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國知名自造者社群Fablab Taipei、FutureWard未來產房、Good Work享實做樂、MakerBar Taipei、MakerDiwo創客窩、OpenLab Taipei、WeSchool維創工坊聯合推薦(依英文字母排序)

從美國吹起的「自造」旋風,為何被譽為臺灣未來十年至為關鍵的機會?
3D印表機、自造者、天使基金、共同工作空間、群眾募資、孵化器、物聯網……這些名詞怎麼串聯成眼前最重要的浪潮?
沒有成本的創新、無須為失敗付出代價的開發模式,
成就了《大英雄天團》的杯麵、《鋼鐵擂台》的機器人,以及無數素人本來只能在腦中相遇的夢想。
你也可以改變世界──請聽Maker的未來新主張!

「自造者運動」二○○六年從美國西岸點燃,延燒至全世界,近兩三年來,台灣各地紛紛成立各具特色的自造者空間,迎來數位製造結合個人製造的第三次工業革命。
而「自造者運動」究竟是什麼呢?自造者空間TechShop的創辦人之一馬克.哈奇以TechShop為例,揭示自造者的理念和當今資訊、創意爆炸年代的未來趨勢。「自造者運動」藉著發揮個別、相互的創意來解決世界上大小問題,以製作行動來回應人類生活的需求。
本書共有十個章節,帶你理解整個「自造者運動」的內涵、形成背景,以及眾多有趣的自造者案例。在這本書中,你會看到:幫史汀寫歌的音樂人,花3,000美金就研發出讓國家衛生組織採購的醫療設備;因為媒體業蕭條而被裁員的文案寫手,在TechShop埋首幾個月後,變成珠寶設計師;預估一臺造價要600萬的遠端視訊機器人,只要花2%價格就打造出來,並且還廣泛運用在弱勢老人的照護上。
這些故事不是特例,也不是奇蹟,社群的力量、共享經濟的模式,讓創新不再需要高昂成本,失敗也不用付出太多代價。這本書有太多振奮人心的自造故事,它將改變你,而你將可能因此改變世界。

好評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李文淵(大同大學工業設計學系系主任/所長)
  李政宜(和碩聯合設計總監)
  林大涵(貝殼放大共同創辦人)
  洪堯泰(Fablab Taipei 創辦人、台灣自造者協會理事長)
  陳良基(臺灣大學學術副校長)
  楊育修(台灣自造者空間未來產房(FutureWard)共同創辦人、電影紀錄片《自造世代》、《設計與思考》製作人)
  蘇文鈺(成功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與Program the World偏鄉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教學計劃主持人)
 


作者簡介:
馬克.哈奇 Mark Hatch
一名創業家,自造者空間TechShop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募資超過兩千萬美金,帶領TechShop成為全美自造者運動中最重要的品牌企業。


