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作品熱銷破三十萬冊,「天觀雙俠」「靈劍」「神偷天下」
暢銷武俠女作家──鄭丰
女版金庸2013年全新武俠力作
首度內附武俠插畫!知名插畫家HIROSHI飄逸靈動水墨畫風精巧呈獻
再次為您帶來廢寢忘食的暢快閱讀感受!

隋朝亂世,江湖兒女英雄輩出
演繹歷史動盪,開啟大唐風華之章

第一部 寶光禪寺
不從軍,不挖河!大興南,終南阿;
寶光寺,收孤兒。不吃苦,不挨餓!

  十二歲的少年韓峰因父親加入反抗隋煬帝的起義而家破人亡,孤身逃到首都大興城。遭受通緝的他在城中被士兵圍捕,幸得萍水相逢的小乞兒小石頭出手相助。兩人結為好友,一起來到專門收容孤兒的終南山「寶光寺」。

  誤打誤撞到了寶光寺中,兩人卻被逼著餓肚子幹活和做早晚課,日子過得苦不堪言,然而為了度過寒冬,只好勉強留了下來。寶光寺的住持神光老和尚雖然慈悲和善,五師姊通雲溫柔可喜,但管事的神力大師凶惡暴躁,四師兄通海則高傲凌人,韓峰和小石頭常因此吃足了苦頭。

  兩人無意中得知寺中有座專門傳送隱密鴿信的鴿樓,住持神光大師所住的竹林後更住著一個不時嚎叫哭泣的鬼怪,逐漸發現寶光寺似乎並非他們想像中那麼單純……

(2013年8月全三冊同步上市)


作者簡介:
鄭丰

「我知道武俠小說創作也許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了,但我仍願作此一夢,為武俠創作付出時間心血,盼能為世間多寫出一部可讀性高的武俠小說。」

鄭丰,本名陳宇慧,生長於台北,大學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曾在香港任職投資銀行十三年。
現已離開投資銀行業,定居香港,是五個子女的母親。
自1998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2007年首部作品《天觀雙俠》獲全球華文新武俠大賽首獎,網路高達四百萬人次的超人氣點閱率,出版後隨即轟動港台大陸三地書市,讀者好評如潮,寫作風格被認為集金庸的大氣、古龍的佈局、梁羽生的典雅,具新世紀武俠大師接班人之姿,甚至被譽為「女版金庸」;作品以經典古武俠風格磅礡呈現,情節驚心動魄,環環相扣,令人欲罷不能,無法釋手。
2009年推出《天觀雙俠》前傳《靈劍》,再次帶動書市,掀起武俠小說熱潮,成為年度最具話題性的暢銷排行榜作品;
2011年推出《神偷天下》,突破自我,顛覆傳統,是開創與眾不同武俠人物風雲力作。
已售出韓國、泰國等地版權,《天觀雙俠》及《靈劍》亦已由知名電視劇組著手籌劃拍攝電視劇中。武俠作品全系列累計至今突破三十萬冊銷售。

著作:
《天觀雙俠》(全四冊)、《靈劍》(全三冊)、《神偷天下》(全三冊)、《奇峰異石傳》(全三冊)

相關著作
《奇峰異石傳.卷三(最終卷)》
《奇峰異石傳.卷二》
《神偷天下.卷一》
《神偷天下.卷三(最終卷)》
《神偷天下.卷二》
《靈劍.卷一》
《靈劍.卷三(最終卷)》
《靈劍.卷二》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一》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七》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三》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二》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五》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八(完)》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六》
《(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四》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一》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三》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二》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五》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六(完)》
《(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四》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一》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三》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二》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五》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六(完)》
《(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四》
《(文庫版)靈劍.卷一》
《(文庫版)靈劍.卷三》
《(文庫版)靈劍.卷二》
《(文庫版)靈劍.卷五》
《(文庫版)靈劍.卷六(完)》
《(文庫版)靈劍.卷四》


繪者簡介

阿寬 HIROSHI
  業餘插畫工作者,因有家族遺傳性色弱,眼中畫面總是非黑即白,喜愛水墨風格擅長武俠題材。
  大學開始接案至今小說插畫數十本,近期有《武道狂之詩(蓋亞出版社)》《我的短刃抽出,便是長長的一生(明日工作室)》《奇峰異石傳(奇幻基地出版社)》等作品。
FACEBOOK個人專頁:http://www.facebook.com/boquanlee


