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一年的期限內,我擁有另一位妹妹……
令人心跳加速的家族與愛情喜劇開幕!


「今天開始妳就是我的妹妹了,我會教導妳所謂的『家族』到底是什麼!」
因為意外的一個吻,「傳說中」的不良少年三堂想太就這樣突然多了一個「期間限定」的妹妹──自北歐歸國的財閥繼承人北嶌沙綾。這位生活常識「零」、家族意識「不明」、男女意識似乎也「很有限」的千金小姐非常有自我風格。
即使被正值反抗期的親妹妹綺理白眼也得繼續照顧新「妹妹」的想太、卻因為沙綾已經有了未婚夫而必須絕對保密。而在想太落得進退不得的窘境時,居然連青梅竹馬的未實也開始對他不懷好意了起來!?
為期一年的親情vs.愛情喜劇,俏皮登場!





作者簡介:
長岡マキ子
以《中之下!》獲得第21屆Fantasia大賞金賞出道。由於經常覺得自己是個平凡人,在排除讀書跟鑑賞動畫等只要是御宅族都有的興趣後,就只剩下「疼愛妹妹」了。於是便完成了本作。希望這份自介不會在某處被妹妹看見……





譯者:
青涸軒

內文試閱:
#1 讓我來教妳什麼叫真正的家人!

假設有個素未謀面的美少女突然從天而降,而且她不但是位有錢人家的小姐,還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寄住到自己家。
實際上當然不可能發生這種奇蹟,就算有也與自己的人生無緣—如此認為的三堂想太的故事,就這樣在高中入學典禮的當天揭開了序幕。
在還有點冷的春天早晨,想太穿著新制服走進了學校的正門。
麓風學園是一間國中直升高中的學校,因此即使是高中的第一天,除了制服以外也沒什麼特別新鮮的事情。不但同年級的學生沒有增加,就連老師也都是一群熟面孔。倘若能來點漫天飛舞的櫻花陪襯,或許還能有些新奇的感覺,然而因為今年的櫻樹比往年還早開花,所以樹上早已不見任何花瓣。
不過就是這樣才好。
「櫻花葉,櫻花葉⋯⋯」
想太露出銳利的眼神,以彷彿瞄準敵人的戰國武將般的表情緩步走在校園內。
「那不是三堂同學嗎?怎麼新學期才剛開始就那麼恐怖⋯⋯」
「該不會是有其他學校的不良少年找他麻煩吧⋯⋯」
這下原本就因為差點違反校規的明亮褐髮,而被誤會為不良少年的想太與周圍的隔閡又更深了。不過在他身上背負的重大使命面前,這樣的擔憂根本就不算什麼。
「櫻花葉⋯⋯」
正門前的櫻樹還不行,而操場旁邊的葉子也太小了。想太遲遲無法找到長著現在依然柔軟,而且嫩葉大小適中的理想櫻樹。
「超棒的櫻餅(註:一種用櫻樹葉包著紅豆麻糬的點心),上等的櫻餅⋯⋯」
不知不覺開始將目的掛在嘴邊的想太,繼續往學園的深處前進。
「⋯⋯找到了!」
最後他來到了位於講堂後面的某個瓢形池邊。儘管只是為了造景所設的人工池,那裡依然有著一片宛如春之庭園般的自然景觀,在蝴蝶飛舞、玉蘭盛開的深處,有一群生長速度明顯快於學園內其他樹木的櫻樹。
想太立刻脫掉西裝上衣,並捲起襯衫的袖子。他露出的上臂有著明顯經過鍛鍊的肌肉。雖然這只是平常做家事累積的成果,但看在不知情的人眼裡,或許就像是成天打架者才會有的肉體也不一定。
「很好!」
把這些樹葉拿去醃漬,包麻糬來吃吧。想太就是為了這個偉大的野心,才會比預定提早三十分鐘起床來上學。
「不曉得綺理那傢伙會不會高興⋯⋯」
想太一面想像妹妹吃著季節限定的喜愛點心時的表情,一面將手抵在放眼望去最粗的一根樹幹上。為了搖晃樹枝讓葉子掉下來,想太用力地搖起了樹幹。
「哼⋯⋯」
「啊!」
此時上方傳出一道少女驚險的叫聲。
「咦?」
