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繼《民國100年大泡沫》之後,穿透迷思、看見契機的財經大作!
★弱勢美元即將展開反攻!亞洲金融風暴恐將再現!這一次,台灣將面對怎樣的衝擊?你的財富,會跟著沉淪,還是要逆勢加增?正視美元圈套的威
 力,掌握資產增長的機會!
★南方朔.盧秀燕.吳惠林.黃國華.劉必榮.張金鶚 鄭重推薦!

拜託!這次的答案真的不是「全民拚經濟」!
別再埋頭苦幹,卻搞錯了方向!了解現況,掌握趨勢,你才能和台灣一起贏!
當今的經濟,正在重演九○年代的戲碼: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墜入失落深淵,同時間美國卻迎向十多年的榮景。而現在,即將破滅的亞洲泡沫會否拖垮中國和台灣,並開啟美國另一波的榮景?
沒錯!這正是美元圈套的必然循環!
種種指標顯示,全球的經濟、股市、房市與大宗物資即將來到「九局下半」情勢逆轉的關鍵點,現在的你必須:
正視危機
◎美元由弱轉強,亞洲國家資金緊縮,股市和房地產將大幅修正!
◎資產泡沫、產業危機與政府負債籠罩台灣,這次百年泡沫過後,台灣會否成為下一個日本?
◎低生育率的人口危機與工業化的糧食危機步步逼近,台灣還剩下多少時間?
掌握契機
◎買進美國:美國在財政、產業與經濟的轉變,將推升美元與美股上漲。
◎看好非洲:廉價勞動力搭配人民幣國際化的資金,黑暗大陸蛻變為黑色鑽石。
◎賣出黃金:美元上漲趨勢確立,黃金等貴金屬與大宗物資的價格將開始修正。
◎調節亞洲:亞洲泡沫即將破滅,請繫好你的安全帶!

「美元圈套」如何形成?
台灣過度仰賴出口來驅動經濟成長,同時長期壓抑台幣匯率來維持出口產品競爭力,外匯存底中更購置了大量的美國國債。這意味著我們輸出了大量的商品到美國,最終還把賺來的錢投資美國國債,維持美國人的消費能力:我們根本是用自己的錢買下自己的商品,並且創造自己的出超!

這樣的現象,也發生在日本、韓國、新加坡、香港與中國。美元圈套巧妙的把這些亞洲國家變成了美國的經濟殖民,而這就是台灣超高工時、實質薪資衰退、世界最低生育率與房地產泡沫的根源!

看清這個圈套,台灣才能停止供養美國人!


作者簡介:
王伯達
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碩士,台北大學會計學學士,現為《壹周刊》「台股教戰」專欄以及《Money錢》「企業策略」專欄撰文分析台灣股市、全球經濟與產業發展現況。具備證券分析師執照與多年國際企業併購財務顧問經驗,長年關注國內外經濟與產業發展,曾發表許多具前瞻性及影響力的評論。2010年出版第一本書《民國100年大泡沫》(先覺出版),即獲選為金石堂「十大最具影響力好書」。

唐太宗說:「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八○年代,「日本第一,美國退位」是當時的共識,然而在一九九○年的日本泡沫之後,這兩個國家的發展卻是南轅北轍,「九○後」成了亞洲國家與美國的強弱分界點。二○○○年以後,「中國第一,美國退位」的說法再度浮現,然而在我來看,過去的這十年只能說是美國長期榮景中的一個逗號,而非句號。全球的經濟、股市、房市、大宗物資又來到了關鍵的九局下半,中國與亞洲國家就跟當年的日本一樣,再度面臨瀕臨破滅的泡沫,我認為這很可能會讓中國第一成為幻影。亞洲國家的處境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一直循著日本的模式在發展,也就是說,我們並沒有從九○後的失落中走出來,沒有從美元陷阱中逃出來。亞洲國家其實還活在日本失敗的陰影中,活在帝國的殖民中。而這本書將告訴各位,該如何面對這關鍵的九局下半。

