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個從未留洋出過國的土台客,在進外商工作前,英文破得可以,不敢接聽外國同事的電話,不會寫英文email,憑著自己摸索出來的職場英文學習方式,不但可以接聽電話,連外國同事來了,也可以包辦接待行程,和對方閒話家常、異國文化經驗談。就這樣,在外商投顧二年內,從經理晉升至總經理,跳到外商銀行後,三年內從協理晉升至資深副總裁,最近剛被晉升為匯豐銀行台灣區資深副總裁,掌管信託投資及保險業務,直接向老外報告。

他要告訴你,如何在職場中脫穎而出,以及如何從工作中學英文。算是相當成功的從台客變國際金融專家的故事。


作者:
楊偉凱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學英文其實可以很簡單
我是一個從小到大都在台灣受教育的人,所受的英文教育也和多數人雷同,在進大學之前,依照老師的吩咐及聯考的方向,猛K單字、片語及文法,英文成績差強人意,因此,在我進入外商之前,英文勉強可以讀寫,但聽力幾近於零,更不用說能開口說英文。

但在因緣際會下,進入外商銀行工作,藉由在裡面的英文環境及壓力,讓自己的英文能力不斷提升,現今一般的書信及EMAIL,可以寫的很快,而且錯誤率也不高,聽及說的能力也不成問題,遇到老外,也可以侃侃而談。後來我才瞭解,原來學英文也可以那麼簡單,不必刻意背單字、片語及文法,也不必上補習班,只要讓自己的工作能接觸英文,英文自然很容易就能學會。

先利用專業職能進外商
也許你會質疑:英文不好如何能進入外商工作呢?事實上,我原來的想法也和大家一樣,想進外商工作,一定要英文嚇嚇叫或喝過洋墨水。因此,從來也不敢奢想過到外商應徵工作,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英文很破。當時從台中到台北找工作,履歷表也只敢寄給國內企業,面談了幾家,大部份都是純業務性質的工作,我並不是很喜歡。

後來我的小姨子打電話給我,說她的好朋友在英商渣打銀行工作,關係企業渣打投顧在找一位投資顧問,問我想不想試試?我當時回答:「不要開玩笑了,我又沒有出國留學,英文也不怎麼樣,怎麼可能進得了外商,就算有機會面試,鐵定也會在面試時就被刷掉。」她說:「反正試試也無妨。」於是我就把履歷表給了她。當時我給她的是中文履歷表,因為我根本不會寫英文履歷表。

當時的渣打投顧總經理,真的找我去面試,聊的還投緣的,他沒有用英文和我面試,只是談到最後,問了一句:「你的英文好不好?」我昧著良心地回答:「還可以。」說謊的原因,一方面是我想要這份工作,因為外商的工作環境很棒(敦化北路、民生東路口的宏泰大樓,一樓進去往下看,有一個很漂亮的噴水池,整棟大樓非常氣派。)薪資、福利各方面,也都比國內企業好很多;另一方面我心裡這麼想,反正我做的工作是市場研究、投資分析,用到英文的地方應該不多,至於英文,就進去再學吧!

事實上,得到這份工作也並非那麼容易,因為當時我也只有在建設公司一年半的工作經歷,而且與銀行、投資無關,後來他們之所以用我,一方面是認為我蠻有潛力,另一方面是我曾經幫我的指導教授寫過幾本關於投資的書,也曾經去代課及演講,在投資專業方面,還算有一定的程度。

再者,當時銀行業的重心已慢慢地從企業金融轉向消費金融,而投資業務又是消費金融的新起之秀,因此,銀行業很缺投資相關的人才,當時大部份的投資人才都在證券業或投信業,很少人會想到銀行做投資相關的工作。正因為如此,我就以“投資”這項專業職能,順利地進入外商工作。獲得這份工作,其實我很心虛,因為知道自己的英文很破,能在外商撐多久,真是一點把握也沒有。

因此,大家必須先打破,一定要英文好才能進外商或從事與英文相關的工作,如果你有某項專業職能,是某家外商所需要的,例如寫程式、創新、財務、行銷等等,他們就不會那麼在意英文能力,進去後,再利用環境之便,努力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不可否認,在外商公司工作,英文能力還是蠻重要的,尤其是位階愈高,對英文能力的要求就愈高。

如果你沒有任何專業職能,也可以找一些進入障礙較低的職位,例如行政、作業部門等等,或者是從業務做起。事實上,每家公司都很缺少好的業務人員,而且做業務也是一項很好的訓練,因為不管你將來做到什麼職位,有做過業務的經驗,都會對你有所幫助。

