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對於需要法律服務的美國人來說,這個年頭相當糟糕,許多律師明目張膽地濫用自己的權力與客戶的信任,做出許多違反道德標準的行為,肆無忌憚地收取高額費用,甚至佯裝保護客戶時則牟利於己。種種弊端已經破壞律師形象與司法權威,且在應受大眾檢視的法庭上,律師犯的罪可能比起罪犯或者大企業被告還要嚴重。
  
大眾的觀點是否正確?理查‧席川與卡羅‧朗佛兩位皆是執業中的律師,同時也是知名法學教授,他們在本書中帶來一線曙光,回答了大家的疑惑:律師到底為什麼這麼做?美國許多律師認為合宜的行為,在一般民眾眼中根本就「不道德」,因此透過專家分析由謀殺到集體訴訟等各種實際案例,本書作者深入探討律師行為以及司法系統受到什麼影響。透過本書,讀者將會眼睛一亮,驚覺美國當今的法律原來竟是如此面貌,也將看到作者所提出兼具突破性與可信度的法制改革提案。

作者簡介:
理查.席川(Richard A. Zitrin)

理查.席川是舊金山「席川&馬斯卓摩納柯」事務所的合夥人,也是舊金山大學的法學教授,他在法學院教授法律倫理、規劃倫理教程。此外,他也在舊金山大學講授訴訟實務,並在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指導法律倫理課程。他的訴訟經驗相當廣泛,曾經在謀殺案中擔任被告辯護律師,也負責過產品瑕疵問題原告案件,甚至處理過性騷擾案。一九九零至九六年間,他擔任加州律師公會的專業責任與行為委員會會員,且在九四、九五年執掌委員會主席一職。


卡羅.朗佛(Carol M. Langford)
  
卡羅.朗佛是加州核桃溪市的執業律師,並且在舊金山大學與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指導學生法律倫理,之前一度也在柏克萊大學任教。此外,她曾有五年時間在美國兩大事務所「皮爾斯貝利、馬迪森&蘇綽」和「奧馬夫尼&麥爾斯」工作,之後自己也成為一間七十人事務所的合夥人。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七年她擔任加州律師公會的專業責任與行為委員會會員,且在九五、九六年執掌委員會主席一職。


譯者簡介:
陳岳辰

現任:專業口筆譯者
   大學兼任講師
   並參與多款軟體及遊戲中文化專案
學歷:師大翻譯研究所畢業
譯作:《歡迎史匹斯貝里爵士》

內文試閱:
導言
勇氣是律師最重要的特質,比能力、進取心等等更重要……勇氣不容侷限,也不因為時間而改變或失去意義。勇氣應當存乎心中、存乎各級司法機關、存乎所思所想之間。
—美國總統甘乃迪,一九六二年 於舊金山大學法律學院

孩子上學以後,薩賓娜•瓊斯進入一間醫療機構擔任護理助手。這間醫療機構由「如家」企業(Just Like Home, Inc.)營運,而她工作不久便發現一些令人憂心的狀況。瓊斯太太之前在其他類似單位有工作經驗,一般而言清潔是首要考量;在如家企業的這個機構裡,她負責的也是清理公共區域與各醫檢室,然而她卻只有一般加用的清掃用具,而非她所熟悉、符合嚴格國家標準的工業用品,甚至也會看見未經消毒的醫療器材散落在檢驗室各處。

由於她只是領鐘點費的員工,所以不願意惹事多說,一直到她認為與上級之間有良好關係後,才決定提出自己的意見。三天以後,她被開除了,還必須在警衛陪同之下才可以回去開啟置物櫃收拾個人物品。瓊斯太太又震驚又氣憤,於是聘請一位律師協助,律師對如家企業提出不當解雇控訴。

城市另一角有一位名叫蘿菈•伯納狄的律師,她任職於市內一間大型律師事務所,每週工作長達七十小時,希望優異的表現可以為她取得事務所合夥人的資格。如家企業是蘿菈手上最大的客戶,因此瓊斯提告後,也是由她代表企業來應付。蘿菈瞭解瓊斯案對於如家企業會有多棘手,她也知道如家企業為求方便而遊走法律邊緣,問題可不止清潔用具這麼簡單,另外她也看過企業內部備忘錄,所以知道瓊斯太太遭到開除,確實是因為她對於該企業草率處理環境衛生提出質疑所導致。

