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三百歐元的小額生活投資+一萬五千公里的夢想長征+六個月的人情負債
=無價而永久典藏的記憶
女孩遞出的名片上寫著,「Professor of Hitchhike搭便車教授」

.300名司機的善意與愛,90萬人次的見證與祝福
.18歲的環島成年禮之後,20歲在歐洲搭便車的未來思索之旅
.吳淡如、何献瑞、連美恩、TOBY— 感動推薦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旅人總是可以放棄一切,說走就走。但一個旅人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很多人總是可以強迫自己活在別人所建造的世界和規則裡,日復一日為別人賣命,卻不能做自己。

旅行對暖暖來說,就是把自己放在不一樣的地方,開啟一個生活、開啟一個朋友圈、開啟一個新背景故事。旅行好玩的部份,不是觀光景點,而是人。一個人代表著一本書,而我享受的,正是翻閱這些書的感覺。

在德國警察家中沙發衝浪、在丹麥和流浪漢打交道、在挪威北角的極地冒險、在芬蘭和野生馴鹿搶馬路、在愛爾蘭度過全身剩不到五歐元的日子、在蘇格蘭學會生火、在瑞士和英文不通的大叔變成一輩子的好朋友……

這是兩個陌生人被隨機擺在同一個空間裡,所發生的故事。從如何在路上突顯自己,讓行經的車輛願意停車,到上車後相互猜忌對方是哪種人的疑惑、直到無所顧忌的暢談……無論是短短的十分鐘車程、幾小時的緣分,或是幾天的相處,那都是一輩子就只有這麼一次的相遇。

本書特色:
一段從法國途經比利時、荷蘭、德國、丹麥、瑞典、挪威、芬蘭、愛爾蘭、蘇格蘭、義大利、瑞士的歐陸搭便車之旅;走過都會、古城、村落、草原、峽灣、森林、湖泊、冰河、懸崖等美妙絕倫的人文與自然景致,超過一萬五千公里、轉乘三百多部便車、耗時六個多月……透過一位女孩的嶄新視野,在無數個歐洲鮮少被提及的小小角落,與生命的美好,重新相遇。

作者簡介:
VENUS 暖暖(蔡慧蓉)

一個人旅行是件需要很大勇氣的事。到新環境和一群陌生人相處,這很容易,但是要長期跟自己打交道與對話,卻有難度。偏偏這是一個人旅行時,一定會學到的一門課。當學會和自己說話,走到哪就都不怕了。忍得了在一座城市裡孤單,就能把持住在世界遊走的寂寞。

如果,經歷了四千公尺的高空自由落體、度過沒錢有錢沒錢的異地生活,以及轉搭無數次便車而穿越大大小小歐陸國家,還可以在此輕鬆寫著遊記……那其實每天早上起床睜得開眼睛,都是賺到了。

或許是鄉下人的憨厚傻勁,真的將不可能都變成可能了。1990年生,從小有著天馬行空的夢想。為了旅行,半工半讀存錢,從最初的800澳幣和1張單程機票開始,至今走遍20個國家,而旅程還在繼續,自己手中的世界地圖,仍在隨時準備安置下一個新記號。

出 版︱《18歲的成年禮》(記錄2008年搭便車環島的成長記事)
部落格︱tw.myblog.yahoo.com/venus791129或facebook:搭便車走世界



內文試閱:
NORWAY挪威

北極圈Andselv-Nordkapp-Karasjok






「可以借用你們家的浴室嗎?」這問題好像有點突兀。

停下來的是一個載著半歲大女嬰瑪雅的波蘭年輕媽媽。她和來自英國的先生同在挪威北部城市Tromso念大學而相識,後來決定在幾百公里附近的村子定居,生了兩個可愛的女兒。



「妳一個女生載著一個小嬰兒,怎麼敢讓人搭便車啊?」平常都是司機為我擔心,坐到壞人的車怎麼辦;這次卻換作我為她擔心,萬一載到壞人怎麼辦?

