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這本書在一九四○年出版,一九七二年大幅增訂改寫為新版。不論什麼時候讀,都不能不嘆服作者對閱讀用心之深,視野之廣。不懂閱讀的人,初探閱讀的人,讀這本書可以節省冤枉路。對閱讀有所體會的人,讀這本書可以有更深的印證與領悟。這是一部有關閱讀、永不褪色的經典。

莫提默‧艾德勒 (Mortimer J. Adler, 1902-2001)以學者、教育家、編輯人等多重面貌享有盛譽。除了寫作《如何閱讀一本書》之外,以主編《西方世界的經典》,並擔任一九七四年第十五版《大英百科全書》的編輯指導而聞名於世。

查理‧范多倫 (Charles Van Doren)先曾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後因故離任,和艾德勒一起工作。一方面襄助艾德勒編輯《大英百科全書》,一方面幫他把一九四○年第一版《如何閱讀一本書》內容大幅修編增寫,因此,一九七○年的新版就由兩人共同領銜。

臺灣商務印書館自從二○○三年七月推出《如何閱讀一本書──首次完整中文版》,便深獲各界讀者之好評,適逢臺灣商務印書館六十週年館慶,是故推出新封面版本,期能帶給廣大讀者們全新的閱讀視野。

作者簡介:

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J. Adler, 1902-2001

以學者、教育家、編輯人等多重面貌享有盛譽。除了寫作《如何閱讀一本書》之外,以主編《西方世界的經典名著》,並擔任一九七四年第十五版《大英百科全書》的編輯指導而聞名於世。

查理‧范多倫Charles Van Doren, 1926

曾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後因故離任,和艾德勒一起工作。一方面襄助艾德勒編輯《大英百科全書》,一方面幫他把一九四○年第一版《如何閱讀一本書》內容大幅修編增寫,因此,一九七○年的新版就由兩人共同領銜。




譯者簡介:

郝明義

出版人。曾任時報出版公司總經理、臺灣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兼總編輯,現任大塊文化董事長,以及「網路與書」發行人。
著有《工作DNA》、《故事》、《那一百零八天》;譯有《2001:太空漫遊》。


朱衣

著名都會女作家,擅長描繪都會生活的情愛男女,著有《前中年期浪漫族》、《不婚年代的戀愛哲學》、《不要約會只要喝咖啡》等十餘本小說。目前除小說創作外,並從事心靈成長的散文寫作及翻譯,著有《日日是好日》、《勇敢再出發》等書;譯作包括全球暢銷書《別為小事抓狂》系列、《美麗人生十大守則》系列、《快樂──達賴喇嘛的人生智慧》、《寬恕──達賴喇嘛的人生智慧2》等十餘本。

內文試閱:
兩種實用型的書

關於實用性的書有一件事要牢記在心:任何實用性的書都不能解決該書所關心的實際問題。一本理論性的作品可以解決自己提出的問題。但是實際的問題卻只能靠行動來解決。當你的實際問題是如何賺錢謀生時,一本教你如何交朋友或影響別人的書,雖然可能建議你要做很多事,但卻不能替你解決問題。沒有任何捷徑能解決這個問題,只能靠你自己去賺錢謀生才能解決。

以本書為例。這是一本實用的書,如果你對這本書的實用性感興趣(當然,也可能是理論上而言),你想要解決學習閱讀的問題。除非你真的開始學習了,你不可能期望那些問題會自動解決,消失不見。這本書沒法為你解決那些問題,只能幫助你而已。你必需要自己進行有活力的閱讀過程,不只是讀這本書,還要讀很多其他的書。這也是為什麼老話說:只有行動能解決問題。行動只能在世上發生,而不是在書本中出現。

每個行動發生時都有特殊情況,都發生在不同的時間、地點與特殊環境中。你沒法照一般的反應來行動。要立即採取行動之前的特殊判斷力,更是極為特別的。這可以用文字來說明,卻很少見。你很難在書中找到這樣的說明,因為實用書的作者不能親身體驗讀者在面臨的特殊狀況時,必須要採取的行動。他可能試著想要幫忙,但他不能提供現場的實際建議。只有另一個碰到同樣情況的人,才能幫得上忙。

無論如何,實用型的書多少可以提供一些一般的規則,可以應用在同類型的特殊狀況中。任何人想要使用這樣的書,一定要運用在特殊的狀況下,因此一定要練習特殊的判斷力才行。換句話說,讀者一定要能加上一點自己的想法,才能運用在實際的狀況中。他要能更了解實際狀況,更有判斷力,知道如何將規則應用在這樣的狀況中。

任何包含了規則的書──原理、準則或任何一種一般的指導──你都要認定是一本實用型的書。但是一本實用型的書所包含的不只是規則而已。這本書可能會說明原理,強調出規則,使規則淺顯易懂。譬如在這本與閱讀有關的特殊主題的書中,我們不斷地用簡明的解釋文法、修辭與邏輯原理的方法,來解說閱讀規則。