想太抬頭一看,便發現在樹幹上方、幾乎接近樹頂的粗壯樹枝上,居然有一個即將跌落下來的少女身影。
「?」
想太反射性地張開雙手,擺出準備接住對方的姿勢。然後在與少女對上視線的那一瞬間,就被對方惹人憐愛的樣子給迷住了。
少女的長捲髮在穿越枝葉間隙的陽光下散發出淡藍色的光芒,而她從制服裡露出的四肢不但纖細修長,就連肌膚也宛如經過琢磨的珍珠般滑嫩。最重要的是那可愛的五官⋯⋯
「唔哇!」
不過急速掉到想太懷裡的美少女並非妖精,而是人類,讓他因為這出乎意料的衝擊而踉蹌了一下。正當想太為了使力而打算將慣用腳踏向地面時,這才發現那裡居然有截樹根。
「唔喔喔!」
不出所料,失去平衡的想太與少女一同摔向了地面。兩人像滾動的鉛筆般在地上轉了好幾圈後,才脫離慣性法則停了下來。此時現場變得一片寂靜。
(好痛⋯⋯)
原本打算這麼說的想太,發現自己居然發不出聲音來。
他正臉朝下地倒在地上,而手臂底下則是少女溫暖的身體。想太在胸口附近,感覺到了一股至今從未體驗過的柔軟與彈力。
「嗯⋯⋯」
少女小聲地呻吟。她的聲音化為振動,透過嘴唇直接在想太的耳朵內側響起。
想太的心跳倏地開始加快。該不會,應該說也只有這個可能⋯⋯
⋯⋯自己正在跟她接吻吧。
「嗯⋯⋯」
想太因為少女再度發出呻吟而抽出原本被壓在她背後的雙手,並以伏地挺身的要領撐起頭部。在發出「啾」的一聲後,想太的嘴唇才重獲自由—
離開少女那宛如櫻花花瓣般的嘴唇。
「⋯⋯!」
這驚愕的狀況,讓想太頓時說不出話來。無論是劇烈跳動到彷彿要從嘴裡蹦出來的心臟,還是冒著汗的手掌,都有一種像是被切離自己身體的奇妙感覺。
橫躺在草皮上的少女,是位讓人愈看愈覺得擁有壓倒性美貌的美少女。細長的睫毛,在宛如絲綢般潔白的薄眼皮與眼窩上留下立體的陰影;而圓滑的額頭與臉頰的曲線則是以令人賞心悅目的角度,跟堅挺的鼻子與下巴形成渾然天成的調和。
「嗯⋯⋯」
少女緩緩睜開眼睛的瞬間,讓人產生一股色彩鮮豔的蝴蝶在眼前飛舞的錯覺。那是一雙帶有些微透明感、宛如寶石般的淺色眼眸。她的眼角微微上揚,充滿誘惑力的雙眼,正散發出令見者無不為之著迷的魔幻氣氛。
「⋯⋯是誰?」
少女首次發出的聲音中,透出聲調適中的澄澈音色。若要用顏色來比喻,就像是檸檬黃般。
「呃⋯⋯我叫三堂想太。」
「三堂想太?」
少女語調僵硬地複誦了一次,並以彷彿機器人般的動作起身,飄著裙襬站了起來。像是受到她的影響般,想太也跟著站起身來。
「⋯⋯好痛。」
少女接著說道。雖然陷入被害妄想的想太,瞬間以為對方是在暗指他這個人看起來很刺眼,但在看見少女將手抵在自己的嘴唇上後,便發現事情並非如此。
「啊!」
此時想太也注意到了。儘管範圍不大,但少女櫻色的下唇出現了一塊深紅的痕跡。
「流、流血了⋯⋯」
在那樣的衝擊下摔到地面,又直接碰上了嘴唇。恐怕是撞到牙齒了吧。一思及此,想太的心跳便開始加快,臉頰也彷彿著了火般的發燙。
「對、對不起。」
然而少女卻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僅以毫無溫度的雙眼凝視想太。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妳掉下來想接住妳,不過沒接好才變成這樣⋯⋯」
無法承受少女冷峻視線的想太,僵硬地移開了目光。
「真的很抱歉⋯⋯!失禮了!」
想太用力彎腰大聲道歉,並順著抬頭的力道轉身離開。他邊走邊撿起書包和上衣,然後就這麼跑回校舍。
跟女孩子接吻了。
這是他有生以來首次的體驗。而且,對象還是那樣的絕世美少女。
「這下糟了⋯⋯」
要說什麼糟了,首先是心臟。明明沒跑多長的距離,但在離開池塘停下腳步後,便感覺心跳快到讓人覺得胸悶的程度。