「我結婚前也和朋友到處搭便車旅行啊!我知道妳沒有惡意。」她對我這麼說。



因為有點厭倦了沙發衝浪,總要預先規劃時間,於是這幾天,我都在野外搭帳篷,和鬼斧神工的挪威美景作伴。我在前往北角的路上遇見她,去她家洗了澡,認識她們一家人,被邀請多待了一晚,我做了培根蛋炒飯和番茄蛋花湯當晚餐以示感謝,然後有了幾天以來最舒適的一場覺。



這天天氣很好,午夜的太陽比我還有精神(北極圈內的夏天是沒有夜晚的)。隔天,她先生很早就下班了,在國小教英文的他,難得艷陽高照,到學校時孩子們已經玩瘋了,索性讓大家提早下課,好好享受這個天氣。

挪威式教育希望孩子快樂甚於埋頭苦讀。扣除冬季的連綿黑夜、還有夏季高機率的雨霧,一年裡的晴天屈指可數,偶爾放個假讓孩子與老師都可以去河邊玩玩水、爬爬山,確實是不錯的決定。



迎接陽光的小瑪雅,眼睛睜不太開,小手撥著撥著,好像這樣可以趕走刺眼的陽光,這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太陽公公。仲夏之時,台灣應該有將近40度的濕熱高溫吧,位於北極圈的我,享受著難得到達20多度的涼爽。我又上路了,與年輕和藹的一家人道別。



不知走了多久,走到都忘我了。一對來自德國的兄弟,趁著放假一路從德國開著自己改裝的小巴士闖蕩北歐。坐上他們的車,前進North Cape-歐洲最北部的海角,北緯71度10.21分,在荒野的北邊和野生的麋鹿搶道……



抵達北角那一刻,不敢用熱淚盈眶來形容,因為太冷了,幾近零度。

『天呀!我竟然真的從巴黎一路搭便車到了北角!』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旅程,已經有幾千公里這麼遠了。巧遇一群來自台灣的觀光客,在離家這麼久的日子後,可以用台語交談的感動,讓我快想要衝上去擁吻每一個人,慶祝完成夢想的這一刻。



北角,只是這趟旅途的象徵性目的地,一路走來的過程,遠比這靠近北極的地點更為重要。回想每一個人和每一部車,每一塊小拼圖拼就了這段旅程,沒有沿途一點一點小小的善意,就沒有這場美麗的故事。





IRELAND愛爾蘭

一個人的時候




一個人的時候,我覺得世界好像遺棄了我/一個人的時候,我開始和不是人類的生命說話/一個人的時候,我吹著風、背著背包、走在小路上、流浪在各個國家的角落裡/一個人的時候,我發現世界其實沒有不愛我,是我一直在拒絕他/一個人的時候,我才懂得怎麼和這個世界說話、我才學會這個世界的語言。



一個人的時候,我攤開地圖,挑最不起眼的那條路走,然後被農夫載到某處,一小時也不一定有部車經過的窮鄉僻壤,唯一一間小小小商店,有幾個其他農夫來買東西、串門子,但沒有人要去下一個鎮上。直到一位老爺爺停下,他很老很老了,但還是很紳士地想幫我拿背包到後座放。他指著對面遙遠的山上,說那是自己住了一輩子的家,他剛去賣了一些羊,準備要回家了。



他今年88歲,有16個孩子,31個孫子。我竟然口無遮攔地問他,「都是同一個老婆生的嗎?」畢竟對於來自全球生育率最低國家的我來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對呀!」他用很正常的語氣回答。他當了一輩子的農夫,有一大片草原和成群的牛羊,由於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避孕是違反神旨的。我想著他怎麼扶養這麼多的孩子,但又想到大自然就是他們的家,草地到處都是床、動物全是玩伴,四處都是遊樂場。為什麼會養不起?就算全家一起只吃馬鈴薯,也是很幸福的事!



