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我問男孩:「世界上你最想要的是什麼?」
「鉛筆。」
他攤開一無所有的手,眼神充滿渴望的看著我。
但我想填滿他掌心的不只是一枝鉛筆,
更是讓他們親手繪出未來的承諾……

一個匈牙利裔美國移民、二戰集中營受難者後代
25歲生日那年,他放棄華爾街高薪工作
去銀行開了一個25美元的帳戶
4年後,他在全世界已創辦超過220間學校
提供貧民孩童超過1千5百萬小時的教育課程
這是一個動人的故事
每個人都可以依循內心指引,創造出意義非凡的成功人生
即使你只是一個平凡人

※ ※ ※

一枝鉛筆 一個希望
當初路旁小乞孩回答的若不是鉛筆
也許我從不知道憑一個平凡人的微小力量
竟能讓那根用木頭和石墨做的棒子
翻轉無數偏鄉貧困孩子們的人生
所有改變都從一枝鉛筆的承諾開始……

亞當‧博朗16歲時,利用暑假在基金公司打工,此後一心一意朝華爾街的成功生涯前進。但他在大學時的一趟驚險旅途中,在印度街上遇見乞討的小男孩,博朗問那男孩,全世界他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他滿懷渴望地回答:「一枝鉛筆。」

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小要求,啟發了他創立「鉛筆的承諾」(Pencils of Promise),他離開華爾街顧問公司的高薪工作,在25歲生日那年以25美元,創立了這個組織。接著,以不到5年的時間,在全世界蓋了二百多所學校,證明了任何人都有能力發起重要的活動,帶來影響。

每個人心中都有蠢動的夢想,如果你也曾嚮往更有目標的人生,如果你也曾認為自己可以突破現況,比現在更好,那麼問問你自己,「世界上我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然後參考本書分享的經驗,將這些想法付諸執行。你將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替別人創造幸福,而最後往往自己也收穫了豐盈的回報。

李偉文 醫師作家
青年公益家 沈芯菱
社企流創辦人暨執行長 林以涵
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 陳藹玲
為臺灣而教 Teach For Taiwan 創辦人 劉安婷
感動推薦

【本書特色】
榮登亞馬遜分類榜No.1、《紐約時報》暢銷書榜TOP 10
分享一位平凡人尋找及實踐人生使命的旅程,以及一路上獲得的經驗與教訓。每個人都能以一己之力改變這個世界!
作者獲選為《富比士》雜誌「30位30歲以下創業新秀」以及《連線》雜誌「50位改變世界的人」,另外也被世界經濟論壇評選為首批十位全球傑出青年(Global Shapers)


作者簡介:
亞當‧博朗(Adam Braun)
「鉛筆的承諾」(Pencils of Promise)基金會創辦人,該機構是得獎無數的非營利組織,在全世界蓋了220多所學校,使貧困地區孩童得以接受教育,且已實施超過1500萬小時的課程。2012年,他同時獲選為《富比士》雜誌「30位30歲以下創業新秀」以及《連線》雜誌「50位改變世界的人」,另外也被世界經濟論壇評選為首批十位全球傑出青年(Global Shapers),亦是白宮、聯合國、柯林頓全球計畫(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特邀演講嘉賓。博朗畢業於布朗大學,經常在研討會、各大學院校和《財星》前一千大企業發表演講。目前居住於紐約市。
進一步了解「鉛筆的承諾」,捐助、計畫、行動方案:pencilsofpromise.org
認識作者,深度了解本書,發掘你的熱情,善用社群媒體推動社會事業:adambraun.com

譯者簡介:
簡美娟
台灣大學外文系、英國蘭卡斯特大學語言學碩士畢。專事各類翻譯工作,譯有《盲信:為什麼別人說的話,我們總是深信不疑?》《超易圖解思考法:活用5種最基本圖形,提升你的問題解決力!》等書(商周出版)。