可是蘿菈在法學院所受到的教導,使她認為自身最主要的道德考量,應該是盡其可能為雇主著想。蘿菈知道自己還有如家企業在案情上佔有優勢,因為瓊斯太太所聘用的律師正好出差去其他州,所以目前她沒有諮詢對象。另外瓊斯太太目前失業,所以根本沒有太多錢可以花在這樣一樁官司上,當然也沒有法律知識作為後盾。

蘿菈調查之後還發現瓊斯太太搬去城南八十英里外與姊姊同住,於是案前取證(deposition)地點故意選在事務所的一個支部。想要出席,瓊斯太太必須搭火車至市中心,轉乘公車出城,換一班公車之後才能抵達,對一位有兩個孩子又暫時失業的母親而言,這段路途不只耗時也所費不貲。瓊斯太太致電蘿菈希望可以將地點更換事務所在城內的總部,蘿菈客氣婉拒。

她非常清楚,瓊斯太太十之八九不會出席,所以請了一位合格速記員在一旁準備。瓊斯太太當然沒有準時出現,蘿菈多等了十分鐘,要求速記員將此事記錄下來,並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簽署了事先準備好的案件撤銷動議,依據的便是瓊斯太太缺席這一點。瓊斯太太再度對於司法體系感到氣餒,不過又打電話給蘿菈,希望針對撤銷動議做出回應,並表示要請其他律師處理。可是蘿菈依舊拒絕,法院聽取她所提出的動議後照准,於是瓊斯太太的案子在開始之前就已經輸了。

這是真實故事,不過幾個名字有所更動。律師界對於蘿菈所作所為會有矛盾觀點,多數律師可能認為她做的沒錯,畢竟書上也是這麼教的,本來就應該利用各種法律程序為客戶取得優勢,僅極少數律師會認為她有道德問題。然而在非律師的社會大眾眼中,這件事情大有蹊蹺,司法沒有得到伸張,反而受到打壓。
*

美國民眾長期以質疑、批判的眼光看待律師,一百五十年前亞伯拉罕•林肯便援引一個「隱約存在的大眾觀感」,也就是「律師必然不誠實」。但是時至今日,律師所思、所言、所行引發之爭議,也是歷史上的新高點。大眾懷疑:為什麼律師似乎都不在乎真相、不在乎司法的概念?許多人認為典型的美國律師就是不道德、或者不做道德判斷的一種人,也有許多人覺得司法制度已經無法保護一般人民的權益。以民調來看,社會對於律師的信心已經落到谷底。

許多法律道德的概念源自於管理人類各種事物的原則,可是距離喬治•夏斯伍德法官提出「法律專業者的目標與職責」約一百五十年後,卻有很多人懷疑律師的行為與一般道德觀念是否吻合。社會大眾心中的重要原則,如吐實、公正、憐憫、勇敢、發揚公義與道德等等,顯然與法律道德之間出現了落差。大眾希望司法系統可以找出真相,然而律師似乎總是殂當事人的角度去扭曲真相;大眾希望司法系統可以維護正義,律師卻會詢問:「是誰的正義?」並聲稱自己的責任就是要將客戶認定的正義置於一切之上。

本書將要探討的,便是律師是否應該忽略真正的「真相」,只注重將「客戶認定的真相」灌輸給法官與陪審團。書中還會重新審視「當事人原則」(adversary theorem)這個從山謬•強森博士以至艾倫•德修維茨等法學家都背書過的觀念,是不是真的在律師「竭盡所能」服務當事人的同時,司法就會得到伸張呢?