譯者簡介:
張嚴心
臺大經濟系畢,譯有《被新聞出賣的世界:「相信我,我在說謊」,一個媒體操縱者的告白》。


內文試閱:
零成本創新

「馬克,你一定要和那桌的男人聊聊。」在TechShop的每一天都是一場冒險。身為全國性會員制DIY與原型設計工作室的執行長,我熱愛我的工作以及這個地方。為什麼?TechShop是少數致力於促進下一次經濟成長的空間之一。這裡有一群卓越的人、瘋狂的專案以及美好的事正在發生。TechShop是有如仙境一般的地方。
我與同事漫步到那個工作站,一個中年的男人正彎著腰,與一塊結構不佳、笨重的鋁塊狀物體奮戰。
「你好,我是馬克。你在做什麼東西呢?」
那名自稱是麥克的男人露齒笑,「這個嗎?這是桌上型鑽石加工設備。」
「桌上型……什麼?」
「桌上型鑽石加工設備。」他吃吃笑。
「馬克,問他怎麼運作的。」我的同事催促我。
沒有原因,我直覺感到自己將成為惡作劇的目標。
「好,我去問,沒問題。麥克,那個是怎麼運作的呢?」
麥克指著那堆研磨得很難看的鋁塊說:「首先你需要一個密閉壓力室,譬如像我剛剛製作的那個一樣,然後將95%的氫與5%的甲烷打進去。」
好極了,極高壓下的可燃氣體。
「接著買一台二手的微波爐,拆下裡面的磁控管。」
說的好像我理應知道什麼是磁控管一樣,我低聲咕噥。我判定這個傢伙鐵定瘋了,但不確定是好的,還是危險的那種瘋。
我大聲重複一次,「磁控管。」
麥克確認:「沒錯,磁控管,你需要把很多能源灌進去,來製造出需要的等離子球。」
我需要等離子球?!
「你可以買專門的設備,製造無線電波來獲得能源,但那比二手微波爐貴多了。磁控管就可以解決我們的問題。」
嗯……多花幾百美金就可以買到全新的微波爐,試圖控制爆炸性氣體加壓雲的等離子球的時候,真的有必要省這幾塊錢嗎?
我想到「興登堡號飛船」的空難(譯注:興登堡號飛船﹝LZ 129 Hindenburg﹞由齊柏林公司設計並建造,一九三七年五月六日在紐澤西州嘗試降落時燒毀。事後調查為飛船上氫氣大量外洩,進入雷雨區遇上火花引發爆炸)。
我大著膽子問:「所以,氫氣是非常易燃的,對吧?」他點頭。「甲烷也不是惰性氣體……」他再度點頭。「然後再加上磁控管的等離子……?」我問完了。
「沒錯!」麥克微笑,很高興我有跟上。「然後鑽石就掉出來了。」
「這當然。」儘管滿腹狐疑,說出口的話還是背叛了我。
麥克告訴我,他計畫在這個週末發動這看來十分不可信賴的玩意兒。我向他確認這項計畫將在他自己的車庫,而非我們的工作室進行。他指著注入氣體的洞和觀察鑽石生成的視窗(你沒聽錯,就是讓你把臉貼上去,近距離觀察充滿爆炸性氣體的密閉高壓空間裡的高能量等離子球),向我介紹他是如何獨自完成的。
後來我知道麥克是位物理學家,過去三十年間成立了兩家鑽石合成工具公司,也就是說,他的「瘋狂」是往好的方向去。也正因為這兩家公司總是專注在工具上,從來沒有試圖做出任何寶石,令麥克相當失望。
現在他正嘗試做一只純鑽戒給妻子,不使用任何金屬,只用鑽石。他計畫做出一顆有著大洞的鑽石,非常奇特。
這又與可以盡情失敗的創新有什麼關係呢?很高興你問了。在我們身處的時代,冒險的代價趨近於「零」。即將來到的創造與創新革命主要推動因素之一:這個時代,人們無需為失敗付出代價。

