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當今日本最成功的經營者孫正義說,「我覺得才剛剛站在起跑線上,自己的存在太渺小,有一種著急的感覺。」
本書引導讀者,從孫正義的危機感,學習經營的本質,在自己所關心的領域中成為英雄。不斷自我質疑,抗拒短視誘惑,培養出敏銳的洞察力,成為具有宏大遠見,且目標明確的成功創新領導者。

孫正義可能是下一位賈伯斯?或者只是一個貪婪的經營者?現在的他,正焦燥地站在岔路上。

UNIQLO創辦人柳井正曾列出,想在未來名留青史的經營者,必須具備的三個條件:
一,將世界引導至好的方向
二,創造通行全球的產品
三,引爆創新式革新
從這三點來看,孫正義有絕佳機會成為下一個賈伯斯。

然而,大西孝弘眼中的孫正義,似乎已經擁有一切,卻沒有成就感,因為他迷失在追尋工作的目的上,即便知道目的在哪裡,卻有一種無法接近目標的失落感。面對此一困境,孫正義會反覆說著鼓勵自己的話,「目標是不是太低了?對平凡的人生,感到滿足嗎?」

這樣一位開創性的經營者,現在的目標是什麼?首先,必須先從他那不為人知且充滿焦燥的談話開始說起。


延伸閱讀:
未來產業
第二曲線
Google超級用人學
聰明捷徑

作者簡介:
大西孝弘
《日經環保》雜誌記者。1976年生於神奈川縣。上智大學法學部畢業。曾在環境能源專門雜誌《日經環保》、商業資訊雜誌《日經商務周刊》工作。2011年起借調至日本經濟新聞社證券部。2014年9月起任現職。

譯者簡介:
汪平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教師。翻譯過《近世日本經濟社會史》(速水融著,合譯。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3月)、《超越迪士尼=100%顧客滿意魔法》(鐮田洋著,汪平譯,臺灣遠見天下文化,2015年3月)、《一線員工成就一流企業》(中澤康彥著,汪平、尹智慧譯,臺灣遠見雜誌社,2015年8月)、《神道教》(南大出版社,預定2016年出版)。

