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不管做什麼,人生都了無希望……」
「好累,什麼都不想做……」
「我這種人告白一定會被拒絕……」
「反正沒有人懂我的煩惱……」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

推崇正面思考的現代社會,沒有人告訴我們——「負面思考蘊藏力量!」

雖然有許多自我啟發的書鼓勵大家正面思考,但是正面思考真的是萬能的嗎?從小討厭正面想法的負面作者,長大後卻成為精神科醫生,想幫助負面思考的人。他不告訴大家要成為樂觀主義者,受到悲觀想法吸引的他,想要介紹的是「發揮負面力量的真正正面理論」。

以現代心理學精神療法的專業,有系統的說明想過豐富、成功的人生,「正面思考」與「負面思考」同等重要。在認知心理學的領域,兩者皆是人具有的思考方式,沒有誰優誰劣。

深受美國文化影響的現代人,總以為負面思考是羞恥的,卻不知正面思考也有其盲點,不當的正面思考,過度美化現狀,忽略負面因素,反而無法對現實做出正確的判斷,甚至逃避現實。

負面的優點是直視現實,這能力有很大的能量。
畏縮和煩惱不是壞事,那是解決問題的重要過程。

世界兩大天才——比爾.蓋茲、史蒂芬.賈伯斯,都曾經歷消沉的空白時期,進而找到自己面對世界的方式。

書中列出日常生活中偏頗的正面思考類型,如「完美主義者」、「吹噓得意的人」、「極端害怕受傷的人」、「敗犬」等。事物明明一體兩面,但過度正面思考的人卻沒有辦法看到負的那一面,因為不承認負面,以為只能積極向前,終於燃燒殆盡。

本書同時也分析負面思考的力量,如深化人際關係、創作力的來源、能夠直視現實、批判性思考等,凡事正面的人討厭負面事物,不知道如何處理負面狀況。想法負面有助我們看清現實的原貌,最大魅力在於「反省失敗,做為今後參考的能力」。

身處壓力無所不在的現代社會,光是只會一招正面思考,無法完整看清問題的全貌,若能暸解負面思考的優點,學習彈性運用正負面思考,其實人生可以過得更豐富、更成功。


作者:
蓋伊.漢德瑞克

內文試閱:
那場對話改變了我的一生
很久以前,我和某個人有過一場對話,我的人生因此幡然改變。那場對話是一份禮物,一種福賜,它點燃了潛藏在我內心的力量,也讓我找到通往未來之路。接著我發現增強這股心靈力量的簡單方法。就是這股力量和這個方法,幫助我實現了所有的夢想。

現在,我要把這個禮物送給你。首先,讓我告訴你這個故事。就像很多故事一樣,它開始在一個漆黑、雷雨交加的夜晚……

我們已經在派對上待了大概有一個小時了,而且我很盡責地一個聊過一個。在我就快要放棄強顏歡笑時,有人引介我認識艾德,一個瘦瘦高高的傢伙。他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樣,看得出來他和我一樣「享受」這場派對。我跟他坦白我的感受,他如釋重負地說:「我也很討厭參加派對,我實在受不了那些閒扯和瞎聊。」

「好吧,」他說,「既然我們都不喜歡那些無意義的對話,那就別說吧!」

「沒問題。」我回答,心想我們兩個人大概就言盡於此了。然而,那卻只是開始而已。艾德轉過頭,雙眼盯著我瞧。「你想不想要來點認真的對話,或者什麼都不要說?」

我想了幾秒鐘。「我選前者。」
「好。你要先說嗎?」
我搖搖頭。「你先說。」
艾德閉上眼,過了好一會兒才又睜開。「有一次我差點就死掉了!」
我驚訝地看著他。這真是一個嚴肅的話題。
接著是一片沉默。最後我忍不住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情?」

「一段悲慘的遭遇,」他說,「但事後看來,我反而認為那是我經歷過最好的體驗。」
「為什麼?」
「因為它讓我重新思考一個問題,一個一直跟在我身邊,伴著我一起成長的問題。」
「什麼問題?」
「你確定你想要知道嗎?」他問說,「也許它會像改變我的生活一樣,也改變了你的生活。」