「那是國中部的制服吧⋯⋯」
想太調整呼吸,同時試著回想。少女那有著水手風衣領的制服,正是國中部特有的西裝上衣。
今天是國高中的入學典禮,由少女穿的那身制服推斷,她應該是本校的國中生沒錯。
(這下真的糟了⋯⋯雖說是意外,但我居然跟國中女生⋯⋯)
學妹、義務教育、十五禁、蘿莉控等字彙在腦中瘋狂地打轉,就在想太因為想像自己穿著條紋囚服坐牢的樣子而發抖時—
「阿想!」
「唔哇!」
突然有人從後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讓他嚇得差點兒當場跳了起來。
「⋯⋯什麼嘛,是未實啊。」
回頭一看,站在那裡的是想太的青梅竹馬,伊遠未實。她正搖晃著未及肩膀的妹妹頭,仰望想太。
「早安!你在幹什麼?又是平常的妄想癖?」
「囉嗦。妳才是在這裡幹什麼?今天是入學典禮,應該不用晨練吧。」
「喔,真是過分的招呼方式呢!虧我還因為今天不用晨練而來學校幫阿想找葉子!你要做好吃的櫻餅對吧?」
想太驚訝地重新看向自己的青梅竹馬,對方正微微地鼓起那一直都沒什麼變的渾圓臉頰。
「為什麼妳會知道這件事?」
「我是聽綺理說的!因為阿想似乎想自己一個人準備,所以我就先跑去撿了。真是的~誰叫阿想這麼見外!」
「沒必要為了這種小事特地去麻煩別人吧。又不是要收集好幾百片。」
「啊,你今天的領帶果然也歪了!阿想對自己的事情真的是漠不關心呢。所以我才不能掉以輕心。」
未實將手伸向想太胸口,熟練地將領帶重新打好。
沒錯,未實從以前開始就有點喜歡多管閒事,到後來甚至還將想太當成弟弟在照顧,因此這樣的互動對她來說已經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那麼,妳是在哪裡撿葉子啊?」
「嗯?就校門附近跟校舍旁邊到處撿撿囉。不過今年感覺不錯的葉子很少呢。我找了三十分鐘只找到這些。」
未實隨手拿出一個裝了五、六片葉子的透明塑膠袋。
「阿想呢?你是在哪裡找?目前收集到幾片啦?」
「呃⋯⋯那、那個⋯⋯其實我還沒⋯⋯」
「咦?是這樣嗎?只有我一個人那麼努力,感覺好像笨蛋一樣!」
「對不起⋯⋯」
「我啊,可是還趁春假社團活動的空檔,好好讀了阿想的小說耶!」
「咦,真的嗎?」
「真的啦!」
「這樣啊⋯⋯」
想太瞬間繃緊了臉,望著未實問道:
「那麼,妳覺得怎麼樣?」
未實瞇起眼睛滿意地觀看想太的反應,並裝模作樣地雙手抱胸回答:
「嗯⋯⋯我一開始本來以為是靠劍與魔法戰鬥的正統奇幻故事,但結果並非如此呢。該說是到昨天為止都還只是普通高中男生的主角,不知為何突然跑到異世界稱霸,並廣受女孩子歡迎的後宮小說嗎?」
「⋯⋯那樣不行嗎?」
「我是不這麼覺得啦,但讀者應該很難理解為何那些女孩子會喜歡上主角吧。雖然我平常很少看書,所以也沒什麼自信,不過你好像都沒在描寫女孩子的心情。」
「這也沒辦法啊⋯⋯我平常又沒機會接觸女孩子。」
「嗯?這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
「妳該不會是在指自己吧?」
「那還用說!我在社團裡可是滿受歡迎的喔。」
「是受女孩子歡迎吧。」
「唔!你怎麼知道?」
「因為妳加入的是女子足球社吧!」
雖然因為覺得沒趣而沒說出口,但其實想太知道未實在男生中也頗受歡迎。
外表看似隨處可見的普通女孩的未實,只要一站上球場便會散發出彷彿換了個人似的存在感。她國中時踢的位置是前鋒,背號則是十號。儘管王牌攻擊手這英勇的稱號,讓那些半吊子的男生都嚇得不敢靠近未實,但青梅竹馬自然可愛的外表,還是替她製造了不少在遠處偷偷觀望的支持者。要不是對方打從幼稚園起就住在隔壁,對興趣是閱讀跟看搞笑節目這些室內活動的想太而言,應該一輩子都與這種運動少女無緣吧。