一個價值六萬四千美金的問題
愛迪生找到正確的燈絲材料之前,失敗了上千次。無塵袋真空吸塵器的發明人詹姆士.戴森(James Dyson)在得到滿意的設計之前,總共經歷了五千一百二十七次的設計。他們兩人不把每次的嘗試視作失敗,而是成功道路上的一腳步。這樣的觀點在產品發展社群是很正常的。愛迪生創立的,或杜邦(DuPont)、3M 經營的這類型商業實驗室,將這些成本視為當然,並承擔之。儘管如此,試驗與失敗帶來的成本依舊驅動了風險趨避,限制了創新。這讓我不禁想問:現今失敗的成本是什麼呢?過去的成本是怎麼樣的?還有什麼其他的因素,抑制了創新的發展嗎?
那位鑽石自造者麥克退休了。我懷疑他根本不需要工作,但是仍然可在TechShop 見到他。讓我們以一個可能的角度,來分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我們見過面後的幾週內,麥克研製出另一個壓力室,並且在自己的車庫裡運作。第二個看起來比上一個「首件」(first article)好太多了。所謂的「首件」在新產品研發中,指的是第一個實體的原型(譯注:「首件」指生產流程開始或有變動後,製造的第一件或第一批產品。首件檢驗可以盡早發現問題,避免損失)。
一個「首件」的成本是很龐大的,包括設計和策畫的時間、員工的時間、辦公設備、大樓、工具的攤銷成本以及股東期望的投資報酬率等等。十五年前,你需要一台要價兩萬美金的電腦、一萬美金的設計軟體(如果是車子和飛機的軟體,則要價十萬)、一位經驗老道的機械工程師來做壓力室的設計。你很可能光是設計就付出兩萬美金以上的成本。接著當你把設計圖帶到工廠,讓他們替你製出產品―再加五千到一萬美金。可能還會失敗。
這就是整個流程。通常得重複至少三次這樣的嘗試,才能得到堪用的首件,這是假設產品不屬於全新發明的狀況下。這一切所需要的時間,與設計師見面、討論策畫、把設計交給工廠,以及在一般生活中安排這些事,很容易一眨眼就耗掉六個月,甚至更久。而這只是製出一個壓力室的階段。
設計的核心概念之一:快速失敗,因為時間是無法回復的事物之一。一個經典的理論認為,產品發表延遲六個月,創新的利潤就會減半。
回到我們的故事。麥克在這個行業浸淫三十年,一直在做這類的工作。我問麥克,如果不是自己動手,依他所見,做出「首件」的成本是多少?
「八萬美金,」他回答。
「那麼,到目前為止,你花了多少費用呢?」我問。
「不到一千美金。」
你會願意花上八萬美金追求一個不確定能否成功的夢想嗎?應該不會吧。但是,我猜想大部分的人都願意花一千美金追夢。
問題在於:失敗的成本已經降到可自由支配所得(discretionary income,編按:指收入扣除稅額及日常生活中固定支出的費用後的所得淨額)能夠負擔的程度了,以總體經濟的角度來看,形同免費。十分令人驚訝,我們已經開始在相同的生活水準下,將非供生產性的可自由支配所得與時間,轉移到具有潛在生產力的投資上。
如果需要十萬美金的成本,可自由支配所得無法負擔。你可能得申請次級貸款;或者從天使投資人或創投公司手中得到這筆錢,雖然可能性非常低。如此龐大的成本支出會讓風險也變得很高,且花費的是有其他重要用途的資金;而一千美金毋須房屋抵押貸款、從401(k)退休福利計劃預借、向天使投資人募資,你只需要使用可自由支配所得―那些原本拿來喝咖啡、看電影、打高爾夫或度假的錢。
「可支配」的錢通常是拿來一般消費,而非投資用途,但是現在投資、新產品的構想、更好用的捕鼠器都不需要十萬美金才能設計出來―只要一千美金!這允許人們有能力將可自由支配所得,轉移到研發上。不同的是,研發費用有機會得到投資報酬,也或許能改善人們的生活、拯救生命、增加生產力,甚至省錢讓可自由支配所得繼續增加。
而花在食物上的錢,並無法得到以上任何一項好處。
雖然未曾明說,「零成本失敗」代表我們現在可以以零成本從事創新,而這件事的重要附加價值,則是幾乎人人都負擔得起「創新」。沒錯,幾乎每個人都可以。不久前才有一名無家可歸的人,發表了他的原型服務。他擁有嫻熟的技術,卻因為醫療糾紛失去美國中部的居所。而他找到了自己的方法,重新取得使用工具的權利。
「失敗是沒有成本的」這種想法,來自軟體和電子商務的世界,認為一個人花費在專案上的時間價值為零,並假設必要的電腦硬體、軟體已經買好,或可以免費獲得。
這離事實並不遠,在今天,一萬美金的昂貴電腦和軟體已成過去,一台五百美金的筆記型電腦和Autodesk Inventor,就足以完成壓力室的首件設計。
我們對時間價值的估算,總是因為事件以及機會成本的不同而有極大的差異。有的發明家、創新者將耗費在創造上的時間,視為對於未來的投資,他們對這筆投資有著獲取巨量報酬回饋的期待,有的則只是將其視為追求快樂的成本。他們根據會計中實質成本(real cost)的概念,將時間的投資視為零成本,而讓自己達到當今水準的教育、訓練,他們都視為沉沒成本(sunk cost),也就是「零」。
因此,其他的成本都是變動成本。在他們的生活和工作中有「實質成本」產生,但他們是利用「閒暇時間」從事發明。
否則他們就等於是使用自己的存款或其他人的錢了。我問工作室裡的創業家們,如果沒有TechShop,他們現在會在做什麼。大部分的人回答我,總之絕對不會是設計產品、修修補補、致力於研發好東西。若成本不只是一點閒暇時間及一千美金,而是八萬或十萬美金,他們會找另一個工作,在家看看電視、打打高爾夫球。
因為成本的緣故,而對創新與否做出的抉擇,是通往創新的障礙。在過去,除了最富有、最具熱忱或最瘋狂的人,一般人根本無法獲得資訊、工具以及資源(資金、人力、時間)。十萬美金並不能帶來新的發明,一千美金才能辦到!結合了免費軟體、廉價電腦、低價打造的原型,就可以研發出新的發明。如果沒有這些……那就來看電視吧。
歡迎來到「零成本」創新與創造的新世界。







