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有相逢,就有離別。
即使失去最寶貴的東西,人生的齒輪依然繼續運轉。

花車書架上三本截然不同的書各自擺上了蘋果,
這是對古書店無言的挑戰,
還是對青春沉默的告白。

東京下町古書店6 蘋果的滋味
正式豋場

梅菲斯特賞得主 小路幸也
日本超人氣話題劇作 熱銷超過1000000冊
2006年本之雜誌BEST4
2009年被讀者評選為「最希望搬上螢幕的小說」第一名
2013年同名日劇
龜梨和也、多部未華子、玉置浩二 領銜主演


東京下町古書店
「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圓滿解答」

不死百年愛書魂X硬漢搖滾推理精神 永無止盡的LOVE=東京下町古書店
書歸其所,書這東西會自尋歸宿,去到最合適的主人手裡。只有真心與書交流方能領略書中樂趣,而人與人之間亦是如此。
這是一則流傳在東京下町地區的百年傳說。
凡有任何困擾於心的疑難雜症,只要走進這家標榜著「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獲得圓滿解答」的古書店,所有問題立刻迎刃而解。

CASE1
蘋果的滋味
春天清晨的古書店門口,居然被放上了青、紅兩色的蘋果。擺放的位置恰好在赤川次郎《三毛貓福爾摩斯的騎士精神》、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片岡義男《味噌湯是早晨的藍調旋律》三本書之上,這又是何方神聖發出的謎語。
CASE2
暢銷曲
沉寂已久的創作搖滾巨星安藤風一郎以一首暢銷金曲重新登上暢銷排行榜,再次重回藝壇,然而負面消息也隨之席捲而來。而這首暢銷單曲居然不是出自風一郎之手,幕後的真相到底是……。

CASE3
黑色的暗襲
古書店的周圍開始有了不尋常的氛圍,神秘的黑衣人出現並帶來數十個紙箱,自稱是建設開發公司,難道古書店也被建設公司盯上,準備強行都更嗎?

CASE4
藤島被跟蹤了
英俊帥氣的藤島先生被跟蹤了。對方派出的跟監探子還不只一人。是愛情絕緣體的藤島先生總算有了桃花,還是藤島的公司出現經營危機!!!

CASE5
離別‧相聚
久別重逢是相聚的開始,但也是離別的開端。即使失去最寶貴的東西,人生的齒輪依然持續運轉。

四季更迭,充滿歡笑、淚水和LOVE的故事,就此展開……。
春天 酸酸甜甜的蘋果
夏天 一曲領世風
秋天 驀然回首,男兒心如秋空
冬天 OB-LA-DI, OB-LA-DA


作者簡介:
小路幸也
一九六一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學生時代曾與朋友組成樂團,一度夢想成為音樂人。畢業後進入廣告製作公司工作後歷任文案寫手、編輯、企畫、電玩腳本設定等職務,十四年後離職,開始全心投入寫作。二○○二年以《望著天空哼著古老的歌》榮獲第二十九屆「梅菲斯特獎」,正式踏入文壇。其作品類型廣泛,推理奇幻、青春愛情皆有涉獵,擅長以特有的詼諧口吻及感性筆調描繪親情與友誼的可貴,在歡笑與淚水交織中溫暖人心。
最著名代表作《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1 搖滾愛書魂》曾獲入選「二○○六年上半年度書雜誌BEST4」的殊榮,之後以每年一部的節奏,推出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續集(繁體中文版由台灣野人文化出版),並已預定於2013年10月由日本電視台改編搬上螢幕。其作品包括《東京下町古書店》(直到2014年,全系列共計九本)、《東京公園》(台灣由文經社出版)等,目前已有40多部作品問世,已是現今日本文學界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家。


譯者簡介:
吳季倫
曾任出版社編輯,選書精準,現專職譯述,譯有《無家可歸的中學生》(簡體:上海譯文出版社)、《CROSSROAD2 那一天的約定》、《爆走青春》、《日本經營群雄列傳:一百人的奮鬥》(以上大賣文化)、《父親的帽子》(野人文化)、《東京下町古書店系列》(野人文化即將出版)等書。


