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史上最惡搞作家八爪魚 x 美型腐繪師伊達朔弓
靈異恐怖又歡樂無限的腐向輕小說!
不但賣腐、賣萌,還要——賣鬼?

陳天徹的桃花運不但替他惹來了麻煩,更惹來一個詭異小怪胎,以及滿屋子的妖魔鬼怪!
桃花滿天飛,朵朵都是鬼來追的超衰帥哥刑警 V.S 神祕面癱又嘴賤的美少年


陳天徹跌坐在地上,一臉驚恐地看著四肢攀在牆壁角落,頭轉九十度的少女。
彌九泉低頭看了看地上的男人,抬頭望了望牆上的少女,最後轉向陳天徹。
「你嚇到她了。」那語氣裡有著怪罪。

看鐵齒警官如何與喜歡阿飄勝過人類的神祕美少年,解決各種不科學!

一天到晚闖禍不斷,尤其是桃花債滿身的陳天徹終於被調職,
新的單位號稱是全警界裡不能公開祕密——一個殉職率50%的第七重案組!
陳天徹在最詭異的情況下會見了他唯一的搭檔,一個面癱又嘴賤的美少年——彌九泉。

原來只要是怪力亂神、不科學的事情,全都歸到第七重案組底下。
才剛報到的陳天徹立刻與彌九泉前往調查少女離家的案件,循著線索走,發現原來一切的關聯都與一座公寓有關。
每一間房間裡都住著一個房客,每個房客都有自己的祕密與故事,他們似乎都隱瞞了最真實的自己,
而為了調查這件事情的第七重案組,決定以房客的身分入住!

驚險刺激又充滿懸疑詭異的同居……呃,是調查生活,即將展開!

【隨書好禮四重送】
★ 第一重:伊達朔弓精心繪製帥氣痞子小桃花「陳天徹」人設彩頁
★ 第二重:首刷隨書贈送限量晴空精美功課表乙張(首波8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 第三重:隨書再送角色書籤卡「陳天徹」乙張
★ 第四重:特別收錄作者額外加碼番外「搭檔的練槍日常」



作者簡介:
作者:八爪魚
當我們看著香蕉,香蕉是黃色的。當我們摸著香蕉,香蕉是冰冷的。當我們吃著香蕉,香蕉是美味的。但我們不知道一根香蕉的營養,是香蕉媽媽花多久時間培育出來的。八爪魚很愛吃香蕉。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

繪者:伊達朔弓
身為外星人的我去年取得地球公民權之後,發現只要學會烤蛋糕就能跟地球人當好朋友!配合本書風格,下個蛋糕就用我母星上最流行的暗黑STYLE加以裝飾吧?編輯小姐跟原作者大人提供了很多構圖上的創意與IDEA,恐怖果然好抒壓啊非常感謝!我已經繫好安全帶拿好蛋糕,準備跟大家一起感受這對拍檔與大魔王間的愛恨糾♂葛♂五重天了!