內文試閱:
終南山距離大興城約有八十里路程,韓峰年輕力壯,沿著官道走去,走了約莫四個時辰,將近日暮時分,便來到了終南山山腳下。
但見山腳大路旁有座田莊,占地甚廣,高牆圍繞。韓峰從牆縫中望去,只見莊裡有菜園、果園、榖倉等,似是什麼大戶人家的田產,田莊之旁便是一片古木參天的老樹林子。
韓峰當日只在午時吃了兩個包子,這時腹中已甚感飢餓,尋思:「不如去這田莊問些吃的吧。」隨即又心生警覺:「這莊園離大興城不遠,不定又有官兵出沒,一問之下,便會發現我來過此地,我切不可留下任何蹤跡。不如進入林子,試著打些鳥獸來充飢。」
他打定主意,便走入林子,解開背上的黑色包袱,取出韓家的家傳寶弓。
韓峰望著這副賴以自保的武器,心頭頓時安穩許多。這把弓曾跟隨他的爺爺韓擒虎和父親韓世諤上過戰場,傷敵無數。他將弓弦綁在弓的兩端,調校鬆緊後,便將箭袋揹在肩上,左手持弓,右手從箭袋中抽出一枝箭,搭在弓上,緩步在山林中行走,尋找獵物。
此時已近傍晚,陽光難以穿透濃密的樹林,林中更顯陰暗。
韓峰感覺身上一寒,抬頭望向天空,此時雖然還未開始下雪,但冬日的氣息已掃遍了樹林,樹上葉子大多已然掉落,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滿地的野草也已枯萎乾黃。
他心中不禁擔憂:「天氣一轉寒,小動物都會躲起來準備過冬,就算我今日能打到獵物,再過幾日下起雪來,可就再難打到獵物了。我若找不到寶光寺,在這山野之中,卻要如何度過寒冬?」
他甩甩頭,暫且收起煩惱心思,先不去擔心未來的事情,打起精神,緩緩在樹林中潛行,落足輕盈無聲,仔細聆聽樹叢間的動物聲響,銳利的眼光在枯草中搜索,盼能見到野兔或松鼠的蹤跡。
他年幼時便曾跟隨父親入山打獵,懂得種種打獵的訣竅;自從他獨自離家以來,更時時得靠打獵才能填飽肚子,幾個月下來,已成了弓箭射獵的高手,幾乎每回打獵都有收獲。然而這日他在林中走了許久,天色越來越黑,卻始終沒見到任何獵物。
韓峰皺起眉頭,不禁有些喪氣,心想:「如果再找不到獵物,我就只能挖些草根來吃了。若是早幾個月,還可以去採樹上的果子松子,偏偏冬天已到,果子老早落光了。」
他想到此處,抬起了頭,滿懷怨懟地往樹枝上望去。
這一望,他不禁呆在當地。但見樹梢上停了一隻灰白色的鴿子,體型甚是肥大,正自低頭整理羽毛。他又驚又喜,知道機不可失,立即屏住氣息,悄悄舉起弓箭,瞄準著樹枝上的鴿子。
