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德國首席法醫精選生涯最離奇聳動的案件,
親述封鎖線後的第一手見聞、
報導法醫界的最新科技、
洞悉人性的黑暗深淵!


▲凶手真的可能會是幽靈嗎?
▲什麼樣的母愛足以致命?
▲獄中囚徒是怎麼用牙膏自殺的?
▲該怎麼讓死不承認犯行的性侵犯伏首?
▲一隻小鳥,又是怎麼讓一名女大生不幸地陳屍浴缸?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這裡充滿醜陋罪行和凶殘暴力,但調查過程中卻也充滿
驚人的轉折。各位將會發現:世上確實是無奇不有。」


現代法醫學起源於德國。
現今德國法醫學研究所裡進行之研究的質與量,非他國所能及。
本書作者不僅是德國首席權威法醫,
更曾與德國驚悚小說天王瑟巴斯提昂‧費策克Sebastian Fitzek合著小說。
擁有法醫的敏銳洞察力與小說家的敘事功力!

很少人知道:法醫除了必須跟屍體打交道,還得跟活人鬥智!

死亡只分成三種:自然、非自然、未確定。法醫會介入的便是後兩者情況。
但每樁死亡案件都獨一無二,死因與死狀更是千奇百怪。

◎ 從河裡撈上來的屍塊,幾乎每一寸都有刺青,一塊塊拼湊,就像在拼拼圖一樣。
這名「拼圖殺手」讓居民聞之色變……
◎ 得了怪病的小男孩,醫生想破頭也不知道他血液裡的菌種是哪來的。
這時,有名護士在病床邊的塑膠袋裡,發現了裝著疑似糞便的注射針筒……
◎ 一名黑人青年到哥哥家度假,身體不適就醫被診斷出有腦瘤,隔天卻暴斃在沙發上。
法醫發現死因沒那麼單純,若不趕快破案,他的家屬也會有生命危險……
◎ 監視器中,男子與一名身材嬌小的女子走進房間,
這是女子最後一次出現在監視器畫面上,過了一段時間後,男子單獨走出,
肩上扛著一個大塑膠袋。但警方卻怎麼也找不到女子的屍體……

死亡可能是瓶中的魔鬼,也可能無影無形飄忽不定。
死亡不一定都痛苦殘忍,它有時可能甜蜜誘人,
甚至偽裝成最親近之人的模樣……

德國首席法醫米歇爾‧仇克斯博士
為您揭露死亡的千百萬種面貌
比犯罪影集更曲折離奇、比驚悚小說更駭人聽聞

作者簡介:
米歇爾‧仇克斯 Michael Tsokos
最會說故事的權威法醫!
醫學教授米歇爾‧仇克斯博士生於一九六七年,為柏林自由大學與洪堡大學聯合醫學院法醫系主任,兼任柏林法醫及社會醫學研究所所長。他參與的工作遍及國內外,例如替聯合國在戰爭地區鑑定死難平民的身分。二零零四年南亞海嘯之後,他協助鑑定在泰國不幸罹難之德國人的身分。
他的著作《追尋死亡的線索》(Dem Tod auf der Spur,暫譯)和《閱讀死者的人》(Der Totenleser,暫譯)均為暢銷書,他也曾與作家費策克合寫驚悚小說《解剖》(Abgeschnitten),該書登上德國《明鏡週刊》暢銷書榜。仇克斯是第一位同時登上小說與非小說暢銷榜的德國作家。

譯者簡介:
姬健梅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畢,德國科隆大學德語文學碩士,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中英文組,從事翻譯多年,近期譯作包括卡夫卡三部長篇小說《審判》、《城堡》、《失蹤者》以及介紹委內瑞拉「系統教育」之《把音樂帶給全世界的孩子》。

