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認為「地下經濟」是什麼?
攤販?走私?水貨?山寨仿冒?
這個全球多達18億人口共創的「D體系」,
高達10兆美元的年產值正如海嘯般,來勢洶洶席捲全球。
最貼近你我的議題,最不為人知的檯面下祕辛,
都在本書化暗為明,一次大膽披露……


你知道每年有數以千計的非洲人,前往中國購買手機、汽車零組件與其他產品,再暗中透過地下管道運回家鄉銷售嗎?你知道上百位巴拉圭商人,走私電腦、電子產品與服飾用品,跨越國界到巴西販賣嗎?你知道大批被解僱的舊金山人,在沒有合法許可的情形下,利用推特網站,自行販售居家自製的餐食產品嗎?你知道許多大型跨國公司,透過全球未登記許可的露天亭子與街頭小販銷售產品嗎?你曾想過為什麼地下經濟如此蓬勃發展?你曾想過為什麼地下經濟與我們如此息息相關?你曾想過為什麼地下經濟總是能如此猖獗地充斥在人來人往的大街小巷?

本書結合生動活潑的旅遊記敘,精確掌握全球經濟的最新脈動。作者羅伯特‧紐沃夫(Robert Neuwirth)適度提出對傳統經濟觀點的挑戰和質疑;他花了4年時間,在髒亂的街頭攤販及市場研究,和推車叫賣的小販、水貨走私商……等人交談,深入探索這個不為人知的封閉世界,並遊說他們公開交易內幕。這種非正式的交易不但提供不可或缺的商業服務和必要的就業機會,並填補正式經濟體系的缺口──將近18億的工作者,以自成一套、非白紙黑字的交易模式,在政府規範外的市場,暢行無阻地有效運作,創造出全球第二經濟「D體系」。


一、亞馬遜網站Commercial Business Law類別,讀者最期待暢銷書第一名
有別坊間書籍論述總體經濟發展議題,大都針對全球知名大型企業探討;本書一反傳統,從開放經濟體系的思維,開誠布公探討影響全球經濟發展的關鍵核心——地下經濟。

二、首次大膽披露眾所皆知的檯面下事實——地下經濟
黑市交易、仿冒文化、菸酒走私、……,這些存在已久的地下經濟,早已是公開的祕密,甚至可能是全球大多數人維持生活的方法,只是沒有人敢在檯面上光明正大地討論。作者將自己4年來深入研究髒亂的市場與街頭攤販,以及與推車叫賣小販、水貨走私商等人交談所得的交易內幕,在書中徹底公開披露,一解讀者心中長期的祕密。

三、拋開嚴肅的權威理論,輕鬆看故事,思索社會人文衝突議題
書中不講深奧的經濟模型與理論,而是立基最簡單、最直覺的經濟學供給與需求,以及國際貿易理論的比較利益基礎,透過輕鬆看故事方式,鼓勵讀者拋開成見,與地下經濟共存共榮,進而醒思當前的社會人文衝突議題。

作者簡介:
羅伯特.紐沃夫(Robert Neuwirth)

經常巡迴美國與全球演講,TED(指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之縮寫,國際非營利組織)知名講者,同時也是國際暢銷書《影子城市》(Shadow Cities: A Billion Squatters, A New Urban World)的作者,以及「麥克阿瑟基金會」(the John D. &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研究補助金得主。曾為《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居住雜誌》(Dwell magazine)、《財富雜誌》(Fortune)、《國家雜誌》(The Nation),以及《有線》(Wired)等出版品執筆,並參與電台工作;現居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