那鴿子似乎警覺到有人在左近,振翅便要飛去,韓峰右手一鬆,羽箭離弦而去,快捷無倫地劃空而過。然而羽箭尚未射到鴿子之際,那鴿子忽然跳了一下,就在那一瞬間,韓峰的羽箭也射穿了鴿脖子。鴿子掙扎了兩下,便跌落下樹。
韓峰大喜,快步奔上前去。不料鴿子落地之處,竟已有個瘦小的人影蹲在地上,手中正抓著自己打下的鴿子。
韓峰又驚又怒,衝上前去,叫道:「喂,快放下!那鴿子是我的!」
那人似乎一驚,倏然站起身,退後幾步,舉起彈弓對準了韓峰,喝道:「別過來!」
林中光線昏暗,韓峰看不清那人的臉面,但能見到那人手中的彈弓。他不敢輕敵,退開兩步,指著穿過鴿脖子的箭,叫道:「你瞧那箭!那是我的箭,鴿子是我射下的!」
那人嘿了一聲,說道:「若不是我的彈子先打中了牠,牠又怎會待在樹枝上沒飛走,被你的箭射中?」說著將鴿子塞入懷中,轉身便要離去。
韓峰想起自己羽箭離弦之前,確實見到鴿子跳了一下,似乎被什麼物事擊中,想來很可能便是被這人所發的彈子打中了。但是等了許久好不容易才獵到的鴿子,如何能拱手讓人?當下他怒喝一聲,衝上前便去搶奪鴿子。
不料那人的身手十分靈巧,往旁一閃,避開了韓峰的手,連退數步,舉起彈弓對準了韓峰的臉面,怒喝道:「快給我滾開,不然吃我一彈!」
韓峰也不甘示弱,飛快地抽出另一枝羽箭搭在弓上,對準了那人的臉面,也喝道:「鴿子是我的,你再不還給我,就嘗嘗我羽箭的厲害!」
二人各自舉著弓箭和彈弓對峙,僵持不下,便在此時,幾道夕陽的餘光從枝椏之間射下來,樹林中頓時光亮了起來,餘暉映上了二人的臉面。
韓峰見到對方衣衫破爛,臉面骯髒,再仔細一瞧,不禁啊了一聲,放低弓箭,脫口道:「你是大興城中那個小乞兒!」
那小乞兒也認出了韓峰,神色頓時緩和下來,露出微笑,放低了彈弓,說道:「我說是誰那麼霸道,原來是你!我們又見面啦。喂,老兄,多謝你請我吃包子啊!」
韓峰想起他在市集中偷了大餅、葡萄、錢袋等物引起騷動,才讓自己有機會從官兵手中逃脫,保住一條命,說道:「你出手助我脫身,是我該向你道謝才是。」
小乞兒側過頭,似乎不明白他的話,笑嘻嘻地道:「我又沒錢買東西請你吃,你謝我什麼?我們別謝來謝去了,哪,我肚子餓得狠了,這隻鴿子,不如咱們便分了吃吧!」
韓峰點點頭,說道:「這鴿子是咱們合力打下的,自該分著吃。」
兩個孩子曾在市集中互相幫助,對彼此頗有好感,一番對話後,早將爭奪鴿子的敵意拋在腦後,當下分工合作,著手準備烤鴿子。
小乞兒快手拔去了鴿子的羽毛,又找了根尖樹枝穿過鴿身,手法甚是熟練,顯然慣於打獵烤食;韓峰則去附近撿了一堆枯枝,用打火石生起了火,小乞兒便將鴿子架在火上燒烤起來。

