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趟跨越百年、透視未來的時空旅行
一本由真正的科學家撰寫的未來趨勢預言書

你知道未來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嗎?
你對於自己的老年生活環境感到好奇嗎?
你正擔心著自己的孩子長大後要面對的世界嗎?
你常在憂慮科幻小說和電影裡的情節會不會成真嗎?
現在,你再也不必煩惱了!本書將滿足你想一窺未來的所有渴望。

本書作者加來道雄遍訪全世界三百位正在為全人類發明各種未來產品的頂尖科學家,搜集各領域第一手資訊,並以其專業視角、鮮活獨到的筆觸,悉心撰寫了這本未來之書。
作者以一種令人驚異且振奮的角度,全方位描寫了從現在到二一○○年間在電腦、人工智能、醫學、奈米科技、能源和航天技術等領域中具革命性的發展,也討論了人類文明的命運該何去何從。
他將複雜難懂的科學理論,轉變成為簡易好讀的故事,彷彿帶領讀者一起進行了一趟跨越百年、透視未來的時空旅行。閱讀此書,除了能了解未來世界的發展脈絡;本書更為讀者提供了一個理想的起點,讓我們在二十一世紀初期的今天,可以去理解與想像自己或自己子孫們即將面對的未來,將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限量贈品:首刷隨書附贈〈2032年時間膠囊計畫手冊〉(讓我們一起來驗證二十年後的未來!)


作者簡介:
加來道雄 Michio Kaku
他是紐約市立大學理論物理學教授,「超弦理論」奠基者。他同時是Discovery頻道《科幻成真》(Sci Fi Science: 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的節目主持人。他還主持了兩個廣播節目:《探索》(Explorations)和《奇幻科學》(Science Fantastic),在超過一百四十個廣播電台播出。著有《穿梭超時空》(Hyperspace)、《愛因斯坦的宇宙》(Einstein's Cosmos)、《電影中不可能的物理學》(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NEXT 20 years and after》(Visions)、《平行宇宙》(Parallel Worlds)等書。目前定居紐約巿。
個人網站:www.mkaku.org


譯者簡介:
張水金
美國喬治城大學科學碩士,曾任小學教師、分校主任、教育部科長、專門委員、文化專員,並代表教育部在美國波士頓、華盛頓、紐約、洛杉磯等地從事文化交流工作。曾擔任國家文化總會顧問,也曾參與文建會文學獎、新聞局金鼎獎、洪建全兒童文學獎、陳國政兒童文學獎及好書大家讀等評審工作。目前專事寫作。
著有《大風起兮雲飛揚》、《大學中庸──人性的試煉》等書。曾以《少年詩詞欣賞》獲教育部獎狀,童話《無花城的春天》獲中山文藝獎,並入選文建會《兒童文學100》,童詩〈小窗的思念〉獲洪建全兒童文學創作獎。翻譯作品有兒童文學名著多種,並有《美國2000教育策略》(教育部)、《明日趨勢探索》(遠流)、《大能力》(信誼)、《失智可以預防》(時報)等書。


內文試閱:
〈引言:預測未來一世紀〉

二一○○年:成為神話中的諸神
今天,如果我們還能拜訪我們的古代先人,向他們展示諸多科技成果,我們將會被認為是位魔法師。我們將以科學魔法,讓他們看見高翔雲端的飛機、可以探索月亮和其他行星的火箭、可以透視體內的磁振造影機,以及可與地球上任何人聯繫的手機。如果讓他們看到手提電腦,可以在頃刻之間將影像及訊息傳送到大陸的另一端,他們會認為這是魔法。
但這只是開端。科學不是靜態的。它在我們周邊以指數性爆發。如果你計算已經發表的科學論文數量,你會發現數量急遽增加,大約每十年就會倍增。創新與發現正在改變整個經濟的、政治的以及社會的風貌,顛覆傳統所重視的信念和偏見。
現在,讓我們勇於想像二一○○年的世界。