內文試閱:
回家後,陳天徹打定主意要裝死。
但是顯然,有個人大大不認同。
當陳天徹躲在家中打算裝死不出門時,彌九泉卻已經背著習慣的黑色背包,出現在家門口了。
「搬家了。」手中拿著迴紋針,彌九泉淡淡說道。
「你……」陳天徹看著整裝待發的灰髮少年,整個人快暈倒。
說搬就搬,陳天徹這回見識到了彌九泉注重效率的特性。逼不得已,他整理出一個行李箱,裝好了生活必需用品與衣服,再次開車載著彌九泉前往山區。
而看著彌九泉一身輕便的裝扮,陳天徹心中有個大大的問號。
「你的東西就這樣而已?」他看著彌九泉背後那個不大不小的背包,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行李。
「我們是出任務,不是出國。」彌九泉淡淡的回答。
越發覺得對方古怪的陳天徹,之後的一路都很沉默,汽車再次開到老宅。
在門口附近停好車,陳天徹沒有急著下車,而是透過車窗打量著庭院。
老宅矗立在一片草原中,看起來依然那麼寧靜,陳舊的外觀添了幾分古色古香,庭院中的那棵大樹隨風搖曳,帶起一陣陣落葉。
──本來應該是充滿文藝氣息的場景,陳天徹不知為何卻覺得不太舒服。
陳天徹不急著下車,彌九泉也不急著下車,在旁邊靜靜吸他的牛奶。
「喂,第七重案組的小子,我問你。」陳天徹突然開口。
彌九泉沒有回答,稍稍轉過頭來看著陳天徹。
「那個……我問你。」陳天徹吞吞吐吐,有苦難言般,「你說過要我開始相信……相信某些東西的存在,對不對?」
「嗯。」彌九泉繼續吸著牛奶。
「到底,那些東西,是什麼東西?」陳天徹繼續問。
「嗯。」彌九泉吸乾了牛奶,開始咬著吸管。
「他們……應該說,『祂們』,會不會傷害人類?」陳天徹總算問完。
老實說,他覺得這樣問話的自己真的很丟臉,但是不問清楚,他心中始終有些不暢快──天知道他多想要掉頭就把車開下山去。
「你會這樣問,是因為你發現了什麼嗎?」彌九泉停下咬吸管的動作。
「也不算是什麼大發現,但是更像是錯覺。」陳天徹看著玻璃窗上的倒影,嘆了口氣,「不過,我開始覺得……這一切都有些不單純了。」
「『異靈』能夠傷害人類,有三個主要原因。」彌九泉說。
「呃,」沒想到彌九泉會主動解釋,陳天徹一愣轉頭,「什麼原因?」
「這樣。」彌九泉邊說,同時閃電般出手,甩了陳天徹一巴掌。
啪,這巴掌來的突然,陳天徹先是發楞,直到火辣觸感傳來才反應過來。
「幹麼打我!」
「就是這樣,異靈能傷害人類,就是因為『預料之外』。」彌九泉神色自若,依然維持他那平淡的表情與語氣,「你事先根本不相信我會打你,就好像你不相信異靈的存在一樣──連異靈的存在都不相信,自然無法防禦異靈。」
「那也不用打我吧!」
「異靈能夠傷害人,還有第二個原因。」彌九泉平平地繼續說,同時又閃電般抬起手,就往陳天徹另一邊臉頰刮去。
刷,陳天徹畢竟是警校出身,閃電般閃過這巴掌,忍不住得意說道:「哈哈哈,我早就猜到你要再打我,這次我沒再被你打到──」
砰,卻是彌九泉原本的巴掌力道未衰,竟然更快的反手甩回,用手背狠狠打了陳天徹一下。陳天徹兩邊臉頰都火辣辣,一時之間氣到七竅生煙。
「就算你猜到,我還是能打你,那是因為『我比你強』。」彌九泉淡淡說道:「就算你意識到異靈的存在,但是如果你看不透它的動向,你還是只能被傷害。」
「你這王八蛋小──」陳天徹正破口大罵,就看到彌九泉再次抬起手。
他一驚,整個人往後一縮,彌九泉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並沒有揮來。
「你對異靈產生『恐懼』,正是異靈能傷害你的第三種原因。」彌九泉放下手,看著滿臉防備的陳天徹平靜說道:「異靈主要力量來源,就是你的恐懼。」
看著彌九泉,陳天徹啞口無言。
雖然很有道理,但是……也不用打他兩次吧?
「人類恐懼異靈,異靈會變強;鬼魂變強後能更深的傷害人類,人類受傷後就會更恐懼;這是一種無限的惡性循環。人類不清楚異靈是什麼,對它們懷抱恐懼、並且敬而遠之。但是其實真正會傷害人類的異靈並不多──比起來,會拿刀亂砍人的小混混,絕對比有能力殺人的異靈多好幾倍。」彌九泉慢條斯理說道:「但人類總是有種排外性,寧可看人類殺人類、看人類殺別的物種,卻不肯看見『別的事物』反過來殺人類。」
陳天徹沉默一會兒,咀嚼著這番話,音量不由自主壓低了些。。
「所以,這棟老宅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你該想的,不是那裡有什麼東西。」灰色的眼眸依然平靜無波,彌九泉說道:「而是『為什麼』那些東西會在那裡。」
「又是這套啊……所以我該做什麼?」陳天徹咂舌,揉了揉頸肩。
「調整好你的心態,做好心理準備。如果連心理準備都沒有,一旦真的遇見,只會讓混亂的思緒及恐懼影響你的判斷力。」說到這邊,他補了一句讓陳天徹臉色大變的話。
「小心,別輕易殉職了。」彌九泉將空牛奶盒壓扁,說完就不講話了。
陳天徹聽完,心裡只有一種感覺──

他真的很想回家啊!

