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不聽話,就得死!答錯了,也得死!
你準備好了嗎?遊戲馬上開始……


到東京
搭山手線
請小心!


我是遊戲製作人,
接下來我將邀請你們賭上性命,進入快樂的遊戲世~界。
從現在起,你們所有的行動都要服從我的指~令。
違反規則的人,頸環炸彈就會砰的一聲!
遊戲現在開始……

「高中生猜謎王」冠軍朝倉修平一早被一位身材姣好的陌生美女喚醒,發現自己竟然人在山手線的電車上,而且他的左手還跟陌生女子的右手銬在一起!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修平明明記得自己跟猜謎研究社的同學一起在唱KTV,但在喝了可樂之後的記憶就一片空白,而身旁的女子也表示自己並沒有搭上車的記憶。更詭異的是,兩個人的脖子上都被戴上某種計時裝置,上面顯示著4:58:33,而且還在不斷倒數。難道……這是「定時炸彈」?!

就在此時,手機的鈴聲響起!兩人打開簡訊,一位署名「獏氏」的人要他們依照指示行動,否則脖子上的炸彈就會引爆!

簡訊還附上「人質」的影像,原來跟修平一起去唱KTV的其他三位同學都被歹徒當成了人質。修平他們必須在電車抵達指定的車站前回答謎題,而且只能答錯三次,每答錯一題就會殺死一名人質!如果第四次再答錯,死的就是自己!

驚恐的兩人被迫按照手機的指示展開行動,但在到達第一個車站後,兩人才發現這場分秒必爭、生死交關的遊戲,竟然還有其他的「競爭對手」……



作者簡介:
藤 達利歐(藤ダリオ)
一九六二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活躍於影視圈,參與過的劇本創作包括《貞子3D》、《富江》系列;參與的動畫製作則有《京極夏彥 巷說百物語》、《魅魎之匣》等。二○一○年以《沒有出口》一書正式踏入文壇。
他的作品設定奇特,一向極具趣味性和娛樂性,深受讀者好評,堪稱鬼才作家。另著有《推理劇》、《同葬會》、《放學後Dead x Alive》、《演葬會》、《死亡召喚廣播》(以上皆暫譯,皇冠即將陸續出版)等書,以及少年小說《妖怪偵探團事件檔案》系列。

譯者簡介:
雍小狼
大學念廣播,研究所念電影,現為自由譯者,興趣是看電影一定要看完片尾字幕。因為翻譯《神TV初體驗》而認識AKB48,最推超努力的秋元才加,祝她畢業後一切順利。電影字幕翻譯作品包括《黃色大象》、《完美的蛇頸龍之日》、《圖書館戰爭》、《一代茶聖千利休》……等。

內文試閱:
山手線‧外環電車(a.m.6:00)

