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閒聊不需要結論,也不用充滿笑點,更不必擔心會冷場!


如果你
●說話容易緊張,講話會發抖
●向陌生人開口說第一句話,感覺比登天還困難
●和新朋友見面,自我介紹之後就不曉得要說什麼
●與同事聚餐,聊沒兩句就覺得沒梗好說,陷入沉默
●在電梯裡遇到鄰居,打完招呼後就感到度秒如年
●想要和人愉快閒聊,卻老是找不到話題開始

掌握五個規則,快速提升你的閒聊力!
讓你想聊就聊,想停就停,從此跟沉默和尷尬說再見!

●閒聊沒有實質內容≠沒有意義!
●閒聊是由「打招呼+α」所構成。
●閒 聊不需要「結論」!
●閒聊是俐落地讓話題告一段落。
●只要訓練,不管和誰都能愉快閒聊

提升你的社會競爭力,先從學會閒聊開始!
閒聊是營造人際關係最重要的工具,
會閒聊的人,不僅人緣好,也容易得到別人的信賴,就連機會都比別人多很多
今後的時代,擁有閒聊力,就等於擁有在社會生存下去的強韌能力!

讓在大學裡教授「閒聊力鍛鍊課程」的齋藤老師,教你如何輕鬆閒聊!
不論在學校或公司,不論是初次見面的人、年長者、不認識的人,跟誰都能聊得很開心!




作者簡介:
齋藤孝
一九六○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部,並於該校修讀教育學研究系學校教育學博士課程。現任明治大學文學部教授,專攻教育學、身體論、溝通論。
著作包含:《想出聲朗讀的日語》(草思社)、《開口就能說重點》(PHP新書)、《鍛鍊地頭力的知性讀書法》(講談社現代新書)、《瞬間學會「讀‧寫‧說」的技術》(大和書房)、《評論力》(筑摩文庫)、《可做為座右銘的歌德語錄》(光文社)、《齋藤孝的點子革命》、《暢銷!命名發想塾》(以上為鑽石社)等。



譯者簡介:
李靜宜
中興大學中文系、南華大學出版學研究所畢。曾任職於出版社,現為文字工作者。譯作有《穿出你的西裝風格》、《殘念人的思考法》等。



內文試閱:
第 1 章
與用語言表達想法、談話術不同—閒聊的五個規則

閒聊的規則①
閒聊是,在「沒什麼實質內容」的話裡有其意義

每天我們都是一邊閒聊、一邊生活──如果要這麼說,應該也可以吧。換句話說,我們幾乎是100%透過閒聊與他人溝通。

不過,不善閒聊、無法讓對話順暢進行的人最近愈來愈多。
我是大學教授,因此有很多機會接觸十八到二十歲出頭的大學生,或是剛出社會的畢業生。和他們接觸時,我常常有一個感覺。
那就是,這些年輕人在談話能力上很不均衡。
他們和朋友能聊得很起勁,但一遇到和自己立場不同、年紀不同、環境不同的人,就開始不知所措:「呃……」、「啊,不,那個……」,然後對話就突然中止。
「早安」、「辛苦了」—能夠有禮貌地打招呼。
「○○就麻煩你了」、「請給我●●」—能傳達必須傳達的事。
「▲▲什麼時候會到?」、「星期一方便嗎?」──能詢問必須確認的事。

不過,說完後就結束對話。也就是說,「只講重點」。

「只要能傳達重點,不就行了嗎?」—的確是這樣沒錯。不過,只講重點,是無法好好在這世界裡生存的。

所謂的重點,例如工作上的事、契約洽談和交涉、連絡和報告……這些可說是「有實質意義的談話」。但這些話占日常生活、社會生活中所有談話的比率,其實很少。一般談話中幾乎都是「沒什麼實質意義的話、不重要的話」,也就是閒聊。