譯者:
林豊智、張維書、王淑儀

內文試閱:
日月文化_寶鼎《地下經濟》

Chapter01 /全球清倉大拍賣

放眼望去,攤子上琳瑯滿目的商品讓人看得眼花撩亂,除了餅乾、氣球、電池式刮毛球機、布娃娃、光碟、特價筆記本,還有小包裝的洗衣粉、滅蟑劑、鼠餌,以及面膜。不只如此,就連新鮮水果、手指玩偶、太陽眼鏡、放大鏡、NuBra 隱形胸罩,以及裝在貝殼保麗龍盒裡的凱文.克萊(Calvin Klein)仿冒古龍水,都不難在雜亂的商品堆裡發現它們的蹤影。你一定想不到,這些沒有商品主題、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攤販背後,其實都默默地支持著某群人,或是某些家庭的生計。
一位沿街叫賣溜溜笛的小販,吹著刺耳嘲諷般的笛音吸引客人上門;每分鐘七次、一天七小時吹個不停……。對街有個高大的男人正佇足在堆積如山的衣服前,用沙啞的聲音賣力嘶吼著,「便宜內衣!便宜內衣!」他的隔壁是個販賣盜版混音錄音帶的小販,只是簡陋地用個托盤盛裝他的商品,再透過車用電瓶供電的音響,播放著嘈雜的音樂。一旁,兩個女人正不亦樂乎地把玩著手中的金屬製玩具,她們將這個小玩意兒拋向空中,又驚又喜地對著它發出的響尾蛇喀啦喀啦聲響呼聲連連。
街角邊,兩個小販商人正透過簡單的塑膠發射台,向路過的行人展示他們所賣的小型直升機,只見這小飛機酷炫地施展技藝,隨著氣流上升、起降,接著瘋狂的旋轉。廣場上的小販,手裡握著超大型的勺子(外觀有點兒像乒乓球拍),吹出一個又一個幾乎與孩子體型一般大小的肥皂泡泡。只見晶瑩剔透的大泡泡在陽光下閃著如夢似幻的彩虹般色彩,搖搖晃晃地飄啊飄,最後瞬間化為烏有……
這條位於巴西聖保羅市中心的三月二十五日街(Rua 25 de Março),每天,來自四面八方的零售商會聚集在此進行採購,只因為這裡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商品,在這裡,無論是零售商或批發商,彼此間好像有著絕佳的默契,遵循著不成文的規定與時程,合作無間地互相配合。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裡的混亂彷彿……經過精心策劃。

