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傾聽二十四節氣輪轉的腳步聲,以亙古智慧過豐美的好日。
「感時應物」,就是生活美學的根本之道。

美學大師奚淞、易學專家劉君祖
專文推薦
作家、文史工作者王浩一、自然觀察作家劉克襄
共襄盛舉

「從天文到地理、從陰陽到五行、從八字到星座、從詩詞到《論語》、從時令到食物、從氣候到旅行等等,我在二十四節氣知識系統中,發現整套華夏文化和生活的密碼,更可貴的是這不只是古老知識,而是活用的天地人之學。……我很感激竟然有這麼一套深入華夏文明的二十四節氣曆法,讓我可以生活得如此豐美!」──韓良露

關於節氣,她便是所有的百科全書
人間的宜知、宜感、宜行、宜居、宜觀、宜食,其實都可以從祖先的節氣智慧中學習。關於二十四節氣的文化、民俗、食觀、行旅、文學,「非典型知識分子」韓良露,上天鑽地、旁徵博引,中西陰陽點滴在心。漢文化的美學玄奧,其實就藏在天地節奏中。這是一本人人必備,真正「活」出來的節氣大辭典,演奏著屬於文明的悠揚四季頌。


「誠如良露所言,歲時節氣啟導華夏子民天人合一的生命態度。現代人若能靜下心來,便也能從自然、從人文中體驗得到:古聖其實不遠。這些日子閱讀良露的二十四節氣文稿,喚起我一份對傳統文化的感觸。」──奚淞

「這本書談二十四節氣的生活美學,時值浮囂亂世,天災人禍不斷,殺機凜冽令人心驚,細品此書的詩文圖片,遙想古人當下即是、日日是好日的渡世情懷,讀者當有淡定歡喜。」──劉君祖

「良露把食材風俗、文化歷史和自然節氣結合,嘗試將過往老祖宗對待食物的尊敬,逐一給予新的視野和生命。這一樁轉化各種不可能為可能的精緻飲食儀式,不僅讓我大開眼界,也覺得最具挑戰性。」──劉克襄

「像是節氣的大辭典,又像是文人的四季頌,可是細細咀嚼之後,書香裡竟然有飯菜香。我不知她這本書寫了多久,但我確信,她每天日子的流動都是在寫著這本書,或者在準備中。」──王浩一


▲ 韓良露說:什麼是二十四節氣?
節氣是以陽曆計算,地球圍繞著太陽公轉的途徑的三百六十天五時四十八分四十六秒為「黃道」,黃道就像一個鐘面一樣,二十四節氣即代表了鐘面上的二十四個刻度,每個節氣持續約十五天,二十四節氣是三百六十天五時四十八分四十六秒,立春時太陽黃道為三百一十五度刻。
二十四節氣源自中國古人從天人合一的基礎所觀察到的四時現象,中國一直到漢代才有二十四節氣的觀念,之前歷經過八節的概念,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節分與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節中;之後才有觀察天氣變化的小暑、大暑、處暑、小寒、大寒的節氣,與觀察氣候景象的雨水、穀雨、白露、寒露、小雪、大雪的節氣,以及觀察物候現象的驚蟄、清明、小滿、芒種節氣。

▲ 韓良露的節氣百寶袋!

「多年來一個人默默地研究二十四節氣之學,這套知識帶給我很多的樂趣,喜歡旅行的我,加上又曾在寒溫帶氣候的英國居住五年多,讓我可以觀察到不同於亞熱帶台灣的二十四節氣的天氣物候現象,因為心中有節氣變化,我常常可以通天人之際,在宇宙之中一點也不會寂寞……」——韓良露

