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老卡,我們是醫生!」

他有次喊道:「我們怎麼能做這種事?」

我也拿這問題問自己。

我在畢業典禮上唸了蘇聯醫生誓詞,

宣誓要幫助病患,不傷害人,不論白天、夜晚、假期隨喚隨到。

到目前為止,我只履行了第三段誓詞。

不到十公克的天花病毒,可以摧毀整個紐約。目前流行的美容聖品肉毒桿菌,愛美人士用來消除魚尾紋、皺眉紋與抬頭紋,它正是伊拉克藉以威脅鄰國安全的生物武器原料。我們身處生物武器危機而不自覺。

生物武器的氾濫,始於冷戰時期蘇聯的軍事工業。一九七二年,包括蘇聯在內,全球一百四十多個國家簽署「生物武器協定」,試圖撲滅造成人類生命危險的病毒和病菌。不料蘇聯包藏禍心,背信將這些病毒、病菌製造成最具殺傷力的武器,威力足以摧毀所有人類。

一九九二年蘇聯解體之後,生物武器製造技術流入恐怖組織與區域強權手中。未來像日本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鐵施放沙林毒氣,與電影《不可能的任務II》中病毒走私事件將層出不窮,成為人類集體安全的一大威脅,恐怖程度更甚核子武器。因為它技術簡單、不易察覺、容易走私,然而所有國家都尚未有預警及防禦系統,包括台灣。

《戰慄計畫》揭露全球規模最大的祕密生物武器計畫,由蘇聯前生備所副所長阿里貝現身說法,細述二次大戰日本在中國的七三一部隊、冷戰時期蘇聯的生物武器計畫,到後冷戰時期地方強權與恐怖組織掌握生物武器的威脅。

本書首次掀開蘇聯龐大生物武器製造機器的神祕面紗,蘇聯科學家參與製造生物武器,心理所遭受的道德掙扎在身體留下的後遺症,更揭發蘇聯軍隊在阿富汗戰爭、KGB對附庸國家的海外異議份子,使用生物武器屠殺與暗殺的祕史。並告訴我們一項驚悚的事實:全世界多達十七個國家擁有生物武器,而且仍與日俱增。愈是認識生物武器的真實面,愈是讓人不寒而慄。

作者簡介:
肯‧阿里貝(Ken Alibek)
一九五○年生於哈薩克,七五年畢業於托木斯克醫學院,專攻傳染病與流行病學,畢業後加入生備所。八八年到九二年擔任生備所副主任,九二年投誠美國。

史蒂芬‧漢德曼(Stepphen Handelman)
《時代週刊》專欄作家,一九八○年代與九○年代初期擔任《多倫多星報》駐莫斯科分社社長,曾出版《同志罪刑:蘇聯的新犯罪組織》。

譯者:
鍾清瑜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5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