03:00 ~ 05:00 街頭市集開幕
市場早在破曉前就開始活動了。清晨三點半,四個男子齊聚在泰曼杜瓦太河畔的街頭市集小巷,只見他們手腳俐落地快速將一塊一塊塑膠板堆疊在木箱上,當作臨時桌子;不一會兒功夫,三月二十五日街到阿布都斯卡辛指揮官街的人行道上,已經搭出兩排臨時攤位了。接下的場景不難想像,就像是完成了隆重的開幕儀式,開啟街道市集活絡的一天。
大約清晨四點,愛迪生.拉莫斯.達托拉(Edison Ramos Dattora)已經在桌旁準備就緒。他是個無照的街頭攤商,大約二十年前開始在這個上班族通勤必經的朱利葉斯地鐵站落腳,販售巧克力、服飾與小禮品;轉眼間,已經過了十五年。直到三年前他念頭一轉,才開始在街頭販售利潤更高的音樂與盜版電影光碟;後來因為生意太好,擔任銷售員工作的妻子索性辭去正職,全心全意幫忙他經營生意。不久前,他們夫妻倆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於是決定開始朝向批發銷售領域發展;因為只有這樣,他的妻子才能稱職地扮演好母親的角色,在家照顧年幼的兒子。
他們花了五十分巴西幣(大約相當於新臺幣十元)買入一片盜版光碟片,然後再以兩倍價錢賣出。他們通常會分頭進行,以便能提供城市裡的小販們更充裕的貨源;遇到特別節日,甚至還會集中人力與資源供貨。
雖然他們常會被警察或電影公司檢舉,但愛迪生卻對這一份工作引以為傲,並堅持他們認真經營生意的理念。這點與他的妻子先前任職銷售員的工作,道理是相同的。他說,「在商言商,任何生意都是以賺錢為目的,只不過方法不同而已。」愛迪生從小在巴西中部的農村長大,從來沒想過這一份街頭擺攤的工作能為他帶來做夢也想不到的生活品質──他不但在巴西中部最大的城市買了棟公寓,還在近郊擁有一間別墅(別墅目前出租給別人,希望租金能多少補貼家裡的開銷);此外,他們還有銀行的存款帳戶與信用卡。老實說,雖然愛迪生的積蓄已足夠他在歐洲街頭再闢一線相同的生意;不過他告訴我,就算再怎麼熱愛冒險旅程,目前還是暫時不考慮這麼做。畢竟,「還是巴西的生意好做」,他說。
正當他在回答我的問題時,三個巴西警察正巧經過聖伊菲珊妮雅天橋,準備前往對街的安亞卡巴巫市中心公園。愛迪生瞬間保持緘默,並且機警地用大腿上的粉紅色背包蓋住手上的商品,目不轉睛地盯著警察走向天橋的另一端後,才若無其事地繼續剛才的話題。
大約一小時後,愛迪生完成與供應商的供貨交易。隨後,另一位攤商珍狄拉(Jandira)開著小貨車出現,開始了她今天的生意;一星期工作六天,數十年如一日,即使都是重覆相同的動作,她依然無怨無悔。她每天必須將車子停在市場同一處角落的停車位後,再拉開貨車後門做生意。街頭工作的人們與他們的顧客,都是她的主要客源。她的商品包括小蛋糕與麵包(每天製作二十五個麵包、十八種不同口味的蛋糕,包括巧克力蛋糕、巧克力香草大理石蛋糕,以及橙香蛋糕等),以及她的招牌咖啡「cafezinho」(其實只不過是加了大量果糖的黑咖啡或拿鐵而已)。
這些點心的定價都不超過一美元,像是一塊蛋糕只賣一元雷亞爾幣,一杯咖啡也只要五十分巴西幣。儘管如此,低價策略仍為她帶來豐盈的利潤。她一邊準備橙香蛋糕,一邊自在地與我閒聊,她說,「這個工作不但讓我買了兩輛新車,還讓我買了米納斯吉拉斯(距離聖保羅市北邊大約五百公里)旁的一棟別墅;不但如此,我的孩子還因此有機會就讀私立學校呢!」
這個販售仿冒品的市集營業時間很短暫,通常在日出前就結束了。清晨五點半(距離開市不過兩小時左右的光景),要不是水溝還散落著塑膠光碟外殼殘骸,實在很難看出這裡曾經是賣盜版商品的市場。雖然市中心還很安靜,但是三月二十五日街早就已經準備好迎接另一波街頭商人了。

05:00 ~ 7:00 中盤商進場
中國商人進入,開啟第二波銷售喧鬧聲。
不到六點,他們就已經抵達這裡,這些中國商人所販售的商品不同於稍早的盜版光碟,有人賣手鐲、有人賣背包,還有人賣的是太陽眼鏡。攤位大都提供時下最流行的商品,像是紐約洋基隊的迷彩帽、綠橙兩色相間的彩格披肩,以及其他少見圖騰、仿冒巴西職業足球隊(例如哥林多人隊、帕梅拉斯隊、山度士隊等)的運動衫。
這些商品幾可亂真,除非從顏色暈開的印刷瑕疵,或是模糊的標誌等細微處觀察,否則很難直覺判斷它們是仿名牌貨的劣質品。中國商人僅需在三月二十五日街短暫停留大約一小時,他們從早上七點開始忙著打包自己的貨物後,大舉遷離。

