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讓大家感受學生會成員的魅力--登場角色介紹。
碧陽學園學生會的軌跡--10集本篇&6集外傳的概要解說。
《學生會的一存》的父母--作者.葵せきな與插畫.狗神煌的對談。
特別收錄--全新創作小說以及未採用原稿。

©2012 Sekina Aoi, Kira Inugami

本書特色:
★日本熱賣550萬部的輕小說《學生會的一存》第一本FANBOOK。
★完整收錄系列作概要,以及所有登場角色的介紹。
★除此之外還有極為珍貴的作者.葵せきな與插畫.狗神煌的對談。


作者簡介:
徐廣源,滿族,一九四六年三月出生,河北省遵化市人。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一直從事清朝后妃和清陵的研究。先後參加過裕陵(乾隆帝陵)地宮、慈禧陵地宮、容妃(香妃)地宮和純惠皇貴妃地宮的清理工作;親手找到了容妃(香妃)的頭顱骨;親手整理過慈禧遺體。並探視過乾隆帝的誠嬪地宮、康熙帝第七子淳度親王允祐地宮、康熙帝第十七子果毅親王允禮地宮、恆敬郡王永皓地宮、雍正帝第六子果恭郡王弘【日詹】園寢內的永瑹、綿從兩座地宮、康熙帝的保姆保聖夫人地宮等多座地宮。出版專著有《清東陵史話》、《清西陵史話》、《清東陵》、《清西陵》、《正說清朝十二后妃》、《正說清朝十二帝陵》、《解讀清皇陵》、《清皇陵地宮親探記》、《大清皇陵》、《大清皇陵祕史》、《解密最後的皇陵》、《皇陵埋藏的大清史》、《大清后妃私家相冊》、《大清皇陵探奇》、《太廟與皇帝的家務事》(與韓熙合著)、《大清后妃寫真》等十六部,發表學術論文六十餘篇。
與作者交流互動方式: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lyxgy
郵箱: mlyxdh@163.com





譯者:
劉蕙瑜

內文試閱:
敢和皇太后鬥氣的瑜妃

在皇宮裡,到處都是樓台殿閣,曲徑回廊,美不勝收。在皇宮裡生活著皇帝的一家人。上有祖母太皇太后、母親皇太后,下有皇后,眾妃嬪、皇子、皇女,其他的就是伺候這些人的奴僕太監和宮女。在這個大家庭中,每個人都深受封建道德教育,都具有很高的文化修養。皇帝一家號稱「天下第一家」,那是最標準不過了。按理說,在皇帝的家庭中,大家和睦相處,彬彬有禮,互相謙讓,其樂融融,不應該鬧矛盾,有鬥爭。實際上並非如此。在皇帝的家庭中,矛盾和鬥爭比平民百姓的家庭還多、還嚴重、還激烈。在歷朝歷代的皇宮中,表面上平靜和諧,私底下充滿了刀光劍影、血雨腥風。子?父、弟殺兄、同室操戈、骨肉相殘的事情很多。楊廣?父,李世民殺兄就是典型的事例。在清朝,雖然沒有這種明顯的皇家內部互相殘殺的典型事件,但隱藏在內的宮廷鬥爭也不少,比如褚英、弘時之死,康熙晚年的激烈的儲位之爭等等。在後宮,后妃之間的鬥爭也總是不斷。在清朝晚期,居然有一個妃子敢和皇太后鬥爭嘔氣,最後竟鬥敗了皇太后,妃子取得了勝利。這位勇敢的妃子是誰?她就是同治帝的瑜妃赫舍哩氏。
