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設計的未來在哪裡?

「流」是一股突破力量、是互動的結果、更是改變的開始。
流感力,是一股向上突破的力流,一股堅持蛻變與交流的感染力……。


FLOW,象徵著台灣設計師們面對未來發展所充滿無限的可能,以及靈感湧出、創意川流不息的動力。本書由不同面向來說明FLOW,透析此概念思維對台灣設計的影響;其中,包含40 多位台灣設計師及各類創意工作者們,從探索自身的經驗、職場上累積的專業及思考,來詮釋屬於台灣生活設計美學的流動力。

「流感力」,訴說的不僅是一股觸發台灣設計向未來邁進的勁道,更是強化設計師內在的廣度及深度的思維模式,以及透過這股推力所發展出的結果。希望透過「流動」的交流與衝擊,將設計的思維與力量,像空氣中的水分子一樣散佈出去,讓更多人可以感染、體會到設計的美,也能更彰顯創新設計的價值與力道。

聚集熱情的力量(Force),進行連結(Link),尋找機會(Opportunity),向世界(Worldwide)勇敢邁進

FLOW,不只是設計思潮向前行的推力,更是一股向上突破的堅持;唯有以力爭上游的心態來迎接各項挑戰,台灣設計界才能不斷地力流而上。

特殊裝幀

《FLOW》象徵設計師們靈感湧出、創意川流不息的動力透過不同面向的交流互動、資源共享,將共同展現台灣設計內在的思維與推動未來發展的力道,所以在視覺呈現上採用如同河水般,由主流分出眾多支流、最後又匯集到主流中的概念,來表述跨領域跨思維各自發展卻又交錯匯集、共同發聲的意象。
◎全書以一圓貫穿:滴水穿石、匯集成流,就像設計師周領導會合眾創作者共同組織不斷趨前貫穿的書體結構可以一眼洞悉未來,更可以層層回顧過往,將流的意念無形由書封一直引導到書末。
◎幽暗中的微光:以高質感的黑卡紙鋪上銀色油墨字,呈現安靜的藝術質樸感,讓讀者可以細心品嚐各設計者的心思與理念。
◎作品和理念的呈現:每一件作品都是歷經許多創意的流動過程,讓讀者親自動手去將每件作品展開,採用四色印刷(作品)和單色印刷(理念概念)的方式,更貼近作者的心思。
◎封面流動的層迭紋路:開展出流動的水流波紋,透過漣漪產生無數環形紋路,撼動出讓人無法忽視的波動水面。

整體性的從封面流動貫穿到內頁幽暗都是很安靜地引導讀者細心瀏覽,黑色的環境,更能稱托本質,以轉譯紙材媒介來呼應負荷感大的文字並襯托出圖片,並衍深到後面主題展全彩色頁作對比。

本書特色
◎第一本由多位國內設計業界共同發聲,探討設計未來的專書
◎整體裝幀表現融合內文、意念,在閱讀時感受不單只有文字的力量。
◎內容豐富多樣,讓未來想從事設計產業,抑或是已在設計產業中,給予多樣的思考義涵。


作者簡介:
台灣設計師連線簡介

台灣設計師連線於2006年由台灣跨領域、跨公司團隊等設計相關工作者自發性組成,成立的最初目的,主要是為了台灣設計師週(Taiwan Designers’ Week)而成立。藉由舉辦展覽活動的形式,創造一個分享設計創意的交流平台,推動台灣設計師、團體、產業互相分享設計心得,向台灣民眾展現與分享設計新成果,進而共同將台灣設計推向國際,讓使台灣設計的創新思維,能有在國際間展露頭角的機會,且能有更明確的定位。

自2007年以來,台灣設計師連線自發開始籌備舉辦台灣設計師週(Taiwan Designers’ Week),參考其他國家的設計週,並開創性地加入了「主題聯展 Theme Zone」的內容區塊,強調設計美學與概念,以「主題」設計聯展的方式,號召各領域設計師以對此一主題的探討,共同策想主題論述,以激發更多靈感交流及創造合作機會,以訴求「概念」,或所謂的「design art」的形式表現,意圖提供長期為高科技產業服務的設計師們,一個自由揮灑個人創意的分享平台。