兩人相對坐在火邊,等待鴿子烤熟。小乞兒首先打破沉寂,問道:「喂,你叫什麼名字?」
韓峰抬頭望向他,想起自己受到懸賞,「韓峰」這名字一說出來,立時便透露了自己的身世,但一時間又想不出個假名,便遲疑著沒有回答。
小乞兒聽他不答,嘿了一聲,說道:「你不愛說就算啦。反正這兒就咱們倆,我開口就是對你說話,你開口就是對我說話,也不必呼名喚姓了。」
韓峰卻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乞兒道:「我叫小石頭。」
韓峰甚感奇怪,說道:「小石頭?你沒有姓,沒有名麼?」
小石頭翻眼望了望他,說道:「怎麼,叫小石頭有什麼不對?」過了一會兒,才道:「我當然有名有姓。只是跟你韓峰一樣,不方便說出來而已。」
韓峰聽他叫出自己的姓名,不禁一驚,但想自己遭懸賞通緝,又在市集中被軍官捕捉,小乞兒想來全聽見了,當下道:「不錯,我是韓峰。你既知道我的姓名,怎地卻不肯說出自己的姓名?」
小石頭輕哼一聲,說道:「你別管我姓啥叫啥,只管叫我小石頭便是啦。」
韓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沒有再問下去,心想:「這小石頭看模樣只是個窮困失所的小乞兒,他蓄意隱瞞姓名,或許真有著不可告人的身世,也未可知。」想到此處,不禁觸動心事:「不過二十四年之前,爺爺替先帝攻下了南方的陳朝,生擒陳後主,戰功彪炳,功業顯赫,成為隋朝開國功臣;如今我韓家卻家破人亡,流離破碎至此!」
繼而又想:「爹爹常常感嘆,說過去一百年中,朝代更替興衰便如轉輪一般,許多朝代持續不到二十年便面臨滅亡,長的也不過四五十年。做皇帝不見得是好命,如我們這般出生於貴宦之家者,也未必是福氣;但若生為平民百姓,那可就更苦命了,不是死於無止無盡的橫徵暴歛、征兵勞役,便是死於連年不斷的燒殺戰爭。」
韓峰想到此處,不禁長長地嘆了口氣。他父親往年不時跟他談起世局,說道隋文帝楊堅雖然統一了天下,為世間帶來了短暫的興盛與和平,但他駕崩之後,兒子楊廣繼位,這人好大喜功,剛愎自用,登基以來接連徵召成千上萬的百姓,先是構築壯麗宏偉的東都洛陽,又挖掘多條工程浩大的運河,更二度徵調百萬民兵攻打遠在遼東的高麗,弄得人民疲於勞役,死傷慘重。父親就是因為看不下去楊廣的殘暴無道,才決定跟隨楊玄感起義反抗楊廣,導致韓家家破人亡。然而韓家的悲劇放在千千萬萬流離破碎的家庭中,也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韓峰正想著自己的傷心往事,小石頭忽然問道:「我說韓峰,你明明知道自己受到通緝,卻跑進大興城來,莫非想自投羅網?」
韓峰嘆了口氣,說道:「不,我是去尋我爹爹的。」
小石頭道:「可尋到了?」
韓峰道:「沒有。我擔心我爹已被擒住,今日便要行刑,才冒險闖入城中,打算設法將他救出。幸好他並未被捉住。」
小石頭點點頭,說道:「那就好。」不禁多望了韓峰一眼,心想:「他一個孩子,就算擅長射箭,又怎能從刑場救出他爹?這麼孤身跑入城中,不是來送死麼?若是換成我,會為了設法救我爹而去冒險送死麼?嘿,幸好我爹老早死了,不用我去操這個心。」
他順手轉過鴿子,開始烤鴿子的背面,忽然咦的一聲,說道:「你瞧,那是什麼?」湊近火邊,指著綁在鴿子腳上的一件物事。
韓峰也凝目望去,說道:「好像是一段竹管。」
小石頭將鴿子從火上移開,小心翼翼地從鴿子腳上取下那段竹管。竹管已被火燻得黑了,但還沒有燒焦。
小石頭將鴿子放回火上燒烤,將那段竹管持在手中翻來覆去,也看不出什麼名堂。
韓峰被挑起了好奇心,說道:「讓我瞧瞧。」
小石頭將竹管向他扔去,韓峰在空中接住了,就著火光,見那竹管比小指頭還要細,近底部之處刻著一朵蓮花,花下刻著三條並排的曲線,再下方刻了一個「十」字,也不知道是何用意。
韓峰將竹管扔還給小石頭,說道:「我就見到一朵蓮花,幾條曲線,一個十字。」
小石頭道:「我也見到啦。誰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正想將竹管扔入草叢,忽然留意到竹管的一端有條細縫,似乎可以打開。他用指甲撥了兩下,竹管上端的蓋子果然便開了,只見管子中間是空的,裡面塞了一件事物,似乎是一張捲起來的薄紙。
小石頭甚感驚奇,說道:「喂,你瞧,這管子裡還藏著一張紙呢!」
韓峰湊過去看,腦中靈光一閃,脫口叫道:「啊,我知道了,莫非竹管裡藏的是封信?難道我們打下的竟是一隻信鴿,正要送信去給什麼人?」
兩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小石頭連忙找了根細小的樹枝,將那張薄紙挑了出來,展開一看,但見薄紙上果然寫了字,每句四字,一共六句,字體極小。兩人湊在一起看,都得瞇起眼睛,才能瞧清楚紙上的二十四個字:

余女多人 冬幸木草 土穴 ? 示 咼辛告也 壯子糸 半果林阜

韓峰和小石頭各讀了一遍,又一起讀了一遍,完全不明白這幾行字是什麼意思。
小石頭皺眉道:「這是天書麼?還是我變蠢了,連字都看不懂了?」
韓峰也看不明白,搖了搖頭。紙上的每個字他確實都認得,串連在一起,看似一首四言詩,讀起來卻既不押韻,又無明確意義。
小石頭隨口臆測,說道:「第一句『余女多人』,還容易懂,是說我有好幾個女兒;『冬幸木草』,是說這些女兒冬天臨幸一個叫木草的地方;『土穴 ? 示』,是說那兒有一個土穴,將它開啟示人;『咼辛告也』,那是一個叫做咼辛的人告訴她們的;『壯子糸』,是說有個健壯的男子用刀割斷絲帛;『半果林阜』,是說林阜這個地方的果子只長了一半。」
他還沒說完,韓峰已忍俊不住,搖頭失笑道:「什麼健壯的男子用刀割斷絲帛、果子只長一半,一點兒也不通!」
小石頭也知道難以解釋得通,一轉念,又猜測道:「或許這寫信的人剛剛學會寫字,在那兒練書法、學作詩,才寫出這麼一封沒頭沒尾、不知所云的信來。」
韓峰搖頭道:「但是你瞧,這行字又細小又工整,顯然出自一位工於書法之人。這人既然特意寫了這封信,還讓信鴿將信送出去,這封信想必不是胡亂寫的了。」
小石頭點點頭,皺眉苦思,忽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說道:「是了,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封信是以暗語寫成的!寫信的人不想讓別人看懂這封密信,因此用了暗語!」
韓峰也點了點頭,說道:「有此可能。這暗語想必有特殊的方法破解,只有送信和收信的人知道。」
小石頭極為好奇,口中喃喃自語,不斷反覆誦念那二十四個字:「余女多人,冬幸木草,土穴 ? 示,咼辛告也,壯子糸,半果林阜」,希望能找出破解暗語的訣竅,卻始終沒能理出個頭緒來。
兩人談論了一會兒,都解不開鴿信暗語的祕密,便索罷了。小石頭將信塞回竹管,收入懷中,心神又回到了烤鴿子上頭。
不多時,鴿子終於烤熟了,小石頭興沖沖地將鴿子從火上移開,用小刀將鴿子從中切開,和韓峰一人一半,興高采烈地吃了起來。他們從鴿頭開始,吃到鴿胸、鴿翼、鴿腿,直吃到鴿屁股,將整隻鴿子吃得乾乾淨淨,最後只剩下一堆骨頭。
兩人吃得甚是痛快,吃完後各自靠著樹幹坐倒休息,都感到十分舒服暢快。
小石頭取下綁在腰間的牛皮水袋,拔開塞子,喝了一大口水,又將水袋遞給韓峰。韓峰接過,湊在嘴上喝了一口,感到袋中之水入口清涼,有如一條冰線般直直落入肚中,十分暢快,不禁吐出一口長氣,讚道:「好水!」
小石頭一笑,說道:「這牛皮水袋可是我最珍愛的寶貝。我今早在大興城外的清泉裝滿了水,一整日下來,袋裡的水還是甜美冰涼。」
韓峰道:「我從沒見過這麼神奇的水袋。」
小石頭眨眼道:「嘿,這水袋可是用吐蕃高原上的犛牛皮做的。犛牛的皮特生堅韌粗厚,珍貴非常,當地人用它來做吐蕃王的大帳,傳說帳中整年冬暖夏涼。犛牛皮做的水袋也有神效,裝冰水進去,一整日都能保持冰涼。」
韓峰微微一笑,說道:「原來如此。」
小石頭摸摸肚子,感嘆道:「吃飽了真好!我最討厭餓肚子了。喂,今早在那市集中,你為何那麼慷慨,花錢買包子給我一個陌生人吃?」
韓峰側過頭想了想,說道:「因為我聽那小販喚你『小乞兒』,心頭就有氣。我獨自在外流浪,最恨人家叫我小乞兒。我知道沒錢挨餓的難處,剛好又手上有錢,自當幫你一把。」
