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譽為 史詩式尋歡報告
風靡香港!上市24小時售罄不及加刷。
最熱銷之網路小說改編成3D電影。
最立體的性經驗、最文青的性冒險。
男人 西進深圳、東莞,
是奉獻體液的動物行為,還是至情至性的靈魂洗滌?


逃離了香港的愛情沼澤
走入深圳一夜情的迷霧中
為的是填空那充滿著缺失的感情生活
卻墮進中國國情的深淵 ,進入迷霧般《東莞的森林》

他發現 尋歡不是那麼的簡單
而是一場性慾與感情矛盾糾纏的角力

超人氣網路作家向西村上春樹,他以反常規但具備文青態度的方式,寫下情慾交纏、現代文化的矛盾。以性與愛為基底,用逗趣諷刺的文筆描寫社會上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擅長以過癮比喻,醫治無數現代人的閱讀困難症,引起廣大共鳴。

向西村上春樹如是說
餐廳的湯匙不也是經常被人舔?不斷重複使用嗎?我們也沒嫌棄過它們啊!
非處女其實也不錯,就像一條中古牛仔褲,有經歷有故事,『破』了才有味道。
男人自行解決,爽一會兒後又會重拾孤獨,但孤獨也不是太差,起碼還有自己。這時才發現,尋歡過後像捲入黑洞,空間的一切也被抽走,連自己也不存在……
做愛是一種很奇怪的運動,你越不集中,才能幹得更耐久。
「沒有那些什麼海枯石爛,天長地久,至死不渝的謊言,結識不到兩小時的女人,也能痛快投入地跟我轟然做起來,而且過程的素質更可稱為完美。活了二十幾年,才察覺某些愛情。」


作者簡介:
向西村上春樹
他是80後網絡作家,也算是當今社會的低薪高學歷一族。
2011年初憑《東莞的森林》網絡小說一「炮」而紅,一些人從東莞只會付出無盡金錢與體液,而向西村上春樹,卻在那裡找到自己的寫作風格和方向,並在這片茂盛的創作森林裡自我探索。


內文試閱:
第一站
45元人民幣,換一張通往不歸路的車票

  深圳火車站大廳內,一切如常的,我也如常在售票處排隊。
  說是「如常」,只是如香港人的常規──排隊。我眼前的大陸同胞當然也按他們的常規──插隊。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方,我也如常容忍著。
 終於到我了!我遞上殘破的四十五元人民幣,售票員換我一張簇新前往東莞的車票。
  我走到月台,這時間候車的人不算多。說穿了我已不算是新手,當然知道什麼時候啟程比較舒適。
  只是,今天的天氣有點差,我抬頭看天,陰沉灰暗,下著毛毛細雨。小雨點打落我眼前的鏡片,也打落我心,令我不禁有點傷感……
和諧號列車緩緩進站,我找到了熟悉的CU30A號位,終於可以安頓下來,有四十分鐘的寧靜……
  關於這列和諧號,中國國家鐵道部發言人張曙光曾經說過,這個名字是代表了科學發展觀中「人與自然和諧」的原則。
  我看著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想到他這句說話,感到格外認同。尤其是這和諧號車頭光滑流線,向著眼前西邊的森林高速駛去,即將進入深不可測的隧道……
整個意境就像是陽具插進陰道,男女交歡,完全合乎「人與自然和諧」!
和諧號終於插入了隧道,我的倒影浮在漆黑的畫面,以往在東莞尋歡的荒唐畫面,也一一浮現……
正如我一個朋友所說,試過一次莞式三溫暖,你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價值觀,就會在打一兩次冷顫的剎那間,完全地崩潰。
沒想到,這價值四十五元人的火車票,原來是條不歸路的入場券……
第二站
遇上性啟蒙老師,初窺性愛大門

