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失語太久,人變成獸。
說真心話的人是可恥的(嗎)


《妖獸》藝術家詩人潘家欣最新手刻版畫詩集
用40篇散文詩,寫一封給世界的拒絕信。


這一封拒絕世界的信,潘家欣寫了十年。

「一開始誤以為寫詩是要向世界表白,三十一歲了才知道,其實寫詩是跟自己講清楚了:這世界沒有人會真的懂你,你是永遠、絕對的孤獨,每個人皆如此。詩歌是具現這個孤獨感,讓你看得見,聽得到,不被肉眼難見的哀傷所環繞。詩歌是顯影劑,詩歌是照妖鏡。」

死去的動物標本在夢中復活,我安撫著牠們,餵牠們吃東西。
我說,我沒有忘記。

她的詩來自生活,散文詩則來自生活的卑屈,總在生命走入陰霾,失卻日常語言的能力時,散文詩才會如獸般竄出,那是潘朵拉盒子放出的妖獸,這些獸會帶著她,走生命細縫裡那一條小小活路。

他寧願吃土到死,
不敢呼吸自由的冰冷空氣直到最後一刻。──〈鴕鳥〉

「二十九歲出《妖獸》,還在裝可愛。三十一歲出《失語獸》,我想就可以多一點不要臉的重低音呢喃,老老實實面對自己是個孤獨的廢物,不被這個社會的名利價值承認,而自己仍為了要找到生命的意義而痛苦困惑徬徨吶喊。」

作者簡介:
潘家欣
一九八四年生,台南人。
藝術家詩人,左手寫詩右手畫畫剪紙,所以左手和右手都很忙,有時候會交錯打結。總是貪心,夢想著把現實改造成公平、正義、愛與和平的美麗新世界,目前住台南,持續追求夢想高速手刀奔跑中。

內文試閱:
油鍋
蝦子剖背以後入油鍋一炸,身體就捲曲起來,形成漂亮的金黃色圓球,一點都不像蝦子的夢幻食物。
茄子和魚片也是。
我們在油鍋中一一變相,翻滾著,親愛著,各自寂寞。

瘋子
瘋子在頂樓吼叫,敲撞牆壁,用舌頭和口腔攪出一團團的混濁聲音。
我深呼吸,用左手慢慢把精液一滴一滴擠出來,再用右手把瘋子的吼叫聲從晚風中抓下來,混合在一起。它們會逐漸固化,便於塑形,這工作非常需要耐性。我用這凝結的半固體來手抄一種廉價的衛生紙,不太平,也不太吸水,但畢竟是堪用的衛生紙。這是悲傷的時代,悲傷到連自己嚎得稍微大聲一點,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蝸牛之死
蝸牛死了。
雨天本來很高興地在路上走,結果被車子碾斃了。鳥暫時還沒有出來吃,所以他就爛爛地躺在柏油上被雨潑打。
我看著他粉碎的殼,即使如蝸牛般獨立自主,把一切家當都背負在身上,也免不了橫死街頭。

星星
我夢見自己身在大草原上,遇一小孩,小孩正在哭泣。
「你為什麼哭?」我問。覺得很可憐。
「我在收集露珠,」小孩回答,淚汪汪地看著自己
遭草葉劃傷的小手。「可是它們總是在我碰觸時就散開了,只弄濕我的手,卻抓不到什麼……」
「為什麼你要收集露珠?」我好奇地追問。
「啊,因為天上的星已經滅得一顆不剩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