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金獎影帝湯姆漢克2016最新電影原著小說
《等待果陀》+《推銷員之死》的荒誕寓言


在全球化、產業外移的浪潮席捲下,
如何面對刀刀見骨的肉搏殊死戰?
如何迎向瞬息萬變、不可逆反的未來?


★《紐約時報》二○一二年年度十大好書之一
★入圍二○一二年美國國家圖書獎小說類的決選名單
★亞馬遜網站二○一二年美國十大好書
★《紐約時報》《波士頓環球報》《舊金山紀事報》《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娛樂周刊》《紐約客》《浮華世界》等齊聲讚譽


「他的決策短視近利。同僚的決策也同樣短視近利。一連串愚蠢至極又便宜行事的決策。但是當時艾倫並不覺得這些決策既短視近利、愚蠢又便宜行事,他與同僚也不曉得這一連串的失策,會讓所有人淪落到現在的下場……實質性破產、近乎失業,身為一家單人顧問公司的經營者,卻沒了家庭、辦公室。」

本書的故事架構非常有趣,背景設定在距離美國大城市無限遙遠的沙烏地阿拉伯。一名美國中年男子艾倫•克雷為了擺脫巨額債務,並支付女兒上大學的學費,試圖把一套電腦資訊系統銷售給沙烏地阿拉伯國王,由此展開了一趟異國之旅。

艾倫迫切的想振作,卻總是事與願違,國王始終不來,讓他陷入醉酒、失眠、自殘的荒謬漩渦裡,難以自拔。置身在鳥不生蛋的廣袤沙漠中,厄運不僅於此,找不到對口的聯絡人,程式測試找不到網路連線,頸背上的腫瘤如噩夢隨形……但國王還是渺無音訊,可是卻只能耐心等待,因為這是他唯一谷底翻身的機會……

本書作者艾格斯被譽為當代美國文壇上最具天賦的小說家,書中藉助寓言式乃至荒誕派的情節,蘊含了驚人的深度和豐富的層次。男主人公可謂是後現代版本的威利•洛曼(《推銷員之死》主角),他的故事反映了當代美國人在經濟蕭條環境下的焦慮與掙扎。


作者簡介:
戴夫.艾格斯
目前已有六本著作,包括榮獲美國書卷獎與戴頓文學和平獎的《Zeitoun》。他的另一部作品《What Is the What》入圍二○○六年美國國家書評獎的決選,並榮獲法國的梅迪奇獎。這本關於蘇丹內戰生還者Valentino Achak Deng的著作,催生了Valentino Achak Deng基金會的誕生,也促成Deng先生在南蘇丹興辦的中學得以營運。艾格斯同時也是McSweeney’s的創辦人兼編輯,這是一家位於舊金山的獨立出版社,出版一本季刊、一本月刊《The Believer》及一套口述歷史系列叢書《證人之聲》。
他在二○○二年與Nínive Calegari共同創立826 Valenica,這是一家針對舊金山教會區的青少年所開設的非營利寫作與課業輔導班。之後,各地的地方社區紛紛開設八二六的姊妹中心,包括芝加哥、洛杉磯、紐約、安娜堡、西雅圖與華盛頓特區。目前類似的機構也在倫敦(the Ministry of Stories)、都柏林(Fighting Words)、哥本哈根、斯德哥爾摩、墨爾本,以及其他都市出現。艾格斯是土生土長的芝加哥人,現在他與妻子及兩個孩子住在北卡羅萊納州。