瑜妃,滿洲正黃旗,生於咸豐六年(一八五六年)六月初一日未時,與同治帝同歲。她是知府崇齡的女兒,十七歲的時候被皇家選中秀女,在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年)二月初三日被封為瑜嬪。同年九月十三日將她從家中接進了皇宮。十月十九日為她舉行了冊封禮。她在同治帝的四位妃嬪中排名第二。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年)十一月十五日詔封為瑜妃。她被封為瑜妃剛過二十天,同治帝就龍馭上賓了,當時她只有十九歲,正是花季妙齡之期,便開始了漫長的孀居生活。
中國人素有過整壽的習俗,尤其是六十歲、七十歲、八十歲最受重視。民間這樣,皇家也這樣。慈禧皇太后生於道光三十五年(一八三五年)十月初十日,到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是整虛歲六十歲。所以慈禧決定好好地慶祝一下自己的六十大壽。皇家每逢遇到重大喜慶之事,有為皇太后上徽號、晉封妃嬪的做法。剛進入光緒二十年的第一天即正月初一日,慈禧就頒發懿旨,對同治帝的遺孀和光緒帝的妃嬪普遍進行一次晉封,一來顯示皇恩浩蕩,二來為自己的大壽增加點喜慶氣氛。這次瑜妃被晉封為瑜貴妃,到第二年的五月初六日才舉行冊封禮。在以後的十四年裡再也沒有得到晉封。光緒帝死後的第四天,即光緒三十四年(一九○八年)十月二十五日,按照新君即位後對先朝妃嬪普遍晉封的慣例,宣統帝對咸豐帝、同治帝和光緒帝的未亡人普遍進行了晉封。這次瑜貴妃被晉封為瑜皇貴妃(據筆者考證,這次晉封均未舉行冊封禮)。清朝滅亡後,被迫遜位的宣統帝溥儀在癸丑年二月初五日(西曆一九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晉封瑜皇貴妃為敬懿皇貴妃,同年的十二月十六日(西曆一九一四年一月十一日)午時為她舉行了冊封禮。
瑜妃身材修長,肌膚白皙,冰肌玉質,花容月貌,楚楚動人,據說她是四妃中最漂亮的。瑜妃才華橫溢,能詩擅畫,喜好音樂,是一位很有文化修養的人。所以慈禧除了最喜歡慧妃之外,就喜歡瑜妃了。
慧妃雖是同治帝的四妃中年齡最小的,由於有慈禧這個強大的靠山,她始終是四妃之首。在長達三十年的時間裡,瑜妃一直屈居小自己三歲的慧妃之下,心情是壓抑的,精神是痛苦的。只有在慈禧六十大壽之前將她晉封為貴妃,提高了地位和生活待遇,她還感到有所欣慰。這四妃是慈禧名副其實的兒媳婦,因為同治帝的英年早逝,使這群妙齡少女都極不情願但又無可奈何地守了寡,她們四人的心情和精神之苦悶,對二十七歲就守寡的慈禧來說,應該體會得很深。按理說,慈禧應該格外關愛這四位兒媳婦才對。實際上卻待她們很冷淡。慈禧寧可親近光緒帝的皇后和瑾妃,也不願意與這四妃親近。在故宮存留的老照片中,有慈禧的、光緒的、隆裕的、瑾妃的、珍妃的,有單人照,也有合影,就是沒有這四妃的。有人推測,慈禧之所以冷淡四妃,不願意與她們接觸,是怕見到她們引起思子之痛。筆者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