到了二一○○年,我們的命運就是成為我們曾經膜拜和畏懼的神明。但我們的工具將不會是魔術棒與仙丹,而是電腦科學、奈米科技、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以及最重要的作為這些科技的基礎量子論。
在二一○○年,如同神話中的神一般,我們將能以我們的念力操控物體。電腦將會悄悄地閱讀著我們的思想,然後實現我們的願望。我們將可以單靠思想,就能移動物體—這種心電感應的能力以前是神的專利。運用生物科技的力量,我們將會創造出完美的身體並延長壽命。我們也將能夠創造出地球上前所未有的生命形式。我們將可以運用奈米科技的力量,將某種物體轉換成另一種東西,好像是無中生有地創造出東西。我們不會像神一般駕馭火紅的戰車,卻有流線型的車子,幾乎不用燃料就能不費力地漂浮空中。我們的引擎將能運用恆星上無盡的能源。我們快要可以送出星船去探索鄰近的星球。
雖然這種類似神的威力,先進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如同前面所說,這些技術的種子都已種下。
那是科學為我們帶來這種力量,不靠聖歌或咒語。
我是個量子物理學家。我每天都在和能夠闡明次原子粒子(創造宇宙的基本元素)之間關係的方程式奮鬥。我所居住的世界,是一個十一維度超空間、黑洞以及通往多重宇宙蟲洞的宇宙。雖然量子論的方程式,一向被用來描述星球的爆炸和宇宙的大爆炸,它也可以用來為我們的未來輪廓解碼。
但所有的這些科技變化將引領我們走向何處?此一科學與技術的漫長航程的終站,究竟在何方?所有這些劇烈變化的高潮,就是行星文明(物理學家稱之為第一型文明)的形成。這可能是歷史上最大的轉變,標誌著向過去所有文明的急遽告別。每一則新聞頭條,都以某種方式反映出行星文明誕生的陣痛。商業、貿易、文化、語言、娛樂、休閒活動,甚至戰爭,都因行星文明的浮現而產生變革。依據行星的輸出能量來計算,我們可以預估將在一百年內達到第一型文明的狀態。除非我們抵擋不住混亂和愚蠢的壓力,否則朝向行星文明的轉變是無可避免的。此一巨大、勢不可擋的歷史與科技力量的最後產物,將會超出任何人的控制。
為何有時預言未能成真?
但是有一些對資訊時代的預言,卻又顯然未能成真。例如,許多未來學家預言「無紙辦公室」
將會出現,而電腦將使紙張被廢棄不用。事實剛好相反,只要隨意掃視任何辦公室,都會發現用紙量實際上達到新高。
也有人想像出「無人城市」。未來學家預測,透過網際網路舉行的遠距會議,將使面對面的企業會議變得沒有必要,因而不需每天上班。當人們在家(而非辦公室)工作時,城裡將會被清空,變成鬼鎮。
同樣地,我們將看到「虛擬旅遊」的興起,懶得動的「沙發馬鈴薯」將會成天懶洋洋地倚靠沙發,透過電腦網路漫遊世界,觀賞景色。我們也將會看到以滑鼠代步的「虛擬逛街客」。購物中心將會破產。而「虛擬學生」將會在線上教室上課,同時卻祕密地玩著電動遊戲並喝著啤酒。大學將因失去吸引力而關門。
我們也可回想一下「影像電話」的命運。一九六四年世界博覽會期間,AT&T公司花了一億
美元來改進可與電話系統相連的電視螢幕,讓你與交談的對象互相看見。這個想法沒有引起風潮;AT&T只賣了大約一百套,每套平均成本高達一百萬美元。這個失敗的代價很高。
最後,傳統媒體和娛樂事業的死亡,也被認為迫在眉睫。有些未來學家聲稱,網際網路就是雜技團,會吞噬現場演出的劇場、電影、收音機和電視,所有這些很快地都只能在博物館看到。
事實卻剛好相反。交通阻塞空前嚴重—這是都市生活的永恆場景。蜂擁到異國景點的人群創了新紀錄,觀光事業是地球上最快速成長的工業。血拼客顧不得經濟不景氣,擠滿商店。大學取代虛擬教室的增加,招收比以往為多的學生。當然,有較多的人決定在家工作,或與工作夥伴舉行遠距會議,但都市並未清空。它們反而蔓延出許多衛星城市。今天,透過網路進行視訊會議非常容易,但多數人並不喜歡被攝影,反而偏好面對面的會議。當然,當媒體巨人正在苦思如何在網路上賺取收入之時,網際網路已經改變了整個媒體景觀。但若說到讓電視、收音機和戲劇院消失,則還很遙遠。百老匯的燈光,仍然一如往昔地閃爍著。
穴居人原則