但不論陳天徹再怎麼不願意,他們還是再一次回到老宅。
他和彌九泉住進了四樓,一人一間房間。陳天徹挑了沒有窗戶的那邊,來到了房間後,將自己的衣服放進衣櫃中,還在嘀嘀咕咕個不停。
「這小怪胎還真有效率,說搬就搬。」陳天徹整理好東西,坐在床上舒了口氣,「但是搬進這裡一個月,真的就有辦法查出什麼嗎?」
房間坪數很大,跟二樓他看過的那間差不多大小,本來空無一物看起來有些空曠,現在多了幾個陳天徹搬來的東西後,總算多了點人氣。
陳天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就隨手丟到另一邊了。
這裡訊號很糟,幾乎是零格狀態,想向外面通訊可能得多花點時間吧?
劉淳淳搬來這邊,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才會在回家之後企圖自殺?
而又是因為什麼奇特的因素,讓她突然像中邪一樣變得那麼古怪?
──想到彌九泉給自己的幾巴掌,陳天徹怒火中燒中不禁有點怕怕的。
「這裡,真的有所謂的『異靈』嗎?」陳天徹暗暗想著。
如果有所謂的「異靈」,到底會是什麼東西?會用什麼樣的形式出現?
在毫無心理準備就涉入這個案件的情況下,陳天徹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而就在此時,一陣敲門聲傳來。
「請進。」陳天徹隨口道。
不過,房門卻沒有打開,那敲門聲在他應聲後隨即安靜了下來。
陳天徹一挑眉毛,一開始以為是彌九泉,但馬上否定這個想法。
絕對不是那個小怪胎,因為對方從不敲門。
「到底誰啊?」陳天徹皺了皺眉,就在他懷疑剛剛自己聽到的敲門聲只是錯覺時,再次傳來了叩叩叩的聲響。
這次敲的比上次還響亮,陳天徹很確定自己沒聽錯。
「門沒鎖。」陳天徹嚷嚷,就是懶得自己去開門,心中想著,不知道敲門的是不是那個女大學生?如果是那個有隱性好身材的林小姐……那就更好了。
不過敲門聲很快又消失了,依然是毫無推門的動靜。
「是在跟我鬧著玩嗎?」轉頭看著絲毫不動的房門,陳天徹有些火大。
叩叩叩,就在他快發火時,第三次敲門聲再次傳來。
只不過這一次,陳天徹的滿腔怒火剎那間消失,只剩下別的情緒。
他終於發現了一絲古怪──那敲門聲,並不是從他的房門傳來。
而是從他的衣櫃裡面傳來。
「Fuck!」陳天徹直接跳下床,差點滾到地上,瞬間抽槍對準了衣櫃。
然後,敲門般的聲響再次消失。
只剩下陳天徹急促的喘息聲,以及一顆滑落下巴的冷汗。
「媽的……是錯覺嗎?」陳天徹喃喃說道,持槍的手還微微發抖。
就在此時,第四次敲門聲傳來,當場嚇了他一跳──只不過這次是從門口傳來,還伴隨著那個女大學生許心怡的聲音。
「大哥哥,你有空嗎?」許心怡透過房門,聽得出來語氣很雀躍,「我們在一樓有買了些東西,要不要一起來吃?」
「好,馬上來。」陳天徹揚聲回答。
「我也通知你的朋友了,待會兒一起下來啊!」許心怡的聲音說完,隨即響起蹦蹦跳跳的腳步聲,顯然已經下樓了。
陳天徹抹了抹臉上的冷汗,暗罵自己沒用。
「錯覺,一定是錯覺,嚇不倒我的。」他嘮嘮叨叨唸著,把手槍收回行李袋裡後走出房門時,腳還微微發抖著,而彌九泉剛好也走出房間。
「喂,你有遇上什麼……」陳天徹口齒不清,突然覺得那灰髮少年變得好值得依賴,「遇上什麼……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嗎?」
「遇見不尋常的事情,不就是我們來的目的?」彌九泉表情平淡,看不出任何喜怒哀樂。
「又在打禪語。」陳天徹不由得咒罵。
「不過,我滿佩服你的。」彌九泉走過陳天徹身邊時,拋下了一句話,「竟然開口說『請進』。」
「什麼意思?」陳天徹一愣,彌九泉沒有回答,往樓梯走去。
不想一個人被丟在四樓,陳天徹連忙跟上。
──不論剛剛是否錯覺,他都無法忽略那句隨著敲門聲響起的耳語。
「陪我玩。」

