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回到春秋當孔子學生!
以子貢現身說法、跨越時空的小說,帶讀者回到兩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時代,
追隨孔子求學與周遊列國,用最輕鬆的方式,近距離看到最不一樣的孔子!

這是一本最好看的孔子故事,
也是最實用的孔子智慧!
子貢是孔門中跟隨孔子最久,情感最深的弟子,
他口才好,善經商,是著名外交家,還被尊為儒商的始祖。
他具備現代個性和管理能力,感受和思考與當代讀者在心理上最親近,
從他眼中,也最能看到不一樣的孔子。

本書作者即「化身」孔子的得意弟子──「儒商始祖」子貢,
以第一人稱的方式,紀錄跟同學們向孔子求學的所見、所聞和所感,
生動的文筆及故事安排,讓孔子好像真實地近在我們眼前,
諄諄告訴我們該如何修身、求學、處世以及治國,
你會發現,孔子的人生智慧,即使在今天仍然能讓我們受用無窮。

本書推倒了孔子跟我們之間的高牆,
透過子貢這位傑出弟子,替現代讀者向孔子學習並提問,
領略成功、幸福、處世、管理等全方位的儒家智慧!

為了撰寫本書,作者蒐集了諸多記載孔子語錄和事蹟的典籍,
把原本簡短枯澀的文句,按照事件的年代順序,
鋪演出一則則時序連貫、圍繞在孔子與弟子之間所發生的有趣故事,例如:

曾參耕農時一個不小心鏟斷了秧苗,被父親曾點狠狠打了一頓,竟昏厥過去。
曾參甦醒後,怕父親擔心,還彈琴唱歌表示身體無恙。
沒想到孔子老師聽說了竟大為生氣,罰曾參站在門外不准進門......

魯國國君宣布:誰能贖回在其他國家當奴隸的魯國人,
不僅可以從國庫領回贖金,還另外有賞。
經濟富裕的子貢自費贖回了十幾個在衛國在當奴僕的魯國人,而且沒有去官府領賞。
不料子貢的義行卻讓孔子大不以為然......

孔子帶學生去國境考察時,孔子的馬偷吃了田裡的莊稼,被農夫扣了下來。
老師派口才最好的子貢去交涉,但農夫根本不買賬。
結果孔子再派馬夫去交涉,他竟然很快把馬領回來了!
子貢尷尬又滿腹懷疑:難道學問一點都不實用?幸好孔子老師及時給了智慧的答案......

除此之外,作者還特別把自古以來對孔子諸多的誤解一一澄清,
例如儒家最常被批評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思想、迂腐的政治主張,或是盲目的孝道,
作者也都參考了大量的典籍後,重新還原孔子的原意,
讓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充滿進步精神,令人耳目一新的孔子。

每則故事附古文原典欣賞,可對照故事延伸閱讀及學習

名家推薦:
孔祥林(孔子第七十五代孫,孔子研究院副院長):
「深入淺出,把握正確,普及推廣,功德無量」

張宗子(美國著名東方文化學者,原《僑報》副總編、原《美洲時報》總編):
「一種新的嘗試,不僅在內容,也在形式……還原孔子的真實形象」

黑幼龍(卡內基訓練負責人)


作者簡介:
吳甘霖
著名暢銷書作家和享譽海內外的培訓師,原為香港中華文化傳播集團副總裁,現為甘霖智慧國際培訓機構理事長、《甘霖至會培訓文庫》總編輯。吳甘霖對傳統文化造詣頗深,並善於將傳統文化與智慧以適合當代人閱讀的暢銷書方式進行傳播。近年來出版了《禪:直指人心的管理學》《做最好的中層》《方法總比問題多》《執行重在到位》等一系列暢銷書著作。

內文試閱:
1.千萬別當書呆子
「曾木頭」曾參又挨老師罵了,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甚至笑出了淚水。
這一笑,讓我一下子驚醒過來。這才發覺,自己剛才做了一場夢。

我躺在床上,癡癡地看著窗外。月明星稀,秋風瑟瑟。
我回想著剛才的夢境,也回想著和老師一起度過的所有歲月。
那些美好的往昔,點點滴滴湧上心頭,歷歷如畫。
彷彿一切都沒有失去,彷彿老師還在我的身邊。

但這已經不可能了,老師早已逝去,留下我和那些弟子們,在懷念中度過新的一天又一天。想到這裡,淚水又悄然打濕了枕巾。
但是,為什麼夢中又想起曾參來呢?
為什麼他被老師「釘」,我反而那樣高興呢?
要知道,他也是老師晚年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啊!
要知道,老師還將自己的孫子子思託付給他教育啊!
要知道,他被人稱為「超級孝子」啊!
到底在哪一點上,使我覺得與他格格不入呢?