內文試閱:
上午七點過後,照例開了店門,已經有幾位客人等在門前了。
「各位早安!」
「藍子、莫道克,你們也早啊……,喲,栞奈和鈴花也起床嘍。」
晨間時段的主顧都是些附近的老人家,當然也都和我熟識。這些年下來,雖然漸漸走了幾位,可老當益壯的也不在少數呢。最近開始會在店裡面搖搖晃晃走動的栞奈和鈴花,總把這些老人家逗得開心得很,大家都把兩個小女娃當自家的孫女或曾孫一般疼愛。
這群主顧都是自己一個人住。好些位都說,與其在家裡自己煮給自己吃,不如到這裡吃份早餐來得好。我不大喜歡「獨居老人」這個名詞,真希望每一位都能和家人住在一塊,可家家戶戶不免有些難言之隱,世事總是未能盡如人願。
咖啡廳提供的早餐主食有粥和貝果麵包,不單上門光顧的老人家喜愛,連上班和上學途中順道進來果腹的年輕人,也同樣讚不絕口。
隨著咖啡廳一早開始營業,古書店也同時開門做生意,這樣的日子不曉得有幾年了呢?
起初覺得古書店就算一大清早開門也賺不了幾個錢,不過還是做了個層架式的小花車放在門前,擺了些五十圓、一百圓的雜誌和口袋書,沒想到竟然大獲上班族好評,說是出勤途中可順便買一本打發時間。
不過,這年頭景氣不大好,連一百圓的書都有顧客嫌貴,於是也擺了些十圓、二十圓的廉價書到推車上賣。咱們以勘一為首的這一家子,向來抱持盡量讓顧客買到物美價廉好書的宗旨,根本沒考慮過有沒有賺頭這回事。即便是擺在花車上販賣的便宜舊書,也會依照時令特意挑選出來陳列呢。
「嘿,早啊。」
祐圓兄今天早上同樣拿著報紙,從咖啡廳那邊鑽進古書店了。他和勘一一起長大,曾是這附近神社的主祭。自從祐圓兄把主祭之職交由兒子康圓繼承之後,天天過得逍遙又自在,每天都是大清早就優哉游哉地來店裡和勘一談天說地。
「祐圓爺爺,喝咖啡好嗎?」
「好啊。小藍今天還是一樣漂亮呀!」
「稱讚我也不會多一片餅乾喔。」
勘一移動龐大的身軀坐進帳台裡,祐圓兄也往他旁邊一屁股坐了下來。
「你穿的是啥鬼玩意?」
「幹嘛?」
「一身閃亮亮的運動服,這哪是八十好幾的主祭該穿的衣裳啊?」
瞧祐圓兄身穿成套的運動服,正是時下年輕人的裝扮呢。
「要你管!這是我孫子不穿了給我的,輕便得很,舒服極啦!」
「身為主祭就該穿上神官禮服,才有個主祭的樣子哩!」
哎,人家祐圓兄早退休嘍。
祐圓兄剛攤開報紙要讀,一身全新制服的研人恰好從裡屋跑過店裡往外衝。
「喔!」
「主祭太爺早!太爺爺我上學了!」
研人笑著像一陣風一般捲出門了。雖說今天是開學典禮,可這時出門未免太早了些。只見他一出門就往右轉,跑了幾步又急匆匆一個轉身,掉頭往反方向衝。是啊,小學和中學正好位在相反的方向呢。
「好!路上小心!」
勘一笑著回話,可研人早已不見蹤影了。我往裡屋探看,要去參加典禮的阿紺、亞美跟和美才剛打點停當,就連上同一所中學的花陽也還沒出門呀。研人真個急性子。
「研人也上中學啦?」
「是啊!」勘一堆起滿臉的笑意。
「瞧他那身制服,挺帥氣的嘛!」
「老實說,我還真沒想過居然能活著看到曾孫穿上中學制服的模樣哩!」
「就是說嘛,老勘這急吼吼的脾氣,連我都常跟著身陷險境哩!」
是呀,祐圓兄並不太會與人一言不合就動手揍人,只是因為經常和勘一結伴同行,以至於曾和一些地頭小哥們發生衝突,無端被捲入了混戰之中。
「我說,幾年前花陽上中學的時候也一樣,一想到研人從今天起就和路上那群小學生往不同方向上學,實在忍不住要老淚縱橫哪!」
嗯,我和祐圓兄有同感。
「祐圓爺爺,讓您久等了。」藍子端了咖啡過來。
「喔,謝了。藍子身為姑姑,同樣感慨萬千吧?」
「什麼事感慨萬千?」
「就是研人的開學典禮啊。」
藍子這才明白過來,露出了微笑。這時,裡屋傳來阿青和栞奈與鈴花嬉戲的聲音,亞美也正好穿戴完畢,從客廳走了出來,一身淺奶油色的套裝,非常合襯。
「那,藍子姊,不好意思,麻煩妳了。典禮結束後我們就馬上回來。」
「不急,慢慢來。」
現在家裡多了一位喜歡下廚的莫道克可以幫忙,他們夫妻倆並肩站在櫃臺後面打理咖啡廳的機會也變多了。
「我說亞美,研人那小子有沒有說要參加什麼社團呀?」
聽到祐圓兄的問話,亞美露出了一抹微妙的笑意。不曉得研人是不是已經提過想參加哪種社團的意願。
「他說,他想參加的社團還沒辦法進去,所以就另外填了一個……」
「他填了什麼?」
「填了圖書股長。」
喲,他選擇了圖書股長?瞧一旁的勘一,略略張大了眼睛,嘴角浮現滿意的笑容,看來他也是頭一回聽到這事。