在二十五歲之前,我向來是個循規蹈矩的人,堅信世上真有和諧社會。我之所以有這種想法,完全跟我出身於一個和諧家庭有關。
一切要從我兒時說起。
從我自認為懂事以來,即六歲那年開始,老媽一直對我進行全天候嚴密監控。家裡的氣氛向來都是緊繃的。
每晚吃飯,一家三口都是一聲不響,只有碗筷碰觸聲和咀嚼聲在寧靜的空間裡迴盪著。那時,電視機總會播著我當時最想看但又不太敢看、那傳言中在廣告片段中有鬼影出現的九廣鐵路廣告,老媽都會第一時間關掉電視。
我相信,我媽有很嚴重的職業病,她身為女校的副校長兼訓導主任,早已習慣扮黑臉。而老爸就在渠務署當高級主任,戴著黑框眼鏡的他樣子老實,我相信是相由心生的最佳寫照。的確,老爸對老媽絕對可以「忠心耿耿」來形容。
自小,我就在這種氣氛下練習「速食」功力,我匆匆吃完菜,狂扒幾口把飯吃光後就放好飯碗。
「老爸老媽,我吃完了。」
留下這句話後,我便一溜煙地跑回房間去看書,我看的書當然也受到老媽嚴密監控著,只要漫畫中出現有畫出一點胸部的女生,老媽便會立刻沒收。
「Frankie,你看這什麼書?專門教壞小孩!不准看!」老媽這根本就是用獄卒管人犯的口氣。罵完後,給我換上一本《兒童樂園》,就逕自走開。
「但是老師說……」
這種時候,老爸都會站在老媽那邊,一起來「開示」我。
「兒子啊,老媽這麼說,你聽就是了!」
「老爸,最近家裡的衛生紙怎麼用得這麼快?」老媽最擅長轉移話題。
「是嗎?我不知道……」
老爸老媽常常用這方式,輕描淡寫地粉碎我的探奇心……
*********

第三站
初嚐禁果,悔恨終生

我們跋山涉水,深入荒野。一路上,我沒有追問王靜是怎麼約到校花等級的Zoey,因為那一刻,我根本無心理會這問題,我只是一心想著,怎樣找機會使用王靜給我那「不能吃的口香糖」。
荒山野嶺,風光明媚,我替Zoey拍照,我們有說有笑,合力搭建帳篷,彷彿感情也漸漸搭建起來……
夜裡,我們升起營火,大家圍成一圈,火光與星空互相輝映著,大夥兒閒聊著,氣氛愉快,在這樣健康青春的氛圍下,對於「使用口香糖」這件事我沒有多想,體內的荷爾蒙沒再蠢蠢欲動,今晚,我就像個陽光男孩般,只想和心儀的女孩就這麼坐在營火旁,談夢想、談未來……
 直到,我與Zoey同時伸手去拿烤肉醬刷,我倆的手再次觸在一起,我與zoey四目交投,紛紛縮手,我知道大家都感到害羞。為了掩飾窘態,我緊張得猛塗烤肉醬掩飾臉紅……
這時氣氛有點尷尬,面對我暗戀許久的Zoey,我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再也擠不出聊什麼話題,只好按下MD,悠揚的音樂在寧靜夜晚輕柔流洩著。
  「我幫妳倒杯飲料!」
「好啊,謝謝。」
我走到保冷箱,只見當中放有兩罐汽水與一大堆啤酒,我不期然想起王靜的叮囑:「記住,找機會請她喝酒,喝得越醉越好,了嗎?」
「有啤酒嗎?」Zoey主動要求。
「還有。」我回應。
「難得出來玩,不如喝啤酒吧!」
「喔。好啊。」對於這提議,我當然不會反對。為她遞上啤酒,自己則喝著可樂。
  人的醉態大致分為幾種,有些人酒品差,醉後會摔東西使暴力;有些人會陷入呆滯、馬上進入彌留狀態;有些人則會語無倫次,極度亢奮……
  直到今日,我才知道自己是屬於最後那種。
  沒想到,Zoey酒量比我好太多,喝了這麼多罐啤酒,她居然還很清醒,但該死的是,我已醉得東倒西歪,還開始胡言亂語。  
  「為什麼有兩個妳?為什麼妳有兩個頭、四個胸部啊……哈哈!有沒有人說妳好美呀?」
  「你還好嗎?我扶你去休息吧?」Zoey溫柔地扶我回帳篷。
  我一走進帳篷就癱軟倒地,心臟怦怦跳,腦袋轉啊轉的,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但持續充斥在我體內的荷爾蒙並未被酒精沖散,反而催化得更加強烈,我有滿腹的話想對Zoey傾訴,但Zoey卻忙著照顧我,一下幫我脫鞋,幫我蓋被,一下子又走出帳篷不知在忙些什麼。
  「等她回來,我一定要用力抱緊她,跟她說我已經喜歡她很久很久了……」
不一會兒,Zoey回到帳篷來,藉著酒意,我鼓起勇氣抓住良機,伸手抓住Zoey,深情款款地說:「妳真的真的好美呀……」
  「真的?」Zoey嬌羞起來。
  我含情脈脈的對著Zoey猛點頭:「嗯,妳知不知道,我喜歡妳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倆四目相望,在幽暗的帳篷內,僅有昏黃的營火微光照映著,但我仍能看見Zoey含笑低首,她帶著羞怯的美態,對我而言是一種鼓勵。
  終於,我傾身輕柔地吻了Zoey,感受她嬌嫩的粉色唇瓣。不過,Zoey和我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她積極主動,並且反客為主,熱烈回應。
  「唔……」我有點錯愕,但這樣也好,畢竟對於此事我沒啥實戰經驗,一切都是在A書和VCD教學中模擬,她這麼主動……也是件好事啦。
  親吻迅速的燃起彼此的慾火,我倆親熱起來,急急地想脫下自己及對方的衣服。在酒意地催化之下,我努力回想著平時從VCD學習到的知識(或是姿勢),本能地撫摸Zoey已經呈現半裸的身軀,我們……即將跨出那一步……