內文試閱:
前言

接近二十五歲生日的一個溫暖秋日午後,我走進家鄉的一間大銀行。當時我認為自己擁有所有能夠得到快樂的東西──工作、房子、人生。我的衣櫃掛滿醒目的正式衣著,我的名片印著知名企業的名號,讓我走到哪都贏得尊敬。表面上,我看似少年得志,是當天最有可能走進銀行存款的人。
然而,在內心深處,我不再喜愛自己創造的人生。我追求的目標只是私利,雖然我很少對他人透露,但我確實逐漸失去了幸福感。深夜裡,一直有個聲音讓我無法成眠,它告訴我,如果我找到意義,金錢就不值得一顧。它又說,如果我以目標而非利益衡量人生,我會有更大的成就感。還有它讓我不必再蹉跎,現在就是開始追逐遠大夢想的最佳時刻。
奇妙的是,有時你會產生一種巨大的渴望,似乎遠大於你實際的身軀。我那天就是那樣的感覺。我想要附屬於某樣東西,那是超越雙手和雙手可以掌握的事物更大的東西。不管我有多害怕離開我的順遂坦途,我還是想知道,最後如果我踏入了未知、但存有抱負和機會的領域,會有什麼事情等待著我。
讓人最害怕的是,我並非經營公司的商業成功人士,既沒有足夠的資歷證明將來會成功,也沒有腰纏萬貫的金錢作為後盾。我只是擁有二十五塊美金的平凡人,想證明人不分年齡、身分地位和所處環境,都有能力改變世界。於是我用這微薄的金額開了一個帳戶,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興建一所學校。而後來發生的每件事都起始於這第一步。這莫名的信心向外泛起漣漪,橫跨各個文化與陸地。
自此我全心投入全球教育的志業。我深信生於斯,不見得要終老於此。而良好的教育正是最佳的工具,可以深入開發一個人的能力、改變其人生方向。值得高興的是,我們現在有能力讓地球上每個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這不是在找尋什麼神奇的疫苗,或是在挖掘不知存在與否的隱藏資源。我們於此當下擁有一切必備的工具。但我們還有五千七百萬名孩童無法上學,以及數百萬孩童雖然天天坐在教室裡,卻還是不認得半個字。
教育是複雜的議題,需要一套複雜的解決方案。教育全世界的兒童,沒有一蹴可幾的方法,全球教育危機仍是我們的時代最亟需解決、最重要的人權議題。但能夠解決的想法帶給我希望與目標。這全球問題不是單槍匹馬可以解決。我們需要集結大眾的力量,發揮每個人獨特的影響力。

這本書裡的故事告訴你,當你承認自己不只如此時所發生的奇蹟,而你不必擁有豐富的現成資源,照樣能夠改變世界。這個故事說的是,當靈感乍現,你領悟了有目標的生活得到的報償豐厚且持久時,將會有什麼事物在你眼前開展。這是我的人生故事(雖然我依照幾個人的要求改了他們的名字),但也可以是屬於任何人的故事。
本書分三十個章節,每篇都以一句真言*作為標題。這些真言是我面對大小抉擇時的引路記號,已經內化為我奉行的真理。我寫下它們,希望大家可以將它們散播出去、與他人分享,並且以各自的方式應用指引自己的人生旅途。本書的每段故事都可以各自獨立欣賞,但綜合起來可以組成一張索引地圖,希望有助於你實現自己的夢想。
如果這其中的任何一個故事,觸動了你內心的某樣東西,聽從那頭腦要你忽略、但內心呼喚你追尋的持續感受。夢想實踐家和作夢者的最大差別在於,將剛開始細微的動機轉成立即行動的決定。踏出開始的一小步,然後追隨你渴望留在身後的足跡。每個人心中都有蠢動的革命。希望這本書可以幫助你找到它。

