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日本強賣突破十萬冊!

腦波掃描實驗中,一般人做決定平均要花八秒鐘,
日本棋王羽生善治只要一秒鐘就能瞬間決斷!

「長思無高手」思考長久不一定就穩贏。反之,有效率的思考,才是勝出關鍵。

長思無高手!當機立斷靠膽識!
為什麼研究對手不如先對付自己?
為什麼在有贏面的時候還選擇放棄?
為什麼事與願違的時候還要樂在其中?
怎樣才能練到殺手級直覺力?
怎樣才能在關鍵時刻一出手就達陣?
怎樣才能擁有致勝的決斷力?
又如何在追求成功的過程中也淬煉了心智?

意志力 X 自我觀察 X 大格局 X 專注力 X 冷靜思考 X 收集資訊 X 分析力X 不斷進化 = 瞬間決斷術

在偵探小說中,常常看到聰明的偵探在電火光石之時,腦海內快速閃過許多片段,突然間,一個線索「啪」的接通,偵探突來大喊一聲:「有了!」一切的謎底都揭開了,案情於是水落石出。
看起來玄虛難懂,但日本知名棋王羽生善治卻用他豐富的對奕經驗,揭開這一電光火石,腦神經接通的那一瞬間──直感力──。跟著棋王練習,你也能領略電光火石的決斷瞬間!
對一名身經百戰的棋士來說,對奕一場棋局有如上戰場打戰般激烈。從早上八點下棋下到晚上十一、二點,期間須具備專注力、思考力、毅力、意志力……,若是一下分神,勝敗立分。因此,瞬間的判斷能力便成為關鍵角色。

日常生活中就可以進行的自我訓練:
訓練一:隨意信步漫走
訓練二:保留空白的時間
訓練三:做自己喜歡的事
訓練四:不處理,也是一種處理
訓練五:培養多元價值觀
訓練六:沒有徒勞之事
訓練七:探底
訓練八:不要落入完美主義

跟著一秒瞬間出手棋王學瞬間決斷術
‧善用對手力量,借力使力,讓自己的創造力源源不絕。
‧具備多元的價值觀,培養敏銳的直覺。
‧在輕鬆的狀態中專注,直覺就因此而生。
‧心無旁騖,只持續專注思考一件事。

這本書中,以棋士專有的精準、哲理筆法詳述了思考的抽象概念。您能在本書中得到對生活的敏銳思考、自我修煉心法,更能一窺日本一等一大師級人物的堅持、執著精神。

作者簡介:
羽生善治(Habu Yosiharu)
一九七0年生於埼玉縣,將棋棋士。
小學六年級師從二上達也九段,進入職業棋士養成單位獎勵會。以三年時間從獎勵會六級晉昇至三段。中學三年級達四段。
‧一九八九年十九歲時獲得第一個頭銜賽冠軍龍王。之後勢如破竹,連續在頭銜賽中獲勝。
‧一九九四年,晉昇九段。
‧一九九六年首次獲得王將頭銜,成為同時保持名人、龍王、棋聖、王位、王座、棋王「七大頭銜」史上第一人,改寫將棋界多項歷史紀錄。
‧二00八年獲永世名人(十九世名人)資格,目前擁有永世棋聖、永世王位、名譽王座、永世棋王、永世王將資格,七大頭銜戰中獲有六項永世稱號的資格。
‧二0一二年七月,頭銜獲得數達八十一冠,超越大山康晴十五世名人的生涯頭銜八十冠,,也打破了歷史紀錄。
‧同年八月,以最快的速度,最年少的年紀達到第五位一千兩百勝。勝率為七成二分三厘。
戰績平均一年四十五勝。這在一年二十五勝就堪稱為一流水準的將棋界,無疑是顆以驚異速度崛起的閃亮之星,堪稱當今最優秀的日本將棋棋士,將棋界稱今為「羽生時代」。
棋風寬廣,終盤的妙手令人著迷,超越一般常識的棋法,被稱為「羽生魔術」。著有《決斷力》、《大局觀》等著作。


譯者簡介:
黃靜儀
東吳大學日文研究所碩士,留日進修日本語教育,目前專事日文口筆譯與教學工作。譯有《影印紙的背面不要用》、《北京的蝴蝶,東京的蜜蜂》、《感動服務》、《下流志向》、《秘密結社的世界史》。


內文試閱:
《要成功,千萬別思考!》這本書教的是如何運用人人都有的直覺。由日本棋王羽生善治來教直覺最有說服力了。羽生善治是何許人物也?日本將棋界有七大頭銜,包括龍王、名人、棋聖、王位、王座、棋王以及王將,始終沒一統過。一九九六年,由年二十七歲的羽生善治拿下王將頭銜,成為日本史上「七冠王」第一人。