他年紀雖大,但思緒清楚,提醒我不需要放大音量,他聽得到我。



我問起他年輕時候的故事,聊到從前的愛爾蘭。

他對這個世界沒什麼太大的想像,活了一把年紀也沒離開過這個島,約從20年前起,這個國家開始建起高速公路、開始慢慢變得富有。他說時代變了,一切感覺越來越遙遠和陌生,都不是他喜歡的樣子。



他繞了點路,載我到比較大的鎮上,下車前送了我一些小餅乾。我擁抱他,眼淚就快掉下來。

這麼親切又可愛的一位爺爺,如果明年我特地再來拜訪您,參觀您在山上的大草原和房子,您會在嗎?可不可以再跟我講更多的故事?

拍下合照後,他開玩笑說,「記得告訴台灣人,妳有個又帥又夠味的新男友喔!」



愛爾蘭,一個至今仍舊是墮胎違法的國家,一個不分男女老少都富有挑戰精神、都像叛逆的孩子的國家。我說,你們才不懂,愛爾蘭是最有趣又可愛的地方,細細品嚐,閉著眼睛跟著這裡的感覺走,你會和我一樣,愛不釋手。你會在這裡,發現靈魂可以有多麼地自由、人與人之間可以多麼親近。







IRELAND愛爾蘭

陌生的天使




有幾次的便車,我從一個陌生人變成一個天使,一個上帝派來給予希望的使者。在那個時間點、那個地方、遇到的那個人,也許是開心的、也許是沉悶的、也許是精力充沛的、也許是徹底心碎的……



我打開車門,這個在愛爾蘭西南部讓我共乘的陌生人。看似初入中年的他,臉上有著說不出的鬱卒,卻仍是和我聊著,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進到了他的車裡。



話題很快來到旅行這件事,聊到為什麼旅行。突然間,他打開了心房,開始訴說著他最近在生活上的不順,工作上和同事不開心、家裡和親人鬧不合,幾十年一成不變的生活,好盲目又令人無力堅持。眼神注視著遠方,他邊開車邊說著,眼淚竟從兩頰緩緩落下。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他傾吐。好像在酒吧初遇的兩個人,不知道對方是誰,其實是誰也不重要,只是吐著真言,只是想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告解。這個人不需要明白你的過去和未來,也不用擔心是否有什麼大秘密和私事會被洩漏,就只是這樣坐著、說著、聽著,然後點頭認同、讓他感到獲得鼓勵。



「辭掉工作,讓自己放一陣子的假吧。」我說。

「到東南亞去走走呀!雖然機票比較貴,但生活和消費都相對便宜許多。去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重新開始一種生活,做你想做的事、當你想當的人,沒有人會批評你和期待你成為些什麼。你會很自由,自由到發現現在不開心的事,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這一刻讓自己有多開心、滿足了自己多少。你可以暫時忘記原本的你是誰,也可以永遠不要想起自己曾經是誰,因為每換一個地方,都是新的朋友、新的生活、新的自己。等你準備好了,想再一次面對原來的生活,你隨時可以回來這個地方,或者你發現了更喜歡的生活,那你可以永遠不要回頭,因為你有權力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用我的想法和他分享著可以解決的辦法。他不說話,一樣很認真開著車。



「妳是上帝派給我的天使,對吧。」幾分鐘後他忽然蹦出這一句。

「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出現,給我一道光,讓我擁有了想看到明天的動力。」他繼續說著,一個在路邊撿到的天使。我沒有回應,因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從來沒想過當天使這麼一回事。



如果說,一個人是一部電影,而各自都是電影裡的主角,我們可以選擇誰是配角、誰是路人甲、乙、丙;那我想,他給了我一個不錯的角色,而他,也是我生命電影中,印象深刻的一段。



