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愛旅行的人很多、關於旅行的書也很多,本書作者有什麼不同? 
 
首先,大家常說「有錢有有錢的玩法,沒錢有沒錢的玩法」,作者打破了這界線,沒錢也可以玩有錢人的玩法。頂級飯店、豪華郵輪、各大航空公司,他都沒錯過。怎麼做到的?作者在書中一一揭密。

大家也常說,「要去哪個地方,一定要有認識的人」。作者又證明,這說法不成立。

他進入飛機駕駛艙、他找到明教聖火、他到南極科學站。不必靠人脈,作者教你真正的撇步。

這本書不介紹觀光美景、不講解歷史文化、不閒談旅人心情,專教讀者玩遍大千世界的旅行方法。他深厚的功力,獲得愛旅行、懂旅行的人極力推薦。

本書共分成四部,這也是丐幫旅行家的主要精神:
一、精打細算,省錢省事  
二、街頭智慧,靈活應變  
三、上山下海,無孔不入  
四、底層觀察,另類趣味

作者簡介:
邱一新 著

現任《TVBS周刊》總編輯,也是走遍大江南北、玩遍世界各地的旅人。 自從向青輔會申請到生平第一張贊助機票後,就展開了「行乞」、「化緣」的旅行生涯。曾接受多家航空公司贊助機票、多家頂級旅館贊助住宿,更受助於無數貴人。因此,得以在十五天內搭乘十二家不同國籍航空,環繞世界一圈半;也能遠赴南、北極。別人到不了的地方,他能去;別人到得了的地方,他能玩得更有趣。 著作:《跟著大亨去旅行》、《天方夜譚探險記》、《在37,000英尺高空說:我愛妳》、《男人天堂趴趴走》、《跟著大亨大小通吃》。

內文試閱:
推薦序 旅行「撇步」大公開
文/李昂


終於看到一本不一樣的旅遊書。

《我是丐幫旅行家》最珍貴的,當然是當中的know how知識。作者邱一新以詼諧帶浪漫的筆調,精闢道來,更使得這本書讀來有趣,也很容易的就學到許多旅行的「撇步」。

長久以來,台灣大概只有兩類旅行書,一種是所謂的文學家所寫,通篇個人感懷,再加上一些景點描述、歷史背景、地域特色,讀完了之後,常會覺得:干我屁事。

另一種旅行工具書,巨細靡遺的從貨幣匯率、電壓伏特,到旅館餐廳,一應俱全。這樣的書有用,但讀來乏味。而且老實說,除了實用的常識外,通常無從增加什麼旅行的樂趣。

《我是丐幫旅行家》則有所不同。

首先,邱一新以長達二十幾年密集的旅遊經驗、到過許多平常人少到的地方,而且因緣巧遇能跟著大亨去旅行,進入許多頂極昂貴的豪華場域,更特別的是,有過環遊世界的經驗。

累積如此豐富獨到的旅行經驗,邱一新提出的know how,當然實質有效,能照著去實行。比如如何弄到贊助機票,讓超五星的頂級旅館願意讓你進駐,還得以觀賞名人住過的房間。

頗具巧思的邱一新,也可以從我們一向討厭的長途飛行中找出樂趣,甚至到駕駛艙參觀。要拍女人的照片,特別是伊斯蘭教的女人,如何「耍心機」讓對象入鏡,他也有妙方。如何防偷防搶,遇到危難怎麼處理,邱一新都有其獨到「撇步」。

深具文采的邱一新,讓這本書看似順手寫來,通篇俏皮有趣。尤其有時還會浪漫一下,來封「瓶中信」,歌誦旅行中大家期待的偶遇,讀來感人。

以上種種,便構成了這本書的特色,讓不是富豪的人也能靠著「陌生人的善意」吃香喝辣,讓不知怎樣增加旅行樂趣的人,到每個地方都能自得其樂的用「邱一新的丐幫旅行家方法」,找到旁人找不到的樂趣。

而這些巧思與樂趣,都不是旅遊工具書能提供的,更不是文學家的感懷能有所幫助的。

我個人也極喜愛旅行,每年總有幾個月的時間到處旅遊,也曾響應邱一新的號召,到南極陸地去住了兩個晚上。但老實說,做為邱一新的多年好友,我都還不知道他有如此多「撇步」,能讓旅行成行、玩得獨到、樂趣橫生。

所以,親愛的讀者,還等什麼,趕緊學學「丐幫旅行家」的精神,豐富你的旅行吧!