我躺在床上,痴痴發呆,眼前不由浮現出一個這樣的情景──
那一天,我遵照老師的吩咐去外地辦事,回來後,正要進學堂的大門,卻發現曾參,這個成為老師的弟子還不到十天的小師弟,呆呆地站在門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不由問:「小師弟,你怎麼不進去啊?」
他哭喪著臉說:「老師在生我的氣,不讓我進去。」
我抬頭一看,門果然是關的。

據我所知,老師固然有時候對學生很嚴厲,但也從來沒有用過這樣的懲罰。何況,曾參還是一個剛剛入學不久的新生啊。
「究竟為什麼啊?」我關切地問。
「我也不知道。」 曾參一臉的茫然。
我開始「咚咚咚咚」地敲門。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師弟冉求的聲音:「別敲了,曾參,等你想通以後再來吧!」
「冉求,開門,是我。」我大聲說。
門「吱呀」一聲開了。我快步走了進去,曾參也想跟進來,但冉求將他擋在了門外。
大門又關上了。

老師正在講課,見我進來,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我快點坐好。
終於下課了,老師向我簡單詢問了一下辦事的情況,然後問:「曾參還在門口嗎?」
「在。」
「曾點呢?」
「老師,我在。」
曾點皺著眉頭站起來,看起來很不開心。他是曾參的父親,也是老師的學生。
「好,既然曾點也來了,就把曾參叫進來吧。」
曾參低著頭怯生生走進來,彷彿真的犯了什麼大錯。

不知為什麼,我很看不慣他那畢恭畢敬的樣子,就在他成為新生的第一天,我偷偷給他取了一個外號──「曾木頭」。
你看他,年紀不大,卻是一副幹什麼都循規蹈矩的模樣。老師說一他就絕對是一,老師說二他就絕對是二。嘴唇卻總是繃得緊緊的,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這些天,就沒見他笑過。
他看來不是一個惹事的人啊,怎麼會遭到老師這樣重的處罰呢?
這時,老師先看了看曾點,又看了看曾參,然後慢慢地說:「你們是父子,又都是我的學生,你們知道我為什麼生氣嗎?」

過了許久,曾點說:「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那樣打兒子。」
老師微微點了點頭,又轉過臉來問曾參:
「那你呢?你挨了打,我為什麼還要罰你站在門外呢?」
「一定是我幫父親做事時不用心,我以後一定改正。」
老師看了他好一會,接著又問:「還有別的原因嗎?」
「曾木頭」很認真地想了好一會,最後搖了搖頭說:「老師,弟子愚鈍,想不出更多的原因來。如果有,一定是我孝心不夠,惹得父親生氣。」「曾木頭」仍舊一臉的茫然。
老師歎了口氣說:「唉,你呀!」接著,對曾點說,「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大家說一下吧。」

原來,曾參前兩天幫助父親在瓜田鋤草,幹活時,不知又想起老師講過的哪句話,鋤頭下去,沒有鋤到草,卻將瓜秧的根鏟斷了。
在前面幹活的曾點,不經意間回頭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連忙喊:「欸,往哪裡鋤啊?小心瓜秧……」

話還沒說完,又一棵瓜秧被鏟斷了!
曾點氣急了,一把奪過鋤頭,大聲責駡:「你瞎了嗎?看看你幹的好事!」
曾參這才猛然警醒,小聲說:「可我剛剛在想老師講的課……」
這一辯解,曾點的氣就格外來的大。他隨手抄過一根粗木棍,對著曾參就是一頓痛打:
「這是在教室裡還是在田裡?別人是越學越聰明,你是越學越愚蠢。有你這樣混帳的兒子嗎?」
曾參既不躲閃也不求饒。曾點越打越生氣……