「唔,那小子從小就喜歡看書嘛!」
「喔,這就叫耳濡目染吧。我看哪,這古書店的第五代傳人,就是研人嘍!」
「就是說呀。」亞美先是微笑,再又補了句但書,「爺爺,不過……」
「怎麼?」
「有意願當圖書股長雖是不錯,」亞美無奈地微嘟起嘴巴,「問題是,他說他沒辦法進去真正想參加的社團,是因為學校裡沒有那樣的社團。」
「是哦?」
「所以,他要自己成立社團。」
「成立社團?」
「他說要成立一個搖滾社。」
「哇!」
祐圓兄嚷著朝自己的額頭拍了一記,勘一也把眉頭蹙得緊緊的。
這意思是,研人想要成立一個和我南人一樣演奏搖滾樂的社團嗎?我記得藍子和阿紺在高中時代,參加的是輕音樂社。
勘一和亞美四目相視。
「真拿這小子沒轍哩!」
「就是說嘛。」
且不說中學生能否在學校玩搖滾樂,只要不逾越本分,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是再好不過了。
亞美苦笑著正要起身時,忽然想起一事向勘一說道:
「對了,不單研人有想做的事,花陽也找到自己的志願了。」說著,亞美望向藍子。藍子恍然地點了頭。
「啥?花陽可是個應屆考生,這節骨眼上哪能玩搖滾樂啊!」
「不是搖滾樂。花陽很認真地說想去上補習班。」
聽了藍子的解釋,勘一這才明白過來,點點頭。
「上什麼補習班呀?花陽,想讀的高中很難考嗎?」
勘一點頭證實了祐圓兄的疑問。「她好像打算當醫生哩!」
「當醫生!」
嗯,我想,部分因素是拿和美當榜樣吧。花陽雖然個性活潑,也是個比誰都善良的女孩。
「這麼一來,開銷不小喔。」
「唔,是啊。」
勘一又嘟囔著:這下可得好好琢磨琢磨才成。
不過,最傷腦筋的該是身為母親的藍子了。儘管希望幫忙孩子達成志願,無奈堀田家的家計實在算不上寬裕。家裡人都私下盤算著,我南人若能再締造一首暢銷金曲,花陽上醫學系的大學學費可就不愁啦。
阿紺穿上久違的西裝,偕同和服裝束的和美,以及水手制服的花陽,三個人出現在古書店的門前。大概是從後門繞出來的。
他們正想向古書店裡說聲要出門了,倏然噤聲不語,還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接著,阿紺招手請店裡的幾位出來一下。
「怎麼了?」
勘一帶著藍子、亞美和祐圓兄一同來到門外。幾個人循著阿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也同樣愣了一愣。
「唔?」
勘一驚訝地悶哼一聲,藍子、亞美和祐圓兄同時瞪大了眼睛。
「蘋果?」
「一顆蘋果?」
「是蘋果哩!」
一顆青蘋果。屋簷下,店門前層架式花車最上面那一格的一本書上,孤伶伶地站著一顆蘋果。
勘一正要伸手拿起蘋果,頓了一頓,回頭看著大家問道:
「有人擺在這兒的吧?」
「應該是吧。」
「沒人發現嗎?」
聽到花陽的詢問,藍子和亞美都搖搖頭。「沒有。」
開了店門,隨即把花車推出去的是阿紺。他說那時花車上確定沒有這顆蘋果。
門口這條巷子是通往車站的近路,雖說只是條羊腸小徑,來往的人還真不少。不僅小學生常走這裡上學,連高中生、大學生和出了社會的上班族,也都經常借道而行。
「會不會是有人惡作劇呢?」
阿紺伸出右手,輕輕拿起了那顆蘋果,緩緩檢視了一圈,這才放下心來換到左手裡,接著湊到鼻前嗅聞,然後又仔細檢查了一遍。
「沒有任何損傷,也沒有奇怪的孔洞。」
「所以是顆一般的蘋果嘍?」
「對。」
「給我看!」花陽剛伸手接過去,陡然跳了起來。「慘了!」
「怎麼了?」
「典禮來不及了啦!」
哎呀,花陽說得對!
阿紺和亞美連忙探看手錶。花陽趕緊把蘋果遞給了勘一。
「太爺爺,這個謎題就交給您囉!我們去學校了!」
「包在我身上!路上小心!」
勘一揚起握著蘋果的那隻手,朝急忙趕往學校的花陽一行人揮了揮。目送他們離開以後,他再次盯著手中的蘋果瞧,抬頭對上祐圓兄的視線。
「我說,」祐圓兄把那顆蘋果接了過去,「難道是時代變了,檸檬換成了蘋果嗎?」
喲,祐圓兄平時不大愛看書,竟然曉得這典故?他說的是梶井基次郎的那篇〈檸檬〉 吧。我非常喜歡梶井先生的小說。
「沒想到你還懂得掉書袋?可咱們家不是『丸善』哩!」勘一沒好氣地笑了。
哎,到底是哪一位把蘋果擺在這兒的呢?這又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