內文試閱:
作者序

  你愛看〈CSI犯罪現場〉、〈尋骨線索〉、〈妙手追凶〉或〈屍體會說話〉這類電視影集嗎?你是否喜歡那種驚悚的快感?看著漂亮的女探員穿著時髦的名牌女鞋,在美國某個大城市泥濘的下水道裡涉水而行,把屍塊從污泥裡拉出來,而你在溫暖的客廳裡坐在電視機前,手持遙控器,畫面太恐怖時隨時可以轉臺。在欣賞德國警探影集〈犯罪現場〉時,你是否也總是期待那名古怪的法醫出場?他對一具屍體稍加檢查,就能把準確的死亡時間和確切的死因告訴探長。你是否也欣賞那名常顯得不耐煩的刑事技術人員?他仔細說明每一樁犯罪行為的細節,破案的所有重大線索幾乎都由他提供。
  如果你喜歡這些節目,那麼這本書就是適合你的讀物。因為這本書談的是謀殺和殺人,還有犯罪偵查──在犯罪地點,在解剖臺上,在實驗室裡,在法庭上。運用高科技儀器,例如最先進的毒物鑑定方法能夠證明僅有毫微克劑量的中毒事件,而使用死後多切面電腦斷層掃描儀,只要按幾下滑鼠,就能得知子彈位於死者身體的哪個部位,或是受害人身上哪幾根骨頭是在暴力行為下斷裂。不過,在這本書裡你不會讀到由哪個想像力豐富的作家或編劇想出來的虛構謀殺案。這本書裡談的全都是真實的死亡事件,而我將如實描述其發生過程。
  歡迎來到我世界,這個世界充滿醜陋的罪行和凶殘的暴力,但在調查過程中卻也充滿驚人的轉折。各位將會發現:世上確實是無奇不有。

  歡迎來到真實人生。

米歇爾.仇克斯
二零一三年一月於柏林


■ 拼圖殺手

  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柏林天氣悶熱。退休人士海恩茲.葛拉柏斯基和庫爾特.曼斯菲德愜意地坐在施普雷河畔,在一株柳樹的樹蔭底下坐在折疊椅上釣魚。
  可是在這個星期四,這兩位老先生既沒有釣到擬鯉,也沒有釣到梭鱸,反倒是發現了一個有輪子的行李箱被纏在河岸的灌木叢裡。
  「奇怪,」葛拉柏斯基說,「這個箱子看起來是全新的!誰會把這種東西扔進河裡?」
  他們費了點力氣,把箱子拉上岸。聽得見有個東西在行李箱裡滾來滾去。他們決定把箱子打開,隨即用刀子把鎖撬開,掀開了箱蓋。
  河水從箱子裡濺出來,灑在他們身上。除此之外,箱子裡就只有一個藍色塑膠袋,用一條紅繩子綁住。
  曼斯菲德打開塑膠袋,朝裡面瞄了一眼,嚇得往後一倒。「怎麼會有這種事!」
  塑膠袋裡是一個人的軀幹,一個男性軀體的上半截,布滿了彩色刺青。
  葛拉柏斯基急忙跑去拿他的背包,從釣繩和魚餌罐之間翻出他的手機,打電話報警。

