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柏克萊,一個世界一流大學學府座落在此,光是這三個字就已經讓人滿溢嚮往、讚譽、敬畏之情,似乎再也容不下更多的好奇。
一個八○年代在柏克萊求學的女子,帶著柏克萊的印記回到台灣,為挽救自然生態而奔走。二十年後重返柏克萊,發現潛藏於在地生活的多樣風貌,也發現了柏克萊跟每個人都不遠……
在生活的許多角落,都隱藏著柏克萊的精神──
柏克萊作為美國西岸的文化與學術重鎮,在過去的半世紀以來,始終引領風騷,無役不與,影響力可說是無遠弗屆。在風起雲湧的1960年代,柏克萊是反戰、示威、嬉皮的大本營,自由開放的風氣吸引了許多想法不一樣的人來到此地,盡情揮灑。
咖啡風潮,從柏克萊開始──1960年代開張的「畢特咖啡‧茶」(Peet's Coffee & Tea)掀起咖啡革命,星巴克創辦人也曾在店裡打工,星巴克的綠色商標也有著畢特咖啡的風格。
有機‧慢食‧柏克萊──被譽為「加州料理」飲食鼻祖的華特斯(Alice Waters)女士早在四十年前就堅持使用有機方式栽種新鮮的在地食材入菜,在輕鬆自在的氣氛下細心品味。時至今日,「有機」與「慢食」已經成為全世界的主流飲食概念。
草根環保運動發軔在此──早在1960年,柏克萊居民就自發組織,抗議市政當局以垃圾填海造陸的計畫,歷經二十多年的持續努力,並引起周邊城市的共鳴,遏止了舊金山灣區的填海狂潮,為環保運動立下典範。
你所不知道的柏克萊──
‧柏克萊乃是巨岩林立之地,現代攀岩之父雷能得(Dick Leonard)就是在此練就一身驚人技藝,因此柏克萊堪稱攀岩運動的孕育地。
‧1969年,反戰與言論自由運動方酣之際,在柏克萊的校地「人民公園」上爆發校方與居民的流血衝突,造成一名學生喪命,數十人受傷的悲劇。其後大小衝突與糾紛仍然不斷,一直到1996年由當時的校長田長霖出面斡旋解決。

作者簡介:
關於程孝民……
五年級女生。柏克萊加州大學自然資源管理碩士、景觀建築碩士。擔任工程顧問公司負責人期間,以規劃設計專業挽救自然生態環境,不遺餘力:台北關渡自然公園、新竹市十七公里海岸、高雄鳥松濕地、宜蘭雙連埤生態保護區……。
儘管不是街頭環保鬥士,卻成了兒子口中的"Environmental freak"(環保瘋子)。後來兒子在選擇大學時,因為認定柏克萊都是一群瘋子,竟然並不考慮成為她的校友。
後來也成為柏克萊大學學生的兒子,成了她重新認識柏克萊的頭號情報員。重返柏克萊的她,弄清了百年校園軼事,發現了石頭城的故事,看見海上樂活的居民,也見識了柏克萊人的奇思異想……。
柏克萊是一個奇特的地方,世界上很多的第一次都在這裡發生,許多風潮也在此孕育、萌芽。她想把它介紹給你,所以寫了這本書。