艾德的話引起我強烈的好奇,突然間,派對嘈雜的人聲退成背景,像是來自遙遠的山頭那樣模糊不清。

「沒錯,我現在確實需要改變生活。」

他會心一笑。「好,那我就告訴你。首先,想像你正躺在臨終的病床上,也許是今晚,也許是距離現在五十年以後的某個時刻。」

「好了。」我說。

「假設我就站在你的床邊,注視著你,問你說:『你覺得你的人生過得圓滿成功嗎?』」

他停頓了一會兒,好讓我記清楚這個問題。我點點頭要他繼續說下去。

「你也許會說,『是的,我的一生過得很圓滿也很成功。』或者,也許你會說,『不,我的人生並不完滿。』」

「嗯。」我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告訴我什麼。

「假如你回答說,『不,我的人生並不完滿。』一定有些原因讓你這麼認為。拿保羅•蓋帝來說,他曾經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在他臨終的時候,卻嘆息地說,『我願意用我所有的錢,換一次幸福的婚姻。』倘若給他一個願望,那正是他希望能達成的夢想。」

「假如你在臨終之時告訴我說,你的人生並不圓滿成功,那麼有什麼事情是你但願曾經發生過或做過的,好讓一切更加完滿呢?」

願望一:一段永恆不渝的愛情
我希望能和一個我愛她而她也愛我的女人,一塊兒經營一段快樂又長久的婚姻。

當我告訴艾德這個願望的時候,我完全不確定它是否能夠實現。我從來沒見過有哪對伴侶真的能夠白頭偕老。不過我的內心又隱約懷抱著一絲希望,那是我持續追尋下去的動力。

那時我和凱薩琳剛交往不久,我們兩個人心靈相契,她思慮清楚且極具冒險精神,還擁有一顆溫暖的心。我從未遇過有哪個女人像她那樣,具備了我欣賞和渴望的所有特質。不幸的是,那時候的我不懂得珍惜這個大好機會,我猶豫不決、不願意給承諾、不夠專一,差點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讓它就像之前的幾段感情那樣無疾而終。

我學生時代的第一個情人叫做愛麗斯,回想起來,即使那時候我愛她愛得如痴如狂,我還是同時和凱西、喬伊斯約會。然後是琳達,我的第一任老婆,而早在我和琳達離婚之前,我身邊還有芭芭拉和珍妮。接著是凱洛,她抱怨了五年,說我都不給她承諾。我記得我振振有詞地告訴她說,別傻了,現實世界只適合遊戲人生。再來是南西、唐娜、芭芭拉,還有很多我忘了名字的人。所以當凱薩琳出現,給了我夢想中的一切時,我的反應不是全心回報,而是和其他女人繼續約會。

這就是我,我就是這個樣子,一腳踏在和凱薩琳的關係中,另一隻腳卻又溜出後門去。在我把自己的第一個願望清楚說出來之後,這個問題逐漸在我的心中翻騰和發酵。我第一次自問,為什麼我要不斷把自己撕成兩半,在佔有一個人的同時,又要去尋找另外一個人。我以前從來沒有看清過自己這樣的行為模式。我以為人生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現在,突然間,我了解到這不只是一個問題,而且還是我的問題所在。

錯誤的行為模式會一直重複且沒被發現,往往是因為行為人沒有自覺。但我表現得更過頭,讓這種行為模式牢不可破地綁著我。我在這個模式上滴了一種叫做「自以為是」的超級強力膠:我總是大言不慚地說,一夫一妻制只適合那些戀家顧家的蠢蛋,不適合像我這種愛冒險又特立獨行的男人。

現在這條人生哲學看來卻漏洞百出且岌岌可危。更慘的是,我開始懷疑它是我一手打造出來的盾牌,用來阻擋我去實現內心深處一直想要追求的目標。所以我問我自己,假如這樣的想法和行為模式真的有問題,它們到底是怎麼形成的?答案很快就揭曉了。