瑜妃並不是柔弱的女子,而是一個富有心計,遇事沉著冷靜,敢作敢為的堅強女人。在光緒二十六年(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時,慈禧為了個人的安危,只帶著光緒帝、光緒帝的皇后、瑾妃及少數親信逃出了北京,卻把咸豐帝的二位遺孀祺貴妃佟佳氏、吉妃王氏和慧妃、瑜妃、珣妃、【王晉】妃都留在了紫禁城。國都被攻占,皇帝、皇太后出逃,剩下的這些如花似玉、手無縛雞之力的妃嬪在殺人如麻、色膽包天的侵略魔鬼面前,她們將遭到什麼命運不堪設想。年紀最小的慧妃早嚇得六神無主,亂了方寸,只能以淚洗面。而瑜妃則不然。她頭腦冷靜,鎮定自若,一方面安慰宮內人心,一方面與京內的部分大臣商議應付方法。不知是蒼天有眼還是神靈暗中保護,八國聯軍並沒有進入後宮搶掠。據說聯軍統帥瓦德西(Alfred Graf von Waldersee, 1832-1914)「見了穆宗瑜妃,猶致敬禮」,留下來的這些妃嬪沒有受到傷害。在這一事件中瑜妃表現得很出色,是她一生中最閃耀之處,誰知西太后逃難回來後,沒有給她任何褒獎。這是瑜妃萬萬沒有想到的。
瑜妃又是一位不畏權勢,不甘居人下,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的女子。宣統帝溥儀是「承繼穆宗毅皇帝為嗣,兼承德宗景皇帝之祧」,就是說溥儀既是同治帝的兒子,也是光緒帝的兒子。同治帝的三妃(慧妃已於光緒三十年正月二十八日去世)和光緒帝的皇后、瑾妃都是溥儀的母親輩。可是宣統帝溥儀即位後,光緒帝的皇后被尊為隆裕皇太后;溥儀退位後,瑾妃被尊為端康皇貴太妃,而同治帝的三妃卻未被尊為皇貴太妃(瑾妃雖然沒有查到晉尊皇貴太妃的明文諭旨和相關檔案,但是查到了稱她為端康皇貴太妃的檔案,而同治帝的三名妃子迄今未發現有稱皇貴太妃的文獻──筆者註)。對此,瑜妃非常不痛快。瑜妃是先朝皇帝的妃子,年齡又比隆裕大十二歲(她們的生肖都屬龍),可是隆裕總認為溥儀只是自己的兒子,不把同治帝的三妃當成溥儀的母親對待。讓同治帝的三妃見隆裕時,「須伏謁稱奴才」。可瑜妃就是不買隆裕的帳,寧可不去進見,也不願俯伏在地,口稱奴才。隆裕拿她毫無辦法。慈禧死了,瑜妃一點也不示弱。在宣統元年(一九○九年)十月初四日慈禧入葬東陵的菩陀峪定東陵時,瑜妃、珣妃、【王晉】妃都參加了慈禧的葬禮。葬禮結束以後,在十月初五日,隆裕皇太后率眾人回京,而瑜妃等三人不肯回宮,繼續住在東陵的隆福寺行宮。攝政王載灃派貝子載振等前往奉迎三妃回宮。瑜妃正言厲色地對載振說:「皇上(指宣統帝溥儀)是專繼德宗,抑係兼繼穆宗?」載振說:「兼繼穆宗。」瑜妃說:「既兼繼穆宗,孝欽后及孝哲后今已賓天,則穆宗一系,我為之長。皇上既係過繼,何得獨以隆裕太后為母,而我為奴才?」載振無言以對,一再請求三妃回宮,從長計議。瑜妃表示,與其回宮做奴才,還不如追隨慈禧老佛爺於地下。珣、【王晉】二妃也隨聲附和。載振無奈,只得回京具奏。攝政王載灃、慶親王奕劻等商議此事,決定晉封三妃為皇太妃,不稱奴才,到十月二十日,瑜妃等三人才被「禮請還宮,警蹕而入」,並增加了三妃的月費。以瑜妃為首的同治帝的三妃跟皇太后鬥氣,居然取得了勝利。
對於瑜妃等三人參加慈禧的葬禮,禮畢不肯回宮的事,最初筆者見於徐珂編撰的《清稗類鈔》一書,開始有所懷疑,不敢輕信。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一書中,也講到了同治三妃聯合瑾妃找王公們說理,爭得「太妃」身分的事(不過,他記成這是在隆裕去世那天發生的情節,時間晚了五年)。根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的《孝欽顯皇后升遐記事檔》記載,隆裕及瑾妃、瑜妃、珣妃、【王晉】妃確實都前往遵化東陵參加了慈禧的葬禮。後來筆者在東陵祕笈《陵寢易知‧御》中發現了這條記載:
宣統元年十月初四日,孝欽顯皇后奉安,隆裕皇太后恭送梓宮,內帶同治妃三位同來。因與隆裕不睦,到十月初五日回鑾,三位妃未回,駐隆福寺至二十日方回。未之有也。
由於從《陵寢易知》上找到佐證,筆者才確信了這件事是真實的。
瑜妃晚年自號「懶夢山人」。她的寢宮裡雖然陳設簡樸,但所藏的圖書卻很多,表明她喜歡讀書。《清宮詞》中有一首詠她的詩:
懶夢山人冰雪姿,
婕妤寵幸冠當時。
焚香繡佛應多暇,
自繪林巒綴小詩。
如今故宮博物院收藏有她的三枚閒章:「靜者之懷和若春」、「所樂自在山水間」、「敬懿皇貴妃御筆之寶」。這首詩和三枚閒章,反映了瑜妃自同治帝死後,在長達數十年的寡居生活中,她常以作詩繪畫、焚香拜佛和織繡消磨時光,也反映了她注重修身養性,寄情書畫的心態。她的詩多為傷感之作,反映了她心情是長期鬱悶不快的。
因為瑜妃讀書多,知識面比較廣,思想能夠與時俱進。她不僅喜歡中國的文化,對外國的文化也感興趣。據說她對西洋各國的掌故、習俗瞭若指掌。德齡是清政府駐法國大使裕庚的女兒,聰穎智慧,曾隨父親到海外生活多年,會多國語言。回國後受到慈禧的格外喜歡,留她在宮中當慈禧的女官。瑜妃與德齡多有接觸,關係很好。瑜妃曾對德齡表示:希望開辦女子學校,讓國內廣大女子到學校讀書。表明了瑜妃的思想是非常先進開放的。
一九二四年(民國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直系將領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同年十一月五日,京畿警衛總司令鹿鍾麟、京師警察廳總監張璧及社會知名人士李煜瀛帶領軍警將溥儀等驅逐出紫禁城。當時瑜妃、【王晉】妃都健在,瑜妃住在壽康宮,【王晉】妃住在重華宮。在半個月前即十月二十日,瑾妃去世了,棺槨停在慈寧宮。這兩個老太太可是很有心計的人。鹿鍾麟等本來想讓這兩位太妃同溥儀一起搬出紫禁城,可是這兩位太妃以投井、上吊、絕食的方法,抗拒不搬。瑜妃指著瑾妃的棺槨十分動情地說:我們多年相處,實在不願離開。【王晉】妃表示願為瑾妃守靈。鹿鍾麟對於這兩個老太太也不便強迫,只得讓她倆在紫禁城裡多住幾天。其實她倆不想搬走的真實原因是怕自己積蓄的銀兩和值錢物品帶不出去,日後生活會成問題。同時也擔心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住處。鹿鍾麟等心裡很清楚,要想讓這兩位太妃早日搬出故宮,一是必須先將瑾妃的棺槨移出紫禁城,使她倆再也找不到藉口和理由。二是答應她倆可以帶出個人財物,去掉她倆的顧慮。十一月十九日,瑾妃的棺槨移出了紫禁城,到地安門外的廣化寺暫安。同時答應個人積蓄的銀兩可以帶出,個人衣物用具,只要不屬於文物,且屬於她倆私有,也可以帶出。棺槨移出了,擔心沒有了,瑜妃和【王晉】妃再也沒有理由賴著不走了,只得答應出宮。她倆於十一月二十一日搬出了故宮,比溥儀晚搬出十六天。在這十六天裡,兩個老太太可沒閒著。她倆將光緒帝穿過的龍袍,以及她們晉封為皇貴妃後所用的鹵簿、儀仗等象徵皇家榮典的禮儀之物都巧妙地收藏起來,趁搬出故宮時,偷偷地運出了皇宮。瑜妃在壽康宮的存銀為一萬零三百兩,【王晉】妃在重華宮的存銀為一萬五千兩。這些銀兩作為她倆的私房錢全部帶出宮。她倆所有衣服、用品、用具及手下的宮女也全部帶走。
