕讀完之後就會遠離香菸。某些人故意每天只讀一行,以推遲那一刻的到來。我也清楚,許多吸菸者都是迫於親友的壓力才翻開這本書的。不妨換個角度思考:你究竟有什麼可損失的?如果讀完這本書之後你選擇繼續吸菸,那你的情況同過去並不會有什麼區別。你不僅沒什麼可損失的,而且還有可能收穫許多東西!
一個例外是,如果你已經一段時間沒有抽菸了,並且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個吸菸者,戒菸成功者還是非吸菸者,那麼在閱讀過程中請不要吸菸。事實上,如果你已經成功戒菸的話,這本書的任務就非常簡單了:把你從一個普通的非吸菸者變成一個快樂的非吸菸者。
我的方法與普通的戒菸法原理正好相反。普通的方法是把戒菸的所有壞處列出來,然後告訴自己:「如果我能忍受足夠長的時間,菸癮就會最終消退。然後我就可以重新享受生活,不再做菸癮的奴隸。」
這的確是通常的邏輯,許多吸菸者每天都在用類似的方法嘗試戒菸。不過,這樣的方法很難成功,原因如下:
1、停止吸菸並不是最重要的。每次你熄滅一支菸的時候,都算是停止了吸菸。或許你某一天會有充足的理由告訴自己「我不想再吸菸了」——所有吸菸者都曾這樣告訴過自己,而且很多人的理由都比你更充足。問題在於第二天,第十天,第一萬天,當你的理由不是那麼充足時,如果手邊碰巧有一支菸,你就會突然恢復之前的狀態。
2、有關健康的擔憂並無益處。我們的理性思維會說:「不要再這樣下去了。你是個笨蛋。」但是事實上,擔憂並不會幫我們戒菸,反而會使戒菸變得更難。很多人吸菸的原因是心情緊張。對吸菸者解釋吸菸的危害,會讓他們心情緊張,結果更加重他們的菸癮。倫敦皇家馬斯登醫院是全英國最先進的癌症治療中心,院門前的菸頭比任何一家別的英國醫院都多。
3、除此之外,強調因吸菸的危害而戒菸,還有兩重負面效應。首先,這樣會製造一種感覺,戒菸似乎成了一種犧牲。你會覺得,只是為了擺脫這些危害,你才不得不犧牲吸菸的權利。其次,這樣還會製造一種障礙,讓我們無法理解停止吸菸的真正原因。最恰當的問題應該是:「我們為什麼想要吸菸,或者需要吸菸?」
輕鬆戒菸法的過程可以簡單概括為:首先忘記原本的戒菸理由,然後再這樣問自己:
1、吸菸究竟有什麼用?
2、我真的在享受嗎?
3、我真的必須為了把菸卷叼在嘴裡、讓自己窒息而付錢嗎?
事實真相是,吸菸一點用也沒有。這句話絕不是說,吸菸的負面效應比正面效應要大;所有吸菸者都明白這一點。我的意思是,吸菸根本就沒有正面效應。過去,吸菸還可算是高人一等的地位象徵,而在今天,就連吸菸者自己也承認,吸菸是一種反社會的行為。
絕大多數吸菸者在吸菸時都會進行理性思考,但他們所謂的理性其實是錯覺和幻想的結合。
我們必須消滅這些錯覺和幻想。你會意識到,你其實並不需要放棄什麼,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可放棄的。戒菸不僅沒有任何負面效應,而且有多方面的正面效應,健康只不過是其中之一。當所有的恐懼和錯覺悄然消失時,當你意識到生活不會因缺少了香菸而變得更糟糕時,當你不再有任何失落感時,再回過頭來考慮健康問題——以及其他傳統的戒菸理由。只有這樣,這些理由才會成為你的動力,推動你去追求真心想要的東西——自由快樂的生活。


◎第三章:為什麼戒菸如此之難?

我已經解釋過,之所以我會對戒菸發生興趣,是因為我自己就曾是個老菸槍。我最終戒菸成功的時候,感覺相當神奇。之前我每次嘗試戒菸,總是會導致長時間的抑鬱不振,就算偶爾心情能輕鬆一下,第二天又會消沉下去。那種感覺就像是掉進了一個四壁光滑的坑,拚命想爬出來,卻總是在看見陽光的那一刻滑回坑底。最終你會選擇投降,點起一支菸卷,儘管你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
在診所時,我每次都會問來求助的吸菸者:「你願意戒菸嗎?」這似乎是個愚蠢的問題。所有吸菸者都願意戒菸。如果你問一個菸癮嚴重的人:「假如你可以回到染上菸癮之前的時候,你還會開始吸菸嗎?」他/她的回答必然是「絕對不會!」
問一個菸癮十分嚴重,不相信吸菸會損害健康,不在乎其社會影響,而且完全買得起菸的人——這樣的人並不多——「你鼓勵你的孩子吸菸嗎?」回答同樣是「絕對不會!」
所有吸菸者都知道,吸菸並不是一件好事。最初我們的想法總是「我遲早會戒菸的,不過不是今天,等到明天再說。」最終,我們會在失望中懷疑自己的意志力,或是相信我們的生活離不開香菸。
我已經說過,問題不在於解釋戒菸為什麼很容易,而在於解釋戒菸的困難。事實上,真正的問題在於解釋人們為什麼要吸菸,為什麼在英國,最多時居然有60%的人口吸菸。
吸菸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謎。我們之所以吸菸,是因為別人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但是所有這些吸菸者中,沒人不認為吸菸是時間和金錢的浪費,沒人不希望自己擺脫菸癮。我們自己還是青少年的時候,總覺得吸菸是成年人才能享受的樂趣,所以才努力追求這種樂趣;而當我們自己成年之後,卻又追悔莫及,總希望我們的孩子不要重蹈覆轍。
吸菸的成本相當高昂。每天吸二十支菸的人,一輩子花在香菸上的錢多達十萬元以上。而我們花這些錢做了什麼?(要是點火把這些錢燒掉,可能還好一些。)我們花錢往自己的肺部填充致癌性的焦油,導致血液中毒,血管堵塞。我們花錢讓肌肉和臟器得不到足夠的氧氣,令自己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我們花錢把自己變得骯髒不堪,滿口菸臭,牙齒焦黃,渾身散發著令人討厭的氣息。我們花錢折磨自己。在不允許吸菸的場所(醫院、學校、劇院、教堂、火車車廂等等),我們總是痛苦不堪。而當我們離開這些場所,點起菸捲開始狂吸時,又會產生深深的負罪感。菸癮就是這樣,當我們吸菸時會覺得吸菸不對,不吸菸時又忍不住想吸。別人會認為我們低人一等,而我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每當全國無菸日到來,每當接觸到報紙和電視上的戒菸宣傳,每當與不吸菸的人在一起,吸菸者總是會自慚形穢。承受了這麼多痛苦和壓力,我們又能從吸菸中得到什麼?什麼都沒有!
