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四顆星好評!
★入選「一九九八‧本格推理小說 BEST 10」
★入選「這本推理小說好棒!一九九八年版」
★恩田陸第四長篇作,奠定其專職作家的里程碑。
★不僅是推理迷,連在一般讀者中皆為大受好評之作!
★資深評論家傅博專文導讀,譽為「傑出的超推理小說」!
★具備十足幻想與令人充滿期待的謎團,永不完結的小說!

【內容簡介】
有一本書,它只出現在人們的口耳相傳中,
真正讀過的人不多,卻都深深為其著迷,
窮盡一生都想得到它,解開其中的祕密……

  只因為履歷表興趣欄填上了「嬝炕v兩字,鮫島巧一於是被派去參加董事長的三月茶會。茶會上,四個老人既陶醉又懷念地談起十多年來一直在尋找的一本書,這本書由作者自費出版送人,而且還訂下了奇怪的規矩:一,不能透露作者身分;二,不能影印;三,如果想借人,只能借給一個人,而且只有一個晚上。
  這本令鮫島巧一心生悸動的推理小說,就叫《三月的紅色深淵》……

  恩田陸,被譽為繼宮部美幸之後的女王作家,作品量少質精,並融合推理、幻想、懸疑、科幻等各種元素,這本《三月的紅色深淵》也同樣具備了恩田陸特有的「推理加奇幻」之迷人風格。她將故事分為表裡兩側,並讓兩側的故事重疊,營造出謎團重重的氣氛,輕易地讓人沉醉在恩田陸的世界而不自覺。

作者簡介:
恩田陸
  一九六四年出生於日本宮城縣仙台市,早稻田大學畢業,一九九一年以日本幻想小說大獎最終候補作品《第六個小夜子》受到注目,隔年隨即出版《第六個小夜子》。一九九七年,《三月的紅色深淵》出版後,隔年便辭去工作,專事寫作。
  恩田陸是日本文壇少數多方位的女性作家,創作領域廣泛,有推理、幻想、懸疑、奇幻、驚悚等等,出道至今十餘年,作品有三十多部,雖然不是多產作家,但品質皆受到一致肯定,不斷入圍各類文學、推理獎項。
  二○○五年,恩田陸以《夜晚的遠足》獲得第二屆書店大獎,以及第二十六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六年,以《EUGENIA》獲得第五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篇部門獎,被譽為與宮部美幸齊名的女王作家。
  一直以來,恩田陸的作品便充滿不可思議的幻想魅力與令人期待、玩味的伏筆,使人不自覺地便沉浸在恩田陸的世界裡。


譯者簡介:
周若珍
  畢業於淡江大學日文系。熱愛生命,對教育及翻譯工作充滿熱忱。目前擔任日語教師,並從事翻譯,譯作有《改造野豬》、《介護入門》(小知堂文化)等。

內文試閱:
「歡迎參加我們的三月茶會。」他的語調聽起來很愉快,卻又非常認真,「人生就是一場賭注,對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更是如此。雖然程度多少有點差別,但我們都經歷過釵h風險。人生的每分每秒都是一種賭注,你也可以說,每分每秒都在選擇。你剛才選了鹹味煎餅。你不是選我金子慎平下注的、賠率十二的金吾堂芝麻煎餅,而是一色流世下注的、賠率三的『SOFT SALAD』。鮫島巧一是依照自己的意志選擇的嗎?還是受到什麼人的影響而被迫選擇的?這也只有神才知道了。不過,人就是這樣,在流逝的時間與空間中不斷進行抉擇,直到死亡的瞬間。沒錯,我們對你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下了賭注,而現在,你也有權參加我們的賭局。」
  「賭局?」
  「沒錯。」
  「要賭什麼?像是選哪一種零食,或挑哪一個杯子這一類的嗎?」
  「剛才的都只是玩玩,是為了測試你有沒有這個資格。接下來的賭局,你當然能與我們以同樣的條件參加。」
  巧一赫然發現,其他三個人也一臉嚴肅。
  「我們賭的是一本書。」