我的生命就是以這種方式開始的。我以為自己注定要過這樣的生活。

我父親在我母親懷了我之後不久就去世,我母親是一個悲傷的寡婦,也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單親媽媽。在這種絕望的情境下,她把我交給外婆扶養。我外婆很愛我,也很願意照顧我。她養育了四個女兒,一直很希望能有個兒子。直到六十五歲的高齡時,她終於得償所願,所以把我當作小兒子一樣疼愛。但後來我母親不知是出於罪惡感,還是母性使然,又把我給要了回去,所以我只好乖乖地回去跟著她。不久之後,她又改變心意,把我丟給外婆。在接下來的七年裡,我就在母親和外婆之間來來去去,她們說這叫做共同監護。

但對我來說,外婆更像是我真正的母親,而我母親只是我固定要見面的一個陌生人而已。她們兩個人就住在同一條街上,所以假如我母親的生活過得不如意(幾乎總是如此),我就可以逃回外婆溫暖和慈愛的懷抱中。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不會待在我母親的屋子裡。但最後,我母親堅持要我永遠都留在她身邊。在開始上學之後,我就愈來愈少到外婆家過夜。難怪,對我來說,和一個女人生活在一起,感覺就好像被拘禁一樣。

這種模式如此明顯,為什麼我以前都沒有發現呢?我覺得自己實在有夠笨,竟然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在這個從小養成的錯誤觀念上,但我心中也暗自慶幸,還好現在我已經知道出問題所在,為時還不晚。

如何實現這個願望
我清楚記得當我發現遊戲已經結束的那一刻:我下定決心,不再將時間虛耗在一個自童年就產生的錯誤行為模式中,那麼做對我的人生毫無幫助。

在我確定自己的五個願望之後,我去拜訪一個朋友,我的心靈導師,德懷特•韋伯,他住在新罕布夏州。而那時候我和凱薩琳同住在科羅拉多州。

有一天,當德懷特出門去授課時,整個大房子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在屋裡到處逛,羨慕地看著他親手設計出來的那些美麗櫥櫃,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要知道我是不是有能力經營我想要的那種關係,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我必須認真許下一個承諾,不論是什麼樣的承諾。這個承諾必須大到讓我在實現的過程中,可能會遇上極大的障礙而絕望地想要放棄;這個承諾也必須重要到足夠讓我為之穿越這些障礙。然而,難就難在,除非我許下承諾,否則我不會知道障礙到底在哪裡。

我在當下做了決定。我拿起電話,打給凱薩琳,向她解釋我內心方才得到的體悟。我告訴她,除非我能完全投入一段關係之中,承擔起該負的責任,我才有可能擁有我夢想中的那種永恆之愛。

「我要妳嫁給我,我想與妳一起歡笑、一起成長,一輩子攜手相伴。妳願意嗎?」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然後我聽到凱薩琳低聲啜泣的聲音。

「好。」她終於說出話來。

一抹笑容浮上我的臉,全身也不由得抖擻起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保證會將一路上可能碰到的阻礙當成是種種磨練,不論是誘惑吸引、害怕、失望,或任何其他的事情。我答應妳我不會輕易放棄,直到我們真正達到夢想中的境地,或者是我們兩個人都同意停止這樣的追尋為止。」

「我也向你保證,我會這麼做。」凱薩琳說。

我對凱薩琳的那番告白,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而我夢想中的所有可能,也都已經一一實現。事實上,我現在所擁有的,比我夢想中的還要多上許多。這一路走來,我和凱薩琳生養了兩個孩子,而且伴著他們健康成長。我們還一塊兒出版了十多本書,並且到處去旅遊和講習,教導人們愛情與婚姻關係的經營之道。我們還一起上過歐普拉的電視節目,以及其他數以百計的媒體。我們經歷過一些難關,當然還有許多歡樂的時光。

現在,假如有人問我說,一段永恆的愛是否可能時,我會直視著對方,毫不猶豫地回答說:「當然可能。」我知道這是可以做到的事。我不只會鼓勵他們,給他們希望,我還可以指引他們一條正確的道路。我打從心底相信,只要你願意全心付出,只要你願意發自內心許下承諾,愛就能夠持續不輟。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