小石頭哈哈一笑,說道:「像你這麼好心的人,我走遍天下,還沒遇到過幾個呢!」
韓峰聽了這話,忍不住仔細觀望著他的臉面,火光下見他身形瘦小,臉面也確實是個孩童,但說起話來卻老氣橫秋,說什麼「走遍天下」,彷彿他已有不小的歲數了。韓峰忍不住問道:「小石頭,你幾歲了?」
小石頭聽他這一問,似乎有些受到冒犯,抬眼道:「你問我的歲數幹麼?」
韓峰道:「也沒什麼。我看你小小年紀,卻有膽量和本事在市集中偷竊食物和士兵的錢袋,助我逃脫,我欠你一分情。」
小石頭笑道:「偷東西需要什麼膽量?我每日都偷上一兩回、三四回,早就熟能生巧,下手時眼睛都不眨一下啦。」又道:「告訴你也無妨,我今年十歲。那你幾歲了?」
韓峰道:「我十二歲。」
小石頭嘖嘖兩聲,說道:「你才比我大兩歲,身形就比我高大這麼多!那夥官兵想拉你去充軍,可不是全沒道理的。」
韓峰搖頭道:「別提那些人了。小石頭,你住在大興城裡麼?」
小石頭道:「不,我沒有什麼固定的住所,就是到處流浪。」
韓峰問道:「那你怎會來到大興城?」
小石頭撇嘴笑了笑,說道:「說來可笑。我在路上聽到不少流落他鄉的孤兒們說起,說終南山上有座寶光寺,專門收容無家可歸的孤兒。我想世上若真有這麼個好地方,不如便去找上一找,若能騙得他們收容我,我就可以有個地方可以好吃好住啦。」
韓峰甚是驚訝,脫口道:「你也聽說過寶光寺?」
小石頭露出漫不在乎的神色,說道:「當然聽說過了。那歌謠是怎麼唱的?是了,好像是這樣的。」開口唱道:「不從軍,不挖河!大興南,終南阿;寶光寺,收孤兒。不吃苦,不挨餓!」
他唱完哈哈一笑,說道:「這等鬼話,我才不信呢!但是啊,如今世道混亂,我反正無處可去,乾脆就來終南山碰碰運氣,也沒什麼損失。怎麼,莫非你也是來找寶光寺的麼?」
韓峰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憂慮沉鬱,靜了一陣,才道:「我原本並沒打算去找什麼寶光寺。只是我眼下的處境,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地方可以去。」
小石頭笑了起來,說道:「我說韓峰啊,你何必老是愁眉不展,好像天就要塌下來似的?家破人亡,被皇帝懸賞通緝的,天下可不只你一個。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樣想不開,讓自己被憂愁煩惱給壓死,那可有多不值?咱們既然還活著,便該痛痛快快地過日子,你說是不是?」
韓峰聽他這話說得爽快,愁眉略展,露出淺笑,點頭道:「你說得不錯。憂愁苦惱,也濟不得什麼事。」
小石頭側頭望著他,饒有趣味地道:「你笑起來並不難看嘛。別那麼嚴肅,平時多笑一點就好啦。」
兩人談得甚是投機,吃飽喝足後,在火光燻烤下,都不禁感到睡意襲上心頭。
韓峰道:「火別讓它熄了,我們今晚就睡在這兒吧。」
小石頭道:「這山上怕有野獸,我們得輪流守夜。」
韓峰拿起弓箭,說道:「我守上半夜,你先睡吧。」
小石頭笑道:「我一睡著,可是很難叫醒的。不如讓我先守夜吧。」
韓峰道:「我這會兒不睏,讓我先睡,怕也睡不著。還是你先睡吧,我總有辦法叫醒你。」
小石頭也不跟他客氣,便道:「好吧,那你就在夜半時分叫我起來好了。」於是舒舒服服地在火旁躺下,將頭枕在雙臂上,閉上眼睛,打算好好地睡上一覺。