出宮這天的下午三時,由當時小朝廷的總管內務府大臣紹英、耆齡等雇來八輛汽車,六輛停在故宮的北門神武門外,兩輛開進宮去接兩位太妃。所帶衣物、銀兩由神武門抬出裝車。隨侍兩位太妃的宮女都經過特聘的北京大學女生作了詳細的檢查。這兩位太妃先住到寬街的北兵馬司大公主府西苑。大公主就是恭親王奕訢的長女,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年)十二月特旨封為固倫公主。同治四年(一八七八年)九月,恭親王請辭固倫封號,詔改封為榮壽公主。次年九月,慈禧將她指配給富察氏、額駙一等公景壽之子志端,並將康熙帝的第二十四子諴親王允祕的王府賜給公主和志端居住,公主住東苑,志端住西苑。婚後五年志端死,當時榮壽公主只有十八歲。公主有見解,識大體,得到宮中上下的尊重。光緒年間,慈禧又將她晉封為榮壽固倫公主,賜乘黃轎,賞食公主雙俸。一九二四年,公主去世,西苑這時剛剛空出來。所以瑜妃和【王晉】妃正好搬了進去,落腳西苑。以後她倆又遷到東城區的麒麟碑胡同居住。在一九二八年(民國十七年)國民軍北伐時,兩位太妃曾隱藏到六國飯店幾個月。
一九三二年(民國二十一年)二月五日,正是農曆的辛未年除夕(此月為小月),也是二十四節氣的立春,這一天瑜妃在麒麟碑胡同寓所與世長辭,終年七十六歲。她的喪事由清室皇族的載灃、載濤、載洵等人操辦。喪禮十分隆重,排場盛大,基本上按清朝皇貴妃的喪儀辦理的。雍和宮的喇嘛、柏林寺的和尚、白雲觀的道士、翠峰寺的尼姑做法會、道場。清室皇族、清朝遺老、政府官員、在野舊臣、社會名流紛紛前往致祭弔唁。所收到的挽聯、餑餑桌、祭筵、紙紮明器等不計其數。後來溥儀贈給她的謚號是「獻哲皇貴妃」。
據常人春著的《近世名人大出殯》一書記載:
這兩位太妃未被攆出皇宮之前,就已準備好了死後的殮具。那是一對相當精美的金絲楠木、滿洲式的大「荷包材」,也叫「大葫蘆材」。棺的兩幫上部成為坡形,下邊垂直到底,整個棺身成為一大六稜形。其蓋隆起,兩邊斜坡。緊前端上是一個與棺蓋薄厚相等的木質大葫蘆頭,向前探伸。宮外臣民所用的大荷包材,棺蓋上的大葫蘆頭是用「合頁」與棺蓋相連的,可以折疊。而宮裡給兩位太妃做的大荷包材上的葫蘆頭則是一塊整板製成的。沒想兩位太妃死後並沒有用上,而是遺留在故宮裡,給後代人當文物了。她倆被攆出皇宮以後,又找桅廠照原樣重做的。
很明顯,該書所介紹的這兩具「大葫蘆材」是既包括外槨也包括內棺的完整的金棺。如今故宮博物院確實保存有二具棺木,而且筆者在二○○五年曾親眼看到過。但這兩具棺木沒有外槨,只有內棺。一具內棺上的藏文經咒和棺蓋上的佛像、雲龍等是陽刻的。另一具內棺上的藏文經咒和棺蓋上的佛像、鳳、海水江崖都是陰刻的。清制,只有皇帝的內棺,其內外的經文、圖案雕刻均為陽刻。陽刻比陰刻費工費時,工藝要求高。這就表明這具陽刻的內棺不是后妃用的,而是皇帝用的。所以說這兩具內棺應當不是為瑜妃和【王晉】妃準備的。