被迫學習英文
在外商公司,除非是和老外互動,同事之間大部份還是講中文,但是,EMAIL往返、填寫各式表格或撰寫報告,就得用英文,因此,整個週遭的環境都是英文。記得我在和未來的主管談完後,再去和“人事”談薪水及各項福利時,“人事”拿了一張個人資料表給我填時(請參閱第九章的範例),天啊!整張表格都沒有一個中文字,我當時很緊張,心想,我過去所背的單字,早在大學聯考後,全部還給老師了,該如何填寫呢?。

我記得當時在填寫時,還真的有幾個欄位是看不懂該填什麼,身邊又沒有字典(就算有字典,也不好意思查,不能自曝其短),於是就用猜的,想想看人事資料中,還會問那些?最後硬著頭皮交出去,心想人事資料可能也只是存檔而已,應該不會檢查有沒有寫錯。

剛進外商時,真的壓力很大,雖然和台灣同事都講中文,但是,所有人的話中必會夾雜一些英文單字,有時候又剛好是很重要的意思。寫EMAIL也全部都是用英文,看還比較容易,可以查字典或慢慢看,但是,說到寫,剛開始可真是困難。每次要動筆時,腦中浮現的都是考大學聯考時的作文範例,但句型、用字都太八古了,寫出去鐵定會笑掉別人的大牙。

記得我在外商所發出的第一封EMAIL,總共不到十五個單字,我至少來回看了一個小時,才有勇氣發出去,從單字、時態、文法及句型,一一不斷反覆地檢查,深怕EMAIL一丟出去,曝露自己英文差的缺點。事實上,對於一個沒在外商工作過,又只在台灣受英文教育的人而言,寫封一定水準且大家都看得懂的EMAIL,還真不是那麼簡單。

在第一家外商待三個月後,剛好是年底打考績的時候,我老闆對我的評語是:工作速度太慢及英文能力須要加強。後者我必須承認,但前者我卻不能苟同,因為我過去常被老闆稱讚“做事速度快、效率高”,當時老闆之所以會這樣認為,其實是因為從國內企業到外商,所必須適應的時間比較長,其中一個最需要適應的就是英文環境,但這是英文本來就好的人無法體會的部份。

我當時告訴自己,我在明年打考績時,一定要扳回一成。果然我做到了,我在第二年的考績是Rating1(全銀行不超過10%的人可以得到),而且老闆也沒再提及英文能力需要加強的問題。倒不是我在一年內英文就突飛猛進,而是我在工作方面的表現,彌補英文能力不足的缺點。

COPY & PASTE
大約在進入渣打半年時,主要工作內容都上手後,我知道必須快速地提昇自己的英文能力,否則很難在外商進一步發展。於是我開始找各種方法,包括到外面補習班補英文、看英文發音及字幕的DVD影片、聽英文廣播等等,設法提昇自己的英文能力,但都覺得沒什麼用,因為這些管道學來的英文,對工作上都沒什麼幫助,當時我最急迫的需求,就是如何寫好英文的EMAIL。

後來我想一個不錯的方法,就是“COPY & PASTE”,也就是把別人寫給我的EMAIL,對我最有用的句子寫下來,下次當我想寫類似的句子時,就把檔案打開,把這個句子“COPY & PASTE”,再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使用。隨著我收集的好句子愈來愈多,以及用的次數愈來多,慢慢地,經常寫的句子,我已經可以不用再用“COPY & PASTE”的方法,而是可以直接寫出來,正是這樣的過程,讓我的EMAIL愈寫愈快,也愈來愈豐富。當然,和老外或從小在國外長大的華人比起來,還是遜了許多,但至少寫英文EMAIL已不再是障礙,而且別人也都看得懂,不致於會錯意,這不就達到溝通的目的了。

事實上,這本書之所以能夠成型,也是因為我有這個學習的習慣,因此,資料取得非常容易。如果你突然要求一個英文程度很好的人,寫出一百句最常用的EMAIL,他可能一下子還寫不出來,因為英文對他們來說,就像吃飯那麼容易,邊思考就能邊寫出來,沒必要利用一句、一句拼湊起來。當然,能用英文思考,這是學英文的最終目標,但對於台灣人而言,無法直接跳到這個境界,因此,一句、一句的拼揍學習方式,還是必經的過程。

找回你本來就會的英文
我必須這麼說,到目前為止,台灣正規的英文教育是徹底失敗,只重視「背誦、研讀」,而不重視「活用、熟練」,這對任何語言學習而言,都是錯誤的方法。但是,縱使方法是錯誤的,我們畢竟還是花了許多時間在英文上,因此,基本的單字、片語、句型及文法能力,還是存在的,重要的是如何在還沒完全忘記前,把曾經學過的英文找回來。