不過,有些人,尤其是一些年輕人好像會覺得:「既然是沒有意義的談話,不就沒有勉強自己的必要嗎?」、「閒聊能幹嘛?」、「浪費時間」。我了解這些人的心情,不過這種想法是錯的。

在公司裡,也有一些人雖然能和上司討論工作,但不善閒聊或談私事,也不想說這些話。這種人也變多了。

「閒聊=沒什麼實質內容的話」,這個說法是對的;但「閒聊=沒有必要的話」,就大大錯了。閒聊正是因為「沒有內容」,所以才有做的必要。

說得極端些,談話只分成「傳達重點的談話」和「除此之外的談話」兩種,而閒聊就屬於重點以外的對話。

舉例來說,談生意時,對話是由兩部分構成的—細節討論、契約、確認等,這些有實質內容的「與生意直接相關的談話」;以及「最近怎麼樣?」、「有去打高爾夫球嗎?」等與生意無關、沒什麼實質意義的「閒聊」。

那麼,在談生意時,沒內容卻又與生意無關的閒聊有什麼意義?

打個比方,它具備的功能是「平整地面」,好讓之後的生意洽談進行得更順利。
在人際關係和溝通中,閒聊扮演的是「建築物裡與水相關的地方」,如廁所、廚房等。再說得更簡單些,日本年輕人和搞笑藝人常說的「要讀空氣啊!」,能做出這「空氣」的也是閒聊。為了在某個場合中和其他人感受同樣的「空氣」,製造出這「空氣」,就需要閒聊。

以房子來比喻人際關係,能說出有重點、有意義的話的能力,或者說作為日本人能確實說好日語的能力等,是地基、基礎工程。

在這之上,則是身為人、作為社會人所須具備的人格,也就是骨架,然後再加上累積各種社會經驗所學會的禮儀、和他人相處的能力、溝通能力等,搭建出房子的形體。

而在這個房子裡,與「閒聊」、「閒聊力」相對應的,就是和水相關的地方。
和水相關的地方,雖然不會顯現在房子外觀,卻不可或缺。如果這些地方堵塞住,就會變成讓人覺得痛苦、住起來很不舒服的房子吧。

就如閒聊是房子裡和水相關的地方,它也是不可或缺的溝通元素,能讓人際關係不會阻塞、順暢進行。


閒聊的規則②
閒聊是由「打招呼+α」所構成

遇到人時打招呼,這是最低限度的禮貌。不論是朋友、認識的人、工作上有往來的人、路過的面熟的人,或第一次見面的人……。雖然對象不同,但早上遇到會說「早安」、中午遇到會說「午安」,如果是第一次見面就說「初次見面」等。就算是不善與人交談,至少也會打招呼吧。對社會人來說,打招呼應該是很理所當然的。

打招呼是進行閒聊的絕佳契機。不過要注意的是,它就只是「契機」,也就是說,打招呼不等於閒聊。
平常形式化的打招呼是否能擴展成「閒聊」,打招呼之後才是重點。
「早安」、「早晚變冷了呢」。
「生意怎麼樣?」、「哎,不太好耶」。
「有賺錢嗎?」、「馬馬虎虎啦」。

這些都還只是打招呼的階段,要發展成閒聊,還需要「再多一個話題」,也就是「+α」。
例如,早上出門上班時,與住在附近的人擦身而過。一開始,當然是互道早安。
之後,就是重點了。在打招呼後再加一句話、再來一點話題吧。什麼都好,談那時候正好看到的東西也無妨。例如以下這樣的對話。
「咦,這家店在改裝耶。」
就像這樣,多加一句話,然後對方就會這麼回應:
「啊,下星期好像有家新的居酒屋會開張。」
「又是給年輕人去的連鎖店吧?」
「不知道耶,如果是能安靜喝酒的店就好了。」
「開張後,得去一次看看。」
「那麼,那時候一起去吧。」
「不錯耶,就這麼辦。」
光是這樣幾句對話,單純的打招呼就變成了「閒聊」。
在打招呼後進行的「 α」,是很短暫的互動,以時間來說,約五∼十秒吧。但是,只要有這短短五秒的「 α」、有打招呼以外的對話,雙方對彼此的感覺就會有很大的不同,會覺得消除彼此間的隔閡,也會覺得「這個人感覺還不錯」。
平常只是形式上打招呼的人,和有過這種短短幾句閒聊的人,對方心裡對彼此關係的認定也會不同。這就是所謂的人情。有過幾句閒聊,對方的定位就會比「只見過面的人」還要更上一層,也會因此產生安心感、信賴感。
因為你多說一句,對方也就多回一句,打招呼後這種微不足道的互動就是閒聊,它在溝通上有很重要的意義。
打招呼+α。
這是最簡單、誰都能輕易開始的閒聊基本形式。