闡述規則的原理通常是科學性的,因此那是屬於理論性的知識。規則與原理的結合,就是事物的理論。因此,我們談到建橋梁的理論,也談到合約架構的理論。我們的意思是,原則性的理論歸納出規則,而規則能讓過程完美無缺。

實用型的書因此可分為兩種類型。其中一種,就像本書一樣,或是烹飪書、駕駛指南,基本上都是在說明規則的。無論其中談論到什麼問題,都是為了說明規則而來的。在這類書中很少有偉大的作品。另一類的實用書主要是在闡述形成規則的原理。許多偉大的經濟、政治、道德巨著就是屬於這一類。

這樣的區分並不是絕對的。在一本書中,同時可以找到原理與規則。重點在其中某一項會特別強調出來。要將這兩種類型區分出來並不困難。不管是任何領域中,談規則的書都可以立刻認出來是實用型的。

一本談實用原理的書乍看之下是理論性的書。從某個程度來說,的確沒錯。它所討論的是一種特殊狀況中的理論。無論如何,你還是看得出來它是實用型的書。是那些問題的特質將它歸類了。這樣的書所談的是人類行為領域中,人們可能做得更好或更糟。

在閱讀一本以規則為主的書時,要找尋的主旨當然是那些規則。在闡述規則時通常是用命令語句,而不是敘述句。那是一種命令。譬如說:「及時一針,勝過事後九針。」這樣的規則也可以改為敘述式的說法:「如果你及時補上一針,就省下後來要補的九針。」兩個句子都是在提示爭取時間的價值,命令式的語句比較強烈,但卻不一定容易記住。

無論是敘述句或命令句,你總是能認出一個規則來,因為它在建議你某件事是值得做的,而且一定會有收穫的。因此,要你與作者達成共識的命令式的閱讀規則,同時也可以改成忠告式的說法:「成功的閱讀牽涉到讀者與作者達成共識。」成功這兩個字就是一個鼓勵,很含蓄地表現出閱讀是值得去做的一件事。

在這類實用書中的論點都是在向你表示:所有的規則都是確切可行的。作者可能會用原理來說明這些規則的可信度,或是告訴你一些實例,證明這些規則是可行的。看看這兩種論點,訴諸原理的論點通常比較沒有說服力,但卻有一個好處。比起舉實例的方法,訴諸原理的論點較能將規則的理由說明得較清楚。

在另一種實用型書中,主要談的是規則背後的原理。當然,其中的主旨與論點看起來就跟純理論型的書一模一樣。其中的主旨是在說明某件事的狀態,而論點就是在強調真的是如此。

但是閱讀這樣的一本書,與閱讀純理論的書還是有很大的不同。因為要解決基本問題就是實用的──行動的問題,人類在什麼狀態下可以做得更好或更糟──聰明的讀者看到「實用原理」這樣的書時,總是能讀出言外之意。他可能會看到其中的規則,雖然沒有說明清楚,但卻是由原理衍生出來的。他會更進一步,找出這些規則是如何實際應用出來的。

除非是這樣的閱讀,否則一本實用的書便不會真正的發揮實用的效果。無法讓一本實用的書發揮出效果,就是失敗的閱讀。你其實並不了解這本書,當然也不可能正確地評論這本書了。如果在原理中能找到可以理解的規則,那麼也就可以在由原理引導出來的規則或建議的行動中,找到實用原理的意義。

這些是你要了解任何一種實用型書籍,或是在做某種批評時的最高原則。在純理論型的書中,相同或反對的意見是與書中所談的事實有關。但是實際的事實與理論的事實不同。指引性的規則在這兩種情況中是真實的:一是真的有效。二是這樣做能帶引你到正確的結果,達到你的期望。

假如作者所建議的正確結果對你來說並不恰當,就算他的建議聽起來很真實,很希望能幫助你達到目標,你可能還是不會同意他的觀點。你會因此而判斷他的書是真實的或虛假的。如果你沒有仔細的思考,也沒有確實有效地閱讀過,縱使書中的規則真的有效,這本書對你來說還是沒什麼實用性。

注意這段話的意義。在評論理論性的書時,讀者必須觀察他自己與作者之間的原理與假設的一致性或差異性。在評斷一本實用的書時,所有的事都與結果及目標有關。如果你不能分享馬克思對經濟價值的狂熱,他的經濟教條與改革措施對你來說就有點虛假或無關痛癢。

如你可能和艾曼德‧博格(Edmund Burke)一樣,認為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策略,而且在全面考量過後,你相信還有比改變資本不平等更重要的事。在這種情況下,你會覺得像《共產主義宣言》這類的書荒謬得可笑。你的判斷主要是與結果達成共識,而非方法。就算方法非常真實有用,如果所達到的目的是我們不關心或不期望的結果,我們也不會有半點興趣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