小石頭卻沒有料到,他的這一覺竟會如此短暫。就在他閉上眼睛沒多久,便隱約聽得遠處樹叢傳來沙沙聲響,越逼越近,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向著這邊衝來。
小石頭一驚清醒,連忙跳起身,但見韓峰早已警覺,靜立在營火旁,一枝白羽黑箭搭在弓上,箭尖直對著樹叢。小石頭也趕緊抄起自己的彈弓,搭上一粒彈子,對準了聲音來處,全神戒備。
但聽腳步聲越來越響,樹叢撥開處,一個高大的身影跨入了火光之中。
韓峰和小石頭定睛一看,只見來人足有六尺之高,若不是身披人衣,簡直便如一頭巨熊!他手中提著一盞紅色燈籠,一身土色僧袍,光著頭,原來是個和尚。這和尚滿臉橫肉,眉如臥蠶,眼如銅鈴,鼻寬口闊,面目凶惡,容貌渾不似個和尚,倒像個強盜。
小石頭見這巨大和尚皮厚肉粗,自己的彈子打在他身上大約不痛不癢,只有打他的眼睛鼻子等軟弱處,才能阻他一阻,當即將彈弓往上一舉,瞄準和尚的臉面。
韓峰也將弓箭指向和尚的胸口要害,喝問道:「什麼人?」
巨大和尚睜著銅鈴般的雙眼,低頭瞪著兩人,眼光停留在韓峰手中的黑弓和白羽黑箭,瞇了瞇眼睛,又望了望小石頭手中的彈弓,粗聲喝道:「兩個小娃子是什麼人?在這終南山下做什麼?」
小石頭聽他口氣凶狠霸道,忍不住笑了,說道:「莫非這終南山是你家的?我們在山下做什麼,干你什麼事?」
那巨大和尚見這孩子說話嬉皮笑臉,毫無敬意,不禁豎起雙眉,正要開口,忽然兩眼圓睜,似乎見到了什麼要緊物事,接著一個箭步衝上前,彎腰從地上撿起了什麼,持在手中細細觀看。
小石頭凝目望去,但見和尚手中持著的,正是那枝曾綁在鴿腳上的竹管。他趕緊往懷中一摸,竹管果然已不在衣袋裡,想是剛才自己倉促跳起身,竹管從他衣衫中跌了出來,滾落在地,才被那和尚瞧見撿起。
巨大和尚臉色大變,驚道:「是我們鴿樓的信管!」抬頭怒吼道:「兩個小賊好大膽子,竟敢攔截我們的鴿信!」
韓峰和小石頭聽了,對望一眼,心中同時動念:「那鴿子果然是隻信鴿!」
小石頭肚裡暗罵:「我們怎地如此倒楣,才打下一隻信鴿,居然立即就被鴿子主人抓個正著!」他眼珠一轉,第一個浮上腦子的對策便是扯謊抵賴,立即說道:「大和尚,你可別誣賴我們!誰攔截你的信鴿了?我們剛巧在草叢中撿到這枝竹管,根本沒見到什麼鴿子。」
他一邊說,一邊祈禱黑夜深林之中,那大和尚不會見到散落在石頭後的鴿子羽毛和骨頭。他們方才飽餐一頓後,為了清出地方躺下休息,便將鴿子的羽毛和骨頭都踢到了石頭後的草叢中。
韓峰聽他睜眼說瞎話,當面撒謊,也不由得為他捏著一把冷汗。
巨大和尚聽小石頭這麼說,半信半疑,問道:「你們是在哪兒撿到這竹管的?」
小石頭隨手往遠處一指,說道:「就在那邊的草叢中。」
巨大和尚道:「你帶我去看看。」
小石頭心想將他引得越遠越好,趕緊往前奔出幾步,說道:「就在前面那兒,你跟我來。」
巨大和尚舉起手中燈籠,正要跟上,不料他這一舉燈籠,頓時將營火周圍都照亮了,也照亮了石頭後那堆灰白色的鴿子羽毛和骨頭。
巨大和尚瞥眼見到了那堆物事,不禁一怔,疑心大起,走過去蹲下查看,但見石頭後果然便是鴿子的羽毛和骨頭,一張臉頓時轉成紫紅色,站起身,暴吼道:「這是我們的鴿子!你們……你們將鴿子吃了?」
小石頭眼見謊話被拆穿,一顆心怦怦亂跳,趕緊擺出滿面無辜的樣子,一攤手,說道:「我們……肚子餓得要命,若不吃點東西填填肚子,轉眼就要餓死啦!」
巨大和尚氣得嘴唇發抖,大步往小石頭走去,喝道:「我揍死你這滿口謊言的小子!」他舉起醋缽大的拳頭,一副要揍死人的架勢,小石頭只嚇得抱頭縮成一團。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