閒聊的規則③
閒聊不需要「結論」

一般來說,女性似乎比男性擅長閒聊。

我偶爾會在工作間的空檔去飯店餐廳吃午餐。午餐時間,餐廳裡有女性上班族、結伴的年輕主婦、年長的女性團體……真的全都是女性。而且,雖說女性上班族在午休結束後會回去上班,但其他那些女性可不會如此簡單作罷。

不知道她們是來吃午餐,還是來講話的,就這麼一直情緒高昂地閒聊。
她們在聊些什麼呢?—我豎起耳朵一聽(因為我很閒),結果發現她們所聊的內容,總而言之,就是「不會累積的話」。

而且,話題沒有統整性和一貫性,是非常發散的對話。
反覆不斷聆聽(?)後,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會突然統整對話,也就是確切說出「最後結論」的人,非常少。
總之,她們的話題沒有結論,也不會加以統整。
相反的,男性有這樣的強烈傾向—即使是閒聊,談到某個程度、某些階段,不知為何就會想來個結論。可能是提出一般論點,或整理該問題的重點:「總之,就是這樣。」
這麼一來,正在聊的話題就會結束,因為已經得出結論了。就算發表與結論不同的想法,也不是閒聊,而是變成討論。
例如,有人說:「○○雖然經常遲到,但他的藉口還真厲害」,如果這麼回話:「不過,遲到是不對的,這是不守規則」,那這個話題就差不多結束了,因為對方大概只能說:「嗯,沒錯,你說得對。」因為確實沒有更好的結論。

因此這時候,別說出老套的結論。

「咦?他說了什麼藉口?」
「 像是『 提著行李的老婆婆問我怎麼去醫院, 我就陪她一起去
了。』」
「真的很厲害,很難讓人生氣耶。對了,說到生氣,之前○○……」
就像這樣,很放鬆地回應,就能讓談話順利進行下去。
說話時,要以這種像是在話題周圍繞來繞去的放鬆感進行。如果你跟對方說:「那又怎樣?」,對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而從好的角度來看,這種放鬆感就是具備柔軟性,也正是閒聊。
閒聊就只是閒聊,不是討論。
結論的對錯在這時候並不重要,誰都不是在追求結論。(這個「誰都不是在追求結論」是重點)
所以,請不要勉強統整話題。
不要做出抽象的、一般觀點的結論。
不要做出總結,讓話題可以不停往各個方向延伸。

在到達結論之前,愉快地(有時候讓人眼花撩亂?)改變話題。
這就是讓閒聊持續、延伸的祕訣。

閒聊的規則④
閒聊是俐落地讓話題告一段落

閒聊的妙處,在於不做結論、愉快地改變話題。

不過,另一方面,事實上也有很多人因為無法巧妙讓話題告一段落、不善於畫下句點,而覺得困擾,對閒聊感到沒轍。

不但不擅長閒聊,而且就算想結束,也一直結束不了。這樣一來,雖然的確不會因為沒話講而窘迫,卻讓自己和對方都感到困擾。
所以,反過來說,「讓話題告一段落的方式」,也是閒聊的重點之一。
我在工作上會遇到許多大學生。如果是數人、數十人就不用說了,但我的學生數可是好幾百人,因此很難記住所有學生的臉。