【節氣文化】
喜歡思考的韓良露,從陰陽到五行、從八字到星座,理清關於節氣的意涵與奧祕。

【節氣民俗】
喜歡慶典的韓良露,道盡喜慶喪葬、神明崇拜、生命禮俗,樣樣脫離不了節氣。

【節氣餐桌】
喜愛食物的韓良露,節氣讓她對大自然的物產更加「食有所感」、「食有所悟」。

【節氣旅行】
喜歡旅遊的韓良露,遊遍天涯海角,觀察不同於亞熱帶台灣的節氣物候現象。

【節氣詩詞】
喜歡閱讀的韓良露,在閱讀節氣詩詞時,找到與千古詩人詞人同在天地一氣的共鳴。


作者簡介:
韓良露
美食家、旅行家、生活家、作家、非典型知識分子、公益文化推廣者;種種興趣、專長、投入與身分,讓她成為豐厚多元的文化人。
十六歲開始於詩刊發表現代詩,開啟寫作之門,寫作觸角廣及影評、散文、電視和電影劇本等,曾獲台北文學獎、新聞局優良劇本獎、廣播金鐘獎、電視金鐘獎多項殊榮。二○○六年起,以藝文社會企業方式介入推廣、舉辦超過千場文化活動,採多元面向、獨特、創新且深入的方式重新詮釋在地文化。二○一三年,榮獲「台北文化獎」個人獎,被盛讚為「城市的文化魔術師」。
平日喜歡研究星象、蒐集地上城鎮,目前定居台北南村,著有《韓良露全占星系列》《微醺》《狗日子‧貓時間--韓良露倫敦旅札》《雙唇的旅行》《浮生閒情》等多部作品。暌違多年之後,於二○一四年初夏出版《文化小露台》與《台北回味》二書,深秋出版《樂活在天地節奏中:過好日的二十四節氣生活美學》與《良露家之味》,開啟另一階段的文化寫作與工作,追求人生與社會的真善美。


內文試閱:
【內文節選一】
春‧節氣3‧驚蟄
陽曆三月五日~三月七日交節

【驚蟄節氣文化】
驚蟄是一年中從立春以來第三個節氣,始於陽曆三月五日至三月七日之間(二○一五年為三月六日),此時位於地球繞著太陽公轉的黃道三百四十五度。
驚蟄常常伴隨著這個年度第一次的雷鳴,稱之春雷一聲鳴。在中國的傳統中,雷是盤古的聲音,盤古開天闢地之後,祂的呼吸變成了風,聲音是雷,口水是雨水,冬天時雷蟄伏冬眠於土中,直到立春雨水時節後,因農民挖土整地,驚醒了雷,春雷破土而出響徹天地,也驚動了冬眠的各種蟲兒(如蜈蚣、蠍、蛇、蚯蚓等等),這正是驚蟄(驚動冬蟄之蟲)之名的由來。
古人觀察驚蟄三候現象,〈禮記‧月令〉記載,「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意即桃花花芽在嚴冬時蟄伏,於驚蟄之際開花,倉庚鳥(即黃鸝鳥)開始鳴叫,動物開始求偶,再因為春氣溫和,連鷹都變得像斑鳩一樣溫柔了。
驚蟄時出現了天地之間極有意思的物候現象,也造成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春雷響,不只是聲音而已,也會引發空氣中的電子物理化學變化,每一聲雷都會讓天際產生幾萬噸的有機氮肥灑落大地,剛好為準備春耕的大地所用。想想老天多周到,古人依節氣耕種,就有自然的肥料,這正是自然農法的真義,但現代農人卻揚棄此法,按人工肥料指示手冊耕種,反而破壞大地的生機。
驚蟄節氣除了從天上灑下自然肥,土中的冬蟲也相繼破土爬出,這些蟲兒等於是大地免費的鬆土工,不只讓自然肥隨之運動而深入土中,也使大地的土質變得更鬆軟。
驚蟄是天地為春耕布置的一個舞臺,難怪農諺有云:「過了驚蟄節,春耕不停歇。」
現代人從事農作的人極少,或許很難看到農田中鑽出的蟲兒,但即使是都會族,敏感的人也會發現一年之中家裡壁虎、蟑螂最容易出現的時節也是在驚蟄,這時古人的智慧就派得上用場了,在家中各處近出水口的地方灑上一些石灰,就可避免蟲兒入戶橫行。
驚蟄時天氣回暖,春暖花漸開,這時卻也是各種春瘟發作的季節,最常出現的是花粉熱,以及各種呼吸道疾病(如氣喘、流行性感冒等等),還有一種精神性疾病,即古人謂之的思春病。
冬季雖陰鬱,但人體的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也在低潮,反而不容易作亂,但當驚蟄後,人體的腺體也跟著活躍起來,再加上氣候一冷一熱多變化,蟲動花開帶來的心理刺激,使得冬季的鬱悶反而傾巢而出,造成某些人的病春。春季好發的精神疾病以相思病居多,如《牡丹亭》中杜麗娘犯的病。
古代中國詩人寫下了不少驚蟄的詩,詩人以敏感著稱,怎會放過驚蟄這個名稱不凡的節氣詩作呢?
擅長歌詠自然田園的唐代詩人韋應物在〈觀田家詩〉中寫道:

微雨眾卉新,一雷驚蟄始。田家幾日閒,耕種從此起。

韋應物描寫的是自然現象,但北宋詩人秦觀關心的卻從自然轉入人心,一首〈春日〉描繪驚蟄:

一夕輕雷落萬絲,霽光浮瓦碧參差。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

詩中的落萬絲下筆甚佳,不僅點出天空打雷時閃電如絲的現象,也把天擬人化了,天絲亦人思,亦情絲萬縷,不僅芍藥如美人春淚,而無力薔薇也如同美人倦態。
秦觀這首詩寫的是驚蟄春情啟動的現象,春情若能傾訴發洩而出,也能成一樁佳事,但春情若無處可訴無人可寄時,只能變成病春了。
驚蟄養生之道在於保陰潛陽,從外在適應來看,要小心受外界季節性傳染病的影響,如流感、花粉熱等等,從內在調理而言,要多食提高人體免疫力的食物與清淡食物。驚蟄時節,人體皮膚腺體發達,青少年容易滋生青春痘,成年人好發濕疹、蕁麻疹、水痘等皮膚疾病,此時切忌食用刺激性的食物與酒精。
驚蟄食補不宜補陽氣過旺的雞、羊等,較適合進補的是中性的鴨,有滋陰血、消水腫的功用,也可食鵪鶉,對肝腎虛弱、腰腎無力者特有功效。老人及孕婦應多食銀耳鶉蛋甜湯。
驚蟄要小心A型肝炎的傳染,清燉海鰻湯、清燉泥鰍有助於預防肝炎,另體質陰虛內熱者,可食苦菜燉豬肉、番茄汁。如有皮膚問題者,苦菜佛手柑汁、南瓜茅根汁、白蘿蔔綠豆汁、胡蘿蔔汁、絲瓜汁都有助於清體內之毒。

【驚蟄節氣民俗】
土地公過生日
古傳陰曆二月二日是土地公生日。土地公即古代社神的民間版本,「社」拆字來看即神聖的土地,古代中國人在上天之外最崇敬的就是大地了,人們會在部落聚集的中心,標示一塊土地,或用紅繩繫之或以石頭置之,這塊土即「社」,日本人之神社原本無神只有社,如京都的上賀茂神社即可看見紅繩繫的結界處。人類所謂社會的由來,即從在一塊神聖的土地上聚會而來的概念。
社從部落到皇權宮廷時代,社也漸漸變成皇土所在,天子會率領三公九卿於夏至、冬至祭社神,這樣的國之大社逐漸離普通老百姓遠去,老百姓需要與自己親近的信仰,於是早年社之所在的石頭就成了石頭公,亦即土地公的本尊。
土地公生日為何在驚蟄左右?驚蟄是大地的起床號,把土地公也叫起床了,人們就選在土地公剛起床時祭拜祂,想想這也很合乎人想的道理,剛起床的土地公一定最餓,這時人們提供的食品祭祀一定最有神效。
土地公如今仍是台灣農家最常見的民間信仰,在田埂上、榕樹下常見一些不到一半身高的小廟(只有一個小門)。土地公的神格不高,因此廟也不能太大太高(但金瓜石的土地公廟卻蓋得很大,還有三個門,因當地產黃金,管理黃金的土地公當然可坐大)。但這些土地小廟親近了土地,對農人而言管管農事也挺靈驗的了。
刈包和一般小吃不同,是屬於可以拜神明的祭典食物,台灣民間有初二、初十六祭拜土地公的習俗,稱之為做牙,陰曆十二月十六日為一年最後一次做牙,也叫尾牙,尾牙這一天各行各業會聚餐,尾牙宴中一定要準備刈包以感謝土地公一年來的照顧。另外,陰曆二月二日土地公過生日,也要準備土地公愛吃的刈包。
刈包的歷史可追溯到諸葛亮,此公不只是饅頭的創始人,傳說還是刈包的始祖,曾經想出把饅頭一分為二、夾入滷肥肉,供修建護城河的兵士吃。
台灣的刈包據說是從福州引進的,早年只夾肥肉,後來有三層肉,現在還有只包瘦肉的,但我覺得只包瘦肉不好吃,至少要肥瘦各半才行。現在的店家都已經主隨客便,可肥可瘦,還可肥瘦各半或偏肥偏瘦等等吃法。
包的滷肉有醬油滷的,也有燙煮的,在台南有家阿松割包還有包豬舌頭的,刈包中除了滷肉外,還一定要有鹹酸菜、花生粉、香菜才是正統的刈包的吃法。
刈包的原名叫做虎咬豬,形容兩片麵皮代表老虎銜住豬肉的形狀,意思是指刈包很好吃,才會連老虎都愛吃,刈包因為不好讀寫(刈包的形狀似拜神明時擲筊的刈板),也有不少人直接稱為割包或掛包。
刈包的麵皮比白饅頭細薄和鬆軟,難道是因為土地公公年紀大牙齒不好了才給祂吃軟綿的麵皮?講究的刈包麵皮要用老麵發酵,麵皮才會軟而有嚼勁又有麵香。
早期的刈包的包一定要在包肉時才刈(割),不像現在很多刈包根本做成兩片合起來的形狀,因為現割現包,麵皮上才會有刀割成不均勻齒狀,才會像一副牙口咬住肉的形樣。