內文試閱:
前言 我們還活在日本的陰影中
「九○後」這個名詞在中國的意思是指出生於一九九○至一九九九年的年輕世代,而這個世代在中國又有個別名叫作「小皇帝」,這是因為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以及改革開放後的經濟成果,讓這個世代在一出生就擁有豐厚的資源,並過著優渥的生活。因此,「九○後」在中國無疑是天之驕子的代名詞;然而,若是從整個亞洲的角度來看,「九○後」其實反倒是一連串苦難的開始。

一九九○年日本的資產泡沫開啟了該國失落的二十年,同年在台灣也發生了萬點泡沫,而一九九七年則有亞洲金融風暴。我在《民國100年大泡沫》一書中,曾經以外匯存底的角度來解析這三個資產泡沫的成因,表面看起來,除了外匯存底這個經濟數據之外,前述三個資產泡沫之間並沒有直接的連繫,然而,若我們將國際強權的角力、貨幣制度的變革,以及經濟發展的模式等變數納入這三個事件,大家就可以發現,亞洲會發生這些資產泡沫絕非偶然或巧合,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只是在跟隨著日本的腳步,走上失落的世代罷了。

亞洲國家的成長模式,不管是過去的日本、亞洲四小龍或是現在的中國,其實都是透過壓抑匯率,以及廉價的勞動力,來實現出口導向的經濟型態。在壓抑匯率的過程中,這些國家因而累積大量的外匯存底,而其中絕大部分的資產配置內容,則是美國國債以及其他的美元資產。這也是為什麼全球外匯存底存量前十名的國家,包括中國、日本及亞洲四小龍都名列其中,而美國國債持有國前十名則是包括中國、日本、台灣以及香港。這些亞洲國家為了經濟成長而壓抑匯率的模式,雖然獲得了短期的亮眼成績,然而卻也因此掉入了「美元的陷阱」。

所謂「美元的陷阱」,指的是這些亞洲國家在經濟與匯率上,對美元的依賴以及其所可能產生的後遺症。這些國家仰賴美國的消費來驅動本國經濟成長的同時,不僅要壓抑本國匯率來維持美元的購買能力以及本國產品的競爭力,同時外匯存底中也購置了大量的美國國債,讓美國這龐大的經濟機器得以繼續運作下去。亞洲國家輸出了大量的商品到美國,最終還得把這些錢透過投資美國國債的方式來維持美國的消費能力。從邏輯上來看,我們這些亞洲國家根本是用自己的錢買下自己的商品,並且創造自己的出超。美國用一大堆的美鈔與國債,說穿了,就是用一大堆的紙向這些亞洲國家換取實質的商品與資源。美國雖然沒有殖民的行為,然而卻是透過美元的陷阱,巧妙的把這些亞洲國家變成了星條旗下一個個的經濟殖民。

「美元的陷阱」另一個顯著的癥狀就是「外匯存底的詛咒」,也就是外匯存底大量累積所引發的資產泡沫。我在《民國100年大泡沫》一書中曾提出外匯存底的詛咒這個理論,這本書出版後,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發現,早在八○年代,就有台灣學者提出過這樣的看法。全世界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提名的華人,中研院院士蔣碩傑先生在其《台灣貨幣與金融論文集》中留下了〈外匯資產猛增引起金融危機之對策〉一文,並在後續的數篇時論中對外匯存底的累積提出了警告,無奈當時的輿論及國人普遍認為出超及外匯存底的累積是好事,因此這樣的建議並沒有被政府聽進去,後來泡沫也隨之破滅。