但是,在他們之中,有那種上完課後會來找我閒聊的學生。其中一人,姑且稱他為A君好了,他常常這麼和我閒聊:
「老師,下次請帶我去喝酒哦。」
「最近有什麼推薦的書和電影嗎?」
不過,A君只在我走去其他教室、準備上下一堂課時來找我。這時間差不多只有一分鐘。我們就在我從這間教室往下一間教室移動時,邊走邊聊。
對我來說,這時間就只是個小空檔,所以他來找我閒聊,我也不介意,而且還能稍微轉換心情。因此我表現出來的樣子,也是樂於成為他閒聊對象的態度。
所以,對我而言,和他閒聊感覺很好。
而且,他在閒聊上的優點,是能很簡潔俐落地結束、離開。不論話題進行到什麼程度,即使閒聊的話才講一半,只要我到了下一間教室,他就會說:
「謝謝老師,下一堂課請加油。」

「那麼,下次見了,謝謝老師!」
講完後就離開,實在是很爽快。
因為知道怎麼結束,所以能輕鬆談話。「那先這樣囉」、「下次再聊」,也是為了讓閒聊變得愉快的中止句。
雖然不需要結論,但希望簡潔結束。
這是「優質閒聊」的條件。


閒聊的規則⑤
只要訓練,誰都能做得好
我覺得,現在這個時代,太要求比必要程度還要高超的溝通能力。以至於,比想像中還要多的人,連日常生活中自然的閒聊都覺得很困難。
但是,讓我再說一遍,閒聊力並不是「流暢說話的技術」。

更進一步說,閒聊並不是話術,也不是說話技巧。
機智地提供豐富的話題,機伶巧妙地談話,最後在恰當的時間讓大家發笑。這種形式上的談話之美,閒聊中並不需要(當然,如果能做到這一點,也不為過)。

閒聊,是利用談話營造氣氛的技術。所以,說一個人善於閒聊,比起指他話術巧妙,不如說他是一個「和他聊天時不會有尷尬空檔的人」、「希望聽他說話的人」。

簡而言之,閒聊與其說是談話,還比較像是「人際交往」。
正因為它比較像是人際交往,因此可以表現出說話者的本性和特質。
所以,重要的是,用語言表達出自己的本性和特質,與對方有良好互動。如果這麼做,就能化解沉默、無聊、不自在的窘困,也能營造出和其他人輕易變得熟稔的氣氛。

有的人,口才說不上流暢,講話坑坑疤疤,和他閒聊時卻覺得很有意思。有的人不善言辭、話也不多,但和他閒聊會覺得氣氛很愉快。還有的人,幾乎不怎麼說話,只是附和而已,就能讓閒聊的氣氛變得很熱烈。善於閒聊,不等於很會說話。

「不善言辭、口拙是天生的,所以要培養閒聊力沒那麼簡單」,這樣的想法有很大的錯誤。閒聊力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話題沒什麼內容沒關係。在每天的打招呼外,再多加句話就可以了。

沒有結論沒關係,沒辦法長時間談話沒關係,不說話更好—只要注意本章說明的這些基本觀點,掌握本書之後介紹的一些訣竅和要點,任何人都能讓閒聊力進步。
閒聊力是提升社會性的技能,而且,沒有像它這樣一出社會就派得上用場的技能。
英語檢定、日文檢定、技能檢定……雖然社會上有各種資格檢定,但我覺得一定要有個「閒聊力檢定」。這個能力在求職上,肯定是非常強大的武器。

可惜的是,我們多數人都沒有練習過閒聊。在學校或家庭,也幾乎沒有這樣的機會。
不過,現在開始也不晚,不善言辭也沒關係。
閒聊力是,只要注意重點、多加練習,誰都能學會的能力。

從今以後的時代,不論任何場合都能助你一臂之力的這個最強技能,你一定要擁有。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