第四站
敗走英倫,淺嚐金絲貓
  和很多人一樣,我以為在外國釣「金絲貓」很容易,但事實並非如此。
  雖然「洋妞」對於性事比較開放主動,但不代表一定是好事。
  我曾被兩個超級波霸同學以請教功課為名義,把我「夾住」帶去餐廳。說是「夾住」,一點也不誇張,而是真的是肉貼肉、像潛艇堡一樣的夾住。這兩位女同學上圍特別突出,內衣罩杯大概有一般人的帽子那麼大,不過體重大約也有百來斤。在餐廳裡,我被她們以粗壯的臂彎與巨大的雙乳貼著,不停向我餵食。
*********
  在漫長的留英歲月中,我和女孩們的交手當然不止一次。記得有一回我和同學去夜店碰碰運氣。說是「碰碰運氣」,還不是擺脫不了那句:「洋妞比較主動」。希望上輩子燒夠好香,能遇到又正又主動的洋妞。
  那晚,我站在舞池邊,跟著節奏搖動身體,忽然感覺屁股被硬物頂了兩下,我回頭一看。竟見兩個男人看著我,笑得很不懷好意。
  來者不善,我只好勉強報以客氣的一笑,找空檔溜開。
  我溜到舞池邊比較舒適的角落,正當我慢慢能輕鬆地享受場內氣氛之際。突然有人從後伸手偷襲,向我的小弟弟捏了兩下!
  有了上次的「驚驗」,我下意識感覺不妙,巧妙一閃,回頭一看,卻見是名很正點的女孩,正對我著微笑。
  她嫵媚地對我說:「How are you handsome?」還送上一個飛吻。
  被這樣的正妹誇讚,這……實在太受寵若驚,我突然感覺自己轉運了,原來否極真的會泰來!她叫Margaret,是個中英混血兒,從那天之後,她也是我在英國唯一的女朋友。嚴格來說,她才是我初戀情人,阿珍只是段噩夢。
  我和Margaret邂逅、交往的事在校園中傳開後,好多人同學都很羨慕我能把到混血妞,外型美艷個性又開放,想必我一定能盡情享受、解放壓抑許久的慾望。
  但我只能語帶保留的跟身邊的同學說,凡事不能只看表面。
  我,也有我的苦衷……
第五站
遇上100%石女
  有時緣份就是如此奇怪。雖然我是在那種萬分尷尬的場合認識Zeta,但幸好我夠機警,將所有罪名推到這個聽不懂廣東話的澳洲客身上,也幸好她都相信!當然啦,我也無從猜測她是真信呢,還是故意被我誆呢。
  總之,我跟Zeta漸漸發展成為情侶。
  我和她個性十分投契,都喜歡到油麻地電影中心看電影、也喜歡在看電影前後到一旁邊的咖啡館消磨時間。
  我們談論喜愛的電影、小說。從從尚盧高達1到王家衛;從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到張愛玲的《小團圓》……我們還會做些文青才會做的事,像是帶著單眼相機到頹圮的老建築物裡,拍攝人物與光影錯落的後現代風格。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得這一分鐘!」Zeta嬌羞的說。
  「可惜呢,一分鐘過得太快!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這個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要在這份愛上壓上有效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我也附和著她,說起著名的電影台詞。
  這段重現〈重慶森林〉的經典對白,Zeta見我能配合她,還能一字不差的說出來,粲然一笑,但隨即又面露感傷。
  「怎麼了?」我盡顯溫柔。
  「突然想起張愛玲的文章,『往往刻骨銘心的愛戀。通常,沒有好結果。』」
  「別在意,因為張小嫻也寫著:『愛情是自我完善的一個階段,我們在經歷自己的人生,你愛過別人,被別人愛過,受過傷害,也傷害過別人,歡欣、沮喪、失望、思念、等待、受盡煎熬,然後豁然明白,得失並不重要,最重要是你長大了,變聰明瞭,你變得精彩,你的人生從此不一樣了』。」
  每次我跟Zeta聊起張愛玲,她都十分受用,會覺得我是世上最懂得她的人,是她尋尋覓覓的心靈伴侶。
*********
  喔,確定兩人連破鑼嗓都能琴瑟和鳴之後,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什麼得試著合體一下呢?
Zeta的另一大優點,就是她在外獨居,沒和家人住,因此我不時會到她家小坐。
今天,她正坐在電腦前,看著我自己隨性寫下的文章,把我當成偶像祟拜的Zeta,最是令我覺得性感。我看著她窈窕的背影,忍不住上前摟著她親吻起來。
「ㄟ……先去洗澡吧!」Zeta嬌羞地推開我。
「早上出門洗過啦!」我輕聲抗議,嘴可沒半刻停下,繼續親。
「那是早上的事,現在你不洗我就不做囉!」
「即刻去!」聽Zeta這麼說,我哪敢不妥協,立刻一個箭步飛入浴室沖涼。
燈關了,全房頓時陷入漆黑一片,我開始吻著Zeta,嘴巴從她的雙唇慢慢移開,滑向別處。
「不准親這裡……這裡也不行……」
「親一下就好啦……」
「你也知道我對口水過敏感!不要啦……」
「好啦好啦!」我再次妥協。
Zeta這才終於滿意,開始溫柔的回應我。「ㄟ……你戴套子了沒?」沒多久,在黑暗中她冒出一句。
「我還不夠硬不好戴,不如妳幫我用口……」
「想都別想!自己用手弄硬啦!」
我知道再爭辯都無補於事,無奈的自己用手抽弄了幾下,戴好套子便急急上馬。我很快的挺進Zeta,抽送了一會兒,Zeta就像是死魚一樣,一動也不動的毫無反應。
這……簡直是對我最大的侮辱!輸人不輸陣,我只有發動攻勢,奮力再推進。這次,Zeta終有了些微反應,嬌喘了幾聲,抬高雙腿貼近我……只可惜,這時筆電發出郵件鈴聲,吸引了Zeta的注意力。
 「呀,剛剛Po上的文章有人回應了耶!」她語帶興奮。
靠!我在心裡暗罵一聲,勃起的小弟弟有點偏軟,剛剛的癮頭漸漸消失了……
「你不用理我,繼續……」
面臨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我唯有繼續衝刺,達到生理的高潮才能罷休。這時,電腦又再發出鈴聲,躺在我下面的Zeta又分了心,不時回頭望向電腦。
  面對這種不專心的伴侶,再強的硬漢都會無力,我只好隨便抽插幾下,草草了事。
完事後,Zeta立即開燈,興奮地坐到桌前,再次打開筆電追看貼文的反應。沒想到討論區貼文被熱烈讚好,還被網友拱到置頂。
我看到第一個留言的是暱名「Z小姐」的網友。
「你看吧,這麼快就這麼多人留正評喲!」Zeta表現比剛才做愛時興奮得多。
「『我男友的好文分享?』 Z小姐就是妳呀?」
「嗯。我是你女友咩,當然要第一個支持你啦!我永遠都是你的頭號粉絲!」
「多謝妳喔……」面對Zeta的相挺,我由衷感動,身體自然地摟著赤裸的她,並且用以身體動作,表示想再來一次。
「你這色胚……」Zeta笑出聲來,伸手又要關燈。
「不要關燈來一次好不好啊?」
「那算了,不要……」
「好啦好啦…親一下奶奶就好……」
「不要!都說了我對口水過敏嘛……」
 金賽博士說過,和諧的性生活,是兩性感情中的潤滑劑。假如一對戀人長期性生活不協調,就會積壓怨恨同憤怒的負面情緒,容易為小事而爭執,輕則感情破裂,重則有生命危險……
   後來,我終於體悟到,金賽博士的話,是對的。