在我開始使用“COPY & PASTE”的方法,學習寫英文EMAIL時,我發現除了行業特殊的英文用字及老外寫的較特殊的表達方式外,大多數的EMAIL,看不懂的單字或片語,其實也不多,重點在於你必須知道如何拼湊這些你本來就會的單字、片語,才能讓別人一目瞭然。當我遇上看到不太懂的EMAIL,都會先把它們先存在我的資料庫,等到有空或下班後,再拿出來仔細研讀。

事實上,從前後文的關聯,多看幾次通常都可以瞭解,若真的不懂或不確定,就會請教英文比較好的同事。在外商,英文程度好的人比比皆是,他們也不會吝嗇教你,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英文好,能在職場上佔到什麼優勢。這些人從世界各國留學回來,包括美國、英國、澳洲及加拿大等等,有些是小留學生,有些是就讀國外名校的大學或研究所,與這些人一起工作,你還是可以學到不同國家的英文用法或發音,還真的有些差異。

總之,大家不要妄自匪薄,認為自己的英文程度是幾近於零,只要你在求學的過程中,還曾經被逼著背過一些單字、片語,這些東西其實都還存在你的腦中,只是因為不常使用,可能存在記憶很深的地方,需要費點功夫才能喚醒。

如果你過去的英文真的是一片空白,認識的單字沒幾個,BE動詞和一般動詞都搞不清楚,那你的確需要比別人用功,先奠定一些英文的底子。但是,我還是不建議去買一本單字或文法的書猛K,因為那會讓你對英文更加排斥,我還是建議,以職場上用的到的英文為教材,不斷地練習,才會有動力繼續學下去,而且也才看得到效果。

從戒慎恐懼到攸游自得
任何一種語言,我們所必須學的包括「聽、說、讀、寫」,以難易程度來區分,應該是「讀」最簡單,再來是「寫」,再來是「聽」,「說」應該是其中最困難的部份。在外商,「讀」和「寫」是無法避免的,而且隨著時間的磨練,這兩方面的能力,自然而然就會增強;「聽」的部份,機會也還算多,因為至少高階主管一定會有外國人,而台灣人的高階主管與他們溝通,一定會用英文;至於「說」的部份,如果你不是直接報告給老外,或是因為工作性質需要與國外聯絡,事實上,是不太有機會「說」英文,除非自己很有勇氣,在公司遇到老外,就主動和他們哈啦幾句,甚至更積極一點,下班約老外出去吃飯或喝兩杯。

進外商一兩年後,英文的讀和寫,大致已經沒什麼問題,除了碰到少數比較特殊的情況,EMAIL可能會寫比較久,但平常的業務往來,大多不會花太多時間,但是,英文的「聽」和「說」,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受台灣的英文教育,基本上,是完全沒有具備「聽」和「說」的能力。記得剛進外商時,如果老闆不在,他的電話響了,我根本就不敢代接,因為老闆的電話,大部份是國外打來的,如果聽不懂就很糗,所以乾脆不要接,比較保險。

我剛始進渣打時,主要的工作是寫研究報告及支援業務同仁去拜訪客戶,對業務同仁或客戶,都不用講英文。半年後,因為另一位較資深的同事離職,我開始接她的工作,她的工作就必須新加坡總部聯絡,洽談一些業務支援及產品開發的事務。正因為如此,我被迫必須開始聽英語及講英語。

剛開始我接到總部打來的電話,只能簡單地回應,其實有一半以上是聽不懂,只好在電話結束後,再用EMAIL確定,但我想他們一定覺得很奇怪,不是電話中都已經講清楚了嗎?因此,在剛開始的那段時間,我都儘可能利用EMAIL與總部聯絡,因為我非常沒有把握用電話談事情,一方面怕聽不懂對方的問題,另一方是無法用英文回應。

後來發現這樣也不是辦法?無法避免還是會接到老外打來的電話,或是自己很急著找對方尋求支援,利用電話聯繫會比較快。後來想到的方法還是「COPY & PASTE」,講電話總有一些標準的對話吧!因此,每次聽老闆和老外講電話,我都很認真地偷聽並記錄他講什麼,事實上,台灣人講英文一定是比較容易聽懂,不會像老外有口音、連音,且講話速度又快。

就這樣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比較有信心敢接電話,心裡障礙一旦去除,就比較能聽清楚對方在講什麼,因為你不會想著要聽懂每一個字,而是抓重點瞭解對方的語意。但是,說的部份,還是只能簡單地回應或片斷地拼湊句子,不過對方也會試著猜測你的意思,雖然溝通不是那麼完美,但工作還是能夠順利進行。儘管如此,我心裡還是很在意,到底如何才能讓自己在「說」的部份,更上一層樓?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