「喂,快起來。」
女人的清澈嗓音在耳邊響起,把朝倉修平給叫醒了。這是一輛乘客稀疏的空蕩電車,修平就坐在其中。瞬間,劇烈的頭痛襲擊他的太陽穴,他感到全身無力,肩膀上彷彿擔了石頭般沈重,他不經意地環顧四周,電車似乎暫時停靠,窗戶外面是凹凸不平的水泥牆壁。終於,電車響起即將駛離的警告音,斜後方的門靜靜關了起來,電車也搖搖晃晃地發動了。他仔細一看,看見了寫著「巢鴨」的站名。
「是山手線啊……」
窗外的水泥牆逐漸降低,慢慢看見了外面的景色。
「為什麼我會坐上電車呢?」
修平的腦中完全沒有坐上這班電車的記憶。
「你叫朝倉修平,是吧?」
修平聽見了叫醒自己的聲音,往旁邊一看,一個沒見過的女人緊靠在他左邊坐著。她的年齡約二十二、三歲,瓜子臉,嘴唇有點豐厚。車上乘客不多,為什麼這個不認識的女人卻絲毫不留間隙,緊緊坐在修平身邊呢?
她到底是誰?
「我也搞不清楚。」她說。
「咦?」
一瞬間,修平還以為她有什麼未知的超能力,看穿了修平的心思。不過,似乎並非如此。
「我也沒有坐上這班電車的記憶,眼睛一睜開,就坐在這裡了。」
修平剛剛自言自語的悄悄話,似乎被她聽見了。
「我也一樣。」
「我們似乎惹上了大麻煩。」
她一邊說,一邊輕輕舉起右手,隨著金屬聲音鏗鏘響起,修平的左手也被吊了起來。
「咦?這……這是怎麼回事?」
現實令修平太過震驚,不明所以的他,發出沙啞的聲音回道。
她的右手和修平的左手被手銬銬在一起。
「別驚訝得太早,還有這個呢。」
她舉起沒被手銬銬著的左手,把脖圍拉了下來。她的脖子上,套了一個像計時器的鐵製機械頸環。
「你看,我們完蛋了啦。」她似乎快哭了出來。
「該不會,我的脖子上也有吧?」
修平慌慌張張地摸了一下脖子,他也套著脖圍,裡頭戴了鐵製的頸環,恐怕跟她是一樣的。原來彷彿肩負重擔的感覺,都是因為這東西害的。
「你覺得這是什麼?」她不安地問。
「讓我看看。」
修平伸長了脖子,把臉貼近她的頸環。寬五公分,在厚約三公厘的頸環上,有四位數的數字鎖,還有一個數位計時器。計時器上面顯示著「4:58:33」,數字一秒一秒地倒數著。
四小時五十八分,這時間指的是什麼?
不論如何,這件事實在非同小可,令修平的心情忐忑不安,彷彿像是在美國發生過的那起事件一樣。
「我記得在電視上看過類似的事件,有人曾經用這種炸彈頸環去搶銀行。」
什麼嘛,原來妳也知道啊。為了不讓她驚慌失措,修平還故意不提這件事,看來根本沒必要隱藏。
「這個頸環裡也裝了炸彈嗎?」
「沒想到日本有人會模仿這麼危險的行為……」修平避重就輕地回答。
此時,手機來電鈴聲響起,旋律聽起來像七〇年代流行的機器人動畫主題曲。
修平和隔壁的女人互看了一眼。
「這是怎麼回事?」
來電鈴聲在乘客稀疏的車內大聲響著,其中有幾人狠狠地瞪著他們。修平用沒被手銬鎖住的右手,撈著自己卡其褲的口袋,但是裡頭什麼也沒有。為他戴上頸環的犯人,把他的私人物品都拿走了。
來電鈴聲是從修平隔壁發出來的。
「手機在妳那邊吧?」
修平不知道她的名字,不曉得該怎麼稱呼,只好直接叫她。
「咦?我嗎?」
「口袋裡有沒有被人放了手機?」
「我看看……」
她將左手伸進牛仔褲口袋,拿出了一支手機,是多功能的智慧型手機。
「這不是我的手機。」
「可以借我一下嗎?」
「好的。」
修平從她手上拿過智慧型手機,並把來電鈴聲關掉。
他們倆又對看了一眼。智慧型手機的螢幕上,顯示著收到郵件的通知訊息。
「有人寄信來。」
「這可不關我的事。」
「我打開來看看,可以吧?」
她只是低下了頭,一臉詫異。修平不等她回答,直接點擊智慧型手機的螢幕,打開了收件匣。

寄件人:遊戲製作人
信件主旨:初次見面

「這是怎麼回事?」
修平強忍著害怕,打開了那封郵件。

人生就是一場遊戲。
既然要玩,就要樂在其中。
初次來信,我是遊戲製作人,我是個天~才。
你們是低賤的人種……不對,是遊戲來~賓。
接下來我將邀請你們賭上性命進入快樂的遊戲世~界。
馬上開門見山,為你們簡要說明遊戲規~則。
從現在起你們所有的行動,都要服從我的指~令。
沒有接獲指令,禁止下~車。
另外,別將現在的狀況告訴任何人。
違反規則的人,頸環炸彈就會砰的一聲,貘氏(譯註:與「爆死」的日文發音相同)。
遊戲現在開始。