「⋯⋯唉,所以說,在你投稿目標的比賽之前,或許還是重寫會比較好喔。」
「我知道了⋯⋯謝謝妳一直這麼幫我。」
想太因為突然感覺到自己這位青梅竹馬的可貴而慎重地道謝。
「不用放在心上啦!」
未實露出在經過日曬的肌膚映襯下更顯耀眼的潔白牙齒笑道。
「你想早點出道變成暢銷作家,代替媽媽支撐家計對吧?今年的Fantasien大賞,將由三堂想太拿下啊!」
「喔!」
覺得心情舒暢許多的想太也跟著露出笑容,並暫時將與美少女的接吻事件拋在腦後。
「啊,對了,阿想。今年一年,在學校也請多多指教囉!」
未實像是突然想到般的說道,但想太卻一臉茫然地回視她。
「咦?你還沒看過分班告示啊,不是已經貼在玄關前面了嗎?」
「⋯⋯啊!」
忘記了。畢竟想太一來到學校,腦袋裡就只想著櫻花葉的事情。
「阿想跟我同班喔!好久沒同班了呢~是從國二以來?在那之前是小四的時候吧?」
「那樣根本就不算很久吧。」
「哎呀,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一直站著說話也有點奇怪,我們這兩個同班同學就一起到教室去吧!」
未實用力拉住想太的手,讓後者只能腳步不穩地走向校舍。
「喂、喂,住手啦⋯⋯」
雖然還不到上學的尖峰時間,但周圍依然有幾位零星的學生。這樣會不會讓其他人以為兩人是手牽手走在一起呢,這點實在讓想太靜不下心來。
「嗯?你是因為覺得這樣像姊姊牽著弟弟所以很難為情嗎?還是因為我穿高中制服的樣子太耀眼,讓你感到心跳不已呢?」
「妳上個星期才來我家炫耀過吧!不是那樣啦,我只是不喜歡引人注目而已!」
「啊哈哈,畢竟阿想的外表原本就很顯眼。」
接近金髮的茶髮,以及藍色的眼睛。在這座雖然自由,卻有著樸實校風的麓風學園中,想太的外表可說是十分顯眼,於校內甚至還被稱為「不良少年三堂」而小有名氣。
「話說恭喜綺理入學了!國中部的入學典禮是在下午吧。阿想會出席嗎?」
「嗯?不,我不會去,我媽下午工廠休息所以會過來。而且都升上國中了,要是哥哥來參加入學典禮應該會很討厭吧。」
「是嗎?綺理最喜歡阿想了,所以應該會很高興吧?」
「最近可就不是那樣了呢。雖然她說願意幫我看小說的原稿,但一拿給她看後,馬上就得到『怎麼登場人物都是美少女啊,真噁心』之類的評語。而且她最近都不願意跟我一起洗澡,看來那傢伙也差不多進入思春期了⋯⋯」
想太開口嘟囔著,站在他身邊的未實總算放開手並高興地笑道:
「阿想真的就像綺理的爸爸一樣呢。」
「唉,我的確是一直朝這個方向在努力啦。」
兩人的父親在妹妹開始上國小那年就去世了。母親接手父親經營的小工廠並就任社長。從那時起,母親便每天忙於工作,至於家事則是由想太一手包辦。
「啊!對了,未實,妳今天放學後有空嗎?」
「嗯?今天一整天都沒社團活動所以有空,怎麼了?」
「車站前那間KING─MART的衛生紙到今天為止都有超值特賣。因為一人限購一組,所以我亟需人手。」
說著說著,想太便從書包裡拿出一疊傳單,然後從印有彩色照片跟單色印刷的傳單中挑出目標的那一張。在做過記號的紙面上,衛生紙的專欄除了印有「限兩日內」的宣傳文字之外,還被人用紅筆畫了三個圈圈。
「十二卷居然只要一六九圓,超便宜的對吧?KINMA自家品牌的牛乳既便宜又優質,除了略稱(註:在日文中,KINMA音近男性的睪丸)有點危險以外,真的是間好店呢!所以我今天絕對要去KINMA啊!」
「⋯⋯跟父親相比,阿想果然比較像歐巴桑。」