  凶殺案偵查組的多米尼克.威提希探長和資深警探貝雅特.呂克姿立刻展開調查。屍塊發現地點位在柏林北麗原,警方將之大範圍封鎖,一組刑事技術人員在施普雷河岸進行蒐證。警方人員在上游及下游數百公尺的範圍內搜尋屍體的其餘部分,找了好幾個小時,卻一無所獲。既沒能找到那具無名屍體的頭顱,也沒有找到他的四肢。
  當威提希探長再次聽取兩名目擊者敘述發現屍體的情況,他的同事呂克姿警探打電話到法醫研究所來,請我們在屍體發現地點就先對那具軀幹做初步的法醫學檢查。
  我的同事利里恩塔博士帶著兩名負責搬運屍體的同仁動身前往城市東邊。當他們抵達北麗原,那個藍色塑膠袋連同裡面裝的恐怖東西都還在那個打開的箱子裡。
  利里恩塔博士先戴上手套,才小心地打開塑膠袋,往裡面看。那具軀幹仰躺著,正面布滿了刺青,而且刺得相當有藝術感。
  利里恩塔博士提議:「我們最好是回到所裡再把他取出來,才不會破壞線索。」
  威提希探長表示同意。「麻煩你準備好立刻進行解剖,」他說,「我會馬上通知檢察官,請他把委託驗屍的文件發給你們。我們必須盡快查明被害人是誰。」
  「我有個想法,」呂克姿警探也提出意見。她指著河水上游大約一百公尺外的一棟殘破建築。「那邊不就是飛車黨的狄斯可舞廳地獄守護犬嗎。假如皮箱裡這個男子是被他的飛車黨同伴剁成了幾塊,我並不會感到奇怪。」
  威提希探長看著這位年紀較輕的女同事,思索著。「屍體上的刺青,再加上殘忍的肢解──這的確有可能是飛車黨圈子裡的謀殺。」他同意她的想法。「但也有可能是凶手想誤導我們往錯誤的方向偵查。」
  他向利里恩塔博士和另外兩名法醫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道別,他們帶著那只皮箱踏上了歸途。
  「我們先等候屍體剖驗的結果,」威提希探長又說,「也許在那之後我們就會知道更多。」
  可是,威提希探長也知道,要查明一個無頭、無臂、無腿的死者的身分何其困難。他心想,莫非這真是職業殺手所為,他們故意除去了一般情況下能用來鑑定死者身分的身體部位:臉、牙齒和手。不過,這位刑警經驗豐富,他在職業生涯中也曾多次經歷凶手在犯下未經計畫的殺人罪行之後,把被害人的屍體肢解,以便運走。在偵查初期,他不想排除任何可能。這有可能是一樁飛車黨圈內的暴力犯罪事件,但也同樣可能是一個臨時起意的凶手一時激動犯下的罪行。

  就在當天晚上,我和利里恩塔博士就解剖了那具軀幹。解剖之前先秤過塑膠袋連同內容物的重量:二十公斤。接著,刑事技術鑑定小組的兩名刑警把那具軀幹從那個垃圾袋裡拉出來,放在解剖臺上。他們帶走了那個塑膠袋,去做刑事技術上的檢查。
  這個無名死者的軀幹在胸部及肩部長著深色毛髮,顯然屬於一名成年男子,我們估計他的年紀在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
  該名男子的頭部在頸部與軀幹之間被切斷,雙臂則在肩膀關節處被切斷。軀幹下端的截斷線大約與肚臍同高,在骨盆上方;骨盆的骨頭整個不見了。背部的皮膚出現少量已經固定成形的屍斑,除此之外並無引人注意之處。至於腐敗的徵兆,我們只發現在截斷處的肌肉開始隱隱泛著灰綠色。依據這個檢查結果,利里恩塔博士和我一致估計死亡時間在三十六個小時之前,不超過四十八小時;不過,這只是個約略的估計。
  體內器官只剩下肺臟、心臟、肝臟和一小部分左腎。耐人尋味的是在截肢處有各種不同的切割與砍擊痕跡,乍看之下,似乎在截斷四肢時使用了不同的工具。不過,在截肢處並未發現有皮膚出血或皮下組織出血的情況。顯然被害人並非在生前被肢解,否則流經截肢處的血管讓血液流進周圍軟組織的情況會更嚴重。
  死者上半身的正面和背面都有大面積的彩色刺青,在場的警方攝影師用相機拍照存證。在其後進行的外部驗屍,我們也詳細描述了這些刺青。在背部的刺青中,有一個圖案係由編結的繩索和鐵錨所構成,上面刺著SAILORS(水手)的字樣。在正面右乳頭周圍刺著一個深藍色的十字,左乳頭那一塊則刺著一幅風玫瑰圖。在軀幹的左側及右側各有三個骷髏頭圖案。腹部刺著兩隻帶有藝術風格的手,各有四隻手指。在肩膀部位則刺著一把精緻的短劍:看起來像是劍刃從脖子左側刺進去,再從脖子右側刺出來,露出了劍尖。
  在解剖時我們發現死者的頸部肌肉有一大塊瘀血。我口述記錄下:「可能的原因係遭到拳頭或一件鈍器擊打,也可能係頸部遭到緊勒所致。」此外,支氣管及左右肺葉中也有血,食道中的血也很多。
  針對這兩點發現,利里恩塔博士表示了看法:「被害人想必在死前不久吸進或吞下了自己的血。」
  我同意他的看法。基於兩片肺葉中的血量,不排除死因為吸入血液,亦即由於血液佔據了呼吸道而導致痛苦的窒息,類似水中溺斃。對一名遭殺害者進行解剖之初,很難看出法醫的哪些檢查結果將在日後的審判過程中發生關鍵性的作用。但我們從一開始就很清楚,這項解剖結果可能會大大影響司法單位對犯罪過程的評估,從而也可能大幅影響判刑的尺度:從法醫的角度來看,不排除凶手首先造成了被害人口腔或鼻咽腔受傷,例如用槍擊、刀刺或重擊,導致被害人立刻喪失知覺,隨即死亡。因此,以法醫的檢查結果無法證明凶手為「殘忍」謀殺,不管我們在被害人身上還會發現多少其他傷害,也不管這些傷害有多嚴重。
  一如預期,我們無法藉由解剖來確定死者的身分,但是對於他可能的身分,我們找到了不少線索。根據為數眾多的刺青以及相關圖案,這名男子的確可能屬於飛車黨圈子。由於一些刺青圖案與航海有關,也不排除他曾經當過水手或海軍士兵。雖然這些刺青並不包含明顯的納粹標誌,死者卻仍然可能跟極右派份子有所關聯。刺青在極右派份子圈內也十分盛行,而殘暴的行為在這個圈子裡也絕不罕見,例如動用私刑謀殺「叛徒」。總而言之,屍體剖驗提供了相當多的切入點,可供刑警凶殺案偵查組的探員進行調查,以確定這名無名死者的身分。