內文試閱:
畢特咖啡老店

畢特咖啡在美國西岸享負盛名,尤其在舊金山灣區一帶,比起在台灣享有高知名度的「星巴克咖啡」(Starkbucks Coffee)更廣受歡迎。而畢特咖啡的本店——「畢特咖啡‧茶」(Peet's Coffee & Tea)最早的發跡地便在柏克萊小城。
位於柏克萊樹藤街和胡桃街(Walnut St)路口,一棟兩層樓高有著典型轉角圓形海景窗的建築,便是「畢特咖啡‧茶」的創始老店。對照早年拍攝的老照片,一景一物仿如昨日,四十餘年的歲月流逝,老店彷彿從來不曾老去,在淡淡的粉色牆面加綠色邊框的襯托下,反比黑白照片裡的舊時景像更加光鮮亮眼。就是從這裡開始,畢特(Alfred Peet)開啟了他「用咖啡記錄人生」的傳奇篇章。
畢特一九二○年生於荷蘭,一生的經歷與咖啡和茶有著不解之緣。畢特的父親在二次世界大戰前開過一家咖啡烘焙店,畢特從小就跟在父親身邊負責店裡打雜的工作。二次大戰結束後,他先在倫敦的立普頓茶廠擔任學徒,之後更遠赴荷蘭殖民屬地印度尼西亞從事茶業貿易。
一九五五年畢特移居美國舊金山,也許此生註定與咖啡結緣,他在咖啡進口商強生貿易公司謀得了第一份差事。過去長期浸淫在咖啡世界裡的畢特,對於當時舊金山商家進口劣質咖啡原料的作法實難苟同,這讓他不禁緬懷起早年他父親店裡,從世界各地精選而來的咖啡豆。畢特下定決心要改變人們對咖啡的品味。
為了實踐理想,畢特開始在西岸城市尋覓理想的開店地點,從加拿大的溫哥華到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所在地的帕阿圖,畢特費盡思量。「舊金山對岸的柏克萊也許最適合你的革命事業。」朋友這麼建議他,一九六○年代的柏克萊正處於「言論自由運動」(Free Speech Movement)的改革風潮中。就這樣,一九六六年四月,「畢特咖啡‧茶」在柏克萊正式開張,畢特的咖啡革命也就此展開。
畢特不惜以高價從產地直接收購上乘咖啡豆,同時堅持以人工限量烘培方式淬煉出咖啡豆裡最芬芳濃郁的精華。畢特以手工重烘焙創造出來的特殊咖啡風味,著實讓顧客眼界大開,胡桃街和樹藤街的轉角處,很快便成了柏克萊大學師生聚集的地點。緊接著,當地的士紳名流、作家、藝術家乃至市井小民,也都紛紛投入賞味的行列。
三年不到的時間,畢特成功打響了知名度,隨著「畢特咖啡‧茶」的人潮聚集,也吸引其他美食藝術家向其周邊靠攏,北柏克萊「美食區」的稱號,很快就此奠立了基礎。
隨著「畢特咖啡‧茶」的廣受歡迎,畢特從一九七一年起開始在加州一帶設立分店。為了進一步深化他對咖啡革命的期望與使命感,畢特也積極引導和協助咖啡產業界的精英。現今擁有咖啡帝國稱號的星巴克,創辦人之一的席格(Zev Siegl)就曾經在畢特的店裡見習打工。後來幾乎現身世界各個重要城市街頭轉角的星巴克商標,也隱隱透露著「畢特咖啡‧茶」柏克萊老店的綠色標章身影。事實上,星巴克在草創初期,畢特還供應了他們好幾年的咖啡豆。
畢特成功的開發了柏克萊居民品嘗咖啡的味蕾,一早開門總招來一群每天必到的忠實顧客。他們不僅自稱「畢特痞」(Peetniks),甚至將這字樣印在T恤上,就像是可以隨時向人展示的畢特咖啡擁護者的保證書一樣。一旦成了「畢特痞」,不免都將其他品牌的咖啡視如無物,所以如果聽說「畢特痞」對於後來大肆擴張的星巴克誓言杯葛到底,可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四十餘年的歲月過去了,儘管柏克萊幾條熱鬧街道的轉角處都可見到「畢特咖啡‧茶」的身影,但位在樹藤街的原始老店,依舊安靜的躲在距離熱鬧的夏塔克街不遠的角落裡。也許是「畢特咖啡‧茶」早已成了當地居民生活裡的一部分,店前的招牌出奇的不醒目,但是又有何妨,露天咖啡座上永遠不散的「畢特痞」,不是已經幫陌生的訪客作了最佳指引嗎?
這裡沒有老態龍鍾的歲月刻痕,有的只是一種閒淡雅適的生活情趣,如果真要找尋一點歷史的氣息,也許立在牆面高架上的骨董咖啡豆磅秤,是聊以供人緬懷過往的一些線索吧。
下回經過熱鬧的夏塔克街,別忘了在樹藤街拐個彎,到柏克萊小城引動六○年代咖啡革命的發祥地,喝上一杯咖啡或茶。



