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對於病人而言,在今天的台灣醫界,確實存在著不少陷阱,求醫者真的不能不小心。難怪,
病醫關係充滿著不信任感;但是,病人卻無法逃避這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健保費你每個月都在繳,那健保到底在保障生病時候的那些事項?為什麼有一堆莫名其妙 的自費跑出來?健保床還總是等不到?
※病歷是屬於病人知的權利,為什麼難懂?難申請?或拿到手的是殘缺不全?
※要動手術了,醫生必須透明的告知實際風險,可是醫生說清楚嗎?
※藥袋上面的註記,大有學問,你多看一眼了嗎?
※家有老人或小孩,他們的用藥潛藏風險,遠超過你所知道的……
※很多醫療行為的背後,真相令人搖頭嘆息……
只要讀過這本書,就很難再有不肖醫療院所或醫護人員,可以再隨口欺騙大家了!

不知為什麼台灣的民眾常被貼上愛逛醫院、愛打針、愛吃藥的標籤?暫且不論民眾是不是愛吃藥,但不可否認的很多醫師也在不同動機之下,鼓勵民眾服用一些不需要的藥。經由媒體的報導,民眾瞭解藥價黑洞的存在之後,更加深了對醫生的不信任。醫療糾紛中有一定比例的無頭公案,和藥到命除有關;但,除了解剖,真的不知道進到病人肚子裡的是什麼?

現實環境中,就醫院經營者來說,就診次數是不能降低的,檢驗單是不能少開的,藥不能少給的,手術,尤其是「金雞母手術」是不能不動的;因為那都是如今很多醫院診所的生財來源。對醫院經營者而言,醫療人員,有如儀器設備一樣,只是醫院生財鏈的一環而已。

民國89年時,看到政府在健保瀕臨財務危機中,醫護人員在業績掛帥的管理制度下成為「醫療奴工」,醫師們分不清楚自己是在「行醫」還是在「做工」?在追求速效、向錢看齊的環境下,醫護人員成為病人既畏又怨的「壞醫生」、「壞護士」;在超高門診量與績效壓力下,「行醫尊嚴」蕩然無存;而病人在求醫過程中忍受病痛、「找關係」、「送禮」、「打聽」與「貨比三家」,對醫療體系充滿怨言與無奈,甚者成為粗糙醫療品質下的犧牲者。

醫療照顧很吊詭的地方是,一方面是科技語言的結合體(雖然說的是國語或閩南話),與一般人日常生活語言距離甚遠,常常讓人如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另一方面,醫療照顧又實際直接在個人身上進行,醫療經驗是很真實的,人不僅有能力可以詮釋個人的醫療經驗,人還有記憶。主觀體會之下,使得很多人一提起就醫,都有一肚子的怨氣。

在診間或病房與病人接觸的醫療人員,是經年泡在醫療專業裡的專業人員,而到醫院診所去看病的民眾,除非是識途老馬的老病號,大部份人的「醫學素養」 可能都不甚了了。醫病雙方在三、五分鐘的接觸中,要民眾能清楚的理解醫療人員、信任醫療人員,照著醫療人員的囑咐走,這時候的民眾,恐怕要理智暫停、知識休兵,才能做到。


作者簡介:
編著:張苙雲
學歷: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博士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社會學碩士
國立台灣大學法學學士
現任: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研究員兼執行長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長

到民國100年10月,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就10歲了。民國89年9月幾位本不相熟的朋友,抱著浪漫,憑著天真,貿貿然堅持推動「只是不同,並非對立」的醫療改革,企圖作點能爭取民眾、醫界、政府共贏的事。

民國90年10月時,一群人發了一個大夢:
在一個叫做台灣的小島上,那裡有秉持非營利精神經營的醫院,醫院中的醫護人員,擁有合理的報酬與尊嚴的工作環境,他們全心全意的守護著人們的健康,所以島上的每一個人都能享有以人為本的愛心療護,那是一個充滿品質與正義的醫療環境!

我們何其有幸,能為自己的夢想努力!


譯者:
陳俊言

內文試閱:
第一章:全民健保,究竟在保什麼

為什麼自費項目那麼多

  健保費,你每個月都在繳,健保到底是在保什麼?
  不是已經繳了健保費,哪來這麼多名堂還要自費?
  究竟這些自費合不合理?

