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神級歌手首度道出被「洗腦」、身心受害的真相!字字血淚!


曾立於搖滾樂界頂點的他,為何失去一切、淪為邪教的斂財工具?
從搖滾天團主唱,變成日領500元生活費的CD推銷員兼歌手,
歷經自X JAPAN退團、HIDE之死、身心蒙受巨創的十二年地獄生活,終於攤在陽光下!
別以為這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看穿權威、組織、大師的洗腦技術必讀!

[各界熱情推薦]
五月天阿信、黃子佼、先知瑪莉、董事長樂團、四分衛阿山
呂雅昕/X JAPAN 資深樂迷、李怡志/網路文化觀察家、李宜靜/榮格心理分析師候選人


長踞日本亞馬遜排行榜top100、上百位讀者五顆星熱淚推薦!

他們長年以來不斷地欺騙別人。這在某種意義上,比「殺害他人」的行為更加殘暴。
他們無止境地反覆操控人心。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被洗腦的日子長達十二年。我在這裡寫下所有的真相。 ──Toshl

Toshl先生為了不要再出現和自己一樣的受害者而出版了本書,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律師.紀藤正樹

身為日本視覺系搖滾天團X JAPAN主唱、擁有超高知名度及眾多粉絲的Toshl,為何有長達十二年都淪為邪教團體Home of Heart的斂財工具(至少被搜括了十億日圓)、任憑其擺佈(不但一舉一動受到監視,更協助其招收信徒)?原來這期間他身陷「洗腦」地獄而無法自拔,不但成了邪教的活招牌及搖錢樹,日復一日的咒罵及暴力,無止境的勞動,更使得他身心都瀕臨崩潰邊緣。

最後他賭上性命逃亡,在終於脫離地獄後,以字字血淚寫下這本回憶錄,一方面是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不要再出現和他一樣的犧牲者,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對曾因他而受騙的受害者道歉。這本書一出版即震撼日本社會,媒體紛紛以大篇幅報導,歌迷也流淚表示:「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洗腦有多恐怖!」「真不敢想像Toshl寫這本書需要多大的勇氣!」

★讀者五顆星熱淚好評:

「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洗腦有多恐怖!」

「這是一本讓人徹底明白邪教團體可怕之處的書!」

「一定還有人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希望有更多人能來讀這本書,就算非X JAPAN粉絲也該一讀!」

「身為X JAPAN多年的粉絲,終於了解Toshl之前為什麼會如此行徑怪異。」

「看完這本書,強烈同意律師的說法,就是為了不要再有人像Toshl一樣受害,出版這本書是有必要的。」

「我一直是Toshl的粉絲,真不敢想像他寫這本書需要多大的勇氣。」

「看了這本書,覺得MASAYA和守谷對Toshl的言語和肢體暴力簡直超乎想像,這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可以做出來的事嗎?一定有人看了會覺得:Toshl在做什麼?趕快脫離這些傢伙不就好了?然而,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它切斷你的思考迴路,不讓你有機會思索其合理性。」

「身為X JAPAN的粉絲,看完書淚流不止!當年我看到Toshl怪異的言行、詆毀X JAPAN及團員的發言,有種遭到背叛的感覺。但看完書後,我終於了解其中緣由,現在我可以說:Toshl,歡迎你回來,永遠支持你!We are X!」


作者簡介:
Toshl
1965年出生於千葉縣館山市。從小學開始就與兒時玩伴YOSHIKI展開樂團活動,成為樂團歌手。高中時組成的X之後以LIVE HOUSE為中心逐漸匯聚人氣,1989年透過CBS.SONY正式出道。X以奇特的外表與高度音樂性獲得歌迷狂熱的支持,1992年決定進軍全世界,因此改名為X JAPAN,並且與華納音樂集團旗下的大西洋唱片公司簽約。創下日本搖滾樂多項紀錄與成績,至今無人能及。被公認為日本視覺系樂團的代表,創造90年代日本的視覺系狂潮,帶給音樂後輩深遠影響。小泉純一郎曾公開承認是其粉絲,在台灣亦有廣大樂迷。
1997年,Toshl在心靈成長團體Home of Heart的殘忍洗腦下主動退團,樂團也因此解散。後來歷經了長時間的洗腦,直到2009年才完全脫離該團體的控制。X JAPAN於2008年復出後,Toshl就同時以X JAPAN的一員與個人歌手的身分持續展開活動。


譯者簡介:
林詠純
台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在韓流來襲時依然是堅定不移的日劇迷,最近的煩惱是想看的日劇太多,但是時間太少。譯有《2020東京大改造》《心裡的苦,身體知道》《公司不需要不懂簡報的員工》等書。
e-mail:deborah101404@gmail.com


內文試閱:
【內容摘錄】
〈內文〉
我完全沒有發現他們的背叛。
他們長年以來不斷地欺騙別人。這在某種意義上,比「殺害他人」的行為更加殘暴。
他們無止境地反覆操控人心。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被洗腦的日子長達十二年。我在這裡寫下所有的真相。

人生的分歧點
一九九三年四月,我在洛杉磯錄音時,一項意外的工作找上門來,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在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中飾演主角。