前言(我的自白)
丐幫旅行家精神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但我已然飛過。」(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以泰戈爾的詩句,用來總結我多年來的旅行感受,再也恰當不過。

許多人都豔羨我周遊列國,以為我的工作就是到處旅行(天下哪有那麼好康的事)。對此,我總微笑以對。多說就如多吃,皆有害無益,所以我總是守口如瓶,不想洩漏到處「騙吃騙喝」的行徑。

但在我決定出書,分享近二十年旅行經驗時,也到了該揭開為何我能「行騙天下」的謎底。

說「騙」言重了,說「化緣」還差不多。因為,我的機票是航空公司贊助的,住宿是旅館提供的,有時連車子、嚮導也是Local Agent幫我談來的,我只要支付一些小費即可。至於財務奧援則來自拍照、稿費、出書版稅、到處演講、上廣播電視當來賓等等。

十多年來,我透過某種形式的「交換」,例如幫航空公司在文章中「美言」幾句,或私下建言、試吃餐飲、站台演講,等等,取得某些航段的免費機票。當然,這種交換,不是每次都能如願,有時要遞案子試好幾家,跟「沿街托缽化緣」差不多,但最後總有人大發慈悲施捨。

我的個性是:不試一試,怎知道會不會成功?

就像明知人在死海中會浮起來,但浮起來的若不是我的身子,我會拒絕相信它的浮力。我一定要去泡一泡,才會相信這個事實。我想這也是我的「旅行原力」——凡事都想嘗試一下,凡食物都想品嚐一下。

我猶記得生平第一張贊助機票,即是向青輔會申請的。許多年前,我在美國取得碩士後,盤纏幾乎告罄,但無意中得知政府有個鼓勵海外學人(特別是博士)返國服務的補助條款,我便厚著臉皮以碩士資格去我國駐紐約辦事處申請,幾經折衝洽談,也取得返台機票。

事實上,即使不能取得免費票,也可洽談Quarter票(1/4票價)或半價票。我還曾經說服旅行社老闆幫我印名片,以「員工」名義向某家Off Line的航空公司,申請到莫斯科的免費機票呢。但免費有其風險,萬一爆滿時,第一個被拉下來的就是我。

在此,我忍不住要提提「名片」的好處。我除了有旅行社名片,還有Writer(作家)、Contributor(某某雜誌特約採訪)、Free-Lance(自由撰述)……例如去北韓、伊拉克,我即以旅行社考察名義取得簽證。這對我並不會產生良知上的困擾,因為我真的在從事寫作。

此外,想辦法弄張「國際學生證」(International Student Identity Card)吧,也會有享不盡的好處。舉凡車票、船票、地鐵、或博物館,或多或少都有折扣,比記者證還實用。只要兩百五十元即可申辦。但問題是,像我這種高齡旅人怎麼辦?嘿嘿,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說,懂嗎?

早年,我洽談機票時,常被同業訕笑,為什麼不跟記者團出國?包吃包住還備受禮遇。可是,我一直覺得團體旅遊牽制多,無法進行深度採訪,只好「自食其力」,以Writer名義到處尋求贊助。經過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的申請,航空公司也大多認可我的努力、堅持,習慣我的獨立採訪方式,而當年幫我呈遞案子的那些人,好心有好報,現在皆成了獨當一面的決策者。這些人脈構成了我的社會關係網絡,最後還助我完成人生大願——聯合贊助我,前往南極科學研究站。

