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每一次呼吸,你就多活了一點。
每一次轉念,你都更自由一些。

愛的奧秘,生命的珍貴,就在你已經擁有的事物裡。


《每一天的覺悟》是一本靈修與冥想之書。全書365篇,按照日期排列。讀者可以每日讀一篇作為日日的靈性啟發,當然也可以把它當作一本書,逐篇閱讀。 作者以日誌的方式撰寫,每篇少則五百字,多則八百字。冥想日記這種書寫形式,乃是把透過冥想而來的種種覺察捕捉為文字,由於其細膩與深刻,往往可以穿透粗糙的表層意識,帶來新的觀看與洗滌。

每一篇篇首都有引用句,典故、小故事或是出自經典的句子,或者一段詩。這些引用句對於每篇的內文都有作用,而這些句子本身就很引人深思。例如1月24日這篇引用愛因斯坦的話說:「有兩種方式過生活。一種是看任何事都不認為是奇蹟。另一種則是:看一切都像是奇蹟。」
然後作者帶領讀者看見:擔憂是沒有盡頭的。因為我們目光有限,凡視野不能及的事物也是沒有盡頭的。擔憂只是一種賭博,賭著什麼可能發生,什麼可能不會發生。
在篇末,作者並且帶領讀者進行一個呼吸與冥想的練習。以前述這篇來說,便有以下的練習:
‧靜靜坐著,想著一個讓你擔憂的情境。
‧放慢吸氣的速度,專注於接受「它是什麼」,試著接納眼前的恩賜與困頓。
‧均勻吐氣,專注地把「它不是什麼」的想法慢慢釋放掉,試著放下所有還只是想像但尚未成真的結果。
‧把自己安放在「是」所成就的奇蹟之中。

全書的文字似是口語,卻又飽含詩意。有時像是在對聽者說話。有時像是在對主掌存在的最高形式吶喊,有時卻只像一陣風拂過水面,在讀者心上留下頓悟的漣漪。書中處處是閃著光芒的心靈洞察,譬如;
「時候到了,就該放下我們手中的石頭。因為抓著石頭的手不能盡情打鼓,而緊握過去的心不能自由歌唱。」
「如果試圖在被擁抱之前理解愛,你將永遠感受不到慈悲。」
「我太用心討好觀眾,以至於從未發現,其實根本沒人在看。」
「我們珍貴,但不完美。」
「生命不在於不在於發現事物的宜人或惱人,而在於發現事物如何圓滿及完整。」

作者的領悟,並非來自某一個宗教的教誨,也不限於某一種哲學理論,而是來自許多教派的精神核心。尤其重要的是,這些領悟都來自真實的生命經驗。

本書特色
這是一本生命之書。
作者在痛苦裡面尋找恩典,在掙扎之中尋找自由,在死亡面前尋找祝福,在矛盾之中尋找頓悟。 他以尋常事物為原料,邀請我們藉由觀看、品嘗、觸摸、舞蹈與感覺,帶領我們找回擁有但已遺忘的東西。但願我們可以再次看見寶貴之物,並且由於覺醒而心存感恩。

這是一本聖禮之書。 大部分的聖禮都是單純的動作,譬如一句簡單的禱告、一塊麵包一口酒、一次冥想吐息、一次額頭上的灑水、一次戒指的交換、一句慈悲的話語。 書裡的每一篇也都是一次聖禮,帶領我們走向洞察,瞬間引進平靜與喜樂。 這更是一本覺醒之書。 作者為了書寫它,自己必須先活過。他寫下如何從渴望不斷擁有到只要能呼吸就是恩典,從必須完成什麼到只要活在當下就是喜樂,從理解到感受,從抵抗到接受,從蒙昧到頓悟。 書裡字字句句泛著深刻與奧祕的光,訴說著存在之道別無他法,只是不斷追求覺醒。 但願這書可以像海水打上岸邊岩石那樣,帶來感嘆與新意,將我們洗滌,讓我們在覺察的當下變得比較柔軟,比較清晰。然後,我們得以在掙扎、痛苦、驚奇和愛的奧祕之中,安穩無懼地活著。