我想像不出X JAPAN的TOSHI跑去演舞台劇會是什麼樣子,因此感到猶豫,但個人活動的相關人員都異口同聲地勸我:「接下這個工作絕對比較好。」「這對音樂人來說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在他們的勸說下,我也逐漸對此產生興趣,想要試著以一名音樂人的身分挑戰新領域。

然而,這時的我不可能知道,這個決定將會攪亂我的命運,成為我人生崩壞的開端。

那是一段名為「洗腦」的人間煉獄日子,在這段日子裡,我身而為人的意志、想法、自由都完全被剝奪。

這個原本應該會讓我的人生飛黃騰達的閃耀舞台背後,有個陷阱已經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吞噬我。

一九九三年五月,飾演主角的我從旅居的洛杉磯回到日本,為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的演出進行準備,並且參與飾演哈姆雷特戀人的女演員最後甄選。

劇組首先透過履歷表從公開招募的三千人當中,篩選出大約三十名可以留到最後甄選的人選。

甄選全部結束後,評審之間的意見出現分歧。製作人與導演等製作人員,與當時擔任我個人經紀公司社長的竹田(化名)分別支持不同的女性。製作人員支持的女性雖然個子小,卻是個擁有女演員氣質的美女,歌喉與演技也都相當出色;至於另一名女性的歌喉與演技雖然略為遜色,但在許多積極展現自己的女性當中,她文靜的氣質反而讓人更印象深刻,所以我自己覺得選擇哪一位都可以。最後的結論是暫時把兩人都留下,採取「兩人分飾一角」的方式,讓她們輪流演出同一個角色,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只留下竹田支持的那位女性,也就是守谷香。

人生或許沒有「如果」,但「如果」那時候維持「兩人分飾一角」的決定……「如果」竹田在那場甄選當中,沒有堅持推薦守谷……我的人生或許會變得完全不同吧!

這次的相遇,正是我人生的一大分歧點。

我與守谷在一九九三年十月上演的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中一起演出之後,雖然有一陣子沒連絡,但在半年後的一九九四年春天,她開始寄信到我位於洛杉磯的住家。隨著時間經過,信寄來的次數也變得愈來愈頻繁,我開始每兩週一次、每週一次、每三天一次收到她的信。

那是還沒有電子郵件與手機的時代。每當我讀到她的信,眼前總會浮現她化身為哈姆雷特的戀人歐菲莉亞,全心全意地愛著我所飾演的哈姆雷特,雖然這只是舞台上的事。而那些以優美、有禮的文字寫成的,關心我身體狀況與心靈狀態的信,對於獨自生活在異國的我來說,都成為「心靈的撫慰」。

在此之前,我即使與女性交往,也未曾愛過對方。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寂寞的人,既沒有真正愛過別人,也未曾被人愛過。

「我才不知道什麼X的TOSHI」「我對X的TOSHI沒有興趣,我想著的是真正的你……」守谷在信中寫下的這些文字,讓我覺得她與從前那些因為TOSHI這個名字而接近我的人不同。我或許從她身上,看見了理想中的女性形象。

我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受到接連發生在我身邊的種種問題很大的影響。

家庭崩壞
我在一九九二年成立個人經紀公司,開始個人活動。擔任經紀公司社長的,是我大哥。

大哥從高中時代就以進入演藝圈為目標前往東京發展,但終究沒有出道,後來他就進入大型經紀公司與唱片公司上班。

小時候就長著一張偶像臉的大哥,也已經三十二歲了,原本個子就小的他微微發胖,圓圓的臉上戴著眼鏡,變成一個親切的中年男子。我幾乎沒有看過他穿西裝,他就像演藝圈的人一樣,總是穿著T恤與牛仔褲之類的休閒服飾。不知不覺間,我也長得比他高了。

「我來當你經紀公司的社長吧!」大哥在我展開個人活動時連絡我,對我這麼說。我在音樂方面從小就受到大哥的影響,也很崇拜他,所以能和他一起工作讓我非常開心,我想他一定可以運用自己的工作經驗,好好幫我經營經紀公司,所以就委託他擔任社長。

大哥就任社長後不久,我就在自己的常態性廣播節目中,提拔他成為我的搭檔。我想這個舉動,是身為弟弟的我至少可以送給他的禮物,雖然他無法進入演藝圈成為藝人,我多少可以讓他感受到這樣的滋味。但我卻嚴重失算了。

大哥上了廣播節目之後,在我的歌迷之間變得像是小有名氣的藝人,加上身為社長領了不少薪水,金錢周轉靈活了起來,而身邊的人也因為他是TOSHI的哥哥、TOSHI經紀公司的社長,就把他捧上天,結果他不僅沒有做好社長的工作,還自以為變成知名藝人,開始得意忘形,私生活也愈來愈不檢點。我對於大哥這樣的操守感到相當遺憾。