如果將贊助過我的航空公司列出來,大家會嚇一跳,包括了智利航空、長榮航空、泰國航空、美國大陸航空、國泰航空、德國漢莎航空、紐西蘭航空、新加坡航空、西北航空、荷蘭航空……幾乎是「星空聯盟」、「寰宇一家」、「天合聯盟」三大航空聯盟的成員。

但我當「作家」,其實是偶然的事。因為為了回報贊助,又無法在自己工作崗位的媒體發表(於法不合),只好到處投稿、退稿、投稿、退稿……最後,逼到不得不出書。所以,我書中前言,總是充滿感恩的文字。

解決了機票,我還必須解決住宿的問題。這得求助於當地Local(當地旅行社),或直接洽商旅館。通常,我會以E-mail提案(以前用FAX),但最好透過台北有力旅行社的推薦。例如日本加賀屋溫泉旅館、銀風號郵輪、曼谷東方飯店等,即分別在東南旅行社總經理李清松、大盟旅行社董事長溫忠助、美國運通白金卡經理吳伯良力薦下,我才得以受到貴賓級款待。

又如我的環地中海之旅,包括西班牙、希臘、義大利、埃及、摩洛哥,則是在「格利安旅行社」(Gullivers Travel Associates,GTA)總經理Sophia(已退休)的支持下,取得GTA各分公司甚多「免費服務」。

這裡要提醒各位,台灣是「經濟大國」,亦是「旅遊大國」,所以對許多國家觀光局或Local而言,來自台灣的「寫作提案」的確很吸引人。我的提案會詳述旅行計畫,同時列出我欲取得的「贊助項目」是何等吸引台灣老百姓,最後還補上一句「日後必然創造旅遊熱潮」(我承認此言有「詐欺」之嫌)。我有個朋友,即學我以此方式向巴西Local申請「亞馬遜河之旅」,也成行了。而實際操作上,即使無法完全免費,也會獲得很大折扣。

但請勿濫用提案,變成「騙術」。我可是有寫文章發表,並寄一份給他們「留念」喔——我只是無法保證「宣傳效果」。

每年在台北舉行的國際旅遊展,我必前往參觀,目的就是為了蒐集各國參展單位名片,以便日後「申請贊助」。

但餐飲,我很少找人贊助,因為我根本「食」無定所啊。為了遍嚐各地美食,「吃」心不改的我,只好自費。當然,有人請客,我亦欣然接受。根據我多年經驗,伊斯蘭世界的人民最好客,他們雖然窮,卻樂善好施,不僅奉茶,還邀請你一起分享食物。我曾有次在中東荒漠見識過他們的殷勤好客,為了款待不期而遇的陌生人(我),竟然可以毫不吝嗇地宰殺平常捨不得吃的羊,還熱情洋溢地嚷嚷:「喔,感謝真主帶你來,使你成為我們的客人,這是真主賜給我們的福氣。」

原來,先知穆罕默德曾訓示他們要「幫助這塊土地上的陌生人」。因此,為了幫助他們取悅真神阿拉,我只好義不容辭接受招待。不過,容我提醒各位,他們骨子裡也很貪婪,招待歸招待,餐後卻不斷地向我促銷地毯和手工藝品,或想交換我的手錶、相機等任何看起來值錢的東西。

不買沒關係,但不要殺價,殺了價,若他決定賣了,就不能不買。如果你不尊重他們的風俗習慣,侵犯他們的宗教禁忌、家族,他們也會毫不猶豫手刃你頸子。

至於嚮導,最好聘請專業Guide,但有些地方找當地人或「計程車司機」兼差即可——在中東、阿拉伯世界,計程車幾乎都是「野雞車」,只要加點錢,他們都很樂意載你到處逛逛,但語言會是個障礙。有次在土耳其,沒錢請Guide,只好委請司機兼任,他一邊開車,一邊查英文字典跟我說話,幾天下來也大致溝通無礙。