至今,台灣設計師週,不僅展現了強大的號召力與群聚力,同時也是台灣設計活動革命性的創舉,不僅凝聚起台灣設計師的創作意識、顛覆了大眾的設計概念,更逐漸建構台灣設計在國際上的能見度與品牌。從2007年到2012年,每年的台灣設計師週都號召了超過300位以上的台灣設計師參與,也獲得眾多設計團隊、設計公司,以及關心設計與創新的企業共襄盛舉。此外,台灣設計師連線也藉由匯集台灣設計師的平台角色,協助跨界、跨組織,導入設計師的設計專業與設計美學,來協助各類產業的升級與應用突破,讓設計能更貼近生活。另外,在協助個人設計品牌與工作室經營上,努力提供與產業資源串聯的管道。為了提倡生活美學與徹底實踐常民設計的概念,更不間斷地朝多方推廣設計的教育意義。最後,在積極參與國際設計活動的同時,把握任何可以促進跨國交流、架構完整互動平台的機會。

未來,台灣設計師連線仍將持續努力,除了持續舉辦每年設計師週的活動,也將觸角延伸至其他與設計、文化概念相關的活動,持續保有熱情,秉持夢想、理念先決的態度,默默的落實與執行出更多有意義的合作計劃、關注更多與設計生活美學相關的提升。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們這股無私的奉獻精神,促使更多台灣設計師們也能一起自發性地加入熱血的行列。設計的旅程上,讓我們一同 「FLOW」邁進。

設計者簡介
黃顯勛


畢業於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專長於編輯排版、印刷製程、字體設計以及企業識別系統設計。 曾任職於誠品書店(信義)美術設計、自由落體設計公司;2008年成立DHDS個人工作室自由接案,主要為華研國際音樂與臺灣微軟網路廣告製作。
作品入圍捷克布魯諾國際平面雙年展、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臺灣國際平面設計獎、香港設計師協會亞洲設計大獎字體設計類優選、金蝶獎新一代書封設計雙優選、臺灣國際創意設計大賽銅獎以及德國if概念設計大獎等;並於2010年受22th波蘭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系列之邀於“新面孔New Face—海報展”展出,同年作品獲典藏於臺灣設計館。


內文試閱:
設計思考的FLOW:
流動、匯流和前進的動力
陳玲鈴 _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教授


在台灣產業希望由製造中心轉型到創新中心的過程中,「設計」逐漸變成顯學,有許多學子以「設計」作為未來發展的志向,產業也開始重視「設計」可能的貢獻。但是,究竟「設計」是什麼?所謂的「設計思考」又有何不同?為何重視「設計」可能可以提升產業的創新力?
「設計」是什麼?
著名的產品語意學者Klaus Krippendorff(1989)說:「Design is making sense(of things).」
_
也就是說「設計」在於賦予物件意義。「設計」是創造人造物的過程;而設計師的工作,就是藉由「造形」與「功能」,賦予人造物,意義和生命力。在形成「造形」與定義「功能」的過程中,必須兼顧「美學」與「科技」,在種種的限制之下,將科技推到極致,表達獨特的想法,創造美的體驗。美國建築師Frank Lloyd Wright所設計的Fallingwater強調「有機建築」──建築物應該就地取材,優雅地融入在地景觀。在日本,安藤忠雄所設計的Church of Light(圖一)克服結構上的困難,大膽地將十字架造形直接融入建築結構中,以「光」作為呈現十字架的媒材。法國設計師Philippe Starck為Kartell所設計的「Louis Ghost」椅子(圖二),將路易十五風格的椅子形態與透明的聚碳酸脂塑膠材質結合,達到既傳統又現代的感覺。

