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生命柳暗花明的微妙境遇。
無數關於運動員的故事,是不是有更多人願意說,也有更多人願意聽?


從運動的世界裡,作者找到讓自己繼續前進的寓言故事。
面對生活中令人難受的時刻,作者從NBA球員身上學到不卑不亢的回應態度;
在工作上遇到阻礙,想到無數在小聯盟等待機會的球員,作者變得更有耐心。
得失之間的煎熬、面對生命的態度、團結扭轉局面的力量……,
作者從運動員許許多多的故事得到體會與啟發,
透過這些年的專欄,作者有幸跟讀者分享了一些來自運動世界的故事。
如今,這些故事匯聚起來,串連成一段個人的成長紀錄,也是許多人共同的點滴回憶。

作者簡介:
方祖涵
《聯合報》名人堂/《天下雜誌》獨立評論專欄作者,朝九晚五的工作是負責統計與財務分析,剩下的時間忙著運動,旅行,寫作,還有胡思亂想。
普度大學MBA,曾經是某季GMAT台灣榜首,現在的工作是行銷公司資深行政副總裁。幾年前起在幾家報章雜誌寫論壇專欄,關注與人生一切都息息相關的各種運動,還有,跟各種運動都息息相關的人們。
一九七三年生,二十歲開始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寫運動文學專欄,曾獲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類第二名、報導文學類決選、短篇小說類決選。