  
  「書?」巧一像鸚鵡似地反問。
  「沒錯,就是一本書。一本我們找了十多年的書。」董事長用力點頭說。
  「你們要在哪裡找?」
  「在這間房子裡。」
  「這間房子?但這不是你家嗎?」
  「對了,先帶你參觀這幢房子吧!你可以把行李搬到房間裡。」董事長突然站起來,說完便逕自離開了客廳。
  巧一慌忙拿起行李跟在後面,心想,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好多房間。這裡有好幾間相同的房間並列在一起,董事長只是打開門,催促巧一看裡面。
  書──書、書、書。數不清的房間裡,都只有高度直逼天花板的書櫃,上面凌亂地塞滿大量書籍,有舊書、新書、英文原文書、雜誌、口袋書等等,一些房間甚至連地板上也堆滿書,進都進不去。這些書的主人似乎不會好好保存書本,也不是書籍的收藏家,應該只是雜亂無章地收集各類書籍的人吧!
  「這裡共有幾間這樣的房間?」
  「這個嘛……地下室還有書庫,所以大概有二十間吧!」
  「要從這裡面找出一本書?」
  「對。」
  「董事長,你不記得那本書放在哪裡了嗎?」
  「輒o間房子的人叫做?比呂央,是個很認真的建築師。他有很嚴重的『書癮』,只要沒在畫圖,就是在看書,而且是那種從不向人借書,只要看到書就會買回來慢慢嬝牧漱H。他的收入幾乎都花在買書上,就算只吃泡麵或啃麵包,還是熱中於嬝炕C雖然他什麼都看,但最愛的還是本格推理小說。我會開始看推理小說就是受到他很大的影響,因為他在十幾年前曾借給我一本書。」
  董事長沿著掛了一排木雕面具的走廊往前走。
  「那本書是私人出版,據說只印了兩百本。而且,奇怪的是,書上根本沒註明作者是誰。根據?的說法,那本小說可能是某位知名作家以匿名方式寫的。我也不清楚作者到底是誰,反正就是有這麼一個謠傳。」
  「匿名寫的?該不會是那種書吧?」知名作家的匿名作品,除了色情小說,實在想不出別的了。
  「你也這麼認為?不過,你完全猜錯了。那只是一般的小說,裡面有四篇謎題,要說它是推理小說也行,然而,它卻會給人一種奇妙的印象,彷彿是一本將釵h不同種類的素材以馬賽克手法拼湊而成的小說。我不是說那是一部完全沒得挑剔的傑作,不過,一旦你開始看了,就會逐漸被它吸引,不論經過多久,那部小說的片段都會遺留在腦海的某個地方。」
  「那該不會是?先生的原創作品吧?」
  「把書還他之後,我也曾懷疑過,他該不會是將自己寫的書拿來給我看吧?可是過了一陣子,幾位愛看書的朋友也向我提到那本書的謠傳,看來那本書確實是由某位知名作家自費出版的,又因為它擁有一種奇特的魅力,所以才在口耳相傳中獲得極高評價。」
  「所以那本書現在就在這幢房子裡?」
  「沒錯,就在這幢房子的某個地方。是?把它藏起來的。」
  「為什麼不趁天氣晴朗時,將每個房間的書都拿出來曬一曬,順便找那本書呢?」
  「那不就不好玩了?」董事長呵呵地笑了出來,「如果要用這麼笨的方法,我們又何必特地邀  請你來這裡?這幢房子與?的遺言很值得你花上三天兩夜思索那本書的去向。」
  「遺言?」
  「沒錯,也就是所謂的『死前留言』。我就是為了解開他遺言裡的謎題,才會在六年前將他的房子移建到這裡來。從那時起,我們每年都會在這裡聚會。」
  看到董事長臉上的笑容,巧一覺得背脊有點發涼。只為了找一本書,就買下一幢房子,並移建到這裡來,這真是太不尋常了。金子慎平這位金融界的知名人士果然有些常人無法理解的地方。
  「別擔心,我沒有瘋。」
  巧一嚇了一跳,金子這句話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
  「我很清楚我的興趣有多瘋狂,反正我這人本來就這麼無聊──來,這是你的房間。等一下就要吃晚壑F,你可以先洗個熱水澡,還沒說完的,就等晚嶽犰A繼續吧!」