這位厲害的棋王羽生善治從小學六年級就開始學習將棋,到現在也有三十多年之久。他拿下六個永世稱號,在日本將棋界,甚至有現今為「羽生時代」之稱。就像講到法國會想到拿破崙,稱那時為「拿破崙時期」一樣,當一個時期以你的名字命名,你就可以跑著回家跟媽媽說「我出運阿!」羽生善治就是這樣一個叱吒將棋界的高手。

崇尚科學數據的日本人做過一個腦波實驗,測驗得出一般人要做一個決定平均需要八秒鐘的思考時間,而羽生善治只要一秒鐘就可以瞬間決斷。這樣的科學結果也讓日本人對羽生善治的腦袋嘖嘖稱奇。也許你會覺得,這就是羽生善治的大腦結構跟別人不太一樣,就跟愛因斯坦一樣是個天才吧。不過羽生善治卻說,瞬間決斷的直覺力並非與生俱來,而是可以後天培養的。

這樣一說,大家精神都來了,羽生善治將在《要成功,千萬別思考!》一書中娓娓道來培養瞬間決斷力的思考決策模式。這些養成方法不難,你我都可以在生活中訓練自我。

何謂直覺力
瞬間連結回路棋士在年輕時,主要靠的是計算能力、記憶力和優異的反射神經決勝負。

要選擇什麼路線才是上策?這需要發揮記憶力,參照數據資料,才能有最佳
的判斷。然而如果一直在相同的位置,以相同的角度來思考,也很難找出最好的
答案。如果同時還取得了過多的資訊——例如過度揣測對手的判讀或棋風思路,
心態不正確,結果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斷生路。

最重要的,應該是理解並掌握局勢,或是靜觀其變,一直等到自己掌握要
點,最後使出「命中要害」的一手。

如何具備這樣的感受能力,首先是辛苦地全盤觀察,並且必須具備一躍登高
俯瞰全局的大局觀。以這樣多面向的視野俯視時,自然就會有那一瞬間,不同的
思考觀點倏然湧現。

在俯瞰全局的同時,會有一瞬間心中突然清楚明白,在這個勢態中應該朝著
什麼方向進行,而這個策略要按什麼樣的程序執行才是妥善。不需要苦思,自然
找到一個最完善的方法。這突來的躍升可以洞悉直達終點的路徑,是因為在某個
瞬間回路已經連結形成。

這自然浮現、瞬間形成的思考回路,就稱為「直覺」。
因此,真正的洞悉,是先找到了答案,邏輯與確立隨之形成。

何謂直覺
直覺的真貌,究竟為何? 例如在對局中,有時腦中會靈光乍現,「就是這一步了!」並且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知道這是最好的走法。這就是邏輯思考昇華成直覺的一刻。

過去,曾有機會與卡內基美隆(Carnegie Mellon)大學的金出武雄老師對談。在談話中金出老師曾表示:「邏輯思考的累積,會加快思考的速度,形成直 覺反應。以計算機用語來說,在每一次既定的函數執行過程中,會逐漸硬體化。在此之前每次發出訊號的神經元細胞,會因為發出相同的訊號模式,而產生連結,這可說是一種學習模式的形成過程。」

換言之,所謂的直覺,就是瞬間進行的邏輯性思考。在比賽的時候,時間是分秒必爭的,當場建構一套邏輯性思考太花時間了。這個時候需要的,不是縝密嚴謹的理論,而是當機立斷,知道「沒錯!就是這一步!」

因此,需要從許多思緒中,找出一個最佳著手點。而這時的直覺,就是建立於平常鍛鍊腦部回路,不斷修煉累積的結果。透過將棋,我將直覺視為思考的指南針。在航海中遭遇了暴風雨,不知道該採取什麼策略時,腦中會突然閃過兩三個方法。這就是直覺。根據這些直覺,再查航海圖(檢證),最後的步驟是決定一個最佳的對策。而一開始的直覺,並非指腦中具體的思考或行動,而是自然浮現的「感覺」。此外,也有一種對局,是順勢而行的。即使有所預測,也打算「觀測局勢」,但有時候仍必須視對方出手「伺機而行」。

因此,必須親臨現場,實際感受對局中的臨場氛圍來思考。這也是培養直覺
的方法之一。

直覺並非憑空出現的想像。而是必須以不斷累積思考,探索的過程為經驗。
此外,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須不斷訓練如何從經驗中獲取直覺能力。

這些掙扎、努力的所有經驗,都如同孕育的土壤,在某一個瞬間,直覺能力
便由此滋長。如果這一切幾乎都自然形成,連本人也不確定是否有自己的意志在其中,就可以說直覺已經恰如其分表現出來了。

當我們能夠相信靈光乍現那一刻的感覺,直覺的效用就正式啟動了!