為何這些預測未能實現?我猜想,人們排拒這些進步,主要是基於我的所謂「穴居人原則」(Cave Man Principle)。基因和化石證據都顯示,外觀與我們相似的現代人類,十萬年前出現於非洲,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我們的大腦與性格,此後有過較大的改變。如果你找來那時期的一個人,從解剖學上看來,他與你並無兩樣:如果你讓他洗洗澡、刮刮毛,讓他穿上三件式西裝,然後把他擺在華爾街,他的身體與其他人完全沒有區別。所以我們的需要、夢想、性格以及慾望,在過去十萬年間,可能並無很大改變。我們的思考模式,可能與我們的穴居祖先類似。
我的主要的觀點是:當現代科技與我們的原始祖先的慾望衝突時,這些原始慾望總是獲得勝利。這就是「穴居人原則」。例如,穴居人總是要求「獵殺證明」。光是吹噓被逃走的獵物有多大是不夠的。擁有新鮮動物在手,總比被脫逃的故事受歡迎。同樣地,在我們處理檔案的時候,總希望有列印出的紙本在手邊。人類的本能,似乎並不信任在電腦螢幕上浮動的虛幻電子影像,所以我們即使在非必要時,也會將電子郵件和報告列印出來。這就是無紙辦公室沒有變成現實的原因。
同樣地,我們的祖先總是喜歡可以面對面的場合。這種場合讓我們與他人發生關聯,並讀取隱匿的情緒訊息。這就是「無人城市」沒有應驗的原因。比如,一個主管可能想要仔細評估他的部屬。這件事很難在網路連線時辦好,但在面對面時,主管可以觀察身體語言,以獲得有價值的無意識訊息。由於近身觀察,我們發生了關聯,也能讀取他們微妙的身體語言,去發現他們腦海中正在動什麼念頭。這是因為我們的類猿祖先,在尚未發展出語言前的好幾千年間,幾乎僅僅仰賴身體語言,以傳達思想和感情。
這就是為何「虛擬觀光」沒有起飛的原因。看見印度古蹟泰姬瑪哈陵是一回事,有權利吹噓親眼看見,又是另外一回事。類似的情形也反映在音樂欣賞上,在光碟上聆聽你喜歡的音樂家的感受,與在現場演奏會看到這個音樂家被樂迷包圍、歡呼以及叫囂,因而熱血奔騰的感受,並不相同。這意味著,即使我們能夠下載我們喜歡的戲劇或名人的影像,但還是無法與親眼看到舞台上的戲劇或歌手的表演相提並論。雖然歌迷可以從網路上免費下載圖片,但他們寧可排很長的隊伍,去獲得簽名照或買票。
這就是有關「網際網路會淘汰電視和收音機」的預言尚未實現的原因。當電影和收音機剛出現時,人們為現場演出的劇院感到痛惜。當電視來臨時,人們也預期電影和收音機的末路。但我們現在卻仍然生活在一個混合的媒體世界中。我們得到的教訓是,某一個新媒體不會使前面的媒體成為過去式,而是與它共生。但是這些媒體之間的混合和關係卻不斷地改變。任何能夠正確預測未來這些媒體的結合方式的人,將會非常富有。
這樣的演變理由在於,我們的古代祖先總是希望眼見為憑,而非道聽塗說。我們在森林中若要繼續生存,仰賴實際物證而非依靠謠言,乃至關重要。甚至在一個世紀以後,我們仍將會有現場演出的劇院,也會繼續有追星族,這是遠古以來的傳統。
還有,我們是掠食性動物的子孫。因而,我們喜歡觀看別人,甚至在電視機前一坐就是好幾小時,不斷地觀賞著人類同伴的可笑舉止;但若是感覺到有人在看我們時,則立刻緊張起來。事實上,科學家做過統計,我們只要被陌生人注視四秒鐘,就會覺得不自在。過了十秒鐘,我們就會因為被人注視而生氣,產生敵意。這也就說明了,為什麼原來的影像電話會失敗。還有,誰願意在上網以前先梳理頭髮?(今天,經過數十年的緩慢、痛苦的改進,視訊會議終於開始流行。)
現在我們也可能選修線上課程。但大學裡仍然擠滿學生。與教授一對一的會面,能夠獲得個別的注意,以及個人問題的回答,因而仍然比線上課程受歡迎。當申請工作時,大學學位仍然比線上課程證書有分量。
所以「高科技」(High Tech)和「高接觸」(High Touch)之間的競爭,一直存在。亦即,坐在室內看電視好呢?還是走出去,接觸周邊事物?在這個競爭中,我們希望兩者兼得。所以,在這虛擬空間與虛擬實境的時代,我們仍然有實況演出的劇院、搖滾音樂會、報紙與觀光旅遊。如果有人要給我們一張我們的偶像音樂家的免費照片,或是現場演出的入場券,我們將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入場券。