* 真言:宗教上代表特殊力量的詞語,如佛教的「六字真言」,亦稱咒語。


真言9
遠大夢想始於微小、不合常理的行動
鉛筆的承諾的計畫談得越多,越有真實感。幾個星期過去,該是申請文件資料的時候。
待在格林威治家的時候,我跟母親借車,跑到市政府申請「註冊公司名稱」(Doing Business As, DBA)表格,拿到合法經營鉛筆的承諾許可,然後我開去當地美國銀行分行。我第一個存款帳戶也是在這家銀行開的。
「我想開一個新戶頭,」我跟坐在小型企業服務區的女士說。她的名牌上寫著黛比(Debbie)。「我剛成立一個機構,叫鉛筆的承諾,」我接著說。
「喔,這名字取得真好,」黛比。
「我也這麼覺得,」我笑著說。「請問開戶需要準備什麼?」
「如果你已經有DBA的黃色申請單,只要至少存二十五塊美金就可以開戶了。」
偉大的夢想通常開始於微小、不合常理的行動。多數人會認為利用這麼小的金額開創事業很不合理,但我想要證明,無論你從多麼小的事情開始,都可以發展某件大事。不過因為我那個月即將滿二十五歲,正好就把這事當作好運的象徵。我給黛比二十五塊美金,拿到一張二○○八年十月一日的存款收據,離開時拿著一本支票簿署名為「亞當博朗DBA鉛筆的承諾」。
※ ※ ※
我們開始計畫下一個大型活動──假日化妝舞會,我每晚熬夜寄廣告信函,投給所有網路可能找到的寮國教育關係人士。旅途中我最喜歡的區域是東南亞,而寮國和緬甸是其中最貧困的國家。緬甸因為政治動亂的關係還是對外封鎖,所以寮國自然成為我的目標。我聯絡機構、教授、導遊和可以找到的任何人,解釋我想蓋一所學校的願望,並且要求他們的加入、合作或指導。第一個回應進來了,讓我大感驚訝的是,那封來自寮國非營利組織負責人的郵件,叫我去試別的地方。
我認為你選錯了國家開始第一次的嘗試。在寮國很難推行新興組織和計畫。那不是容易的事,他解釋。我回信詳細詢問更多問題,他從沒回覆過。
他的話讓人很沮喪,後來又沒回應讓人更沮喪,但內心有個東西叫我要堅持下去。很多冒險事業都失敗於早期階段,因為一般人被拒絕多次以後都會放棄。但韌性和毅力是企業家最重要的資產。某個我尋求建議的人,力勸我利用外部實習機會盡量投資避險基金,而不要在非營利事業浪費資源,但我拒絕放棄。晚上我睡不著覺,熬到早上三四點,尋找並追蹤新的線索。
忙亂聯繫了幾個星期之後,我收到一封署名多里(Dori)的信,他以前在這一帶的銀行上班,因為愛上寮國,退休後成立了「給孩子選擇」(Give Children A Choice)基金會。他和妻子過去十年來蓋了二十所小學。兩週以後,我從時代廣場的辦公室下班,搭上N列車到王子街附近與他們碰面。
接下來四個小時,我們在銀矛餐廳(Silver Spurs café)幾盤薯條下肚後,建立了親密的聯繫。我們走過相同的軌跡,於商業圈開始,在旅行中找到熱情。多里詳盡解釋他們如何運作組織。他們要求當地社區投資一○%的資金,剛好是我開始相信的社區合作模式。他們一年有一兩次會帶著贊助整個學校的人去寮國,其餘時間由他們當地的員工托產(Thongchanh)又名TC,負責管理計畫。他們每三四個月以二萬五千美元蓋一所學校;多里甚至提到要寄逐項條列的預算表給我看。
我已經計畫利用感恩節假期去寮國二個星期,感謝多里的熱心,我現在有了合作機構指引方向、幫我引見教育部的人,而且還協助蓋了第一所學校。
在這同時,咪咪找到一個可以辦化妝舞會的大場地,所有的工作日我們一直在寄信,做宣傳材料跟活動贊助者推銷。我放上自助旅行時拍的照片,並改了一下章程文件的說法,重申組織的宗旨和目標。珍鼓勵我在最後一頁列出一項大膽的募款目標,我寫著:「我們計畫未來三年籌到二十五萬美金。」在當時,那似乎是很有野心的目標。
在建築師事務所上班的工程師朋友理查,在感恩節加入我第一次去寮國的旅程。我們在永珍(Vientiane)的街道上騎著摩托車晃蕩,坐著輪胎在萬榮(Vang Vieng)順著媚公河而下,不過因為亂民占據了曼谷機場,理查擔心班機延誤會造成他護照過期得滯留東南亞,所以他提前離開。剩下我一人以後,我搭上十個小時的巴士北上至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跟TC見面,還找到蓋第一所學校的村落。