07:00 ~ 09:00 合法與非法的競爭
現在這條街已再次準備迎戰下一輪活動。
此時,終於有合法的供應商攤販進駐。雖然多達八十個攤商領有殘障執照,被允許能在三月二十五日街做生意,但其中只有極少數是真正的殘障人士。大多數的攤商營業執照與街頭營業權,早已被私底下轉售或轉租給其他四肢健全(還能推著手推車)的攤販。這些攤販會僱用搬運工,推著已經備貨一整晚的推車,從鄰近的停車場進駐到自己位在街上的合法攤位。推車上的貨物早在前一晚就被妥善地覆蓋藍色防水布,主要目的是預防貨物能在惡劣的環境被完善保存良好。
八點半,一些無照小販陸續抵達現場,為這條街帶來些微雜亂,卻充滿吸引力的奇特氛圍。保羅.羅伯特(Paulo Roberto)就站在門牌八百二十一號的辦公室外,每天七小時重覆相同的動作——向大理石外牆拋出塑膠蜘蛛人小玩具。這些身高僅四吋的塑膠小蜘蛛人,紅色的四肢帶有黏性,可以黏附在物體上並持續幾秒鐘後再往下墜。當第一個小蜘蛛人開始下墜尚未彈回保羅的腰間前,他會接著向外牆高處再丟出下一個;很快地,牆上就會同時出現黏滿十幾個小蜘蛛人的熱鬧景象。由於這些小玩具會靠著地心引力搖搖晃晃地逐漸緩慢下墜,因此保羅完全不需要扯破喉嚨大聲叫賣(比起大聲叫賣,牆上展示這些玩具小人們的宣傳效果好多了)。你相信嗎?這些玩具彷彿經歷一趟奇幻的冒險旅程;它們在中國製造,接著被進口到巴拉圭,經過走私越過巴西邊境,最後被卡車載到聖保羅市中心。
保羅告訴我,他以每個八十分巴西幣(相當於五十美分)的成本買進這些玩具,然後再以每個二元五十分雷亞爾幣,或三個五元雷亞爾幣的售價賣出。如果順利,一天幾乎可以賺進百分之兩百的利潤。不過因為街上還有其他攤販在賣相同的玩具,激烈的競爭環境已經影響了他的商品銷售速度。保羅不願透露他的收入。「還過得去啦!」是他對我的提問,唯一做出的回應。
現在的時間是九點零八分,對清晨的攤販供應商來說,這個時候已經相當晚了。但因為小販整個大白天都必須做生意,所以,他們還是徘徊在他們的販賣地點附近。此時,街上的合法商店也拉起了鐵門,開始做生意。此時,該是珍狄拉離開的時候了,她必須快速打包東西,以免被員警驅趕。
就在珍狄拉驅車返家的同時,人群也開始聚集在格萊里亞購物中心(這是全市場最古老的室內購物中心)的門口了。這個六層樓的購物中心在一九六二年開幕,中心內至少有數百間店鋪,每天少說也有五萬名顧客會到這裡買東西,甚至就連無照的小販,也會來這裡採購。由於商人們在這裡進貨可以拿到低於批發價的價格,因此在當年可以說是大家心中的競爭力指標。

根深柢固的地下經濟
烈日當頭,三月二十五日街的生意越來越旺,一直到傍晚時,愛迪生這類盜版光碟小販會重返街上,向這群白天在市中心工作,下班回家前找小樂子的上班族兜售。愛迪生旁的一處流動攤販們,則會販賣塑膠玩具、PlayStation 與Xbox 的遊戲光碟、打折的超低價電腦作業系統、絨毛填充娃娃,以及仿冒名牌背包等商品。
日落西下,市場慢慢恢復平靜。入夜後,這裡幾乎完全休市,越夜越靜,一直到隔天淩晨三點半,四個壯漢再度出現在街頭,愛迪生、珍狄拉,以及其他人陸續重回現場做生意,繼續日復一日不變的熟悉場景……
根據推論,市場裡總共有八千個零售商,其中至少有八成,不是無照營業,就是用了某些方法躲避商業登記;每年為自己賺進一百七十億元雷亞爾幣(將近一百億美元)營業額。巴西是強國,不但擁有一.九億人口,還有雄厚的工業背景,如果把這裡當作是企業個體,那麼這條街上的商業活動所產出的經濟總和,已經足夠與巴西最強的五個國營事業體系互相抗衡了。