愛麗絲的飲食花園

一開始,以為這裡是座教堂。
北柏克萊區熱鬧的夏塔克街上,連串的商街店面來到這棟花園洋樓前戛然而止。一株樹幹環抱的杉木擎天而立,旁邊緊挨著的槭樹,茂葉森森的倚門低垂,紫藤花束像葡萄串一樣,捲著綠葉和鬚蔓,攀著鏤空圍籬一路纏綿。木框鑄鐵圍牆上鑲著一方佈告欄,附近不見進出的人影。
這樣的佈局,多半是紅塵滾滾中一處靈魂的庇蔭所吧。恬靜,祥和,庭院深深。周遭越是車水馬龍,越顯出它的獨立與幽深。佈告欄上會說些什麼,想必是理解的,自然不必貼近探看。
後來和朋友一同路過,朋友說,「小城裡算得上世界排名的,一個是柏克萊大學,另一個就屬這家餐廳。」他說著順勢往槭樹枝葉掩映的弧形木門一指,輕淺鐫刻在木框門上的,正是排成一彎淺弧的「Chez: Panisse」(帕尼司家)幾個大字。
「美食區」如雷貫耳的美食王牌「帕尼司家」,以這樣「大隱於市」的姿態現身,果然出人意料之外。怪只怪「Chez Panisse」幾個大字,妝畫得不夠濃豔,陪襯的槭樹卻太濃稠。儘管佈告欄裡每天更換著今日菜單,但少了大擺長龍的人氣識別指標,在第一時間不識「泰山」,也是情有可原。
原來「帕尼司家」採行的是預約制度,用餐的客人老早已經排定日程,餐廳門口自然不見人潮湧現的盛況。加上餐廳創辦人愛麗絲‧華特斯(Alice Waters)女士一向堅持只用當地、當令、當日最新鮮的食材入菜,因此有了一方佈告欄,專為宣告日日跟著新鮮食材變換的菜單內容和花樣。
這位被譽為「加州料理」(California Cuisine)飲食鼻祖的華特斯女士,不僅掀起了一場飲食的「美味」革命,更將「有機」、「永續」、「慢食」等概念,一併收攏為自己的「飲食主張」。三十多年來孜孜矻矻,既追求味蕾革命,努力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慾,也關心腦袋和心靈的改革。「帕尼司家」在愛麗絲努力澆灌的飲食花園裡,開成一朵嬌豔的奇葩。
「帕尼司家」如同它的法文名字,最早是由法國菜起步,這當然也和它的創辦人華特斯女士的「法國經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愛麗絲‧華特斯,柏克萊大學法文系一九六○年代畢業生。早年在法國南部的美食之旅--剛從地裡採摘來的香料、蔬菜,加了新鮮橄欖油調理而成的菜餚--讓她為之驚豔。之後在法國西北邊的不列塔尼(Brittany)吃到的現捕海鮮,以及剛從園裡採來的新鮮木莓,更成為她一生銘記的佳餚。
歷經法國美食的洗禮和啟迪,芳齡二十七的愛麗絲夥同友人亞拉圖(Paul Aratow)靠著一本法國菜食譜和幾個道地的法國服務生,一九七一年在柏克萊小城開起了法國餐館。從店一開張,愛麗絲便堅持要用剛從田裡採摘來的蔬果,剛從海裡捕撈上來的魚鮮為客人上菜。
華特斯女士從法國菜入手,隨著對加州本地食材的熟稔,以及烹調手法的駕輕就熟,在一貫堅持使用最新鮮、最好的食材的前提下,逐漸發展出了「加州料理」的風格。
為了烹調出美味的料理,華特斯女士也堅信:唯有以有機方式培育生長和收成的蔬果魚肉,才能保有食物原有的美味。長久以來,她一直是「農夫市場」及「永續農業」最積極的捍衛者。為了找來最新鮮、最好的食材,「帕尼司家」和當地六十多處有機農牧場,織結出了緊密依存的供需網絡。
為了「新鮮」上菜,「帕尼司家」一樓餐廳自一九七一年開張起,便採取每日單一固定價格的菜單。菜單內容則依據當日從「地裡」和「海裡」所能取得的最當令、最鮮美的食材來作變化。如此一來,顧客可以享受當下最新鮮的美食,而廚房也在調理美味上有了最大的彈性空間。
「帕尼司家」除了一樓走高價美食路線的餐廳外,從一九八○年起,又在樓上增開了價位較為平易近人的Cafe。不同於樓下只供應晚餐、只採單一固定價格菜單的作法,樓上Cafe的菜單提供較多的選擇,而且午餐晚餐皆備,輕鬆愉悅的用餐氣氛,其實更符合女主人期盼與友朋分享美食的初衷。
樓上的Cafe比起樓下的用餐空間更為寬敞,尤其特別的是,佈置其間的開放式廚房,有燒柴的火爐,有燃煤的燒烤架,從食物烹飪、調理到上菜,過程原原本本的呈現在顧客面前。在女主人的飲食哲學裡,這是對廚房展現應有的尊重,也是營造輕鬆自在的用餐氛圍不可少的儀式。
光是把廚房和用餐環境連結一氣還不夠,華特斯女士更進一步將關懷的觸角伸向學校的飲食教育。一九九六年,慶祝「帕尼司家」開業二十五周年成立的「帕尼司家基金會」,不僅將有機飲食花園帶入校園,讓學生親身體驗食物栽植、烹調和分享的過程,也積極協助柏克萊公立中小學進行「有機午餐」的推廣。如今柏克萊小城有十六所學校,受惠於校園飲食革命的成果。接下來,華特斯女士要將這份甜蜜的果實推向全美各地。
二○○九年三月,立春的第一天,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帶領了二十六位小學生,在白宮草坪闢墾了一處有機飲食花園,栽植了菠菜、花椰菜、甘藍、萵苣,各種香料,還有藍莓、黑莓和木莓。往後第一家庭、白宮的工作人員和訪客都可享用到這裡新鮮收成的蔬果。
白宮的這項「創舉」,也讓華特斯女士上了CNN的新聞媒體。這位美食界的奇女子在對白宮進行了長達十餘年的遊說工作之後,這一刻,想望中的飲食花園終於「登堂入室」,生機盎然地綻放在白宮的青青草地上。
一開始,愛麗絲的花園便以不凡的姿態,展露自己的與眾不同。紫藤纏綿的窗櫺開得很高,高得望得見海。女主人翁追求味蕾的幸福、餵養人的靈魂,也關切地球的福祉。想要登堂入室一窺愛麗絲的美食殿堂,記得在庭院深深的綠蔭濃密處尋找入口。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