在舉行完十幾天的弔唁活動後,於二月二十三日(農曆正月十八日)將瑜妃的金棺移往柏林寺暫安。抬金棺用了八十人大杠(按舊制,皇貴妃金棺在城內用八十人大杠,出城後用九十六人大杠)。鹵簿、儀仗、各種執事、樂隊及送喪隊伍足足排出了數里之長。當時看熱鬧的人多極了,人山人海,萬頭攢動。所經過的街道兩側的各買賣店鋪都停業了。由於人太多,造成了許多的街道交通堵塞。北平市公安局的保安隊、憲兵及衛戍部隊都出來維持秩序。到柏林寺以後,為了安全起見,將金棺放到一個用磚砌的地窖中,用水泥封蓋好。
兩位太妃同時入宮,每次晉封都是同時進行。她倆從十幾歲就在一起,到出宮後,一直也沒有離開過,已經有六十多年了,瑜妃突然駕鶴西歸,【王晉】妃(當時稱榮惠皇貴妃)頓時感到十分孤獨冷清。她孑然一人,無著無落,心情十分苦悶。每天無所事事,只靠吃齋念佛消磨時光。由於長期心情壓抑,體質漸弱,於瑜妃死後的第二年即一九三三年五月十八日(農曆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七時溘然長逝,享年七十八歲。貝勒載濤等親視含殮。她的喪事活動與瑜妃的大體差不多。只是將金棺存放在麒麟碑胡同五號府中的磚窖內。表面不留任何痕跡,一如平地。溥儀贈給她的謚號是「敦惠皇貴妃」。
中國講究「入土為安」。兩位太妃的金棺長期在地窖裡存放著終非長久之計,儘早入葬方為上策。所以在瑜妃逝世三周年之際,清皇室決定在一九三五年三月十四日(農曆二月初十日)將瑜、【王晉】二妃金棺奉移東陵,葬入惠陵妃園寢,並將此事向社會作了公布。
奉移前一天即三月十三日,清皇室在柏林寺設了兩位太妃的神位。請柏林寺的和尚誦經一天。北平的政府官員、社會賢達如吳佩孚、江瀚、鮑毓麟、余晉龢、游伯麓以及清朝的遺老遺少,分別贈送花圈、挽幛、祭席、餑餑桌等奠禮。其祭奠儀式一如清制。由載濤主祭,溥伒陪祭,奠酒、焚帛,均行三跪九叩大禮。
三月十四日寅時,兩位太妃的金棺分別由柏林寺和麒麟碑胡同五號府發引,各用六十四人大杠,到東四牌樓齊集。雇用長途汽車二十輛。其中兩車各載一棺。靈車上架以明黃緞罩。送葬人員所乘的車均紮以素彩。一切從簡,不設鹵簿、儀仗等。
送靈的車隊出朝陽門,逕赴東陵。在到通縣之前路段,由北平市公安局派二十名警察保護。通縣到東陵這段由戰區保安隊派員保護。靈車於當天晚間到達東陵的西雙山峪惠陵妃園寢,第二天即三月十五日早晨舉行入葬大典。
據親眼看過這次葬禮的東陵老人講,裝載棺槨的汽車上裝飾著用玻璃珠穿製的彩鳳。送葬的人很少,但圍觀的百姓很多。葬禮主要由駐馬蘭峪的東陵辦事處承辦。三月十五日,金棺葬入地宮後,送葬的人就回京了。地宮入口由東陵辦事處派人封掩砌好。
瑜妃的寶頂位於園寢後排正中,在三妃的寶頂位置中最為尊貴。【王晉】妃的寶頂位於後排最西端。一九二一年一月十七日,溥儀曾下一道諭旨,將瑜、珣、【王晉】、瑾四妃的地宮由磚券改為石券。筆者曾一度認為這四座地宮都已改建完畢。後來,筆者經過到實地認真考察,並詳細分析檔案材料,才知道當時只將珣妃(珣妃寶頂位於惠陵妃園寢後排左一即東一)和瑾妃的地宮改成了石券,瑜妃和【王晉】妃的地宮一直到二妃入葬也沒有改建。
清東陵從康熙二年(一六六三年)首葬順治帝與孝康、孝獻皇后,到一九三五年入葬瑜、【王晉】二妃,前後延續了二百七十二年之久。瑜、【王晉】二妃不僅是清朝最後入葬皇陵的皇妃,也是中國封建社會最後入葬皇陵的皇妃。
──摘自本書「同治皇帝的后妃」篇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