譯者簡介:
江宗翰
師大英語系,政大英語所畢業。曾任兼職譯者與雜誌撰稿人,現為師大英語所文學組博士生。

內文試閱:
第五章
「所以你來這邊幹嘛?」
「哪邊?」
「國王城。」
尤瑟夫的發音聽起來像「光城」。又上了一課,艾倫心想。
「工作。」
「你是搞建築的嗎?」
「不是,為什麼這麼問?」
「我以為你是來幫忙起步的。那邊死氣沉沉的,也沒有建築物。」
「你去過嗎?」
艾倫認為答案應該是「是」。那裡是吉達附近最大的地方,所以尤瑟夫理應見過才對。
「沒有。」
「為什麼?」
「那邊什麼都沒有啊。」
「是目前暫時還沒有。」艾倫糾正他。
「一輩子都不會有啦。」
「一輩子?」
「不可能會有任何發展啦。」他說,「那個地方早就完蛋了。」
「你在胡說什麼?才不會完蛋呢,我已經研究那座城好幾個月了。我跟你保證,當地發展正在展翅高飛。」
尤瑟夫轉過頭來,誇張地咧嘴笑,那笑容饒富興味且意味深長。「等我們到那裡,你就懂了。」說完後,又點了一根菸。
「展翅高飛?」尤瑟夫說,「我的老天爺噢。」
此刻,一塊宣傳開發區的告示牌正好出現在兩人眼前。告示牌上是一個家庭在露天陽臺團聚的照片,背景則是毫無說服力的夕陽。照片裡的男人是沙烏地的生意人,一手拿著行動電話,一手拿著報紙。女人則戴著頭巾,穿著素雅的上衣與褲子,正為先生與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擺上早餐。照片下方寫著「阿布都拉國王經濟城:一個人的願景,一個國家的希望」。
「你不認為這會成真?」艾倫指著廣告。
「我哪知道?我只知道他們什麼事都還沒做啊。」
「那杜拜呢?杜拜不是做到了?」
「這裡又不是杜拜。」
「難道國王城不能像杜拜一樣嗎?」
「那個地方不可能成為杜拜啦。有哪個女人會想過來?除非不得已,不然根本沒有人願意搬來沙烏地阿拉伯,就算能住進海邊的粉紅公寓也不要。」
「但告示牌上的女人看來似乎跨出了改革的一大步。」
尤瑟夫嘆氣。「理論上是這樣沒錯啦。雖然沒有明講,那些人暗示女性在國王城能有更多的自由,像是可以更自由的和異性來往、開車,或諸如此類的福利。」
「這樣不好嗎?」
「如果真的能實現,或許是好事一樁,但那不會成真的。也許總有一天會完成吧,不過現在國王城已經沒有資金啦,伊瑪爾地產 的投資斷頭了,他們都快在杜拜申請破產了。伊瑪爾評估投資時太樂觀啦,現在公司垮臺,又在世界各地欠了一屁股債,所以國王城也跟著完蛋,全部的開發都死透透啦,等等你就看得到了。你還有別的笑話嗎?」
艾倫頓時警覺起來,但仍試著不把尤瑟夫的宣告當一回事。他知道已經有不利的傳言出現在沙烏地或其他地區。伊瑪爾身為橫跨全球的開發商,包攬了杜拜大部分的工程,但是現在伊瑪爾陷入困境,成為泡沫經濟的受害者。此外,每個人都清楚,除非阿布都拉國王親自出錢出力,否則國王城也一樣會陷入困境。不過,既然這座城市是以國王命名,又是國王希望能萬世流芳的政績,國王一定會確保開發工程繼續進行,阿布都拉國王的自尊心絕不允許計畫失敗。艾倫對尤瑟夫列出諸如此類的論點,同時也希望能說服自己
「但是如果國王掛了呢?」尤瑟夫問,「畢竟他已經八十五歲了,之後要怎麼辦?」
艾倫答不出來,不過他願意相信從沙塵中建立起一座城市是可行的。國王城的建築模擬圖美不勝收,有閃爍的高樓林立、種滿綠樹的公共空間與行人徒步區,還有一組四通八達的運河,能搭船通勤到任何地方。整座城市充滿未來感與浪漫元素,但也注重實用性。要讓模擬圖成真,就需要當代的科技與大量的資金,但是阿布都拉國王肯定負擔得起,至於他為何不動用自己的錢,反而要仰賴伊瑪爾公司,這件事始終是個謎。此人的財富足以在一夜之間讓一座城市從無到有,那麼又為何不這麼做呢?身為國王,有時就該有國王的擔當。