在美國,律師每天處理各種事務時,都要面對職業道德原則的衝突,其中最顯著的便是必須在「無條件為當事人著想」和「依據當事人實際言行來判斷」之中做出抉擇,但除了這些容易看見的職業道德爭議之外也還有許多值得探究之處。道德的規則也與所謂道德標準息息相關,每個律師都必須決定自己如何在專業倫理和社會道德間取得平衡:「道德」是否到底代表律師「能力範圍可及」?是否代表客戶有不法行動時律師也得服務?律師若選擇「做對的事」,又是否可以承擔在事業上、財務上必須付出的代價,甚至是放棄這份工作?而個人的道德觀感,在律師的工作之中,又應該有多高的地位呢?

身為專業操守的教師與顧問,我們指導過成千上萬的法學院學生與律師,為其諮商者更是不計其數。在過程中,我們的確見到一些律師做出不符合職業操守、不符合社會道德、在我們眼中完全無法接受的行為。我們也看到許多執業者相信自己遵循最高的執業操守標準,卻未曾深思自己的行為對於客戶以及社會整體有何影響。此外,我們也見識過一些律師,他們的專業表現應獲得最高的讚譽。其實無論專業上或者一般價值中的道德標準,律師界操守良好者不知凡幾,其中一些人也將出現在本書中,只是通常大家的目光會聚焦在出了差錯的人身上,這些人可能因為貪心、可能欠缺足夠體認,所以就專業角度而言表現未盡人意。

然而在檢驗律師行為、判斷何種操守問題不見容於司法體制之前,不可避免也必須回顧司法系統本身究竟成敗之處為何,書中融合社會大眾之見解與筆者的觀點,並指出司法制度目前令人滿意的優點是什麼、問題重重需要大刀闊斧改革的缺失又是什麼。

本書各章都以如瓊斯太太和蘿菈•伯納狄的生動故事作為開場,這些故事都確有其事,為筆者歷年為律師提供諮商服務後整理而成。唯一例外則是第一章,故事與人物姓名經過改寫、更動,不僅保護無辜者,也求保護犯案者。這些故事的作用便是以實際案件、實際事證引導討論。所謂「真實奇於虛構」的道理,在律師身上特別可以印證。

第一章 藏屍之秘:羅伯特•蓋洛及其律師

客戶義務與司法、社會責任間的恆常衝突,是律師倫理最大的難題。
-傑克•B•溫斯頓教授(美國地方法院法官)

一九七三年八月九日的傍晚,就在法蘭克•阿曼尼才剛就坐,準備與家人共進晚餐之際,電話鈴聲響起。這通電話不僅改變了他的下半生,也開啟了一段非比尋常的關係,多年後的阿曼尼依然分不自己當時做的決定是對還是錯。打電話來的是羅伯特•蓋洛的太太。蓋洛前科累累:強姦罪定讞,虐童案起訴,並有連續殺人之嫌。就在當天上午紐約州史上規模最龐大的圍捕行動中,警方緝捕蓋洛到案,而蓋洛也在圍捕過程中身受重傷。現在,蓋洛躺在醫院病床上,情況危及,拒絕和他太太、他的律師法蘭克•阿曼尼之外的任何人交談。

紐約州的西若克斯,是阿曼尼工作和居住的地方,正北方的亞迪朗代克絲擁有美國最珍貴的自然寶藏。五百萬英畝的公園保留地,群山環繞,林相濃密,散落其中的大大小小湖泊澄澈靜謐,向來是大西北的旅遊休閒聖地。在亞迪朗代克絲,都市叢林的酷熱、擁擠和暴力都消失地無影無蹤。

一九七三年七月下旬的某天,對亞迪朗代克絲有著相同印象的一夥年輕人來到這度假勝地。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和三位好友,尼克•菲歐雷洛、大衛•符力曼、凱蘿•安•瑪莉瑙絲琦,在八號公路邊的一處林間空地紮營過夜。一覺醒來,抬頭看到的是身旁擺著一把來福槍的羅伯特•蓋洛。

蓋洛拎著綑繩,趕羊似的把四人感到了樹林深處。他先命令尼克把大衛綁在樹幹,接著又把三個人趕往林子更深處,接著叫菲利普把尼克綁起來。就在凱蘿•安依照同樣的順序綁好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之後,蓋洛帶凱蘿•安走到另一棵樹旁,也把她綁了起來。之後,蓋洛朝著菲利普的位置往回走。凱蘿•安事後回憶,她當時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她確實聽到了菲利普的驚叫。利用空檔,凱蘿•安奮力掙脫繩索,急急跑到林子的另一邊躲起來。