兩人一面交換著這樣的對話,一面走入校舍將鞋子放進新鞋櫃,朝新教室走去。接著兩人在途中發現校內的氣氛似乎有點奇怪。
由於是新學年開始的日子,因此不難理解學生們會因為分班與新老師的結果發表而情緒高昂。即使如此,這依然並不屬於那種類型的氣氛。而是更加浮動,類似有藝人要來學校演講的感覺⋯⋯
「⋯⋯不曉得那個北嶌財閥的大小姐是什麼樣的女孩子。」
「聽說長得很可愛喔。而且她還是歸國子女,別說是雙語了,據說會講五國以上的語言呢。」
「欸~聽起來感覺像是騙人的耶,又不是漫畫,哪來那種才貌兼備的美少女大小姐啊,一定是有人誇大其辭啦。」
在側耳傾聽周圍的閒言閒語後,想太總算心裡有底。
那是春假前曾於校內流傳的謠言。麓風學園與三堂家所在的真秀場市內,有一棟著名資產家的宅第。通稱「北嶌財閥」的超有錢集團,既是知名一流企業的大股東,同時也是逼近反壟斷法界限的存在。而據說位居該財閥頂點的女豪傑北嶌政子今年就讀國三的孫女,將會轉入這所學校。
「阿想,那個謠言是真的嗎?就私立而言,我們學校不但學費超便宜,校規也很鬆,我實在不覺得那種大小姐會來這裡念書。」
「我想應該是真的。因為我媽也有提到過。」
「⋯⋯啊,原來如此。畢竟北嶌財閥的公司是阿想媽媽工廠的客戶嘛。」
「嗯,因為她在工作的地方那裡也有聽說,所以應該沒錯吧。」
三堂家的工廠專門製造用在精密機械某部分的特殊零件,由於這方面的需要十分冷門,因此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有九成以上的訂單是來自某間特定的公司。而那間「諾斯艾股份有限公司」,正是由北嶌政子擔任社長的一流鐘錶製造商。
「這樣啊。如果那件傳聞屬實,會讓人有點緊張呢。」
「唉,反正學級又不同,應該也沒那麼容易扯上關係吧?雖然我媽嚇得半認真地警告我﹃絕對不能對人家失禮,要是遇到了就趕快退到路邊下跪﹄倒是真的。」
「不過我也不是不能體會阿姨的心情。畢竟要是跟那樣的女孩發生了什麼事,或許會對工作產生影響也不一定喔。」
「但對方又不是不良少女,就算在走廊上撞到也不會釀成什麼大事吧。」
「說得也是。只要稍微小心一點,應該也不會對人家造成什麼更大的危害。」
兩人說著說著,便走進了新的教室「1─F」。就在這個時候—
「就是她,那女孩就是北嶌家的大小姐!我之前有見過她跟類似祖母的人來辦入學手續!」
站在窗邊的男生指著窗戶外面大聲喊道。
「咦—」
在他的呼喊之下,班上已經有十幾個人一起跑到窗邊貼在玻璃上面。
「⋯⋯大、大家好誇張喔。」
「真的造成大騷動了呢⋯⋯」
驚訝的未實跟想太雖然口頭上這麼說,但果然還是在意地走向窗邊。在從同學們頭頂間的隙縫看向窗外的瞬間,想太的心臟突然嚇得停頓了一下。
「⋯⋯咦?」
「怎麼了嗎?阿想?」
站在旁邊挺直背脊的未實發出的聲音,忽然變得十分遙遠。
從1─F的窗戶望出去,正好能看見距離正門跟校舍玄關口有些距離的後院景象。一位少女正孤伶伶地站在樹木之間,像是在評估什麼似的仰望樹幹。從周圍沒有其他學生來看,那位女孩應該就是傳聞中的少女了吧。
而且毫無疑問地,她正是想太剛才遇見的那位絕世美少女。
「⋯⋯騙人的吧⋯⋯」
—絕對不能對人家失禮,要是遇到了就趕快退到路邊下跪。
母親的話在腦中迴響,讓想太有股想要當場抱頭蹲下的衝動。
別說是下跪了,他可是親了人家啊。而且雖然只有幾公釐,但還是在對方的嘴唇上留下了傷口。
「糟了⋯⋯」
先前興奮的心情,頓時轉換為一股支配全身、壓倒性的恐怖。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