【驚蟄節氣餐桌】
驚蟄食百草
春天是大地回春的季節,中國道家有一套天人合一的思想,認為人的身體和天地的運行一般,有陰陽五行的自然之道,老子曾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和自然都依據著共同的法則在運作,人若順應四時則不容易生病,反之逆天行道,身體和心靈都會陷入危機。
中國古代有「不時不食」之說,即強調吃東西要按照時節,所謂時,即四季春夏秋冬,所謂節,即二十四節氣。大地依自然農法種植採收的農作,本來即天地之氣提供給人體的最好營養,只可惜人類在二十世紀中葉第因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的化學肥料農藥的興起,導致了對大地的毒害與人體的傷害。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一波又一波的回歸自然生態革命的飲食思想,成了新世代的福音。
中國以農立國數千年,一直存著順應天時的自然農法的奧義,只是許多珍貴的道理,往往在過去的年代,農民只是一代又一代地照做著,並不需要轉換成道理,但如今許多農作的傳統正在慢慢消失,就必須找出傳統中隱藏的道理來喚回大眾的知覺了。
例如中國人在三月驚蟄後布田時,往往會先種豆,才有農諺「春分前好布田,春分後好種豆」之說,因為豆子是唯一不會從土壤中吸收養分,反而會留下養分的種植,種豆等於是先幫大地補身,讓土地更有元氣之後才進行五穀耕種。
中國人吃豆子、豆漿、豆皮、豆腐、豆乾,除了可讓人體得到植物性蛋白質養分,同時因種豆不僅不會傷害大地,還有益於大地,不像以肉食為主的民族,為了畜養牛羊,種植牧草往往會造成土地養分大量的流失。
春天時大地百草回生,人類早期只知茹毛飲血,但在神農試百草之後,中國人開始懂得吃草的智慧,《詩經》是中國最早的農業詩,就有「野有蔓草,零露漙兮」的文句,古人發現了各種野草的美味,並馴化了其中一些成為農用的家蔬,但人類還是喜愛自然生長的野菜,而春天就是採集野菜的最佳時節。
我曾在早春驚蟄時節去日本東北山形一帶旅行,當地不少溫泉旅館在春日都會備有自家採集的山菜料理,把艾草、土當歸、油菜花炸成薄衣天婦羅,加上水煮鮮綠的畑菜拌柴魚蘿蔔汁,有時山中旅館附近有竹林,清晨挖來的朝掘春筍配上香椿芽亦是不可多得的佳味。
日本京都雖然以平安王朝立都一千兩百年,京都城繁華千年,城內至今卻依然保有許多蔬菜種植地,京都人喜歡稱呼在京都近郊種的蔬菜為「京野菜」,其實就是對遠古吃野菜的一種懷念的心情。
不管是日本或台灣的春草春蔬,都有幫助人體回陽回春之效,尤其是五辛春盤,都是道家所云的起陽物,有刺激人體腺體運作的能量,這也是為什麼佛門中人不食五辛之故,一般人難以理解五辛明明是素菜,為何不可食?明白了五辛的起陽之效,就懂了為什麼吃不得自然界的起陽威而鋼了。
東方人懂得春日食野菜,西方人亦明此理,我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去義大利托斯卡尼山城旅行時,就發現當地人春天時會去近郊採集野菜。野生的蘆筍是最受歡迎的野菜,此外露天市集及超市也會賣著各種春天的野菜,如萵苣、蕪菁、茴香等等,托斯卡尼人喜歡把這些春蔬加鹽燉煮到爛爛的,澆在也煮成爛泥狀的蠶豆泥上,再加入上個冬季剛榨好最新鮮的初榨橄欖油一起吃,當地人相信這種吃法會讓身體的血液變乾淨,這種說法其實就等於中國人說的回春之效!
德國南部黑森林一帶的人,也從遠古流傳下來不少食俗,其中亦有一項春日食綠色蔬菜為主的習俗,後來這個習慣和天主教義結合,成了在復活節前聖星期四,即耶穌為前來參加最後晚餐的門徒洗腳的聖星期四的這一天,要到森林中採摘九種以上野生蔬菜,其中包括了水芹菜、雛菊葉、金錢薄荷、大車前草、洋耆草、山蘿蔔。在德國的傳統中,在聖星期四吃這些綠色蔬菜可驅魔,驅魔倒未必是真的,但從民俗食療的角度來看,這些春天的野菜,肯定對身體的調理有效。
春草、夏瓜、秋果、冬根,植物在大自然中生長,自有其規律,春天從土中冒出最低矮的野菜,迎接著大地初生的能量;夏天大地能量充沛,植物向上生長,從西瓜到絲瓜,愈攀愈高;秋天萬物成熟,果實高掛樹梢;到了冬日,天地循環告終,蘿蔔、牛蒡等等根莖植物復藏土中。
百草回春,春天要來囉!要多吃春蔬清潔身體喔!