能不能「當機立斷」?
職業棋士的對局,往往都是漫長的。

有時從早上九點、十點開始,一直進行到深夜十一、二點。也有二天制的比賽。除了午餐和晚餐時間各休息一小時,一天對局十幾個小時也是常有的事。在這當中,有時會在下一手棋之間思考良久。一個不留神,一、二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目前為止我思考過最久的時間,是將近四個小時。但是最後所下的一步棋並不是什麼絕妙之手,而是極為普通,大概三秒鐘應該就可以想出來的一手棋。

相對地,我也曾等過對手思考四小時之久。

剛開始的前兩個小時,還會和對方一起思考,「下一步他會怎麼走呢?」但
隨著時間愈來愈久,後來想的幾乎都是和將棋無關的內容了。

「這樣三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去到日本什麼地方了呢?」
「中午要吃什麼呢?」
「如果他一直這樣想下去,永遠都不出手,會是什麼狀況呢?」
是不是思考愈久,就愈能夠想出一手意涵深遠的棋,或是就能夠有極佳的判
斷?其實我認為並非絕對。

將棋界中有一句話:「長思無高手」。意即長思久慮,到頭來卻時不濟用。

倒不如說,思考許久多是因為陷入猶疑,舉棋不定,很少有創造性的思考。
例如,棋士想要選擇A,並由此判讀接下來的幾手棋。然後假設選B的情況,可能會發展的棋路。這樣一來大約三十分鐘後,就可以判讀各自接下來的十步棋。
然而到了最後的階段,究竟該選擇A或B,令人猶豫不決,名符其實的舉棋不定,遲遲無法下手,於是放棄了一開始的決斷。甚至開始思索有沒有第三種可能性,或在AB兩個選擇中再次模擬推敲在這樣的過程中,時間就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換句話說,很多的情況是明明已經下到某個階段了,只是因為猶豫再三,遲
遲無法立下決斷。

在對弈中,會有一個測量機制來檢測自己的狀況。這樣的測量機制不在於是
否能夠記得許多棋路或精確的計算,靈光一現想出妙計等。重要的是能否設立停
損、「當機立斷」。

不陷入重重迷宮、能否選擇「當機立斷」、如何取捨就是探測自己狀況最佳
的測量器。

能夠「當機立斷」來做出決定、選擇,這是狀況良好的表現。如果馬上陷入膠著,猶疑不定,這時的狀況就不甚理想。

所謂「當機立斷」,是指能夠即刻判斷走這一步就絕對致勝,或結果一定正
確無誤。雖然沒有絕對的自信,但能否具有足夠的膽識,知道「雖然不知道結果
如何,但就暫且走這一步試試看」,決定「這回就選擇這一步吧!」而「當機立
斷」的能力,也是來自於能夠相信直覺能力。

直覺不只具有引導思考的功用。同時也是一種意志,能夠相信自己的選擇、
決定,專注不受干擾。這也正是直覺的另一種形式。

我們總是很容易受到眼目所及的事物影響,左右自己的想法,需要看得到的
原因,看得到的憑據,獲得看得到的成果。於是,我們往往因這些原因而隨之起
舞,最後也迷失了,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選擇什麼方向。

然而,再怎麼善於使用資訊,這些資訊所呈現的,並不代表自己目前面對的
局勢。

如果能夠意識到這一點,需要判斷或做決定時,就不會受限於目前雜亂的現況,不只是以眼見的狀況為判斷依據,陷入困難選擇。我想重要的是,能否看到
自己內在累積的事物吧。

那是建立於過去的知識和經驗,累積於自己內在的能力。在將棋的實戰中,必須自行匯集整理這些知識能力,透過計算,最後再出手。有時是刻意思考,有時則是依據潛意識中浮現的某個想法。

這樣的經驗本身也是一種累積,不但能夠培養客觀的自我觀察,大局觀的視野,也能鍛鍊心無旁驚的專注能力;當察覺到自己無法當機立斷、猶疑不定時,仍然能夠專注於下一步棋。

然後,這樣的經驗能夠確實成為一種能力。

隨意信步漫走
我通常都是走路到千駄谷的將棋會館。從涉谷車站走路大約二十幾分鐘。就
算當天有比賽,如果時間許可,基本上都是從車站走路過去。從明治通直走,再
穿過商店街,每日都是同一條路。

去到外地也都常常走路。只要有一點點時間,我都會盡量隨意散步。一開始也不會決定走到哪裡或要走多久,只是想著難得來到這個地方,希望能到處走走看看。通常會在比賽場地附近走二、三十分鐘。如果不這麼做,附近環境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就只是到比賽現場,結束後即返回。就算專程去到了觀光地或有名的地方,卻只到過舉行比賽的飯店或旅館、加上機場,蜻蜓點水一下就回去了。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但隨意漫走,卻自有其樂趣。