皇甫諺帝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筆譯專業研究生。

金恬然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筆譯專業研究生。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白白度過了數十年時光:機器人Pepper誕生的內幕
iPhone僅僅是一個道具
孫正義是個難以捉摸的人。原以為是自信滿滿的談話,卻突然反覆地做自我反省。二○一四年春天,孫正義一襲襯衫西褲,出現在日本東京都內某家餐廳的包廂中。在這之前,他似乎還在用手機談事情,臉上戴著老花眼鏡。
「嘿!」他打了招呼後,快速進入餐廳包廂,然後開始左右張望尋找插座。當他發現左下方的插座後,立刻把手裡的手機放在椅子上,接上電源開始充電。孫正義接受採訪時,大多是滿面笑容,眼角聚滿著深深的皺紋。他所經歷的數次殘酷鬥爭的歷史,似乎都被刻入皺紋中。不過,那天他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擠滿了皺紋的是眉間而不是眼角。他入席就坐,摘掉老花鏡,簡單打了招呼後便沉下目光,開始說起反省的話。
——您在美國的演講,似乎深受好評呢。
「嗯,還行吧。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太渺小了。」
——咦,為什麼?像軟銀這麼迅速成長的企業,實屬少見……。
「發展的速度應該還要再加快。」
——最近,有沒有什麼讓您感到後悔的事?
「與其說最近,不如說我白白渡過了數十年時間!」
——您讓寬頻和智慧手機都普及了呢!
「以未來的眼光來看,那種東西只不過是道具而已。」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想法會越來越強烈嗎?
「我漸漸感覺剩下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幾天後我們才得知,當時孫正義正在推展一個賭上他一生的事業。而他似乎對沒有及早準備,奠定基礎而感到遺憾。
——您在進行什麼產品開發嗎?
「不能說。」
——可是,您好像很想說的樣子哦!
「沒有、沒有。」
——是裝戴式產品嗎?
「那只是細枝末節而已!」
在持續一番對談後,他說道:「在三百年以後的世界裡,我如果僅有一件東西能保留下來,而且是具有價值,被認為是獨創的東西,可能就是這個吧。在某種意義上,它具備本世紀最大商品的價值。不過,對它的看法應該是兩極吧!或許有人會批評是一種危害。」
Pepper誕生會,連製造「純金iPhone」的男人也出席
數日後的六月五日,孫正義選擇千葉縣的舞浜圓形劇場,做為其展開宏大新業務的舞台。該劇場位於東京迪士尼樂園內,二○一二年剛開業,是一個齊備最先進舞臺裝置的會場。從日本鐵路JR舞浜站到圓形劇場一路上,兩旁都是出售迪士尼紀念品的商店。再往裡面走,不管你是否願意,那種踏入與日常生活不同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平時,記者會會場,軟銀都會選擇在東京都內的飯店舉行。有關發表公司決算的記者會,多數選擇在距舊總部較近的東京水天宮皇家花園酒店;新產品的發佈會,則大多在東京都內的大型飯店舉行。至於選擇在馬戲團等公演的舞台召開記者會者,則非常少見。
為提高演出的效果,特意選擇遠離市中心的圓形劇場。表演開始,只見一片漆黑。然後,在聚光燈照耀的舞台上,出現一台機器人,這台機器人被命名為「Pepper」。只見它邊晃動著手臂,變換著表情,邊開始做出像跳舞的動作。就在記者們靜靜地盯著Pepper的表演時,約過了三分鐘,孫正義從黑暗中登上舞台,臉上掛著與平日不同的微妙表情。孫正義和Pepper互動後,高聲宣佈:「三百年以後,今天或許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因為在人類歷史上,我們初次做了一項挑戰,賦予了機器人感情。」
Pepper是一款強化了與人溝通的人形機器人。Pepper高一百二十一公分,重二十八公斤。具備人工智慧(AI),並使用雲端技術儲存了情感認知的數據。二○一二年,由日本軟銀公司出資,法國Aldebaran Robotics公司現為(SoftBank Robotics)負責基本設計。預計將其做為與人談話的對象,並且讓他成為家庭的成員。
「具備雲端和半導體等關鍵技術,讓機器人擁有『心』的時代來臨了。透過靈活運用Aldebaran公司的技術,機器人的『身體』也準備就緒了。我認為,現在應該是挑戰我們長年夢想的大好機會。」「好,好!」當Pepper的實體價格公佈後,整個會場沸騰了。售價十九萬八千日元,相當於一台頂級電腦的價格。
迄今為止,以家庭為消費對象的機器人很難普及。一九九九年,索尼公司(Sony)推出了一款類似小狗的寵物機器人「AIBO」,但是,二○○六年停止了銷售。二○○五年,三菱重工發表了「Wakamaru」機器人,也因為價格昂貴而銷路不佳。孫正義認為價格很重要。為了降低成本,他對機器人進行了大膽且徹底的改造。
例如,Pepper的前輩,同是人形機器人的「ASIMO」,能用兩條腿走路。但是軟銀強化了機器人取悅人的功能,一開始就放棄兩條腿的設計。此外,儘管Pepper的手指能夠活動,做出自然的動作,但是並非每一根手指都安裝了驅動裝置。現在,也有其它企業在進行情感辨識機器人的研究,但是至今沒有企業宣佈能夠立即進行量產,讓這種機器人普及。而下定決心的魄力,正是孫正義的真實本領。