***

來到一樓,陳天徹很快就忘記剛剛的驚嚇。
在客廳桌上,擺滿了滷味、小吃,還有滿滿的啤酒。
「哇哦!」陳天徹眼睛一亮,在沙發坐下。
「那是林姐買的,她人超好。」許心怡開心地說著,摟了旁邊林小姐一下,「他知道有你們兩個新房客,就買了好多東西來歡迎你們。」
「畢竟之後是新鄰居,還請多多關照。」林小姐笑得靦腆,微微點頭。
「竟然……沒有牛奶。」彌九泉看著桌上滿滿的啤酒,表情黯淡。
「弟弟你喜歡喝牛奶嗎?」看著雖然沒有擺出失望表情,卻明顯陷入灰暗狀態的彌九泉,許心怡忍不住笑了,「沒關係,下次姐姐幫你買。」
「啊,我忘記這個弟弟還沒滿十八歲,不能喝酒。」林小姐摀著嘴巴,顯然有些懊惱。
「不,我其實已經……」彌九泉就要說什麼,旁邊的陳天徹搶先開口,「不用麻煩了,我的朋友喝白開水就好。」
「是嗎?他喜歡喝白開水?」許心怡一愣。
「當然啊,他喜歡喝白開水,每天喝天天喝,所以才喝出一身怪裡怪氣。」陳天徹一邊說,一邊拿起一罐啤酒,假裝沒發現旁邊彌九泉射來的視線。
「難怪我覺得……弟弟都長不高。」許心怡看著彌九泉,越看越可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頭,「要多喝牛奶,姐姐下次一定幫你買。」
「我每天都有喝牛奶。」彌九泉被揉亂頭髮卻也沒反抗,只是低低說了聲。
「不邀請三樓的駱先生嗎?」陳天徹拉開啤酒拉環時,突然想起。
「不,不用找他。」許心怡還在摸彌九泉的頭,鼻頭一皺,「更何況,他也不喜歡這種聚會,他很討厭人群。」
「是嗎?」被揉著頭的彌九泉若有所思,「反社會人格?還是……」
「我發現你講話還蠻人小鬼大的嘛!」許心怡越摸越喜歡,忍不住一把抱住彌九泉,「你到底幾歲啊?十三?十五?」
「一百二十二歲。」彌九泉被一個身材不錯的女大學生抱著,表情卻連變都沒變,依然是那張面癱臉。
「噗嗤,你好可愛哦,竟然開這種玩笑!」許心怡忍不住被逗笑了。
「我沒在開玩笑……」彌九泉還是那副平靜樣。
就在彌九泉陷入許心怡的糾纏時,陳天徹已經坐到林小姐的旁邊。
「謝謝妳啊,新鄰居。」陳天徹微微一笑,「敬妳一杯。」
「我酒量不好,很容易喝醉。」林小姐有些不好意思一笑,不過也拿過一罐啤酒,打開後小小的喝了一口。
「容易喝醉?那很好啊!」陳天徹點了點頭。
「咦?你說什麼?」林小姐沒聽清楚對方的咕噥。
「呃,」陳天徹連忙轉移話題,「話說妳搬進來多久了?」
「半年了。」林小姐回答,「我是這邊住最久的一個,剛搬進來時,整棟宅子裡只有住我而已。」
「怎麼找到這棟老宅的?這種偏僻的地點還滿難找的吧。」陳天徹用一種隨意聊聊的語氣,問題的內容也很正常,絲毫不會激起對方的疑心。
當然,也不能說他正在認真查案,畢竟跟美麗的小姐聊天,對他而言本來就是樂在其中的家常便飯。
「應該……算是種緣分吧?因為那時我剛好發生了一點事情,」林小姐回憶著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黯然,「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住,所以……」
「每個人都有些想遺忘的過去,我能體會那種掙扎的感覺,換個環境的確是個好方法。」陳天徹點了點頭,整個人陷入一種輕輕的憂鬱狀態,讓他俊帥的臉龐更加迷人了。