掙開捆綁的還有尼克,他立即潛回他們昨晚搭棚的營區,跳上車子求救去。沒多久,他領著一小隊的武裝人員回到現場,隨即展開搜尋。當他們發現大衛時,這個年輕的男孩正沒命似的在樹林裡狂奔,而他們找到凱蘿•安時,只見女孩靜靜呆坐在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的屍體旁。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胸部遭利刃反覆切割抽刺,致命傷無疑是狠狠刺穿心臟的那一刀。而蓋洛此時早已不見蹤影。

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的朋友很快就從警局的嫌犯資料檔案中指認出羅伯特•蓋洛。紐約州的警察對蓋洛並不陌生,紐約刑事警察局和州警立刻佈下天羅地網,務必擒拿蓋洛歸案。警方之所以如此急切其來有自,因為他們知道,一旦讓蓋洛翻過八號公路遁入廣袤無疆的亞迪朗代克絲原野,那麼這個從小生長於斯、懂得利用地形的在地人,不啻如魚歸大海。警方動作這麼快更重要的原因,是擔心這頭歸山的惡虎會戕害到蘇珊•佩姿的生命。

當姆布魯斯奇兇殺案後九天,距離事發地點五十公里的公路旁,警方發現了一名二十一歲的波士頓大學學生丹尼爾•波特的屍體。波特全身遭綁,身受利刃猛刺而死,傷口的分佈與當姆布魯斯奇所承受的凌虐極為類似。波特的同伴蘇珊•佩姿-來自伊利諾州斯袧基,也同樣是波士頓大學學生-卻失蹤了。羅伯特•蓋洛目前被警方列為頭號嫌犯。萬一蘇珊•佩姿真的為蓋洛綁架,警方假如動作快一點,或許女孩還有一線生機。

警方波了通電話給法蘭克•阿曼尼,希望他能協尋蓋洛的下落。阿曼尼先前當過地方助理檢察官,現在自行開業,經營一家小型律師事務所,接過幾個刑事案件,不過還是以人身傷害賠償案件為主要的業務範圍。阿曼尼和蓋洛一年前首次接觸,那時蓋洛因一件輕微的汽車肇事傷害案,找上了阿曼尼求助。幾個月後,一九七二年十一月,蓋落跟阿曼尼又搭上了線,這回電話線的那一頭是地方監獄。蓋洛遭警方以兩項罪名控訴:一、涉嫌不當監禁一對在西若克斯大學就讀的年輕情侶;二、在他車上找到了非法持有大麻。

阿曼尼了解蓋洛當時仍處於上次所犯強姦罪刑的假釋期間,他也知道檢方都認為蓋洛在外的表現堪為所有假釋犯的表率。蓋洛在西若克斯的一家麵包店,找了份維修水電的工作,努力彌補之前對家裡的傷害,紐約州立犯罪委員會還曾把蓋洛當作展現假釋制度功效的宣傳範例。對於新惹上的麻煩,蓋洛信誓旦旦,表明絕對沒犯下任何非法勾當。而在那對年輕的大學生情侶坦承大麻是他們所有後,蓋洛的起訴案也就撤銷了。

才半年,蓋洛又惹出麻煩。警方指稱蓋洛強行擄走兩名年僅十歲和十一歲的女孩到西若克斯的偏僻郊外,替他手淫、口交。蓋洛和阿曼尼再度連線。當阿曼尼看到兩個女孩的證詞,他不相信十歲出頭的孩子能講出如此有條有理、詳盡確實的證詞出來,一定是警方在背後指使。就算沒出主意,羅織罪狀,警方也「太過熱心」,而他的客戶頂多實話實說,應該是沒說謊。阿曼尼同意接下案子,代表蓋洛進行抗辯。雖然如此,對蓋洛這個人,阿曼尼也開始起了疑心,當然他也懷疑警方辦案內容的可信度。