快樂?享受?放鬆?激情?這些都是錯覺,除非你認為故意穿上擠腳的小鞋,再把它們脫下來就算是享受!
我已經說過,真正的問題在於解釋清楚,為什麼人們要吸菸,為什麼他們覺得戒菸如此之難。
或許你會說:「這些我都知道,但一旦染上了菸癮,再想擺脫就難了。」但是為什麼?許多吸菸者終其一生都在尋找答案,但卻總是不得要領。
有人說,戒菸的難處在於戒斷症狀。其實,尼古丁的戒斷症狀非常輕(參見第六章),絕大多數吸菸者一輩子都意識不到自己尼古丁上癮的事實。
有人說吸菸是一種享受。他們錯了。吸菸者自己並不喜歡菸味。隨便找個吸菸者問問,假如手邊只有他不喜歡的牌子的香菸,他會不會拿來抽。如果別無他法,吸菸者甚至會把舊繩子點燃來抽。吸菸完全跟享受無關。我很享受龍蝦的味道,但我絕對不會隨身帶著二十隻龍蝦,就像在菸盒裡塞上二十支香菸一樣。很多東西都能提供享受,但在我們無法享受這些東西時,卻不會感覺到空虛。
有人試圖尋找潛意識層面的原因,所謂的「弗洛伊德綜合症」、「復歸於嬰兒」之類。實際情況正好相反。絕大多數青少年開始吸菸,是為了假裝成年人。如果真的在潛意識上「復歸於嬰兒」,我們就應該找個奶嘴來吮。
有人認為吞雲吐霧能讓鼻孔裡產生火辣辣的感覺,這種感覺非常刺激。這樣的理由同樣站不住腳。如果火辣辣的感覺就能產生刺激,為什麼不把燃燒的香菸塞進耳朵裡?如果說這樣做很荒唐,那把致癌性的焦油吸進肺部豈不是更荒唐?
有人說:「這樣我手上才有事情做!」那為什麼要把菸卷點燃?
「嘴裡叼著菸的感覺很好。」為什麼要把菸卷點燃?
「菸氣進入肺部的感覺很好。」一點都不好——這種感覺又稱為窒息。
許多人認為吸菸可以緩解無聊。這也是一種錯覺。「無聊」是一種精神狀態。香菸可沒有任何有趣之處。
身為菸民的三十三年中,我的理由一直是,吸菸能讓我放鬆,給我信心和勇氣。我很清楚吸菸有害健康,而且成本高昂。我為什麼不去醫生那裡,讓他給我開點別的什麼藥物,幫我增加信心和勇氣?因為我知道,他只會開出別的什麼藥物,絕不會讓我繼續吸菸。這只不過是個借口,絕談不上理由。
有人說,他們吸菸是因為他們的朋友也吸。他們真的這麼愚蠢嗎?要是這樣,他們最好現在就開始祈禱,他們的朋友不要把自己的頭剁掉!
最終,大多數吸菸者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吸菸只不過是一種習慣。這並不算是解釋,但當一切解釋都無法成立的時候,這是唯一的借口。不幸的是,這種借口同樣缺乏邏輯。我們的生活習慣總是在不斷改變,唯獨吸菸一成不變。相信吸菸是一種習慣,而習慣總是很難改,這是最大的誤解。習慣真的很難改嗎?在英國,我們習慣了靠左側通行,但一旦去歐洲大陸或者美國,我們立即就能適應過來。習慣並不難改。事實上,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在改變舊的習慣,養成新的習慣。
如果說吸菸是一種習慣,那麼這種感覺糟糕透頂、有害健康、浪費錢財、遭人噁心、我們全心全意想改掉的習慣,為什麼偏偏改不掉?答案很簡單,吸菸並不是一種習慣,而是尼古丁上癮!
絕大多數吸菸者不了解毒品上癮的機制,所以才會覺得戒菸無比困難。他們的主要理由是,吸菸能給他們帶來享受和/或寄托,放棄吸菸是一種犧牲。
而事實真相卻是,一旦你理解了尼古丁上癮的機制,以及你吸菸的真正原因,你就會停止吸菸——就這麼簡單——三個星期之後,你就會開始捫心自問,當初你為什麼吸菸吸了那麼久,為什麼你不能說服其他吸菸者:不吸菸的感覺多麼好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