都市開發計畫整建的街道雖然看起都大同小異;但偶而可以在一些尚未整備
齊全的地方,見到一些仍然保有古意盎然的景緻。即使在東京二十三區的小巷弄
中,偶爾也會有意外的發現,讓人驚嘆「啊,在東京還有這樣的地方啊!」,能
藉此感到一股單純的喜悅。

有時,雖然不是陌生的地方,卻還是會迷路。就算帶著地圖,也會有一直找
不到路的時候。有時是平面地圖看不出來的坡道,或者地圖上雖然存在,實際上
卻出乎意料,是完全不一樣的路。有時則是明明已經接近目的地了,但卻找不到
可以到達的路;甚至看到地方了但繞不過去等。就算是偶然,也是讓自己可以處
於一段脫離軌道,與原本目的無關的時間。而這樣意外的經驗、時空,其實都值得好好享受一番。

信步漫走不但可以轉換心情,如果時間充裕,還可以整理一下思緒。雖然,
大部分的時間裡我什麼都不想只是放空地走著。

我花在思考與放空的時間,基本上是分開的。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對我來
說十分重要。

此外,最好能夠具備客觀的眼光,知道自己目前「是否處於勉強緊繃的狀
態」,以免不再對比賽保持敏銳的感覺。

說來或許令人想像不到,但對一個棋士、比賽的玩家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不
要硬撐。順帶一提,若在比賽之間有空檔,棋士的體能狀況會比較良好。但瞬間
決斷力卻往往發揮在緊湊的對弈之間。沒有空檔可以思考太多,反而是決斷力自
然發揮的時機。

心無旁騖,只持續專注思考一件事
每一個人都具備專注的能力,就算年幼的孩子也不例外。暫且不論是否適用
於學業,至少在遊戲時,應該就能看到孩子們發揮極致的專注力。
只是,小孩即使具備專注力,還是缺乏毅力。雖然可以在短時間內完全集中
精神,但是當熱情冷卻,不感興趣時,就無法再專注其中了。

當學習某件事情、逐漸進步的過程中,不就是將專注的時間逐漸延長的一個
過程嗎?小時候雖然注意力只能集中五分鐘,但是因為努力投入某項事情,就能夠非常專注,可以持續三十分鐘,最後可慢慢延長至一、兩個小時。

因此,必須藉著專心投入某一項事物,不管什麼都可以,藉此訓練延長專注
的時間。這樣的訓練可以培養毅力,成為一個基礎能力,有助於日後其他技能的
學習與記憶。

如何提高專注力,有幾個訓練的方法。

第一,如前文所述,保留一些空白的時間。
如果突然被人要求立刻集中精神,一般人大概都做不到。但如果有一些準備
的階段,像助跑的時間,就可以慢慢達到專注的狀態。

這樣的助跑步調,如果一整天都忙得團團轉,是無法調整的。試著保留一些
時間,什麼都不做,只是單純的放空發呆。就像讓自己攤開四肢飄浮在海面上的
狀態。

要專注時,就慢慢地潛向海裡去,感覺好像朝著海底的方向緩緩潛入,而不是馬上投入深海中。每一次划水,就往更深處去。要體會這種感覺,首先從放空
飄浮的時間開始。

第二個方法,就是養成對一件事情仔細、紮實思考的習慣。
在特定的一段時間專心思考一件事。要持續這樣的時間,必須先習慣這樣的
狀態。否則,即使了解如何專注,也有能力專注某些事物,卻不能習慣持續這樣
的狀態,很快就會覺得疲累。

人們做一些已經習慣的動作時,不太會感覺到壓力。但如果是不習慣的事,就很容易產生壓力,感到非常疲倦。要如何避免呢?唯有習慣成自然了。

努力仔細思考一件事,處於一段專注狀態時,身體就會逐漸習慣,能夠長時間的專注思考。我自己在順利專注的狀態時,就算在坐電車的時間也可以隨時投入思考。雖然想不出什麼完整性的結論,但是藉著累積片段的時間,有些心中的問題就會慢慢清晰。要保留數小時長而完整的時間很不容易,但是可以妥善運用片段的時間。就算無法立即得到成效或結果,但是將一些需要專注思考的事情整理歸檔,下回要想起時就能夠輕易分辦各類差異。

接下來談到:要如何繼續提高專注力?方法是:投入一些需要花時間,繁複
步驟的工作。

例如,閱讀長篇小說,特別是人物眾多,關係複雜,跨越好幾世代的小說,
如日本大河劇之類的古典小說。或者拼多片拼圖、組裝大件模型等。
只要從感興趣的事著手就可以了。喜歡的事,不需要勉強,自然就會熱衷投
入了。給自己一個挑戰的任務,是需要花一點心思,具備毅力才能達到的目標。
在重複嘗試完成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就培養了專注的能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