一個好的設計,必須具備三個要件:「Useful」具備必要的機能,「Usable」顧及使用性及安全性,「Desirable」讓人樂於擁有及使用。在教授「設計」多年,看過許多設計案例,聽過許多演講之後,我慢慢地體會到,一個好的設計,背後一定要有一個清晰的中心思維。因為設計中可變動的因子太多,需要權衡折衷的情況太多。何者為輕,何者為重,判斷的基準究竟在哪裡?欠缺了中心思維,那就變成人云亦云,多多益善,以至於多餘的訊息,常常掩蓋了原本的好創意。或許,這是Apple之所以能夠成功的原因──不是比如何能夠提供最多的功能、最多的造形色彩組合,而是不害怕捨去一些不必要的功能的那種信心和方向感。以Apple的iPod而言(圖三),「Usefulness」在於可以讓使用者將所有蒐集的音樂帶在身上,「Usablility」在於可以讓使用者很容易在上千上萬首音樂中找到特定一首,「Desirablility」在於其優雅簡約的造形及時尚的象徵意義。
FLOW:思考的流動
_
設計師要能夠「無中生有」,突破既有框架的思考力。因此在設計教育上,強調包含「發散」(divergence)及「收斂」(convergence)兩個階段的設計程序:前者著重於廣泛地探索各種可能性;後者著重於理性的分析與評估。其中,特別不同的是「發散」的思考模式──讓思緒在不同的解答、線索、看來毫不相關的觀察中FLOW「流動」,努力地、甚至強迫性地尋找其他可能。

不同於強調「快速解題」能力的考試型思考,「設計思考」不認為只有一個標準答案,強調多種答案的可能性及必然性。勇於質疑原有的題目,重新檢視那些看來似乎是必然的一些假設,去掉一些限制條件,或是增加一些自我設限,來重新定義題目。從改變看待問題的觀點,讓思緒可以跳脫窠臼、自由流動。如果我們以為題目是「設計一個新的MP3 Player」,那麼答案可能是不同造形的MP3 Player,形狀或有不同,功能或有差異,但是對於使用者而言,並無太大新意。如果像Apple iPod(圖三)將題目重新定義為「如何將所有個人收藏的音樂帶在身邊」,就可能衍生出不同的功能及造形組合。例如:需要存放多少音樂、如何取得音樂、如何搜尋大量音樂等設計條件。
腦力激盪(Brainstorming)是最常被使用的「發散」方法,一群可能具有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彼此激盪、發想。知名的設計顧問公司IDEO提出腦力激盪的7個守則:

。Defer judgment(延緩評斷)
。Encourage wild ideas(鼓勵瘋狂的想法)
。Build on the ideas of others(在他人的想法上繼續延伸)
。Stay focused on the topic(聚焦於目標主題)
。One conversation at a time(一次一個談話)
。Be visual(視覺化表達)
。Go for quantity(追求大量)

這些守則的用意,都是在提升思考的FLOW──讓思緒不因為受到批評、擔心過於瘋狂、或是被打斷,而減緩速度;將不同的構想視覺化表達出來,更容易產生聯想;同時不停步於最初的幾個想法,不斷在目標主題上持續的發想、延伸,直到突破瓶頸,產生大量構想為止。
為何要強調大量的想法呢?在我過去的經驗中,一開始出現的想法,往往是最直接的聯想,好,但是並不令人驚訝。然後,思考常常就開始陷入泥沼,躊躇不動。如果沒有求量的壓力,強迫思緒仍然不停地嘗試流動,就無法越過障礙,找到其他可能的答案。因此,在這個「發散」的階段,先不強調「質」,而強調「量」,讓思考達到高度的流動性。

如果「發散」階段是「大膽假設」,那麼「收斂」階段,就是「小心求證」的時候。IDEO強調三個面向的評估要件──Desirability 、Feasibility、Viability,分別對應於使用者的需求與期待,技術及組織上的可行性,以及商業財務上的可行性。這個以理性、客觀態度,仔細評估構想的過程,或許是設計師最需要加強的。很多時候,並不是因為設計師沒有能力去做理性的評估,而是因為是自己的構想,就像自己的小孩,難以面對缺點,客觀評估。Don Norman曾跟我說過,他認為設計師最需要做的,就是實際執行幾個簡單的實驗,來看看自己的想法,到底對不對。這或許也就是IDEO為何非常強調原型製作(Prototyping)──「Test Early, Fail Often, Succeed Faster」。我認為,創新,不可能不遭遇困難;未來,很難憑空想像;因此,要能夠接受創新過程中失敗的必然性──愈早進行測試、愈早面對失敗、愈早修正問題,才是最後獲得成功的辦法。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