零成本創新
提姆.賈尼根(Tim Jahnigen)是我在TechShop遇到的前幾名創業家之一。大部分時間,他都在搞那個古怪的紅外線寵物保暖裝置,在兩張面板上裝置能夠產生溫暖紅外線的線圈,替剛結束手術的動物保暖。他告訴我獸醫是如何用微波爐加熱的濕毯子,來幫助剛動過手術的動物保暖,而毯子有時候會燙傷寵物,或是照護人員一分神,就讓動物開始變冷。
提姆相信裝置定時器的紅外線線圈,會比人做的更好。他在幾年前就已經有了這個想法,甚至去一家設計和產品原型打樣店。那家公司開出十萬美金的研發和原型成本,但他沒有這麼多錢可以花在原型上,所以就來了TechShop。
我問了提姆的背景。
他說:「我在音樂產業工作,是史汀(Sting)的巡演人員,也為其他的音樂人製作節目或寫歌。」我很吃驚,一個自稱專業音樂人的傢伙,正在做一台醫療設備?
「做出一個實際有功能的原型,需要多少錢?」我問。
他回答:「事實上,我現在已經開始少量生產了,而且只花我三千美金。這個金額我可以負擔。」
從總體經濟學來看是這樣:音樂人提姆用他個人的可支配所得,發明了一台新的醫療設備。如果成本是十萬美金,他會需要投資收入、天使基金、創投基金、銀行貸款或其他形式的資金來源。但幸好他只需要將一部分的開銷,像是聽一場演唱會、搭飛機到別的國家看搖滾樂團的表演等,拿來作為創業用途就好。
如果一個人用可支配所得創新,便不會產生任何經濟成本(economic cost,譯注:也就是機會成本)。沒有投資委員會、沒有階段性的創新流程、沒有創業大賽、沒有孵化器的評審委員會、沒有創投家、沒有私募股權公司、也沒有美國中小企業輔助貸款(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SBA Loan)審查委員會。它就只是一個個人的決策,要不要買材料、學習如何製造,並且花時間在製造上。從經濟
的角度來看,這種創新是零成本的,只是將休閒上的花費,轉移到創新上而已。
提姆成功了,美國國家衛生組織(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買了他的寵物保溫設備,使用範圍遍及全世界。音樂人提姆成了一名成功的衛生保健創業家―接下來,他還致力於世界和平!
這是真的。
和他聊天的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但提姆當時正試圖設計一顆「踢不爛」的足球。他在其中一個巡迴演出的行程中,曾經看到孩子們將垃圾當作足球踢。他問那些孩子,為什麼不買一顆真正的足球,孩子們告訴提姆,足球很快就會壞掉,而且他們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提姆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讓足球這項全球性的運動在衝突地區也能使用,幫助衝突地區的孩子跨越政治、社會、種族的界線玩在一起,在新一世代埋下和平的種子。
繼在紅外線寵物保暖裝置成功後,提姆又找到一種可以運用在足球發明上解決問題的發泡材料,那和Crocs鞋子相同,但他認為他需要三十萬美金來研發這項產品,而他只有三萬美金。某一天吃早餐的時候,他將困境向史汀訴說,史汀也同意贊助這項研究──畢竟史汀的可支配所得比多數人還多一些。
現在世界足球專案(One World Futbol Project)正靠著雪佛蘭汽車公司(Chevrolet)和其他組織的協助,朝著將一百五十萬顆足球配送到全球各地的目標前行。

影響
創新所需要的資訊、工具、資源從未如此平價、容易取得。當創新由只有資本家、創投家才能負擔的奢侈行為,轉變成中產階級在維持正常生活水準下就能擁有的機會,我們當然也能期待前所未有的創新產品、服務大量出現。
當我們讓人們把退休的決定,改成參與創新體驗,只因為它更有趣、甚至可能比打高爾夫球的嗜好花費更低,當我們改變人們閒暇時間的配置,他們就能發展出鑽石沉積的技術。
若我們提供一個空間,允許人們在短短幾個月內,花費數千美金就能探索、發展各種點子,他們終將找到一個價值數百萬的構想,創造、保住工作機會。
若我們提供一個平台,讓音樂家得以挖掘內在的製造本能,製造出醫療器材、發展理念、研發產品以改善不幸者的生活―而且這一切只需要動用到「可支配所得」。
我喜歡「可支配」這個詞,它在我的詞典裡意味著「可丟棄的」:可以丟棄的閒錢,星冰樂、高爾夫、旅行、郵輪的錢。一點點的錢、時間、努力、試驗、失敗以及成功改變世界,這一切距離中產階級將不再遙遠。
這真的是令人興奮的時代,這陣強力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颶風,已經成長得比這個詞的發明人約瑟夫.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當初預測的更巨大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