阿曼尼成功把蓋洛以保釋交保,蓋洛回到麵包店繼續工作。不過,當七月二十六日本案開庭審理那天,蓋洛竟傳喚不到,沒有出庭,檢方隨即發佈拘票。三天後,傳出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被殺的消息。

警方致電阿曼尼告知當姆布魯斯奇兇案的同時,也將他們認為蓋洛可能與波特-佩姿一案有所牽連的懷疑一併傳達。阿曼尼表示願意幫忙找到蓋洛,並說服他回來釐清案情。他甚至還上電視呼籲:「羅伯特,逃避對事情一點幫助都沒有。回來吧,我會和你站在一起,不會有事的。」

接下來的十天內,蓋洛在各地現身的傳言始終不斷,但警方對他的行蹤還是毫無頭緒。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蘇珊•佩姿生還的機會日趨渺茫。終於,蓋洛在八月七四露出了破綻:從某休閒豪宅附設的停車場,摸走了一輛最新款式的龐帝克(Pontiac)跑車。他一路暢快向北,卻驚覺警方已將前路賭死。蓋洛毫不遲疑,狂踩油門,沿著高速公路的雙黃線筆直加速前衝,突破警方設下的路障,再次僥倖逃脫。不過,警方已經掌握到了他的行蹤。

兩天之後,在紐約州東北邊,警方出動大隊人馬在蓋洛妹妹住家後方的樹林,成功逼出東躲西藏的蓋洛。就在蓋洛試著避往近處的另一落樹叢,警方狙擊手的重裝來福槍瞄準後開槍,蓋洛倒地,大腿、背部和手臂中彈。由於傷勢嚴重,蓋洛被緊急送往布雷茲堡醫院救治。值此同時,他吩咐太太撥通電話給法蘭克•阿曼尼。

阿曼尼之前未曾接過替殺人犯辯護的案子,但他是代表蓋洛在先前的虐童案打官司的。在沒錢找律師替自己的謀殺案辯護的情況之下,蓋洛要求法庭指派阿曼尼擔任他的辯護律師,地方審判庭也同意了這項請求。然而,阿曼尼這個時候卻有點遲疑,他對蓋洛的人品言行打上了大大的一個問號,但這案子已成為新聞頭條,只要接了這件紐約州史上最駭人聽聞的刑事案,就等於站在閃閃發亮的聚光燈下,搖身一變成為社會的注意焦點,大大增加了曝光機會。混揉著各式複雜情緒,阿曼尼還是決定接下這份指派。

八月底,蓋洛的辯護團隊新加入了法蘭西斯•貝居,一位處理過多起地方棘手案件的刑事犯罪辯護高手。面對舉證歷歷的指控以及當事人的詭譎案底,阿曼尼和貝居兩位律師詳細考慮,認為脫罪的唯一辦法就是:以蓋洛犯有精神異常為由進行上訴。而要證實蓋洛的確精神異常,最理想的情況就是讓蓋洛自白包括當姆布魯斯奇在內的所有犯罪事實。兩位律師的算盤是這麼打的,只要蓋洛顯現得越畸形異常、越離經叛道,那麼他被判定為精神異常、無法自主控制行為的機會就將越高。

逮捕後三個星期,蓋洛依舊堅不吐實,佯稱不記得任何跟當姆布魯斯奇或波特-佩姿等案的相關細節。不過,警方懷疑蓋洛牽涉其中的態度沒有鬆動。事經多年,本案的轉折點在法蘭克•阿曼尼腦海中依舊清晰如昨。那天,阿曼尼耍了點技倆,騙蓋洛將對他進行催眠,那麼下午貝居與他訪談時,所有遺忘的片段都將重回他的記憶拼圖。小把戲成功了,「催眠」突破蓋洛心防,力圖封鎖的記憶閘門敞開,蓋洛全盤托出。實際上,阿曼尼根本不會什麼催眠治療,他施展的「催眠」只是一般宴會上常見的餘興遊戲而已。終於,蓋洛親口承認是他殺了菲利普•當姆布魯斯奇,並且供出如何姦殺艾莉西雅•皓珂-一名住在西若克斯,七月底通報失蹤的十六歲女孩-的詳細過程。貝居問什麼,蓋洛就答什麼,一五一十,毫不保留,只是貝居越問,脊椎越發涼。