「大哥,不,社長,請你多拿出一點身為社長的自覺吧!」

「TOSHI,你知道紅燈短劇的石井社長吧?他經常上電視呢……我也想像他那樣。」

「他雖然像藝人一樣常上電視,但私底下應該也有做好社長的工作。你在成為藝人之前,首先更重要的應該是當一名稱職的經營者,不是嗎?」

我雖然提醒過他好幾次,但夢想成為藝人的他,或許不是經營公司、擔任社長的料。

YOSHIKI與其他成員的經紀公司對大哥的抱怨傳到我耳裡,而我也聽說有週刊雜誌打算獨家報導他的惡行惡狀。由於大哥與周圍的糾紛,以及許多行為幾乎都可說是背叛了身為音樂人的我,所以很遺憾的,我必須解除他的社長職務。

我想,大哥終究沒有把我當成「音樂人」看待。他依然把我當「小弟」來敷衍,所以才會欠缺最低限度的自律與尊重,以及身為社長的自覺。大哥讓我深刻感受到把公司交給親人經營的困難,而他得意忘形的行為,也讓我從小到大深信不疑的長兄形象崩壞,使我感受到如同遭到背叛般的深切哀傷。

不僅如此,我也不只一、兩次聽到X JAPAN相關人員抱怨我的母親讓歌迷進入老家,觀賞我與YOSHIKI小時候的影片、照片,還讓他們翻拍這些照片,藉此向他們收費。甚至還有消息指出,週刊雜誌已經實際開始收集相關資料,我只好再三向YOSHIKI等相關人員道歉。

我請大哥辭去社長職務,並且刻意將數百萬日圓現金親手交給他。

「大哥,很遺憾,我們已經無法再合作下去了。這些錢是給你展開下個事業的資金,希望你可以珍惜、有效地運用……」

但是,大哥與母親卻向旁人抱怨:「竹田接任社後,唆使TOSHI、篡奪公司。TOSHI的經紀權明明屬於我們出山家所有,他卻交給外人……」我的感受已經超越憤怒,轉為濃濃的失望。

大哥與母親因為我成為名人、成為能夠賺取大筆金錢的經紀權,就自以為是大明星,而我也發現他們有著我至今為止未曾發現的貪婪,並且親身了解到從前我所堅信的「美好家庭形象」逐漸崩壞的事實。

我除了大失所望之外,也陷入了深刻的自我厭惡。

家人、朋友的改變
但是一九九三年春天就任社長的竹田,隨後引發了更加嚴重的問題。

我在出道之前曾在目黑的酒吧打過工,竹田是那裡的常客,我們因此熟識。他有著一張曬黑的臉龐與肌肉結實的體型,總是穿著筆挺的雙排扣西裝,看起來就像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精明年輕經營者。他的聲音宏亮、輕快,充滿自信與活力,散發出野心的氣息,雖然與大哥年齡相仿,卻給人完全相反的感覺。公司剛成立時,不熟悉社長事務的大哥還經常找他商量。

我解除大哥的職務後,就請竹田接任經紀公司的社長,後來X JAPAN經紀公司的社長也由他兼任。就任時,我以類似竹田的保證人的形式,與YOSHIKI及X JAPAN經紀公司方面約定,如果出事就由我負起責任。

然而,竹田就任剛滿一年,X JAPAN經紀公司就發現竹田因為作假帳而使大筆金錢出問題。接著,我的個人經紀公司也同時發現作假帳的情形。這讓我大受打擊,因為在此之前我很信任竹田,一直以為彼此是同舟共濟的關係。後來我同時解除竹田X JAPAN經紀公司社長與個人經紀公司社長的職務,並且遵照先前的約定負起責任,交回X JAPAN經紀公司的股權。

先是大哥與母親的問題為團員帶來莫大的困擾,這次是在我的介紹下成為X JAPAN經紀公司社長的人引發大筆金錢問題,造成X JAPAN所有成員難以挽回的損失,最後帶給大家更大的麻煩。我覺得對不起大家,沒有臉面對YOSHIKI、其他團員以及各個團員的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此之前我一直積極從事個人活動,但在這樣的狀況下,我當然也不可能不顧X JAPAN的活動,安排個人活動的行程。

手上有了大筆金錢之後,就連周圍的人、家人、朋友也會改變,甚至發生難以置信的事。想要與家人、朋友和睦相處,保持良好關係,是一種理想,但現實中也會遇到許多不是那麼美好的狀況。當然,這要怪我自己耍酷,自以為音樂人就應該不擅長處理金錢,只因為對方是家人、朋友就無條件信任,把所有事務都交給他們處理,也絕對是讓事態更加惡化的一大要因。

X JAPAN是我所嚮往、拚命爬上去的搖滾巨星寶座,在日本也獲得一定程度的地位與名聲。我原本以為這麼一來就可以回饋父母與家人,然而結果卻完全相反——我陷入不相信家人、不相信朋友,甚至是不相信自己的狀態。回過神來,周圍只有問題不斷地蔓延。最後,我心中也出現了一道與團員之間的鴻溝。

(我該相信什麼、該相信誰呢……)

突然之間,我失去了所有可以依靠的、相信的事物。如同被巨大的、不安的漩渦吞噬的感覺,讓我無法顫抖不已。

守谷的信,就在這個時候頻繁寄來。我備受孤獨感折磨的心,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守谷的信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4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