  「好了,差不多該準備晚壑F。各位,請移駕到飯廳吧!」鴨志田輕巧地站起,拍拍手說。
  「那個──」巧一呆了一下,這個人要做飯?是不是應該去幫忙比較好?
  「不用擔心,這個人可是個廚師。他是銀座一間天婦羅專賣店的第三代,我們這些外行人只要坐在嶽鉈打N可以了。對了,我們來準備點酒吧!」
  四人起立,魚貫地走向隔壁飯廳。
  飯廳不大,但設備齊全,給人有如山中小屋的感覺。開放式廚房旁有一張大木桌,桌子兩側是黑色長椅,董事長在最旁邊坐下後,一手拿起啤酒,另一手拿起內田百閒的《御馳走帖》便讀起來了。
  「唉呀!金子,你怎麼就在這裡看起書來了?」
  「我先喝了──因為這裡比較舒適啊!」
  「啊啊,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叫他在書房裡讀書,他卻偏要在廚房角落寫作業。」鴨志田捲起袖子,穿上圍裙,將鍋子放到瓦斯爐上,「你們先喝吧!我會陸續端出小菜的。」
  「好的。」
  不知不覺中,鴨志田已經開始做菜了。他的動作之靈活,簡直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轉眼間就有好幾盤菜餚上桌了。
  「春。」
  「嗯?」坐在巧一對面的一色反問。
  「董事長說樹林的另一邊是春,請問那是什麼意思?」
  「喔!你是說這個啊!」一色露出微笑,舔了一口乳酪,將冰涼的紅酒一飲而盡,「其實這裡總共有四棟房子。」
  「四棟?這麼多?」巧一瞪大雙眼──這麼大的房子竟然有四棟?
  「沒錯。四棟房子分別座落在樹林四周。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棟叫『冬之家』。對面是『春之家』,那裡有一棵很大的櫻花樹,非常適合舉辦宴會。」
  「所以也有『夏之家』與『秋之家』?」
  「當然,每棟房子都有一段故事,而且是會讓本格推理小說迷喜極而泣的神祕事件。」一色故作神祕地低聲說。
  「沒錯、沒錯。」董事長卻呵呵地笑了出來,「一戶人家有四棟房子,怎麼能不發生連續殺人事件呢?櫻花樹下埋了一具屍體,被竹林圍繞的日式建築的客廳裡插著一把日本刀,秋之家發生密室殺人,冬之家則是藏了寶藏,一定得這樣才行。」
  巧一完全搞不清楚他的話到底有幾分認真。不過,至少他很能確定他們都是推理小說迷。
  「對啊!這裡有四棟精心打造、各自擁有典故的房子,光是這一點就讓人充滿期待了,不是嗎?我們能感受到,這裡將發生一個流傳於後世的故事。我們並不是在等一個合理的解釋,或什麼令人驚奇的圈套。當然,如果有那種圈套最好,但更重要的是,這裡藏了一些令人興奮的謎題,而我們有預感,一個能與之呼應的意外解答即將誕生。所以我們誠心期盼你能加入這個遊戲。」
  「這個開場白真是太棒了,不楓O成天對著學生講話的教授,果然不一樣。」鴨志田喝了一口啤酒,將一盤馬鈴薯燉肉端到嶽鄐W,這道菜似乎是特別作的。
  「為什麼你們這麼執著於那本書?」巧一又問,並斟了一杯啤酒。
  「嗯,為什麼呢……可能因為那本書對我們造成了某種刺激吧!而且,現代這個世界裡,謎團的存在本身就具有稀有價值,卻又不是少了它就活不下去,所以才有意思啊!」董事長帶著天真的笑容說。
  巧一聽著,沒來由地心生悸動。
  「這本書的作者似乎也想讓這本書成為一個謎。作者自己印了兩百本分送出去後,好像又想將書通通回收。」水越夫人說,並幫眾人盛裝鍋裡的黍魚子。
  「回收?」
  「對呀!聽說作者最初在分送這本書時,訂下了一些規矩。第一,不能透露作者身分;第二,不能影印這本書;最後──這個條件非常奇怪──作者說,如果你想把這本書借人,就只能借給一個人,而且只借出一個晚上。」
  「感覺上好像有點故意,這樣反而會產生很大的宣傳效果吧!因為世界上沒有什麼能比謠言更有效地引發人的好奇心。」
  「果然,你也這麼認為──而且,這本書在市面上流通了半年後,便有一個自稱作者代理人的人出來進行回收。聽說當初印了兩百本,但作者究竟分送給幾個人,至今都還是個謎,還有人說頂多只有七十本。」
  「作者為什麼要回收呢?」
  「好像因為作者認為那是一部失敗作。」
  「真是做作……所以,金子董事長是向這棟房子的原主人──也就是?先生──借來看的囉?那其他三位呢?各位是在什麼情況下讀到這本書的?」
  「這是個好問題。那麼,依照慣例,現在也差不多該介紹一下自己了。」董事長將視線移向一色,彷彿示意他「就從你開始」。
  「啊!請等一下,我還不知道這本書的名字,它有名字吧?」巧一看向董事長問。
  董事長猶豫了一下,害羞得彷彿要說出自己喜歡的女孩是誰似的,然而,只過了一秒,他便面無表情地開口。
  「這本書叫做《三月的紅色深淵》。」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