【驚蟄節氣旅行】
驚蟄桃花開
驚蟄是大地驚動,野菜(山菜)紛紛萌芽的時際,十幾年前開始在日本東北一帶旅行,特別愛上了阿信的故鄉山形(也是電影《送行者》取景之處)。山形是有大山大水的農業縣市,也許是年紀大了,從前沉迷於京都京野菜的我,如今卻覺得京野菜已過度華美,不如更接近土地的山形之蔬有豐盛的生命力。
以前我在京都會買紫野和久傳、美濃幸、花吉兆等料亭名鋪包裝成袋的漬蕗蕎,漬木の芽、漬菜の花、吃到了就會有春日的歡喜,但來到了山形,卻在原野田地旁看到了各種萌開的山菜,還可以在當地料亭中吃到新鮮的醋拌山菜,才覺得真正吃到了大地的滋味。
我也在山形縣看到了三月桃花盛開的情景,想起了驚蟄三候現象中的第一候桃始華,也想起了童年常聽的那首歌〈桃花江是美人窩〉。桃花一向代表情緣,人要有桃花才會得情緣,桃花開在驚蟄節氣期間,就像《牡丹亭》中的杜麗娘遊園,看到桃花開驚動了春情,彷彿大地的身體被驚蟄啟動了般,大地開始鬆動了可以擁抱萬物了,人體也想要擁抱另一個身體了。但杜麗娘的情緣時候未到,她還沒有桃花,只能等遲開的牡丹。
桃花一開,原野就顯得冶豔婀娜起來,我想著「人面桃花」這句話,是多麼讓人春心大動的情景啊!但桃花在中國文人的花品中地位不高,其實有點委屈了桃花,因為文人尚清高,宜雅不宜俗,桃花像村姑,開在原野上比開在後花園中美,也因此桃花才有放肆的美感,但年輕的春情若不能活潑生動又如何驚動天地呢?
有一年三月驚蟄,我在北京郊外坐車往十三陵方向前去,一路上看一大片一大片的桃樹開花,農人可不是為了看花種樹的,為的是結果,我也悟到了人類的桃花原慾也非為了風流情債,其實是人類的身體有傳宗接代的需要。桃花要結成正果,就像驚蟄後的大地為了五穀豐收而準備。

【驚蟄節氣詩詞】
〈擬古九首其三〉晉‧陶淵明
仲春遘時雨,始雷發東隅。
眾蟄各潛駭,草木縱橫舒。
翩翩新來燕,雙雙入我廬。
先巢故尚在,相將還舊居。
自從分別來,門庭日荒蕪;
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
〈寄馮著〉唐‧韋應物
春雷起萌蟄,土壤日已疏。
胡能遭盛明,才俊伏里閭。
偃仰遂真性,所求惟鬥儲。
披衣出茅屋,盥漱臨清渠。
吾道亦自適,退身保玄虛。
幸無職事牽,且覽案上書。
親友各馳騖,誰當訪敝廬。
思君在何夕,明月照廣除。
〈義雀行和朱評事〉唐‧賈島
玄鳥雄雌俱,春雷驚蟄餘。
口銜黃河泥,空即翔天隅。
一夕皆莫歸,嘵嘵遺眾雛。
雙雀抱仁義,哺食勞劬劬。
雛既邐迤飛,雲間聲相呼。
燕雀雖微類,感愧誠不殊。
禽賢難自彰,幸得主人書。
〈春雷起蟄〉金‧龐錆
千梢萬葉玉玲瓏,枯槁叢邊綠轉濃。
待得春雷驚蟄起,此中應有葛陂龍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