全球化規模的D體系
其實,需要耗費龐大的人力與物力,才能將全世界所有事物匯集於此,塑造出這個商業環境。也就是說,如果將生產每件商品的所有國家、城市,甚至村落裡的勞工都列入計算,那麼這個地方的經濟規模,何止數千萬,應該遠遠超過數億,甚至是數十億之多吧!
就像那些肥皂泡泡,這裡實踐了另類的經濟模式,你越是想接觸它,它越是容易消失不見;它不但逾越了法律範疇,而且還與合法商業環境維繫著錯綜複雜的關聯,靠著小規模的銷售活動與薄利多銷,累積龐大財富。只是,這樣的商業規模又充滿許多衝突——看似重要卻被輕視,明明是開放的交易過程卻充滿恐懼,看似小規模交易的背後卻連結著全球供應鏈,維繫許多人的生計來源;諷刺的是,大多數經濟學者、企業經理人與政治人物,卻往往忽視這一切。
我們稱它為「D體系」(System D)。

Chapter05 /山寨文化

山寨手機大本營——廣州大沙頭二手貿易中心
如果不仔細找,你可能還找不到廣州大沙頭二手貿易中心。
事實上,即使從旁經過,你可能還是無法發現它。二手貿易中心將自己藏匿得很好;它的位置就在一條看似忙碌,但卻又平淡無奇的商業街上,入口的位置就在一處熱鬧的平凡市場一樓,必須搭乘電扶梯才能到達中心。
基本上,這裡只賣一樣商品(該商品正是這個市場存在的原因)——手機,只有少數攤位還會販售電池與充電器,但大部分的攤位賣的都是手機。行動電話在中國是一門很大的生意;根據政府統計,中國在二〇〇八年總共出口了六億支行動電話,不過這也只是官方統計數字,因為這裡販賣的手機並沒有經過許可。儘管名稱叫作「廣州大沙頭二手貿易中心」,但是這裡賣的手機根本不是二手貨;正確來說,應該是「山寨」手機。它們被展示在玻璃櫥窗裡,每個都被包裝得像一片片美國乳酪,包括有「Sansung」(山桑)、「Motorloa」(摩托拉)與「Sany Erickson」(桑尼易利信)等。山寨產品是中國企業生產的主要產品,它們防不勝防地出現在每種商業行為;在廣州服裝與皮革市場,你甚至可以找到一些店名叫作「Hogoo Boss」、「Zhoumani」、「Verscc」、「S. Guuuci」,以及賣著我最愛的鑰匙圈、錢包品牌的「Alicia」。

百分百獲利的山寨手機
以仿諾基亞1011 型號手機來說,它所主打的三大特點,都非常適合經常旅行的人。首先,它的外表看起來並不驚豔,而且製造的技術非常簡單(單色外殼、沒相機功能,也不能上網,表示它絕不可能是竊賊的目標);其次,它的待機時間非常長(即使通話量很大,充一次電也可以用上五天),這在大部分時間電力供應不太可靠的奈及利亞來說,的確非常實用;第三,它的收訊很好,而且很耐用。我在奈及利亞花了五百奈拉(相當於四十美元)買了一隻;我在廣州大沙頭二手貿易中心詢問一樣的手機價格,甚至沒有講價,攤販就開給我十美元的價格(如果我買很多,似乎可以降到一支八美元)。用簡單的數學算一下,一千支手機就是八千美元,再加上購買機票的一千美元,以及額外的一千美元雜支;也就是說,即使是你花一萬美元將這些手機運送到奈及利亞(雖然有點誇張),這個利潤還是非比尋常,投資二萬美元,你可以賺取四萬美元;不然,最少也可以回收原投資金額的百分之百利潤。就是因為這麼有「錢」景的利潤,讓亞瑟兩年內前往廣州多達九次;對他而言,買賣山寨手機幾乎就跟投資一樣稀鬆平常。