IRELAND愛爾蘭

相遇Cavan-Donegal-Ardara




在宣告夏天即將結束的Electric Picnic音樂節之後,我以近七十部便車、居住了兩個半月多的不捨心情,告別愛爾蘭。加上之前北歐之旅的一百多部車,以及沙發衝浪的會員們,還有偶爾擦身而過卻因此聊起來的路人,歷經五個多月以來的歐洲之旅,邂逅了無數個陌生人,而這些陌生人中,至少有四分之一是保持聯絡的,而其中一半以上還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我發現「旅行」這個非常廣義的詞,吸引我的部份,是在與「人」之間的交集,「搭便車」只是其中的一種方式。



「我只要有啤酒、香菸,一天就滿足了。」某個朋友曾經這樣說著。愛爾蘭,這是一塊不懂的人會以無聊又低俗來形容的寶地,但我想告訴你,我卻在這裡領悟最多、感動最多。愛爾蘭已經是我其中的一個家,這輩子很難與它劃清界線了。



有個沙發客跟我討論到,「妳覺得旅行前和旅行後有什麼不同?」我說,「對於接受新事物的程度變得很不同、脾氣和情緒也變得更溫和。」然後我回到腦中游泳了一段,去尋找記憶和一切的起因。



原來旅行中的每一個人都讓我練習了一次角色轉換和身份體驗,我和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國家文化的人,討論著類似的話題,下意識地不斷在蒐集各角度的觀點和可能,然後解釋。



有時候變得安靜了。



我開始試著去了解事情,取代模糊的判斷,然後不自覺地以尊重代替了批評,只要願意相信,什麼事都有可能、每件事都沒有清楚對錯。這個世界是美的,如果願意相信他美,人的演化是妙的,如果願意相信他妙。每個故事都可以有正面的影響,只要願意給予一點支持與信仰,撇開成見,發現每件事原來都是這麼特別又好像冥冥中被命運安排好的。



有次在Donegal鄉下,天氣很好,臨時決定就地休息,坐在草地和羊群一起吃麵包。當下,我覺得好幸福,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就當我離開剛坐上車不久時,看到路邊有場才剛發生的嚴重車禍,應該是司機在這七彎八拐的小路上,行駛過快而翻車。慶幸並未有人喪生,但那位司機滿臉鮮血還全身不停驚嚇的顫抖,讓我又有種對命運的感慨。



如果,我沒有心血來潮坐下來休息,也許搭到的就是他的便車;但也可能,他因為停下來載我,車速減慢而避免了危險。所有的「可能」、「如果」、「也許」,猜測的不過就是那些無法預知的命中注定,會發生與不會發生的事,都是陰錯陽差與天時地利的交集。如果上天要奪走我的命,,早在任何一個時刻已經做了,而它將我留下,應該是希望我學到更多、也給予更多。



這幾次的沙發衝浪,讓我認識了幾個很特別的朋友。

一個是愛爾蘭男生與波蘭女生組成的姊弟戀家庭,他們非常溫和又相愛,有個兩歲大的混血寶寶:讓我在這麼久的旅行後,感受到這麼成熟又美的愛,心裏好和平。短短四天,我們已經是家人,心緊緊連心與互相支持的家人。也許誇張,但當下就是會強烈地感受著:我知道如果發生任何事,我會願意付出一切來保護這個家庭。



還有來自拉脫維亞到處旅行工作的28歲美女:她從20歲開始,便在歐洲各國之間打轉,走得越多,發現越多自己的天份與才華,她是個DJ、舞者、語言老師、酒保,甚至是冥想家……她有一種「讓你一聊起天,會停不下來地想知道她全部故事」的魔力。



我們之間有個相似點—就是我們不斷在移動、不斷在尋求新鮮事。或許是因為當我們不停止的前進,沒時間去在乎那些不喜歡的人事物。



旅行和流浪,讓人輕易劃分出,什麼是喜歡的,什麼是不喜歡的;而期待成為的是哪一種人,不想成為的又是哪一種人。



即便對於「說再見」這回事,已經麻木到不再掉淚,轉過身,仍舊可以說服自己去期待新故事的來臨。



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我得給這個世界和每個人一個機會,一個讓我了解他們的機會,一個讓他們認識我的機會。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