作者簡介:
馬克•尼波 (Mark Nepo) 哲學家詩人,在詩與靈性的領域教育長達二十五年。 曾提名勒諾爾‧馬歇爾詩歌獎(Lenore Marshall Poetry Prize)。 出版過三本書(Acre of Light,Fire Without Witness,以及God, the maker of the bed, and the painter),作品曾被收錄於多種文選。 任教於紐約州立大學阿爾巴尼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Albany)長達十八年。 目前是大學駐校學者,兼任一所非營利組織的顧問,致力於宣揚並推動身心靈的整合和整體健康。 曾經罹患癌症,病痛與治療過程把他搖醒,為他帶來驚人的覺知與清醒。走過癌症之後,他持續投入於關照內在生命,並以詩文和講課來教導他人如何關注自我內在。
他邀請我們,用他的心和眼睛去看見並去感受,人生在世,可以覺醒到什麼程度。 他在死亡面前走過一遭,而今他連呼吸都覺得感激。他的詩文作品帶來察覺、智慧、清晰、慈悲,以及一種對生命的熱忱,讓我們從尋常剎那之中得到時光的精髓。


譯者簡介:
蔡世偉
畢業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
譯有《公開:阿格西自傳》。
現任職於補教業。


內文試閱:
一月二十四日 萬事皆奇蹟

有兩種方式過生活。一種是看任何事都不認為是奇蹟。另一種則是:看一切都像是奇蹟。
--愛因斯坦

擔憂是沒有盡頭的。因為我們目光有限,凡視野不能及的事物也是沒有盡頭的。擔憂只是一種賭博,賭著什麼可能發生,什麼可能不會發生。
我有一個朋友在鄉間發生爆胎,車上沒有修車用的千斤頂。於是他開始步行,希望找到願意伸出援手的農夫。天色漸黑,蟋蟀鳴叫漸響,他走在雜草蔓生的道上,心中丟擲著那顆擔憂的骰子:要是農夫不在家怎麼辦?要是他在家卻不讓我使用他的千斤頂呢?他肯不肯借我電話?他會不會被我嚇到?奇怪,我又沒有惡意,他為什麼不讓我用電話!
等到終於敲著農家的門,我那朋友的內心已盤據了所有可能的壞結果。一位友善的老農人應門時,我的朋友對著他怒吼:「好啊,你就留著那爛透的千斤頂自己用吧!」
人生在世,我們勉力於面對「是」,努力不跌入「不是」的黑洞裡,這確實是自古以來的挑戰,一如幾世紀前的蘇菲派詩人迦利布(Ghalib)說的:「天地一切受造之物的每一分子都吟唱著何者為是,何者為不是。聽見了是,你將得到智慧;聽見了不是,你將陷入崩潰。」


  靜靜坐著,想著一個讓你擔憂的情境。
  放慢吸氣的速度,專注於接受「它是什麼」,試著接納眼前的恩賜與困頓。
  均勻吐氣,專注地把「它不是什麼」的想法慢慢釋放掉,試著放下所有還只是想像但尚未成真的結果。
  把自己安放在「是」所成就的奇蹟之中。



一月三十日 做一個朝聖者

旅行卻不被改變,是謂游牧民族。
改變卻不旅行,是謂變色蜥蜴。
旅行且被旅行改變,是謂朝聖者。


一開始我們都是朝聖者,想要旅行,也希望被旅行改變。然而,聆聽管弦樂演奏不久,一定會被小提琴或鋼琴的旋律吸引,最後便只欣賞樂團中某一特定樂器。同理,對生命的關注也會脫離軌道,我們經驗著人事時地物,卻沒有領受他們的整體。而有些時候,我們感到孤單又沒有信心,便會刻意改變以求取悅他人或逃避他人,並隱藏真實的內在。
有此觀察,並不是要譴責我們自己,而是要幫助彼此領悟到一件事:追求內外的合一,乃是一個永無休止的過程。人性總有疏誤,我們必須不斷讓內在與外在的經驗互相補充,以臻圓滿。
我太了解這些,因我太常在這過程中犯錯。但,我跟你一樣,也把自己視為最深刻意義之下的朝聖者,旅行於一切風俗教條之上,走向那個終於使我們得以領悟的時刻,並且被它改變。那個時刻,不可思議且轉瞬而逝,當我們的眼睛就是我們所看見的,而我們的心就是我們所感受的,那個時刻會讓我們知道,凡是真實的就是神聖的。