我抵達寮國北部山區的當地公車站時,已經將近凌晨一點,抬頭即是滿天星空閃耀。我跟人共乘一台嘟嘟車(tuk-tuk)進城,找到一家拉塔納賓館(Rattana Guesthouse)住宿,他們給我一間附熱水淋浴設施的房間,每晚十二塊半美金。賓館的老闆娘英文說得很流利,地點又很完美,正好在市中心夜市旁邊。
後來幾天,TC讓我明白到底為何眾人皆說,琅勃拉邦是地球上最特別的地方。這迷人小鎮在十九世紀末被法國統治,於一九九五年列入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世界遺產,坐落於湄公河和南康河(Nam Khan river)的交會區域。古老的寺廟與法國的殖民建築錯落,每天清晨的日出時刻,穿著藏紅色長袍的僧侶會到街上化緣,小孩子會撐著粉紅色的傘遮陽,騎著腳踏車經過崎嶇不平的路面。時間彷彿同時靜止了。我很快暱稱此地為「千萬個笑容的土地」。我一生沒見過如此平和、良善的人民。
然而除了我所看到的田園景致與善良人民,殘酷的現實卻不容忽視,農村地區的大部分家庭都住在竹子搭建的小屋裡,很少或沒有任何教育機會。多數人一天只依靠不到二塊美金過日子。周遭地區的貧困現象很普遍驚人,但我必須從某處開始。我必須找到興建第一所學校的村子。
所幸TC跟琅勃拉邦省教育部的許多官員很熟,他帶我去見他們。他們人都很和善和儒雅,但沒人會講英語。他們發我的名字有點困難,所以我決定簡單一點,讓他們用我的名字縮寫。「叫我AB就好,就像A、B、C、D的發音一樣。」TC幫我翻譯,他們很高興。他們給我具有最迫切需求的十個村子名單,裡面的資料包含需要多少間教室、提供幾歲孩子上學,以及離市區多遠。
但我最後一整天在寮國的行程,名單上還有三個村落需要拜訪。我想看見現有學校教室的使用狀況,看看在每家現有學校上課和不會去上課的孩子。但那天是星期天沒有課。
我失望地前往最後一個村落帕聽村(Pha Theung),名單上它是最需要成立托兒所(包括幼兒園)的村子,教育三至五歲的兒童。我們沿途經過蒼翠的山林和迷人的綠油油稻田,揮手跟路上的孩子打招呼。等我們到的時候,我們順著一條泥土路走至河邊的村落,看到一棟三間教室的建築,是一至三年級小孩上課的地方,而旁邊接連的一間竹屋是四年級的教室。他們沒有空間給更小的孩子上課。
我往竹屋裡偷看了一下,有三個女孩站著沒人管,自顧自地在黑板上練習寫字。他們沒注意到我,最大的那個女孩喃喃念著每個字,讓其他人認真寫出來。然後她會更正她們的錯誤,鼓勵她們用功一點。她看起來很像我四年級時隔壁坐的女生。我想到如果她出生在別的地方,她的人生會有多麼不同,同時也記起在幾代以前,我的家人也是住在一個小村子裡。我一走到黑板那邊,她們立刻不好意思地緊貼在一起,手摀著嘴巴隱藏笑意。
剛開始我寫下我的名字「亞當」在黑板上給她們看。她們似乎看不懂。我想起在教育部的同樣狀況,於是我指著自己用寮國話說,「我叫AB。」這次我用大寫字母寫上「AB」,然後把粉筆拿給最大的那個女孩。那時候有十五個當地小孩都聚集到竹屋裡面,我對她說「現在換你,」然後頭朝黑板方向一點,他們便一直笑個不停。在一陣催促後,她快速在黑板上寫出漂亮的寮國字,然後把粉筆還給我。「肯冬(Can-tong)」她說,那群孩子又爆出一陣大笑。

在她之後,另一個孩子寫下她的名字,然後一個接一個都寫了。這三名小女孩在星期天獨自聚在這間臨時教室裡追求教育,他們的媽媽此刻在河邊洗衣,爸爸在捕魚。雖然他們看到村子裡出現陌生人很興奮,但我看到他們更驚喜。我找到蓋第一所PoP學校的地點了。

隔天我搭機返家。募款化妝舞會還有一星期就要到了,咪咪和工作小組在確定最後的流程。我們舉辦的派對,決定給大家盛裝打扮的機會,在當時年輕的專業人士很難有機會參加正式的非營利活動,因為門票通常都很貴,他們負擔不起。
既然我們是第一家非營利組織,透過臉書打廣告和使用YouTube影片推廣活動,我們的票價可以賣得比正常行情便宜很多。咪咪也敲定了飲料贊助商,大幅減少成本。加上所有員工都是志工組成,所以扣掉最少成本之後,那天晚上我們淨賺了二萬多美元。
到年底為止,我們獲得更多人的捐款,他們知道我們的用意以後,都很樂意支持。所以從二十五美元的戶頭基金開始,短短不到三個月,我們募得了約三萬五千美元,捐款者達一千多人。PoP感覺不再是一項個人的計畫,它比較像是一個運動。
瘋子和企業家的差別在於,其中一名有跟隨者。正如我守住鉛筆的承諾最初的願景,第一次萬聖節派對時朋友的支持,也是它順利發展的主因。咪咪全力以赴舉辦那場化妝舞會,多里和TC幫我引見琅勃拉邦的教育部官員,當別人告訴我行不通的時候,是理查陪我搭上前往寮國的班機,讓我有勇氣繼續前進。我們的文化太看重創辦人和總裁,而事實上,早期的跟隨者和品牌傳教士才是公司成功的最大功臣。
在創立之初,我們是一群懷抱共同理想的草莽之士:相信不可能的事。我們想打破別人在眼前設下的規矩,創造一個比既定狀態更好的世界。透過團隊合作,集體為了實現共同願景而奉獻,PoP再幾個月就可以興建第一所學校了。
但是正當我自信滿滿之際,我卻還搞不清楚一個事實──我快要被解雇了,我們付出的所有努力就要全部功虧一簣。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