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華爾達‧盧文(Walter Lewin),當代頂尖的天文物理學家,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任教逾三十年,發表科學論文超過450篇。但花去他最多心力的,卻是開設在大學部的三門基礎物理課。

「我一直嘗試將物理活生生地呈現在學生面前……幫他們用不同的角度看這世界……這也是本書的用意:幫你開啟雙眼,讓你看到物理是以多麼特別的方式支配著這世界,也讓你見識到物理本身令人讚嘆的優雅與美麗!」

他把自己的身體當成實驗器材,而上課,則經常像魔術表演或玩命的特技,「畢竟,科學需要有人做點犧牲。」這是他的口頭禪。

例如在教室裡變出一片藍天及一朵白雲;教你在自家做出一道彩虹,並且把它握在手上;或者在課堂上對著兩個油漆罐開槍,結果裝滿水的那罐炸了開來,九分滿的卻沒有,目的是跟學生證明,水是無法壓縮的,但是空氣可以;甚至將自己充電到三十萬伏特,讓頭髮全都豎立起來,然後告訴學生:高電壓本身並不會致命,關鍵是穿過你身體的電流有多少……

「物理是對的!」他大叫。


作者簡介:
華爾達.盧文(Walter Lewin)
在荷蘭出生、長大,1965年於德夫特理工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Deft)拿到物理博士學位。1966年他到麻省理工學院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同一年成為助理教授,並在1974年升任正教授。他是傑出的天文物理學家,是X射線天文學的先驅,已發表的科學論文超過450篇。

三十多年來,盧文在MIT教授三門物理學核心課程,由於非常受歡迎,因此還被拍成影片放到MIT開放課程(OpenCourseWare)、YouTube、iTunes U及Academic Earth上,點閱率極高──每年都超過一百萬人次。包括《紐約時報》《波士頓環球報》《國際先驅論壇報》等著名媒體,都曾報導他這些課程獲得的高評價。

他的學術榮譽與獲得的獎項包括NASA傑出科學成就獎(1978)、亞歷山大.范.洪堡獎、古根漢基金獎(1984)、MIT科學委員會的傑出大學部教學獎(1984)、MIT物理系的布奇納(W. Buechner)獎(1988)、NASA的團隊成就獎(1997)(因為發現了爆發脈衝星),以及獎勵傑出大學部教學的貝克獎(Everett Moore Baker Award)(2003)。1993年,他成為皇家荷蘭人文與科學研究院的通訊院士,以及美國物理學會的院士。

沃倫.高斯坦(Warren Goldstein)
哈特弗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曾因學術創新而獲頒班特獎(James E. and Frances W. Bent Award)(2006)。

他對物理一直都非常感興趣。同時,他也是多產而且獲獎無數的歷史學家、評論作家、記者及演說者。作品包括Playing for Keeps: A History of Early Baseball及評價很高的傳記William Sloane Coffin, Jr.: A Holy Impatience;其他關於歷史、教育、宗教、政治及運動的評論文章則散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高等教育紀事報》等報刊。



譯者簡介:
蔡承志
畢業於台大物理系。英國愛丁堡大學數學博士。目前為馬偕醫學院全人教育中心副教授。著有《邏輯學的故事》《邏輯學入門》(與林照田教授合著);譯有《學微積分,也學人生》《超高效心智圖學習法》《數學馬戲團》《語言與真實》等。



內文試閱:
我們通常看不到彩虹的盡頭碰觸到地面,這不是因為它不存在,而是因為它的盡頭處太遙遠、被建築物或樹或山擋住,或是因為那裡的空氣中雨滴比較少,所以彩虹的顏色比較淡。但是如果你夠靠近彩虹,你甚至可以摸到它。比方說,你利用庭院裡的水管所製造出來的彩虹應該就能被你摸到。

我甚至曾經在淋浴時把彩虹握在手中。我是在無意間發現這點的。當我面對蓮蓬頭時,我突然在淋浴間裡看到兩道(是的,兩道!)明亮的主要彩虹,各約30公分長、3公分寬。這令我相當興奮,它們實在很漂亮,就像是夢裡一樣。我伸手將它們握在手中。那感覺很特別!我已經講授彩虹四十年了,之前從來沒有看過兩道主要彩虹,而且它們是在我手可以碰到的地方。

當時所發生的事是這麼回事。一束陽光從浴室窗戶射進淋浴間。就某個角度來說,這就好像我是站在噴水池裡,而不是站在噴水池前面。因為水滴非常靠近我,而我的兩顆眼睛相距約十公分,兩顆眼睛各有一條虛擬線。角度剛好,水珠量也剛好,於是兩顆眼睛各自看到一道主要彩虹。當我閉起一個眼睛,其中一道彩虹就會消失;當我閉起另一個眼睛,另一道彩虹會消失。我很希望將這個令人驚喜的現象拍起來,但我沒辦法,因為我的相機只有一個「眼睛」。

那天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那兩道彩虹,讓我對它們的真實性有了種全新的體驗。當我移動頭部時,它們也會跟著移動,但只要我的頭停著不動,它們也就會跟著停止不動。

偶爾,在可能的情況下我會調整早上淋浴的時間,以便看到彩虹。太陽必須是在天空中的正確位置,陽光才有辦法從正確的角度穿過浴室窗戶照進淋浴間。而這只發生在5月中到7月中之間。你大概知道,在某幾個月分,太陽會愈來愈早出來,並且在天空中升得愈來愈高。而在北半球,太陽出現在我們南邊的天空。在冬天的月分太陽升起時偏南(在東方),而在夏天時則偏北(在東方)。

我的浴室窗戶面向南方,但南方有一棟建築,因此光線不可能從南方過來。所以陽光只能從大約東南方射進來。我第一次看到淋浴間彩虹的那天,我很晚才去淋浴,大約十點鐘。要在你的浴室裡看到彩虹,你必須有一扇窗戶,讓陽光可以照到那些從水龍頭裡噴灑出來的水珠。事實上,如果你從來沒辦法從你的浴室窗戶看到太陽,那你就不用去找你的淋浴間彩虹──不會有的。而且,就算陽光可以射進浴室,也不見得會有彩虹,因為與你的虛擬線夾42度的方向必須有許多水珠才足以產生彩虹,但實際上不見得如此。

這些可能是很不容易達到的條件,但是試試又何妨?如果你發現太陽會在下午四、五點射進你的淋浴間,嗯,那麼你可以考慮改變你的洗澡時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