  集中心神。不帶任何批判,想著一個你不願意被改變的時刻。好好感受那個時刻。
  隨著呼吸,想起你為了讓別人高興或者想躲避他人而改變自己的時候。再一次,好好感受那個時刻。
  放鬆身體,想著自己向前旅行,並被旅行改變的時刻。感受那個時刻。
  不帶任何批判,帶著感激之情接受這全部的時刻。感激自己能生而為人。


二月十四日 一見鍾情

若兩方都深思熟慮,愛則渺渺。有誰愛過而不是一見鍾情?
--克里斯多夫.馬婁(Christopher Marlowe)

一見鍾情的真正力量往往被誤解了。因為我們認定的「一見鍾情」是指初次遇見的時刻便對某人傾心。然而它有更深的意涵,我們必須重新發掘並定義所謂的「第一眼」,那應該是指本質上的初次看見,而非從事相上而言。
畢竟,我們都帶著習慣與規律,將生活視為理所當然。而擁有那「第一眼」,可以開啟每分每秒的新鮮,不受習氣或規則綁縛。那一瞬間,我們透過上帝之眼看、透過心靈之眼看、透過靈魂之眼看,於焉頓悟,感到合一,深受撼動,一切都不再成為阻礙。
每一種關乎性靈的信仰都提到了一見鍾情。是它讓我們清醒,這般的觀看恢復了生存的意義。矛盾的是,這樣的第一眼竟是循環的,我們每天睜眼醒來,覺醒的靈魂都會如何遵循節奏一般地回到這樣的初次相見。當我們能以最原初的眼光觀看事物,讓自己與周遭的生命毫無阻隔,自然會愛上一切。觀看本質,使我們可以敞開胸懷去愛。愛上本質,世界遂成為生機勃勃。所以,一見鍾情是這樣體現的:第一眼,我們發現愛;是因為我們真正看見了,於是被早已存在那裡的愛觸動。
於是,「第一眼」成為了一道門檻,通過它,可以走向存在的壯闊華美。它確切而美妙地發生在人與人的關係裡,當我們真正看見某人,便甜甜墜入他們存在的奇蹟。而這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可能的,當我們一次又一次真正看見自己、看見世界、看見我們心中的上帝。
我可能每天都和同樣一群人一起工作而毫無感覺,但某一天,痛苦把我敞開,也許某道光線剛好劃過某人臉龐,我可能這才第一次發現他們,而生出愛。我可能每天走過同一株柳樹,一季復一季,直到某天雨後的光澤或微風的低拂,我終於看見以往忽略的它,然後對心中那株柳樹生出愛。我也有可能在夜半鏡中看著倒影萬千次,最後終於在自己倦容裡找到那株樹、那道光、那群別人,那個我們覺察的上帝。
事實上,所謂第一眼的重點不在於第一次見面,雖然也可能是在第一次見面時發生這第一眼的領悟,更重要的是第一次真正看見。當我們筋疲力竭,終於停止說話、停止表演、停止假裝,如同微風吹盡,水面終於無波,我們也變得清澈,而那顆休憩於萬物的心,將在我們的眼前跳動。


閉上眼,透過呼吸釋放你心所看見的,過去的視野、未來的視野,以及創傷的視野。
隨著每一口緩慢的呼吸,感受到空氣流動來自你最初的視野,你的第一眼。
緩慢呼吸,想像你的心跳承載著一切原初的視野。
當你得到那原始的感受,無論多麼短暫,就在那時睜開雙眼,帶著愛,對你見到的第一個事物鞠躬。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