高速公路的出口上方標示著阿布都拉國王經濟城,尤瑟夫轉頭看向艾倫,一邊誇張的揚起眉毛。「我們要出發嘍,展翅高飛!」
兩人離開高速公路,開往近海處。
「你確定方向正確嗎?」艾倫問。
「這裡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他說。
艾倫看不到半點建設中城市的景象。
「無論是什麼,全都在這裡啦。」尤瑟夫指著前方說。路面很新,但是道路兩旁空無一物。車子又開了一英里後,才看到一個樣式樸素的大門,由石材堆成拱形,再加上一個大圓頂。這就好像有人在頑固的沙漠裡蓋了一條路,然後在中央立起一道大門,暗示旅程的結束與另一段旅程的開始。這看起來充滿希望,但是毫無說服力。
尤瑟夫停車後把車窗搖下。兩名警衛謹慎的靠近,圍著車子繞了一圈。他們穿著藍色迷彩服,步槍鬆垮垮的托在肩上,看到有人出現似乎十分驚訝,更不用說來者是開著車齡三十年雪佛蘭的兩個男人。
尤瑟夫與警衛交談,用下巴比向駕駛座右側。警衛彎下腰,看著乘客座位上的美國人,艾倫露出專業的微笑。其中一名警衛對尤瑟夫說了些話,接著尤瑟夫把頭轉向艾倫。
「你的身分證件。」
艾倫把護照交給對方,警衛拿著護照走進辦公室,回來後把護照還給尤瑟夫,接著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離開檢查站後,道路分岔為兩條小路,中間種滿草皮,草地飽受日曬折磨顯得氣息奄奄,靠著兩個穿著紅色連身工作服的人用水管澆水而苟延殘喘。
「我猜這些人也不是沙烏地聯合王國的人。」
尤瑟夫冷笑。「有一次我聽到老爸店裡的人說:『我們這裡沒有沙烏地人,都是菲律賓來的。』」
車子繼續往下開,在兩條小路之間的草地上出現一排剛種下不久的棕櫚樹,有些樹幹還包裹在粗麻布裡。每隔十棵左右,穿插著掛在路燈上的橫幅,上面繪有城市落成後的願景。其中一張描繪一名穿著長袍的男人從遊艇下來,手上提著公事包,兩位穿著黑西裝與墨鏡的男子前來迎接他。另一張描繪了黎明時分,一位揮舞高爾夫球桿的男人,身旁的桿弟大概也是來自南亞的勞工。有一張是用噴槍繪製的一座美輪美奐的新體育場,另一張則是度假中心林立的海濱鳥瞰圖。艾倫還看到一張有位母親正教兒子使用筆記型電腦的圖片,她雖然穿著罩袍,卻是一身薰衣草色的西方打扮。
「如果只是紙上談兵,為何還要宣傳這種自由假象?」艾倫問,「阿布都拉有很大的風險會激怒保守派人士。」
尤瑟夫聳肩。
「誰知道?不過這種宣傳讓你們這些傢伙印象深刻,或許還是有效吧。」
兩條小路再度合併,同樣從沙漠中央穿過,路旁空無一物。除了每隔二十呎左右設立的街燈外別無他物,活像是被棄置的月球開發區。
車子往臨海處又開了一英里,才再度看到樹木,一群工人正擠在棕櫚樹下休息,其中有些人戴著安全頭盔,有些人則包著頭巾。遠方的道路在離海數百碼處的距離走到盡頭,附近的建築物屈指可數,看來像一座座古老的墓碑。
「這裡大體上就是這樣。」尤瑟夫說。
沙漠的風相當強勁,飛揚的沙塵像霧般籠罩道路,不過仍有兩個人在打掃路面。
尤瑟夫指著那兩人大笑。「你現在知道錢都花到哪去了吧,在沙漠掃沙塵!」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