廉價假貨、高品質山寨貨、超A級仿冒品
而且,要將這些山寨商品進口奈及利亞,並沒有這麼困難;就像汽車零件交易商大衛.伊貝奎(David Ibekwe)所說的,他只要用「CB」(「Contraband」的簡稱,走私的意思)裝滿貨櫃,經由鄰近貝寧共和國的柯托努港進口,一切就沒問題了。柯托努港是大衛口中的「開放港口」,不但沒有什麼關稅的管控問題,就連對盜版商品,限制也很少。柯托努港是D體系進口商最喜歡的船運終點站,因為這裡卸貨的效率好到令人難以置信。從貨物下碼頭,再運送到目的地,僅僅只需要二十四小時。據估計,運送到柯托努港的貨物,可能只有不到總價值的百分之十,必須向貝寧共和國的海關人員報關。大衛告訴我,一旦他的貨物下了碼頭,他所僱用的走私人員,就會幫他將貨物帶過邊界,進口到奈及利亞。
在廣州大沙頭二手貿易中心,我坐在素有「廣州最奇特商場」稱號之一的中國廣場頂樓,偷聽到裡面的某人正在談論盜版商品。飛揚(他要求我使用這個名字)啜飲一口極甜的冰咖啡後,指向下面遙遙相望的PUMA 商店,「即使是在那裡,」他說,「大部分合法商店賣的,也可能是假貨。否則,他們根本賺不到錢。」飛揚說,PUMA 在中國是很普遍的仿冒品牌服飾,而且很多高品質的仿冒品(他們稱作超A級仿冒品),品質好到連原本設計的人,也無法分辨真偽。他告訴我,事實上這些超A級仿冒品常常是被一些與品牌廠商簽約的工廠所製造;白天製造這些品牌商品,晚上與週末製造仿冒品。

中國政府默許盜版製造商
飛揚接著說,中國政府對於盜版製造商,採取彼此互不干涉的方式管理(除非偶爾應西方品牌公司要求,嚴厲打擊仿冒商品)。例如,在二〇〇八年北京奧運會,從籌備到結束這段時間,為了獲得全世界認可,中國政府開始對盜版商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儘管如此,相較於其他生意,盜版商還是比較容易躲過當局直接監控)。飛揚告訴我,即使當局關閉了其中一個據點,並將這些仿冒品沒收,幾天後,新的公司也會再換個新名稱與新地點,重新開張營業。
有趣的是,大多數生產這些仿冒品的公司,還是有繳一點稅;飛揚說,這是因為他們除了仿冒行為,還是會從事一部分的合法生意;只不過與其他人一樣,他們僅會向政府申報部分收入。「通常,他們只會根據謊報的數據繳稅,因為沒有人會檢查你到底賣出多少貨物。人人都知道他們在賺錢,但是沒有人會刻意去檢查這些公司的營收。」
當他瞪大雙眼望向這座象徵中國政府經濟政策成功的奢華商城——中國廣場(象徵政府經濟政策成功的奢華商城),飛揚非常質疑政府當局會強力掃蕩仿冒品製造商。他說,「政府不會干預。大家都知道哪些人在製造仿冒品;但是如果你向他們徵收那麼多稅,沒有一間公司可以存活,到時候,只會讓國家的社經狀況更惡化。即使他們真的在製造仿冒品,但是因為這些公司都有僱用員工,所以政府不會施予嚴厲打擊。」
簡而言之,盜版就是將高度流行的品牌,注入低度流行的民眾潛意識中;它是免費的品牌廣告,使奢侈品成為夢想的部分主流。根據一份中國的消費者行為研究報告結果,人在市場裡會考慮仿冒品,只因為有了另一項選擇;如果他們有足夠的金錢,還是會購買正版商品,而非仿冒版本。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