  今天是除夕夜,不僅大人們開心有個年假可以放,小朋友們更是嬉戲中,眼巴巴地等著領壓歲錢。
  在這個大家回鄉團圓的日子,小宇家祖厝的三合院,卻此起彼落的響起咳嗽、打噴嚏的聲音,原來是天氣冷,大伙兒湊熱鬧似的,感染了流行性感冒。
  家族圍爐時,盡管滿桌熱呼呼的佳餚,大人小孩接力般的咳嗽、擤鼻涕聲,讓話題轉向,紛紛聊起最近看醫生的感覺和經驗。
  小宇媽邊遞上衛生紙給小宇爸說:「還好現在有了健保,生病只要就近到診所,付個100元掛號費就可以看醫生、吃藥。想當年我們小時候,即使感冒發燒了,再不舒服、也只是去藥房買兩三包退燒藥吃,哪敢隨便看醫生呀。」
  爺爺卻搖著頭說:「哪是這麼便宜,別忘了平常大家每個月都在繳的健保費,我上次去看醫生,那個收據上的名目還有什麼部分負擔之類的錢,而且一樣的病,去不一樣的醫院或診所看,開的藥看來又沒差,收的錢還不一樣,根本就搞不清楚,我到底有沒有被多收錢了!」
  「就是說嘛!」小嬸筷子一放:「二嫂妳住市區,醫療院所多,大家難免競爭搶病人。我們那邊鄉下看醫生不方便,離我們家最近的是一家大醫院,小小的感冒,想忍著不去看醫生又很難過,去看個醫生,掛號費喔,光是掛個號喔,就要450元,這生病啊,口袋要是沒點錢,還是生不起的!」
  向來精明的奶奶,忍不住插話進來:「健保有時划算,有時不一定啦。像我高血壓,去拿藥也都只要付50、100就好,但像去年你們爸爸跌倒住院,醫生說什麼沒有健保床,要自費,不然要等。就連動手術也說,要比較快好的話,特效藥、打針都要多付錢喔……你們大哥捨不得老爸多受苦,最後還是付了十幾萬,以前沒健保,也沒那麼多這個、那個、統統要自費的東西。」

  類似小宇家人,用健保看病後,對各種五花八門多出來的醫療收費,疑惑不免,相信這也普遍存在大多數人心中的現象,每次看完醫師、繳完費用,心中總會冒出種種不懂:
  不是已經繳了健保費,哪來這麼多名堂要自費?
  究竟這些自費合不合理?
  健保費我每個月都在繳,健保到底是在保什麼?
  全民健保自1995年開辦至今,一向備受各界讚揚,也是國際上學習的標竿政策,但健保局的統計數據顯示,民眾自費佔總醫療保健支出的比例,健保開辦後下降至三成,但近年又漲至 36 %,相當於健保未開辦前比例,亦領先許多先進國家。

  其實,民眾諮詢及抱怨申訴累計案件中,高達37 %是有關「額外收費、收費疑義」的案件。超高的掛號費,像「過路費」般,成為一般民眾及多病患者,即使付了健保費,還得在使用健保醫療服務前,必須再被剝層皮,支付許多不同名目,額外的費用。
  關於醫療費用,先讓我們從一般的消費經驗開始聯想起,當我們到大賣場買洗衣粉、牛奶、或是衛生紙的時候,一方面心中對於這些生活必需品,大概知道一個合理的定價範圍,加上又有許多的品牌可以相互比較,所以通常不擔心會被廠商敲詐或是欺騙。
  但是和我們健康息息相關的醫療問題,因為一般民眾對於醫療專業的不了解,加上又沒有商業市場的比價機制,為了避免一些惡質的醫療院所,任意哄抬價錢,影響了民眾的生命安全,醫療法第21條上有明文規定:
  醫療費用應該經過各縣市衛生局的核定,如果有超收,或是自己巧立名目亂收取醫療費用,比如:轉床費、小朋友用藥磨粉費等,即有違法之嫌。
  這是了解醫療費用前,所需要知道的第一個關鍵資訊。接著讓我們來看看,每次到醫院診所就醫,被收取的醫療費用,到底會包括哪些項目?

就醫過路費

  與健保開辦前相比,民眾常會發現看病後去批價,有越來越多不屬於醫療費用的行政管理費出現在收據中,究竟這些要求民眾自費的行政管理費,是不是真的沒人管、任憑醫療院所巧立名目就可以向民眾收取呢?
  以只要一踏進醫院、診所看病,都得先掛號的掛號費為例,過去因為衛生署將「掛號費」定位是醫療院所,為了處理民眾看診而衍生的非醫療之「行政作業流程成本」,而不是醫療費用,非醫療法第21條規定可由各地衛生局核定、管理的範圍。慢慢地不少醫療院所為彌補虧損或提高利潤,紛紛藉由此三不管的收費灰色地帶,提高掛號費或自創行政費用名目,向民眾口袋掏錢。
  為解決這些長久以來積非成是的弊病,不讓就醫過程必經的掛號費、或五花八門的行政費用,成為民眾就醫的經濟障礙,衛生署已於2010年7月公告:
  門診掛號費應該不超過150元;
  急診掛號費則不可以超過300元。

  其他高度爭議的9項醫療費用:
  1、轉床費。
  2、磨粉費。
  3、住院取消手續費。
  4、加長診療費。
  5、提前看診費。
  6、檢查排程費。
  7、預約費。
  8、指定醫師費。
  9、掛號加號費。
  也於2010年10月起明令禁收!
  至於光碟病歷、紙本病歷複製費、證明書費則列為可收取的行政費用,民眾可於各縣市衛生局查詢收費上限。超收或擅立名目向民眾收費,民眾皆可向健保局即在地衛生局查證後檢舉、要求退費。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