  次日,刑事警察急忙朝所有想得到的方向進行調查。與失蹤者資料庫的比對沒有結果。那個行李箱的款式極其普通,在全柏林市的廉價商場裡均有販售。警方訊問了飛車黨狄斯可舞廳地獄守護犬的老闆和吧臺服務生,對方竭力宣稱店內絕不容忍任何暴力行為。雖然他們的氣憤顯然是裝出來的,但辦案人員並未發現不久前曾發生過流血暴力行為的跡象,不管是在狄斯可舞廳內部,還是在位於施普雷河岸的簡陋附屬建築裡。
  負責調查「光頭族」圈子的警方人員也毫無所獲。雖然他們碰到了許多有暴力傾向的人,那些人的身體由於飲用啤酒和健身而鼓脹,上面布滿刺青。但警方並未找到有關死者身分的線索,對於屍身其餘部分位於何處也毫無頭緒,更別提找到凶手了。

  星期六一大早,在那個行李箱被發現兩天之後,威提希警探在家裡吃早餐。在他面前是一份日報,翻開在地方新聞版。可想而知,報紙今天又大幅報導「施普雷河畔被肢解的屍體」,但報導中全是臆測。
  威提希繼續翻閱報紙,可是他的思緒一再回到這樁離奇的案子上。自從發現那具軀幹之後已經過了將近四十八個小時,他們卻還沒找到堪用的線索,沒有找到嫌犯,甚至連犯罪地點都尚未發現。凡是有經驗的刑警都知道,一旦過了四十八小時這個奇妙的時限,要偵破一樁暴力罪行的機率就大為降低,這一點威提希探長也知道。
  這時候,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則不起眼的消息上。在城門外哈森海德公園一家名叫赫胥黎新世界的休閒俱樂部自今日起展開一項刺青藝術節大型活動。幾千名刺青師和這門身體藝術的愛好者將齊聚在該俱樂部寬闊的場地上,展示他們的技術,並且得知這門藝術的最新潮流與圖案,這種藝術既令人疼痛又豐富多彩。
  威提希拿起了電話。「我有個主意,」他說,當呂克姿警探在另一頭接起了電話。「一場刺青大會正在赫胥黎新世界進行,不妨派幾個人到哈森海德公園去。叫他們把那具軀幹上的刺青照片到處拿給那些人看,說不定會有人想起什麼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