蓋洛描述了整個過程。艾莉西雅•在路旁舉手作勢要搭便車,蓋洛讓她上了車,然後一路開到西若克斯大學旁的山丘強暴。完事後,蓋洛強逼艾莉西雅走進大學附近的墓場,女孩見機想逃,蓋洛用刀子連續「教訓」了她幾下,最終失手殺了艾莉西雅。蓋洛也交代了屍體埋在墓場維修工寮邊的茂密灌木叢裡。

貝居不肯放鬆,繼續盤問,蓋洛開始一點一滴拼湊出丹尼爾•波特兇案和綁架蘇珊•佩姿的事件全貌。蓋洛起先只模糊記得和波特扭打在一塊,沒多久感覺頭痛欲裂。他不記得有把波特圈捆在樹上,但最後想起他曾用刀子「教訓」了這個年輕人一遍又一遍。他之後逼迫蘇珊•佩姿上車,一路北走,開了四小時後,抵達他雙親住家。蓋洛在附近搭了頂帳棚,並在旁側的林子捆住受害者手腳,多次性侵。而蓋洛準備回家看視父母或打算到他姨媽那過夜,他會先以繩子和水管把佩姿綁緊,丟些食物飲水在她腳邊。過沒幾天,蓋洛押著佩姿走到林外一處溪地,他小時後常在那戲水。忽然間,佩姿撲了過去,試圖搶下蓋洛的佩刀逃跑。蓋洛對著貝居重述當時情景時,依舊大惑不解,他說他不懂為什麼女孩會有想逃的念頭,蓋洛回憶道:「我們聊天,聊得很愉快阿。」不過蘇珊•佩姿撲了個空,突然蓋洛凶性大發,動手殺了佩姿,把女孩的屍身扔下鄰近廢棄礦坑的通風口。

聽完蓋洛的自白,兩位律師開始頭痛,因為蓋洛供出了比他們想知道的更多內幕。聽完這段驚悚的犯罪歷程,事情還沒結束,阿曼尼和貝居現在必須決定要如何處理他們新有的資料。他們目前只是蓋洛在當姆布魯斯奇一案的辯護律師,但他倆現在知道也證實了地方檢察官先前對於蓋洛涉入波特-佩姿兇案的懷疑成立,且獲得了多起新案的第一手資料,例如原先被列為翹家的艾莉西雅•皓珂失蹤案。

這些最新資訊讓兩位律師陷入進退不能的困局。他們該不該把訊息上呈警方、地方檢察官?是不是至少要向法官通報?或者乾脆什麼都不說,管他是否會觸犯隱匿證據?詳加分析後,兩位律師有了答案,他們決定遵循律師客戶間的保密原則,不竄改、不透露客戶的任何事項,對於蓋洛的其他犯罪訊息一個子兒也不露。確定了應對方針,兩位律師接下來要求羅伯特•蓋洛說出艾莉西雅•皓珂和蘇珊•佩姿的埋屍地點,以進一步蒐集證據,好證明他們的客戶的確是精神異常,得而作為在庭上辯護的支持根據。

阿曼尼和貝居開車到了上紐約州的一個偏僻小鎮麥維拉,蓋洛的雙親正是住在這。帶著手電筒和相機,他們倆爬上巴爾頓山,四處搜尋蓋洛描述的那處廢棄礦坑,幾度從坑道出口經過而不自知,直到感受到礦坑風井襲上陣陣陰風才發現。一人在上固定拉繩,一人掛在繩索的另一端,沿著風井慢慢往下,找出蘇珊•佩姿藏屍處,拍照存檔。有趣的是,事後描述這段恐怖經驗時,到底是誰通過陰森暗長的風井進行拍照的,兩名律師卻有著不同說法。貝居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探身拍照的是他,阿曼尼當時只是在上頭抓住他的腳。然而阿曼尼告訴一位傳記作家,他們倆那時個自卸下皮帶,將綁緊的兩條皮帶打成環,然後貝居留在上頭慢慢放他下風井,他自己則一手抓著皮帶,一手拿著照相機。