所以,這就是「穴居人原則」:我們最喜歡魚與熊掌兼得,但如果只能選擇其一,我們會追隨洞穴先人,選擇「高接觸」。
但是,這個原則也有一個必然的結果。早在一九六○年代科學家剛剛發明網際網路時,人們普遍相信,它會演化成一個為教育、科學及進步而存在的論壇。另外卻有人唯恐它迅速墮落成為沒有法制的西部大蠻荒,一如今日情況。事實上,這是可以預期的結果。依據「穴居人原則」推論,如果你想要預測未來人類社會的互動,你只要想像我們在十萬年前的社會互動,再乘以十億倍。也就是說,掌握小道消息、社交網絡和娛樂的人會得到獎賞。在古代部落中,謠言對消息的迅速流通(特別是有關領袖和大人物的消息)極其重要。那些局外人往往無法存活下來,並傳遞基因。今天,我們可以在雜貨店結帳區的雜誌架上看到這個功能。架上有整面牆的明星八卦雜誌。另外在追逐明星的文化中也可見到。現在唯一的不同在於,部落八卦的重要性被大眾傳播大大增強,可以在瞬息間環繞地球好幾圈。
社群網站的勃興,在一夜之間將年輕的娃娃臉企業家變成億萬富翁,使許多分析師跌破眼鏡,但它也是這個原則的一個例證。在我們的演化歷史中,那些能夠維持廣大社交網絡的人,可以靠它們取得對生存極其重要的資源、意見和幫助。
最後,娛樂事業將會繼續爆發性的成長。我們有時不喜歡承認,但娛樂事業確實在我們的文化中居於優勢地位。行獵之餘暇,我們的祖先放鬆並娛樂他們自己。這不僅對維繫團結極為重要,也有利於個人建立在部族中的地位。這一點並不意外,因為在動物王國中,舞蹈和歌唱不但是娛樂中的重要部分,也是向異性證明健壯的要素。當雄鳥唱出美妙、婉轉的音調,或進行奇異的求偶儀式時,牠們的目的主要是要向雌鳥證明自己是健康的、體能良好、沒有寄生蟲,並且擁有值得遺傳下去的基因。
另外,藝術的創造不僅是為了愉悅,也對大腦的進化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在大腦中大部分資訊是以符號的形式處理的。
所以,除非我們從基因上根本改變我們的人格,否則我們仍可以預期,未來的娛樂事業、八卦小報以及社交網絡的力量將會增加,而非減少。
科學如利劍
我曾看過一部由莎士比亞名劇《暴風雨》(The Tempest)改編而成的電影,片名是《禁忌的星球》(Forbidden Planet)。這部電影徹底改變了我對未來的態度。在電影中,太空人來到了一個處於興盛時期的古代文明,這個文明比我們先進好幾百萬年。他們達成了科技的終極目標:不須動用工具而有無限能力,也就是透過念力就能做幾乎任何事情。他們的思想與埋藏於星球深層的巨大熱核電力工廠連接,那些工廠會將他們的慾望轉變成為真實。換句話說,他們擁有神力。
我們將會擁有類似的能力,但我們將不需要再等好幾百萬年。我們將只需等待一個世紀,而且即使在今日的科技,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未來已經在萌芽。但這部電影也是一個說教故事,因為它擁有的神力,最終還是毀滅了這個文明。
當然,科學是一把雙刃劍;它所製造的問題跟解決的問題一樣多,但每經一次考驗,問題的層級都會提高。今日世界有兩大對立的趨勢:一個是去創造寬容的、科學的和繁榮的行星文明,而另一個卻是頌揚會導致社會撕裂的混亂與無知。雖然現在宗派主義者、基要主義者(排斥進化學說)以及祖先延續下來的非理性熱情仍然存在,但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有核子、化學以及生物武器。
在未來,我們將從自然之舞的被動觀察者,轉變為大自然的編舞者去主導自然,最終並成為自然的保育者。所以,讓我們祈求,我們能以智慧與和平的力量來運用科學之劍,降伏古代流傳下來的野蠻。
現在,讓我們來開始進行一個假設性旅程,如同那些致力使它成真的科學家所告訴我的,去經歷未來一百年的科學創新與發現。未來的電腦、電信、生物科技、人工智能以及奈米科技的神速進展,將會令人目眩神搖。無疑地,它將會徹底改變未來的文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