至於價格,在使用應用程式等必要的基本方案方面,每個月一萬四千八百日元,維修保險費則每月九千八百日元。上述兩項都能使用三十六個月的分期付款。因此,如果合計這些費用,則負擔是三年內(含稅)共計一一七萬日元。即使這樣,二○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以研發人員為銷售對象的三百台限量Pepper機器人,一開賣,僅一分鐘就被搶購一空。軟銀預計在二○一五年夏天,以一般消費者為對象,開始銷售Pepper機器人。
事實上,Pepper已在公司等各種場合大顯身手了。日本雀巢在家電量販店等場所,導入Pepper做為他們的「店員」。而且,它也開始嘗試向來店裡消費的顧客,推銷自家公司生產的咖啡機。
話題轉回發表會上。筆者注意到,就在孫正義和Pepper交談的舞台正下方,觀眾席的最前排,坐著一位身著深黑色西裝、身材高大的男士。發表會最後,孫正義邀請最前排那位身材高大的特殊嘉賓上台。而猛然起身的這位男士,正是鴻海精密工業集團(通稱富士康)總裁郭台銘。身材矮小的孫正義和玉樹臨風的郭台銘同台站立。身高看起來對比明顯的兩個人,卻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以自己這一代的努力,創立了世界級的企業。郭台銘於一九七四年創立鴻海精密工業。鴻海精密工業以做為美國蘋果公司智慧手機
iPhone,以及平板電腦iPad等風靡世界的產品代工廠,迅速地成長。然後,登上世界最大電子機器代工製造服務(EMS)廠商的寶座。
郭台銘的出現,是因為Pepper由鴻海集團位於中國山東煙台的工廠生產。孫正義考慮到,雖然現在Pepper的產量還很少,但是,遲早會有大量生產的必要,那時就能運用鴻海精密工業大量生產的技術。之所以能夠進行這項現在不易看到回報的先行投資,是因為他們兩人有特殊的交情。二○○一年時,軟銀為了普及寬頻,曾在街角免費發放ADSL調解器。而生產這種調解器的正是富士康。
不僅如此,郭台銘還送孫正義一台純金的iPhone做為禮物。該手機用18K黃金的生金製作,拿在手上的感覺比正常的iPhone重得多。生產了上千萬台iPhone的郭台銘,只為妻子和孫正義特別製作純金的iPhone。孫正義和郭台銘的交情由此可見一斑。
孫正義像在回憶自己的過去般,在發表會前一天,特地在留言網站「推特」上,留下這句話。「明天,我們在新技術方面的努力即將公開。二十五年來,我一直夢想著這一天的到來。」孫正義的這二十五年,究竟是什麼呢?
資訊革命能讓人們變得更幸福嗎?
一九八一年,孫正義以一億日元的資本,成立了日本軟銀公司。從九○年代將企業名稱改為軟銀,直到推出Pepper為止,大約有二十五年。這段期間,孫正義的人生可謂波瀾萬丈。
一九五七年,孫正義出生在日本佐賀縣鳥栖市。他的少年時代,在一個靠近JR鳥栖站的貧困家庭裡度過。身為一個在日本成長的韓國人,並在少年時期有一個日本姓氏「安本」,以及其家庭成員和其在成立軟銀之前的經歷等,在第7章雖會說明,但是,詳細的資訊仍希望讀者參考其它的書籍。現在的孫正義是一位利潤近一兆日元的企業經營者。以一代之力,就將企業發展到如此龐大規模的現任經營者,除了他,別無他人。
大約每五到七年為一個週期,孫正義就會展開一場承擔著巨大風險的賭注。一九九五年前後,他以超過軟銀即時總價的價格,買下了美國電腦經銷商博覽會「COMDEX」運營公司的展示會部門,以及美國IT(資訊技術)出版公司「Ziff-Davis」。二○○一年,在Yahoo! BB上開啟寬頻業務,卻連續四年虧損,赤字累計超過三千億日元。二○○六年,他又以一兆七千五百億日元收購沃達豐(Vodafone,母公司在英國)日本公司,並開始涉足行動電話的行業。二○一三年,收購美國行動電話巨頭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Nextel),開始正式踏入美國的通信業。
每一次成功渡過重大危機,軟銀都會變得更加強大。換了是普通的經營者,或許會滿足於此。但是,孫正義不是常人。他在自己設定的時間軸當中,保持成長。但是隨時間流逝,看起來他似乎對現狀感到焦慮。在實現「透過資訊革命,讓人們更幸福」這個理念上,或許真如孫正義所吐露的那樣,他白白度過了一段時光。換句話說,孫正義所創造培養出來的產品和服務,真的讓人們變得幸福了嗎?如果以二元論來評論,或許人們並沒有變得幸福。
孫正義無意就「經營者不能只顧著瘋狂賺錢」這一點進行辯論。一般經營者都以追求利潤為目的。孫正義既然強調「幸福」,那麼,他對這個語彙應該帶有一定的責任感。比起其他任何事情,為了青史留名,僅追求利益是不夠的。
在日本,促使互聯網和智慧手機廣泛普及的是孫正義。他免費發放ADSL調解器、整備網路環境、引入美國蘋果公司的iPhone,開創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毫無疑問,生活變得「方便」了。只不過,變得方便,並非變得「幸福」。眾所週知,伴隨著這些通信設備的普及,當時的網路串連,導致人們被工作追著跑,網路犯罪率攀高等,都是負面的影響。有人能熟練地使用這種方便的道具,但也有人將其用於不良的目的,這就是世之常態。