讀完郵件的她瞠目結舌地說:「現在是怎樣?」
「這個遊戲製作人,應該就是把我們丟到電車上的犯人吧。」
「貘氏又是誰啊?」
「這不是人名啦,他應該是想寫炸死吧。」
「所以,是他選錯字了嗎?」
「他是故意的。遊戲製作人故意耍我們。」
這封荒謬的恐嚇郵件,實在無法用常理思考。到底遊戲製作人是誰?修平心中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電車速度慢了下來,停進駒込站。
巢鴨站的下一站是駒込站,也就是說二人乘坐的是照著順時針方向運行的山手線外環電車。車門打開,幾名乘客下了車,還有幾名留在車上。現在還是清晨時刻,乘客不多。修平的視線落在智慧型手機的螢幕上,上頭顯示三月X日(星期六)六點二分。參加完高中畢業典禮後,已經過了一天。
「喂,我們不下車嗎?」隔壁的女人說。
「妳在說什麼啊?沒有接獲指令禁止下車,郵件上不是寫了嗎?」
「可是,我們得找人求救……」
「別開玩笑了,我們得先搞清楚現狀。要是下了電車,去找站務員求助,說不定我們立刻就會被炸死。」修平降低音量說。
「真的嗎?」
「拜託……剛剛的信妳不是也讀了嗎?」
「嗯……」
「上面不是有寫說,擅自下車的話,頸環炸彈就會砰的一聲爆炸?」
「是嗎,原來不能下車啊。」
傻眼的修平大嘆了一口氣。不過,她會問這種愚蠢問題也是情有可原,畢竟脖子上被套了一顆炸彈,叫人如何能冷靜下來呢。
「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想得救的話,就要遵從遊戲製作人的指令……」修平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不,想得救的話,就要遵從我的指令。只要聽我的話,就能得救。」他改口說道。
就在二人對話時,電車駛離了駒込站。
「假設脖子上這東西真的是炸彈的話,會不會突然爆炸呢?」
「這倒是不會。」
「為什麼?」
「在這裡把我們炸死,犯人什麼也得不到。」
「萬一犯人根本不想得到什麼呢?」她似乎恢復了平常心,用鎮定的語氣說道。
「妳認為對方有可能是快樂殺人犯?」
「嗯,沒錯。」
「如果大鬧天下就能讓對方開心的話,只要在電車中引爆炸彈,就能達成他的目的,沒必要搞得這麼複雜。也就是說,他並不是快樂殺人犯。大費周章將我們銬上手銬、套上頸環、留下智慧型手機,犯人一定有什麼目的。就算套在脖子上的這東西真的是炸彈,也不會隨便被引爆。」
「修平,你還真冷靜。」
「我也是拚了命在保持平常心啊。……欸,可是,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內川光太郎的姊姊,千尋。」
「光太郎的姊姊?」
內川光太郎是修平高中同年級的好友,雖然記得他有個大五歲的姊姊,但這還是第一次見面。光太郎說過,他姊姊是個大學肄業、遊手好閒、令人頭疼的打工族。那個令人頭疼的姊姊,原來就是她啊。
「我在電視上看過你,所以知道你是修平。」
「啊,是嗎,原來妳看過那節目啊。」
去年夏天,修平和光太郎組隊,參加在栃木、茨城、群馬、千葉、埼玉、神奈川、山梨,以及東京播放的關東地方電視台——TY文化頻道的猜謎節目「高中猜謎冠軍王」,並且獲得了優勝。其中,修平還被選為最有價值參賽者(MVP)。既然她是光太郎的姊姊,看過那節目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光太郎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修平的記憶,突然甦醒了過來。
參加完高中畢業典禮之後,修平和同年級的猜謎研究會夥伴:內村光太郎、石橋大河、中村仁志等一行四人到卡拉OK狂歡。
「雖然還未成年,但為了慶祝,我們來喝酒吧!」此話說完,仁志和光太郎就點了雞尾酒,而大河則點了啤酒。
「酒到底哪裡好喝?那種東西只是墮落的大人們逃避現實的簡便手段罷了。」
修平酸了幾句後點了可樂,其實他一滴酒都不能碰。國中生時他嚮往大人的滋味,曾於深夜偷偷在房間喝了威士忌,結果馬上全身漲紅還起了疹子,非常不舒服。從那之後,修平挑戰過啤酒、燒酌、葡萄酒、日本酒等各種酒類,結果全都無一倖免,應該是體質和酒精不合吧。喝醉之後會感到愉快?這種事修平才不信呢。
「猜謎王又開始說大道理了。」仁志打斷了他。
「什麼大道理,我說的是真理。」
「可是,喝酒的人好像比較長壽。」仁志開始說起不知哪裡聽來的小知識。
「是那些人本來就長壽,所以才有辦法喝酒,並不是喝了酒之後才變長壽的。」修平反駁道。
「我是因為好喝才喝酒的。搖滾樂和酒,就是我的人生。啤酒是史上最強的飲料。喔!」大河一邊嘶吼一邊喝著啤酒。
光太郎笑著看修平等人在一旁大鬧。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他,那就是溫厚。他是個頭腦明晰的美男子,個性又溫柔。雖然修平的五官也很端正,論容貌絕對不輸給他,但只要光太郎在一旁,便會突顯自身性格的缺點,因此修平一直很希望他變得更討人厭一點。要說光太郎有什麼缺點呢,大概就只有過敏性鼻炎了吧,他對屋子裡的灰塵很敏感,只要進到骯髒的房間裡鼻水就停不住,卡拉OK也是應光太郎的要求,選了附近最乾淨的一間店來唱。
「這間店的啤酒,好像怪怪的。」喝了啤酒後,大河有些怨言。
「這什麼鬼東西?搞屁啊!」
修平將送來的瓶裝可樂就口喝下,大聲說道。
「都沒氣了,這樣豈不成了甜甜的黑水?」
憤怒的修平一邊抱怨,一邊將手伸向包廂裡設置的電話。記憶到這邊便中斷了。那瓶可樂裡,該不會下了安眠藥吧……醒來之後頭會那麼重,說不定就是安眠藥害的。光太郎他們後來怎麼了呢?該不會也被迷昏,送到別的地方了吧?

為什麼修平會和這位妙齡女子一起被銬在山手線的電車上?其他人呢?昨晚他們不是還在一起喝酒、唱歌,慶祝畢業的嗎?大家都到哪裡去了?令人震撼的真相,絕對不能錯過藤 達利歐的代表作《山手線的死亡遊戲》!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