反正,出外旅行,臉皮要厚,要敢伸手、敢開口。像我有個善吹薩克斯風的朋友,我便一直鼓吹他一起進行「化緣旅行」,沿途當「街頭藝人」賺點盤纏。其實這也是一種旅行方式呢。

坦白說,我是個旅人(Traveler),本質上與觀光客(Tourist)大不同。觀光客為了追求樂趣而甘願讓他人剝削,但旅人則是為了經歷險阻而必須「化緣」,仰仗他人幫忙。

所以,本書以《我是丐幫旅行家》為書名,即因我一向都是仰賴人的好意,不論識與不識,不論是哪一種形式的幫忙,才能完成一趟又一趟的旅行,行徑在朋友眼中與「丐幫」無異。

我想,丐幫旅行家的第一種特質,便是「精打細算」。這是不同於花大錢買享受的旅行方式,而是要憑藉創意玩得Smart,玩得物超所值,玩得值回票價。

第二種特質,是具有臨機應變的「街頭智慧」,才能應付旅途和旅地發生的各種狀況,化險為夷。

第三種特質,是要發揮「上山下海,無孔不入」的精神,探索大千世界的奧妙,從機場到混進駕駛艙,從沙漠到雨林,從美術館到墓園——我關心的不只是去哪個地方玩,而是怎麼玩,怎麼讓自己的旅行更深刻。

第四種特質可能跟個性有關,我頗喜歡混跡酒吧、夜店、黑市、傳統市集、澡堂、捷運等地,與當地人為伍。因為唯有透過這種「底層觀察」,才能真正觸及旅地的生活和文化,擴大自己的生命空間。

以上四種特質,即是構成本書的四個篇章,也是我的四個旅行態度,二十年旅行經驗的結晶。我想藉由經驗分享,一種回饋的方式,答謝過去曾經在旅途中幫助過我的朋友和陌生人。

最後,請容我引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箴語,與有志成為「丐幫旅人」者相互砥礪:「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本文作者是是「全球丐幫聯盟」台灣區九袋長老)

註:
申請「國際學生證」:
www.statravel.org.tw/isic/new_isic_891009/question/question.htm

郵局裡的愛情悲喜劇

至今,我旅行時仍喜歡逛郵局——不是為了集郵,而是寄風景明信片。

我猶記得那趟美西之旅,為了要寄風景明信片給仰慕的人,在夏威夷郵局意外發現了「LOVE」字樣的套票,於是,我天天郵寄風景明信片,一路從夏威夷、聖地牙哥、洛杉磯、舊金山寄到西雅圖,表露心跡,結果那個家規甚嚴的收信人後來成了我老婆,而且,一過十多年,還不停收到我的明信片,包括一封在南太平洋小島以捕鯨人用的Paper Tree樹葉書寫的信函。

後來,我也養成逛郵局的習慣,發現各個國家皆有各式各樣的「愛情郵票」。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荷蘭郵局的「愛情刮刮樂」郵票——在大紅底色中,有個銀漆的心型圖案,令人情不自禁想到,當收信人以指甲輕輕刮去銀漆後,看到「我愛你」、「我想你」時的驚喜。當然,在買郵票時,從邊框上的一行小字已然預知每顆銀心暗藏的秘密。

雖然今日E-Mail極為便利,世界各地(包括機艙中)幾乎都可上網發信、MSN、傳視訊,但總覺得沒有書寫字體來得親切、感人。

更何況,郵票也是一個國家的人文標籤、名片,代表了它想要呈現在這個世界的文化面貌。所以,瀏覽一下郵票,大概可略知一個國家的概況,例如特有的蟲魚鳥獸和花卉植物,或該國的一些偉大人物、地標建築等等。其中人物肖像備受各國政權青睞,美國紀念的是開國英雄,英國、瑞典、荷蘭則推出女王頭像,但像北韓絕對是「異數」,國家領導人一家三口都登上了郵票,從幼年到大的生活描繪毫不遺漏,集郵起來就像是一本金日正的家庭相簿,王朝心態顯露無遺。