亞洲國家輸出了大量的資源與商品,但並沒有換回貨幣的升值與購買力的提升,而是換來了一大堆的紙,對亞洲的民眾來說,這是一種經濟上的剝削與奴役,也因此亞洲國家雖然長期擁有大量的經常帳順差,人民的經濟壓力卻是愈來愈沉重,這樣的經濟現象也改變了亞洲的社會現象。經濟的壓力讓亞洲快速的步入低生育率的少子化社會,日本成為全世界高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而台灣則可能是下一個日本,其他如南韓與新加坡也面臨低生育率的困境,接踵而來的則是人口負債、退休金負債與政府負債等一連串的問題。

不同於亞洲國家在九○後逐漸走入了失落的世代,美國,在一九九○年以後則是迎來了近年來最長的一段榮景。一九九○年一月,道瓊股價指數為二千七百多點,然而十年之後,道瓊指數最高在一九九九年則是來到了一一、五○○點的水準,漲幅三二五%,代表科技股的那斯達克指數漲幅更是高達九五○%,這是美國近年在經濟上最繁榮的一段時間。

二○○○年之後,美國的網路泡沫以及中國的崛起,似乎要為亞洲失落的九○年代平反,並為美國的榮景畫上句點,次貸的爆發則更確定了全世界對經濟強權移轉的信心。現在的美國在經濟上要面臨中國的挑戰,而金融面則是需要收拾次貸危機的殘局,美國失業率在二○○九年底曾經一度飆高至一○.一%,而標準普爾(S&P)在二○一一年四月調降美國評等展望為負面時,更像即將壓垮山姆大叔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時之間美元與美股被全世界的投資人棄若敝屣。然而在我們給美元的棺材釘上釘子之前,我們要注意的是,美國是否真的沒救了呢?其實在開啟一九九○年那段美好的年代以前,美國同樣也陷入了一個經濟的困境,在經濟的實質面上遭遇日本強力的挑戰,在金融體系上則是面臨儲貸危機後的金融失序,當時美國的失業率一度高達一○.八%,美元指數則是由一九八五年的一二○以上滑落至一九九二年的八○以下,這些與現在美國的處境幾乎是如出一轍,然而到了二○○一年,美元指數則是重回了一二○的高點。

「九○前」的美國靠著石油美元的支持,度過了美元危機;日本政府與金融業者因著利差的誘因,出現大量資金流向美國,持續購買美國國債更是讓美元和美國政府度過了最艱困的時期;個人電腦與網路的發展讓美國實現了產業升級,抵消了日本在汽車與工業上競爭的衝擊;一九九一年冷戰的結束讓美國得以縮減軍費支出並專心發展經濟。綜合以上種種因素,讓美國得以迎來「九○後」快速增長的年代。

而若把同樣的時空背景移轉到二○一一年,我們將可以發現,九○年代讓美元和美國經濟快速攀升的因子,目前正一個個的浮現在市場環境之中。石油危機再度浮現,糧食危機也步步緊逼,讓「石油美元」及「糧食美元」同時綁架了全世界對美元的需求;中國取代了日本,踏入了美元的陷阱,成為美債與美元的主要支持者;網路科技再度崛起,讓美國掀起去電腦化的過程;而奧薩瑪.賓拉登的殞命更是宣告反恐戰爭將告一段落。這一切的一切,都與一九九○年代的世界局勢如出一轍。而中國現在的資產泡沫則是愈來愈像一九九○年的日本,愈來愈接近爆發的邊緣。上一波美國的榮景是由日本泡沫爆發所綻放的煙火來揭開序幕,現在即將爆發的亞洲泡沫會否開啟美國另一波榮景呢?

九○後是亞洲國家和美國的強弱分界點,即便二○○○年以後,金磚四國崛起,中國第一的呼聲不斷,然而在我來看,二○一○年過去的這十年,只能說是美國長期榮景中的一個逗號而非句號,而我們並沒有從九○後的失落中走出來,我們並沒有從美元陷阱中逃出來。
亞洲國家其實還活在日本失敗的陰影中,亞洲國家還活在帝國的殖民中。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