內文試閱:
*逆轉之戰

《羅斯福遊戲》(ROOSEVELT GAME,台譯《逆轉之戰》/緯來日本台),是近年來看過最好的日劇之一。原著小說家池井戶潤寫的《半澤直樹》在二○一四年席捲東亞各地,大家都恨不得立馬找個仇人來加倍奉還一下,同是他作品改編的這部影集,精采程度也不遑多讓。除此之外,《羅斯福遊戲》對於棒球戰術跟比賽內容的深入程度,不管在電視,甚或是電影,都很少見。雖然多了一些戲劇的效果,可是鏡頭前投手的各種球路,教練對對手投球姿勢的觀察,還有因應球場狀況做出的應變,有超出以往的專業水準。
看著年輕演員工藤阿須加飾演的年輕投手沖原和也,難免想到從前看工藤公康投球的日子,那個時候,西武時代的工藤跟郭泰源,從小耳朵衛星溢波偷渡回台灣,填滿許多放學後的夜晚。阿須加跟老工藤的關聯性當然不只是同姓而已,這齣戲的主角之一,正是日職名將工藤公康的兒子。小工藤沒有跟隨父親的腳步進入職棒,用的是右手而不是左手,可是在戲裡投球的眼神,完全是老工藤的翻版。
影集的故事是唐澤壽明領導的青島製作所,在經營上遇到惡意的競爭,對手以挖角跟低價策略,公司生存陷入危機,在此刻,提供貸款的銀行又有抽手的打算,公司必須裁員才能夠勉強支持下去,首先的目標當然是沒有實質收益的棒球部。青島製作所的棒球隊曾經在社會人野球風光一時,卻跟母公司一樣被敵人挖角,主戰選手跟教練都跳槽到競爭對手的公司。在一切看起來都快要完蛋的時候,公司的老董事長提到小羅斯福總統的一段話:
『我認為,最有趣的棒球比數是八比七』,一九三七年初,因為小羅斯福無法參加棒球作家協會的晚宴,他寫了一封短信給《紐約時報》,信上正是如此說的。壓倒性的比數,或是低得分的投手戰,都不是最好看的比賽,棒球,要有高低起伏的挑戰才刺激。就這樣,共同面臨生存危機的棒球隊跟母公司,儘管前方看來一片黑暗,他們仍然從一局一局,一場一場的比賽當中,摸索自己的下一步。
最後,棒球隊在敗部的冠軍賽遇上先前擊敗他們的強敵,公司也面臨新產品研發的樣品比試會,一戰定生死的球賽到了九局下半……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種橋段太虛幻老套,跟真實的人生距離太遙遠。如果你也這樣覺得,那麼,有一天應該去一趟西雅圖水手隊的球場,在那裡有一整面以不鏽鋼做的浮雕,是當地藝術家Thom Ross的創作,紀念球場啟用四年前的一支二壘安打。
"The Doubles",「那支二壘打」,棒球歷史書上,如此稱呼這支最有名的二壘安打。
西雅圖水手隊從一九七七年成軍以來,一直是西區最弱的球隊之一。在一九九五年以前,不但從來沒有進過季後賽,連勝率過半的球季也只有兩次。球隊沒有自己的球場,而是跟美式足球/職業籃球共同使用國王巨蛋 (Kingdome),不用提糟糕的戰績,年久失修的場館就足夠讓球迷失去進場看球的欲望。一九九四年球季,球場的屋頂甚至掉下來好幾塊砸到看台,幸好是發生在賽前的練球,沒有造成觀眾的傷亡。
水手隊需要一個新的球場,本地的居民卻對這個衰弱的球隊興趣缺缺,要讓西雅圖市拿出錢來蓋一個新球場,幾乎是天方夜譚。球隊在一九九二年轉賣給任天堂集團,新的經營團隊努力要把它留在西雅圖,畢竟這裡是日本任天堂在美國的家,可是幾年的爭取,卻一再落空。一九九五年的九月,當地的居民以公民投票否決增稅蓋球場的提案。對此,大聯盟發出了最後通牒,如果在十月底還是沒有蓋新球場的決定,那麼這支大聯盟的笑柄球隊,就要被迫轉賣給其他城市。其實整個搬家的情勢在公民投票之後幾乎已成定局,這個期限只是程序上必經的步驟而已。
球場外的紛爭對球隊的戰績當然沒有好處,在八月初,水手隊落後分區第一名的天使隊總共有十三場勝差。眼看又是一個希望渺茫的球季,神奇的事情卻在此刻發生了,他們一直贏,一直贏,到了球季的最後一場比賽,戰績竟然跟天使隊打成平手,然後在一場定勝負的加賽裡,他們擊敗天使隊,拿到隊史上第一次的季賽分區冠軍,也首度進入季後賽。
接著,他們遇上強敵洋基隊。五戰三勝的季後賽第一輪,洋基拿下前兩場,可是居劣勢的水手隊贏了接下來的兩戰,把勝場數追平。關鍵性的第五戰回到國王巨蛋,一如預料地,洋基很快拿到比分的優勢,八局上半結束,水手隊以二比四落後,場上主投的是洋基在季中不惜成本弄來的強投孔恩(David Cone),他在前一年才剛拿到投手最高榮譽賽揚獎。
結果比數竟然在八局下被追平,小葛瑞菲(Ken Griffey Jr.)先擊出一支全壘打,然後在滿壘的情況下,投球一向穩健的孔恩投出保送,讓水手隊拿到第四分。雙方在接下來的三局都沒有辦法拿到分數,比賽進入到十一局,水手隊讓鮮少後援的王牌「巨怪」強森(Randy Johnson)上場投球,結果被洋基先拿下一分,情況看來極為不妙。十一局下半,站在洋基投手丘的是再往前一年的賽揚獎得主,「黑傑克」麥道維爾(Jack McDowell)。名將如雲的洋基隊,在這一戰定生死的比賽,當然讓最好的投手傾巢而出。
上場打擊的第二棒打者可勒觸擊成安打,洋基的年輕總教練蕭華特(Buck Showalter)上場抗議他應該被判出局,可是在那個沒有重播的年代,這種抗議是沒有用的。比賽繼續進行,小葛瑞菲再補上一支安打形成一三壘有人,接著上場的是第四棒馬丁尼茲(Edgar Martinez),他的十八年大聯盟生涯都是在西雅圖,是球隊的精神領袖。
然後就是那支左外野二壘安打。
三壘上的可勒當然輕鬆回來得分,一壘上的小葛瑞菲當年才二十六歲,他一路從一壘飛奔回本壘,左外野手威廉斯傳球回來已經來不及了。水手隊擊敗了洋基隊,首度進軍季後賽就打入第二輪。
西雅圖時報在隔天登出小葛瑞菲滑回本壘的照片,四年以後,這張照片變成新球場上的浮雕。如果沒有那支二壘打,就沒有新的球場,這場逆轉的比賽,還有從谷底翻身的球季,改變了整個城市對水手隊的印象。比賽過後幾天,華盛頓州議會特別召開一次臨時會,通過新球場的預算。就這樣,一支在十一局下半的逆轉安打,挽救了西雅圖水手隊的命運,後來才有鈴木一朗的加入,球隊甚至在二○○一年,拿到大聯盟史上最多的單季一百一十六場勝利。
除了電視劇之外,真實的人生裡,逆轉之戰也是存在的啊!所以,儘管有時前方看起來一片黑暗,我們還是不能隨便放棄,不是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6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