還有一種生態郵票,不論政權如何更迭,都是各國最愛。像蘇聯變成俄羅斯,有的肖像郵票消失,但生態郵票依然如故。還有些國家會因政權更迭出現新主題郵票,如南非變成黑人政權,就出現了Myth & Legend的郵票。

除了郵票外,明信片是國家地理名勝的視窗,也是社會觀察的視窗。像我在南極的中國「長城」科學研究站的「郵局」買的一張「帝王企鵝」明信片,不僅附有「幸運號碼」可抽獎,還提供收信人九千元人民幣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飛機六千、火車和輪船各一千、汽車和自駕車各一千),可見大陸的保險觀念尚在啟蒙、獎勵階段——多寄多保障,明信片上還不忘提醒你,同一收件人最多可持三十張卡片。

有時,郵局本身也是社會現狀的縮影。有次,我在越南胡志明市參觀郵政總局時,看到許多年輕女子排著長蛇陣,手裡拿著信,等著「讀信人」幫忙閱讀書信、寫信。

聽到信的內容時,有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得不成人形,有的喜出望外,淚中帶笑。她們從「讀信人」的口譯中,聆聽著異國戀人的思念,或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訣別書畢竟,對過客般的旅人而言,豔遇往往只是旅途的一場逢場作戲、或一次尋歡活動。

所以,郵局在越南也是一個悲歡離合的場所。我在此看到一個民族的悲哀。越南女人的媚外情結,不能不說跟它近百多年來被法國殖民、美國駐軍有關。只要你說願意帶她們遠離越南,就給了她們寬衣解帶的藉口和愛情的幻想(早期美軍駐台不也是這樣嗎?)。

我認為,旅行不僅要看自然風景,更要看這種「人文風景」。通常,每個國家的市場、郵局,皆有類似人文風景,而且不收門票,為什麼不去看看呢?逛郵局能幫助我們更了解一個國家。

現在,我每次旅行至少會寄三張明信片:一張給愛人,一張給兒子,一張給自己,其他寫給朋友。老實說,這也是測試一個國家的現代化指標——愈快收到,就代表那個國家的郵局效率愈佳,也代表文明程度愈高。而且,有一天我突然也發現,那堆明信片竟然也是我的「回憶切片」。

現在,我的旅行大願是:懇請諸位大德施捨我一些銀子,讓我集資環遊世界一周,我將在各地郵局寄明信片給各位,感謝您們贊助這麼有意義的「行為藝術」,喔不,是國民外交活動。這總比你納稅給政府買外交要有意義多了吧。

(本文作者正構思「十萬青年千萬元」勸募大行動,贊助他旅行聯合國所有國家,再從各國寄回Postcard給台獨阿Q,以「行動藝術」表示聯合國對台灣的聲援)

後記
未來,我想這樣玩


三毛曾寫道:「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從此,遠方成為一種誘惑。但曾幾何時,網路普及,世界再也沒有「到」不了的地方,遠方的風景名勝,數秒之間就歷歷在目。

所以,現在旅遊的趨勢,關注的不再是「抵達」,而是「旅途」;待決定的不再是「去哪兒玩」,而是「要怎麼玩」;看重的也不再是「實際旅程」,而是影響心靈層面的「心靈旅程」。

在此概念下,未來的旅遊將會出現多種有趣的型態。

第一種是最近蔓延開來的「怪ㄎㄚ旅遊」,相當無厘頭。旅遊指南的權威Lonely Planet,還順勢出了一本《實驗旅遊》(Experimental Travel)呼應此趨勢,羅列許多怪ㄎㄚ的旅遊方式。