要找到艾莉西雅•皓珂的遺體相較之下就困難多了。儘管皓珂埋身的橡樹墓園就位在西若克斯的中心點,但墓園中灌木茂密叢聚,兩位律師的第一次冒進便搞得手腳上上下下佈滿為荊棘枝條所劃開的傷口和割痕,狼狽不已。幾經失敗,兩人終於尋獲艾莉西雅•皓珂無頭且已嚴重腐爛的屍骸,頭顱與軀體相距十呎之遙。為了能同時入照,貝居不得不把皓珂的頭顱移到肩膀旁,才按下快門。

此刻,阿曼尼和貝居清楚了解蓋洛的自述一絲不假,而蓋洛是個邪惡瘋狂殺人魔的事實再也毫無疑問,這讓他們該如何應對這些檢警未知秘密的困局益發艱鉅。更棘手的是,他們知道,確實知道,佩姿、皓珂兩人埋屍的地點,也知道兩個女孩的家人此時心急如焚,正發狂似的尋找兩位寶貝。

阿曼尼和貝居依然選擇了沉默。蘇珊•佩姿的父親從芝加哥大老遠飛到東岸,分別拜訪了兩位律師,懇求能提供一點關於女兒的下落,不過兩位律師堅決捍衛當事人秘密不受侵犯的立場絲毫沒有動搖,什麼也沒說。後來,艾莉西雅•皓珂的父親幾次打算登門拜訪,阿曼尼乾脆直接拒絕,連見都不見。

但兩位律師實際上確實曾以一種間接迂迴的方式,和檢方提到了兩個女孩的屍體。阿曼尼和貝居希望能說服檢察官:一,他們的當事人精神異常;二,本案以認罪協商結束是對所有人最好的結果-當然,這也是他們的客戶所能有的最佳局面。假如法庭判決蓋洛精神異常而處以無罪抗辯,那蓋洛將被遣送到環境至少較監獄好太多的州立療養院監禁,同時接受治療。在心理狀態為由而技術性獲判無罪的情況下,一旦療養院的心理治療師判定精神障礙「痊癒」了,那蓋洛將來也有一絲希望獲得釋放。獲釋的機率雖然渺小,但遠比要再從監獄假釋外出的機會要高得多。

貝居和阿曼尼以三個論點來支持他們的立場。首先,只有機神錯亂的人才會做出跟蓋洛同樣的事;其次,漢彌爾郡只是個小鎮,若達成認罪協議可替這個紐約州最偏僻的小城省下數十萬的訴訟費;最後,兩位律師告訴地方檢察官,在認罪協商中,他們的當事人將釐清幾件還在追查的失蹤案件,也願意透露這幾名受害者遺骸的埋葬地點。

這是步險棋。兩名律師堅稱,由於受保密協定約受,他們無法說明是哪幾件警方還在追查的刑案。說得太多、說得太快,絕對違反保密原則,也會留下把柄,讓檢方尋線找出蓋洛其他犯罪證據,然後反將他們一軍。因此,儘管檢察官推測貝居和阿曼尼指的是佩姿和皓珂兩案,但他們除了猜還是只能猜。

然而,對這兩位律師更重要的課題是,他們到底要多「義無反顧」地替蓋洛這位客戶辯護?他們深知利用兩名受害女孩遺體的資訊交換檢方的認罪協議,就像高空走鋼索,一不留心的下場就是粉身碎骨。暗示蓋洛與其他重大案件有所牽扯,或許能說服檢察官他們的當事人精神方面出了問題,不過檢方可能訴諸他項罪案或者也將受害者屍體當作談判的籌碼。

兩位律師的如意算盤惹腦了西若克斯轄下漢彌爾郡與歐嫩達咖郡兩地的地方檢察官。檢方認為,拒絕洩漏當事人的機密自白內容是一回事,但是利用兩名受害女孩死亡的資訊-想想看著急等著知道女兒下落的家屬-來討價還價,又是另外一回事。檢方悍然拒絕協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