「謝謝你。」林小姐臉一紅,不禁淺淺一笑。
兩人聊著聊著,陳天徹憑著他過去閱女無數的經驗,很快就摸清楚林小姐個性,話題也四面八方的擴展開來。
林小姐過去是普通的文職人員,只不過在半年前,因為家裡出了點狀況,所以離職後也離開家裡,暫時搬到這邊,想等情緒平復再回去。
至於是發生什麼事情,林小姐顯然不願意多談,而陳天徹也聰明地沒再繼續問下去。
至於陳天徹,他給自己編出了一個文質彬彬的作家身分,憑藉著他過去累積的文采,的確也唬弄的林小姐一愣一愣。
旁邊的許心怡,顯然也玩到有些情緒高昂,興奮地想要灌彌九泉酒,逼得彌九泉掙扎著想要逃跑。
「哇靠,這小怪胎竟然能用扮豬吃老虎的方法泡妞。」終於注意到那邊的戰況,陳天徹不禁小聲咂舌,心中暗暗腹黑彌九泉,「果然大部分的女生都對弱小男性沒轍啊……」
「你跟那弟弟是什麼關係?」看著彌九泉面無表情,卻不斷往後退的模樣,林小姐噗哧一笑。
「感覺你們感情滿不錯的,是兄弟嗎?」
「妳說我跟那個喜歡亂甩人巴掌的小怪胎感情不錯?甚至像兄弟?」
「咦?」林小姐一驚,看著陷入灰暗狀態的陳天徹,不知怎麼安慰對方。
「我要鄭重澄清,我跟他沒有血緣關係,除了長相還不錯算是共通點外,其餘一點關聯都沒有。」陳天徹語氣很沉重。
「是……是嗎?」林小姐點點頭。
陳天徹看著彌九泉被已經喝醉的許心怡壓到沙發上,用力親著臉頰,眼中有著深思的光芒。
「畢竟,我們根本還沒有了解對方。」
說到這邊,他喝光了自己的啤酒。
這個歡迎會,持續到半夜兩點才結束。
把喝醉的許心怡搬回房間,再跟微醺的林小姐道過晚後,喝到有些茫然的陳天徹就要往四樓走去。
走過走廊時,他注意到有個人正站在角落,靜靜地看著他。
「是那個……叫做駱大叔的?」比起對女性擁有的超強記憶力,陳天徹多花了幾秒才想起對方是誰,有些猶豫要不要打聲招呼。
只不過,對方顯然也不需要他煩惱這個問題,駱大叔冷冷看著陳天徹,又冷冷看了一眼彌九泉,隨即走回自己的房間,並且將房門牢牢關上。
──怎麼看,都是一種厭惡他們的氣息。
「應該是反社會人格吧。」陳天徹嘀咕。
「也許。」彌九泉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駱大叔的房門。
之後兩人走回四樓,陳天徹拋出模糊不清的「晚安有什麼事情明天在說」後就進了自己房間。
一躺到床上,酒精的燥熱與暈眩立刻襲上。連衣服都懶得換,陳天徹閉上灼熱的眼皮,慢慢進入昏沉狀態。
隱隱約約,這幾日的回憶接二連三湧上,幻燈片般在他腦中播放起來。

不斷闖禍……闖禍……再闖禍的日子……眼鏡蛇臭罵一番……
古裡古怪的調職令……自己來到了第七重案組……奇特的自殺案件……
那個小怪胎……那個一定藏了很多祕密的小怪胎……
房間裡的小女孩……先是講一些奇怪的話……還會爬牆……
這棟偏僻的老宅……還算不錯的新房客……

「看起來,如果真的換個環境住一段時間,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
陳天徹咕噥,感覺眼皮更沉重了。
他本來昏眩的意識,隨著他第一次在「清醒」與「夢境」的交換,開始進入更深沉的地帶,而更深的回憶也開始翻湧上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