例如,把自己房間當成觀光點,然後以蟑螂趴趴走的眼光去探索世界,真的充滿驚奇。我曾試過,結果在沙發底層意外找到不知藏了多久而遺忘的一疊美鈔。

或者,尾隨一條流浪狗去晃蕩,用狗仔的眼光去欣賞一座城市。

或者,帶著床邊吉祥物一起出遊,到處拍照留念,理由是,你的床邊吉祥物也需要開拓視野、交朋友啊。

或者,換屋度假,交換一下生活起居,你到我家吃住,我到你家吃住,讓生活多一點刺激。

或者,帶著紙板,寫明要前往的地方,然後一路搭便車,看看自己能旅行多遠。或者,站在市中心廣場,身上掛著「出租自己」(FOR RENT)的招牌,看看會賺到什麼工作。這些皆是街頭藝人的延伸版,本質上仍屬於本書主張的藉助他人好意幫忙的「丐幫旅行」。

或者,扮演偵探,鎖定一對情侶跟蹤一天,看看他們都在做什麼事(本人極力推薦此種玩法)。

第二種趨勢是,報名參加夢想課程。例如有人想當大廚,就去上烹飪學校;想成為007龐德,就要去英國找「特務補習班」,授課內容包括竊聽、偷拍、射擊、搏鬥、保護VIP等技巧,學成後可回去暗殺你的仇人了。其中有堂課,還教授007式的倒車甩尾脫逃術(即所謂「J-Turn」),將車子急速倒退後,再原地來個180度大迴轉。

這類補習班五花八門,例如去西班牙山城Ronda學賽車,由世界級F1賽車手,親自教你如何操控蓮花跑車。或去特技學校,學習烈火燒身、吊鋼絲、飛車,以備日後躍進好萊塢大螢幕。

看到此,各位可能要問:「那是旅遊嗎?」但我認為,旅遊的本質是一種擴大生命空間的方式,既然要見識世界,為什麼不試試新的旅遊型態?

我覺得,未來的旅遊趨勢,絕不再是七天五夜盡覽三大古蹟、四大古城,也不再是風吹草低見牛羊,更不再是大山大水的面對,而是強調「旅行態度」。

於是,有人提出「慢遊」、「居遊」這類主張,也形成一種旅遊趨勢。我們都知道,「慢食」才吃得健康,實際上,「慢遊」也才會玩得深刻,但「居遊」更有意思,《托斯卡尼豔陽下》作者梅耶思和《遠方的鼓聲》作者村上春樹皆屬這一派。據我所知,台灣也有不少名人到夏威夷、峇里島租公寓式旅館「居遊」。

第四種趨勢是靈修體驗。例如到印度普那社區上奧修心靈大學,學習靜心觀照,但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宗教修行,打禪七禪三、吃齋唸佛不就是靈修體驗嗎?或者,找一個頂級度假村做身心靈的SPA,也算是另類靈修體驗吧?

第五種趨勢是歷久不衰的生態之旅。例如到非洲莽原、亞馬遜河雨林區「獵遊」(Safari),觀賞野生動植物,進入DISCOVERY頻道。這類旅遊的趣味,不僅在於觀賞野生動物「秀」,更在於跟著嚮導(Ranger)、追蹤者(Tracer)學習與動物相處之道。

第六種趨勢是,主張關懷生態就從親近土地開始的「綠色旅遊」。像日本掀起的「食和農泊」潮流,都會族趨之若鶩,一放假就避到鄉野度假,體驗結合當地文化和自然環境的農牧生活,例如幕府時代的驛站「大內宿」,便提供農作體驗,可讓人親手揉蕎麥麵、做味增、打麻糬,而民宿主人也是行家達人。

第七種趨勢是跟專家出國考察。例如跟著考古學家去挖恐龍、探勘古文明遺跡,跟著藝術家去逛美術館,跟著建築師去賞析地標建築,跟著音樂家去奧地利,跟著美食家去品味美酒美食(本人毛遂自薦),跟著造型師去東京採購藥妝品等等。專家導遊的興起,正預言著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