另一方面,擴大舉辦慈善活動和談論經營哲學,也非孫正義應有的立場。雖然那些行為本身是高尚的,但是身為一名經營者,通過自己的本業追求「人們的幸福」,這種影響力才會格外巨大。
孫正義曾說過這種話。「其實我不想『天下布武』。我有一個想法,希望在未來,能讓更多人變得幸福。」代表美國的發明家湯瑪斯‧愛迪生發明了電燈,建立了電力系統,賦予人們生活的基礎|電力。松下的創始者松下幸之助,在日本戰後復興過程中,讓電視、冰箱和洗衣機等家電製品普及。當時,這三樣家電備受日本人重視,甚至被稱為「三種神器」。
什麼是幸福?這必須取決於個人的判斷。名留青史的企業經營者們,都為社會留下巨大的功績。那麼,究竟該怎麼做才能讓更多人感到幸福呢?孫正義給的答案之一是機器人。「機器人成為『透過資訊革命,讓人們感到幸福』這個主題的關鍵。」
「不要變保守了」,發售前的大幅變更
軟銀總部位於東京都汐留地區。軟銀總部大樓的旁邊,松下、電通等公司進駐的銀色大樓林立。距離最近的車站是新交通臨海線的汐留站,不過,軟銀總部也位於被稱為從上班族綠洲的JR新橋站附近,步行即可達的範圍之內。
位於軟銀總部十一樓的接待室,總被來客擠得水洩不通。即使身處整潔的辦公室中,也讓人感受到新橋式的熱鬧。NTT公司將總部設於赤阪;KDDI公司則將總部選在神樂坂。這些辦公室大樓的旁邊,都有東京都內屈指可數的繁華街道。但是,這三家通信公司中,還是軟銀的總部,最能讓人聯想起繁華街道的喧鬧。
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早晨。在位於東京汐留的軟銀總部大樓,最頂樓的會議室,Pepper的研發團隊正熱鬧地聚集在一起,準備開會。會議的主題放眼於Pepper更遠的未來,亦即開發下一代機器人。軟銀子公司SoftBank Robotics PMO室長林要,正透過圖像要開始說明。
林要從豐田公司跳槽過來。他在豐田公司曾擔任F1賽車的車體設計等工作。曾在世界最強的汽車製造廠,參與世界最高水準賽事用的汽車研發工作。軟銀相中他的經歷,邀請他於二○一二年四月加入軟銀,隨後被提拔為Pepper研發的領導人。
在林要說明的時候,孫正義突然打斷了他的話。「如果CPU(中央處理器)性能變為現在的四倍,那麼,機器人的性能也能大幅提高吧?不要等到下一代了,從第一代開始,就使用這種CPU!」「但是,如果現在變更CPU,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二月份的銷售……」面對突然的指示,林要感到有些疑惑。孫正義進一步說道:「聽好了,小林,不要保守。」會議室裡,鴉雀無聲。瞬間,林要的大腦一片空白,但是他馬上回過神來,開始計算剩下的作業量和到發售為止所剩的時間。
對外已公佈將於明年二月發售Pepper。所以,從二月份起回推,僅剩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因此,在這一個階段變更設計,對一般的研發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如果延緩發售時間,則可能給正在高漲的熱情,潑一瓢冷水。對於一直持續地接受孫正義苛刻要求的林要來說,這次要求,衝擊格外強烈。因為這關係到Pepper根本性的改變。為理解這個改變,需要一些說明。
所謂機器人的情感,是指其對各類輸入資訊的反應。Pepper將各類輸入資訊轉入雲端。此外,Pepper還裝設了對此做出各種反應的情感引擎。另外,Pepper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情感引擎在平時就一直運作的話,其他應用程式會難以運作。好比電腦或智慧手機如果同時運行多個程式,會變得很慢一樣。一直以來,由於CPU處理能力的限制,導致情感引擎的運作是選擇性地啟動。
如果將CPU處理能力提高四倍,再讓情感引擎經常運作,那麼感情的認知能力就能提高。也就是說Pepper能夠一邊獲取對方是否高興,或對方對自己來說是怎樣的人這些資訊,同時迅速地對資訊做出反應。簡單來說,Pepper如果被親近的人撫摸頭,會顯得高興,但是被不認識的人撫摸,就會覺得不悅。變更CPU,Pepper就能在情感上反映出和他人的長期關係。
會議結束時,林要就像長時間持續奔跑的馬拉松選手般興奮。
(這就是孫正義嗎?完全不拘泥常識,直到最後的最後都不放棄,繼續前進)
和孫正義初次共事的林要,透過這一次交鋒,看到孫正義的大將精髓。林要雖也感覺到有必要變更CPU,但是對於發售前必須承擔的風險,他顯得猶豫不決。但是,孫正義的一席話,消除了他的猶豫。林要的容貌端正,像杯咖啡般的態度優雅。然而,當筆者採訪他時,卻覺得他像能量飲料般,是個精力充沛的人。
會議迅速地開始討論全體變更的設計,並決定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耶誕節變更CPU。林要等人的團隊一面討論調整CPU的變更事宜,一面聽著除夕夜的鐘聲。直到新年的一月五日,適應CPU變更的設計、評價、物件籌措、量產等工作,不斷地被重複調整。結果,林要的研發團隊終於趕上二月底Pepper的銷售。只不過,設計變更影響了生產,生產也需要時間,富士康工廠疲倦地應對著急遽增加的訂貨量。此舉正表明了孫正義不惜延遲銷售,也要提供更好產品的執著。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