第六站
重遇王靜,展開北上尋歡之旅
我承認,失戀對我的打擊很大。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幾乎快無法承受。
人在最失意落寞的時候,通常都會想起以前的老友,很自然地,我思念起那個影響我極為深遠、幾乎可說是改造我人生的他。
我獨自在酒吧喝著悶酒,等待著他的出現,每隔幾分鐘我就望向門口,希望他盡快出現。
終於,我看到一雙擦得啵亮的皮鞋步入酒吧,向我慢慢走來。
是王靜,我的良師益友。
「恭喜啦。」王靜還是那樣輕描淡寫,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不過今天,他少有地正眼看我一下,然後伸手跟我緊握。
眼前的王靜,已長得高大威猛,一臉英氣,說話依舊側起頭,叼著菸,還是習慣不正眼看人。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啦!」王靜在我面前坐下,這是見面第一句安慰我的話。
雖然好長一段時間沒見到王靜,如今再次聚首,依舊帶我給一種安全感。我微笑,打從心底裡釋懷,並伸出手跟王靜握了一下。
這夜,我們兩兄弟舉杯暢飲,無所不談。
成長、求學、工作……令人麻木的鐘擺生活,並沒讓我忘記王靜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些年來,我一直跟他保持聯絡。畢業後他經常要北上深圳工作,不知是否吃太多地溝油了,這小矮子居然二次發育,變成一個玉樹臨風、高大英俊的男人……
「北上尬女?」我驚訝地問。
「尬女不必在乎遠近,我立志要建立一個『一小時性生活圈』!」王靜依舊語出驚人。
我驚訝之餘,看著王靜依然如往昔般高傲,眼神有著閃亮光彩。
  我趁著到酒吧男廁哈草的幾分鐘寧靜,思索著王靜的話。
  「一小時性生活圈」,多麼簡單的七個字啊,卻令我充滿憧憬,對人生再次有了期盼。這不只止可以促進經濟、南水北調,還可以進一步加強文化交流。
  既然,我現在單身,再無任何後顧之憂,我決定肩負起這個重任!
第六站
一路向西,東莞的森林
  人類總是會重覆犯同樣的錯誤,永遠不懂記取教訓。
  從Zeta敗興而歸,我回到房裡思索這這一切時,不禁悲從中來。我們一切都契合,唯獨做愛這件事,卻有著天南地北的差距,但這件事在戀愛關係中又不能跳開不去理會,即使我深愛Zeta、想要跟她長長久久,但是只要想起在床上她對性的保守與排拒,我就涼了半截。
我實在無法把愛與性完全分開,為了愛而忍耐性生活的不暢快……世上應該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做得到吧?
難道,要找個靈肉合一的伴侶,是這麼遙不可及的事?