第八種旅遊趨勢是近來蔚為風潮的「志工旅遊」,或說「吃苦之旅」。沒有幾分「憨膽」,還「玩」不起來。這類旅遊不只是旅遊,還能豐富人生的意涵。

例如去肯亞幼稚園協助老師教學,去哥斯大黎加育幼院照顧院童,去義大利社會福利單位看護殘障人士,去英國成人腦部癱瘓中心幫病人洗澡,去紐西蘭牧場擠牛奶等等,都是「國際義工計畫」的台灣版實例,已經風靡不少校園年輕人。不過,「吃苦」費用不菲,最基本開銷是要自付機票錢,食宿則可仰賴工作單位(或接待家庭)提供。在長達一年的義工期間(目前也有一個月期),可深入了解一國的文化、社會、經濟和價值觀,並藉由學習與付出,讓自己成長。

志工旅遊目前在台風氣漸開,寫過《到天涯盡頭蓋房子》的「汗得學舍」,便是號召六個台灣人到白俄羅斯,與七十個德國人一起幫當地人義務蓋房子,邊勞動邊旅遊,交了不少朋友,但他們管這叫「勞動度假」(Working Holiday)。

另外,像台灣環保資訊協會發起的「植物種源保存計畫」,也是招募人才到陽明山做植物原生種保存志工。事實上,也有不少外國人聞風而來,參與此類「生態工作假期」。

當然,最著名的志工團體非「綠色和平組織」(Green Peace)莫屬。我有位朋友就曾跟他們去黃河源頭探勘,結果發現哈龍冰川比早二十年前倒退了數百公尺,大家上網(www.yellowriversource.org/cn.html)看看便知地球快融化了,電影〈明天過後〉的浩劫恐怕快降臨。

這類團體在世界各地皆有,初始可能源自教會。所以,時至今日,教會仍然持續扮演「感召」角色。名作家李家同教授便曾參與印度德蕾莎修女的「垂死之家」,從街頭尋回臨終的窮人,侍奉他們,為他們洗衣、洗碗、倒垃圾,最後還抬屍去火葬場,還予他們死前的尊嚴。

不過,參與這類「良心之旅」,要有「貼錢買罪受」的心理準備。

第九種趨勢是逐漸升溫的「打工旅遊」(Work & Travel)。美國政府希望全球大學生能進一步認識偉哉美國,因此每年核發五萬個名額到美國打工,一週工作五天,大多在飯店、餐廳當服務生,幸運的也有找到海洋世界、大峽谷國家公園,待上二到四個月。由於打工收入足以支付生活費和旅費,因此相當受到青年學子歡迎。在美國有許多這類組織,其中之一GeoVisions Work/Travel在台設有辦事處。

第十種趨勢是參加方興未艾的怪癖同好團。例如在美國中西部,每年四月至七月間是龍捲風季節,所以業者便規劃了「追逐龍捲風」團,每天依據追風儀的預測,在龍捲風出現機率最高的時段(下午三點到九點)循線追蹤,當車隊捕捉到龍捲風後,會保持一英里的觀測距離,過程頗似電影「龍捲風〉(TWISTER),相當刺激。

又如雪梨也有人推出「靈車夜遊」,拜訪傳說有鬼出沒的地方。這部靈車據稱曾載過上萬具遺體,相當有名氣,所以亦有人租來當新娘禮車。

以上十種旅遊趨勢,即是我對「去過南極之後,接下來要去哪裡?」這類提問的回答。它們的共同特色是,藉由旅行嘗試另一種生活方式,追求另一種旅行意義。這也是本書最終想傳遞的一些旅行觀念。所以,未來,我想這樣玩。

旅遊情報
1、怪ㄎㄚ旅遊:《Experimental Travel》(Lonely Planet出版)
2、追龍捲風:www.traddstormchasingtours.com
3、特務補習班:www.spy-games.com
4、賽車學校:www.ascari.net
5、特技人學校: www.actionfilmacademy.com
6、國際義工計畫:www.icye.org.tw
7、勞動度假(汗得學舍):hand.ngo.org.tw
8、生態工作假期(台灣環保資訊協會):e-info.org.tw
9、綠色和平組織:www.greenpeace.org/international/
10、打工旅遊:www.geo-links.com.tw
11、靈車夜遊:www.destinytours.com.au
12、奧修普那社區:http://www.osho.com/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