*********

  幾經波折,我們終於坐在深圳開往東莞的火車上。這夜月明星稀,夜空平靜,氣氛中帶著淡淡的清朗與和諧。
  但在車廂裡,卻彷如置身另一個世界。
  我聽到前排不遠處身穿的車路士(Chelsea)足球衣的中年男人,正在高聲講電話,旁邊的友人玩著手機發著簡訊。
  球衣男對著電話大聲說:「去你媽的,上次我上的那個36號真有的36?等下我一定要再玩一次!什麼,妹不夠正?『金光三溫暖』水準一向不差的!『金獅』?幹!我還舞龍舞獅呢!他媽的你跑錯間了啦!耳朵長包皮,難怪……!說這麼清楚還可以跑錯!錢拿來我幫你嫖啦!哈哈……」
  看著車廂眾生相,我心想:「每天究竟有多少淫蟲搭火車北上叫雞呢?我不知道。我只知很快我也會變成他!我也沒啥資格批評他了!我的性經驗,三隻手指頭就數完啦,曾經享受過的女人陰戶,數量就會在幾個鐘頭之內,由三個變成四個!以小數點後兩位計算,成長率將會大幅攀升百分之33.33!假如我是一隻深圳A股,相信這已經足夠漲停板!」
我滿腦子胡思亂想,已經不知道自己姓啥名啥了,總覺得這輛巴士不僅是帶著我的肉體去深圳,也將我的靈魂也載離了原本的身軀……
我,已經不會再是原來的那個我……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