曾參被打得昏倒在地,好久才蘇醒過來。
曾點嚇得不知所措。沒想到,曾參一醒過來,竟然不顧傷痛,強撐著站起來,滿面笑容地對父親說:
「剛才您那麼費力地教導我,該不會累壞吧?」過了一會,他回到屋裡,拿起琴邊彈邊唱起來,想讓父親知道自己的身體安然無恙。
聽完曾點的講述,老師要大家談談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子游也是一個新同學,比曾參入學早不了幾天,兩人年齡相仿。他看了看老師,說:「我們幾位新同學的意見是,曾參鏟斷瓜秧固然不對,可是他後面的行為卻做得很好。這些天老師一直給我們講孝道,曾參的做法,正符合老師的教導啊。」

他的發言得到了大多數同學的贊同。
老師沒有當即表態,而是將目光轉向曾參說:「曾參,你當時是怎麼想的呢?」
曾參說:「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既然犯錯惹父親不高興,就應該接受父親的責罰。您多次教導我們為人子女要懂得﹃孝﹄,而能夠贍養父母只是最低層次的孝,最難的是能始終對父母和顏悅色,不讓他們不高興。所以我才裝作若無其事,以免父親擔心。」

「真是一個孝順的兒子啊!」老師說。但接下來的話又讓我們大吃一驚,「可惜,你是一個十分愚蠢的孝子!
「你知道舜帝的故事吧?舜的父親叫瞽瞍。舜非常孝順他的父親,父親要使喚他,他總是在旁邊;但父親想殺掉他時,他卻每次都會想辦法逃掉。父親用小棍子打他,他就默默忍受,但用大棍子打他,他就會逃走。舜這樣做的結果,使瞽瞍沒有犯下不行父道的罪責,而舜也沒有喪失孝道。可你呢,父親大發雷霆時,你寧死也不躲避。表面上像是盡了孝道,但萬一你被打死了怎麼辦?不僅會給你父親留下一輩子的痛苦和歉疚,而且會讓父親陷於殺子的不義之中。有哪一種行為比這更不孝呢?」

「曾木頭」臉色慘白,額頭沁出了汗珠兒,說:「老師,我知錯了,以後一定改。」
老師接著對曾點說:「你是最早跟隨我的學生之一,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學習,更應該懂得為人、為父和君子之道。孩子犯了一點錯誤,怎麼能夠這樣痛打他?我曾再三對你們說:我們的學問,以修身為本,只有修身修得好,才能持家,只有持家得好,才能治國平天下。你應不應該反省啊?」

「老師指責的是,弟子記住了,今後一定改正。」曾點也滿頭是汗地點頭。
這天的情景,深深刻在了所有學生的心中,更刻在了我的心中。由此,我們共同得出了一個結論:老師的學問,是鮮活的,而不是死板一塊。

而且,這不僅加深了我認為曾參真是「曾木頭」的印象,同時也強化了我對學習應該更加重視靈活。

2. 思無邪:生命最好的狀態
我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我以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
這裡,難道是老師經常講道、講禮的地方嗎?
這裡,難道是最嚴肅的學堂嗎?
朗朗的書聲,正從裡面傳來:

蒹葭蒼蒼,
白露為霜。
有位伊人,
在水一方。
……

這是一首詩!而且,這還是一首想念美女的愛情詩。乍一聽,讓人心旌蕩漾,甚至遐想聯翩。
作為一個和老師一同周遊列國並經常參加國際交往活動的學生,對詩歌並不陌生。因為不僅在出外時,常看到有人藉詩歌抒發自己的情感,而且在一些外交場合,吟唱詩歌也是經常被採用的形式。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這樣的情詩,只能在那些山野之地出現,有時,在某些歡宴場合也偶而會出現。但怎麼可能在這裡||老師給我們講述治國安邦之道的杏壇出現,甚至有這麼多人同時誦讀這樣的詩呢?

這是怎麼啦?僅僅離開兩三個月,難道學校就有了這麼大的變化?
難道老師不在嗎?
難道是哪個調皮的傢伙,趁著老師不在,竟然挑起了一場「校園政變」?
我滿腹狐疑地走了進去,卻發現所有同學都在投入地念這首詩歌,這其中,有老師最早的弟子、年紀和他差不多的曾點,還有老師的兒子孔鯉。

更讓我難以相信的是:老師竟然站在講台上,應著大家念詩的節奏,用手指輕輕敲打著桌子。
他沒有發現我進去,只是半瞇著眼,滿臉微笑,完全一副陶醉在詩歌意境中的神情。
這是怎麼啦?難道老師由於政治上的失意,尤其是冉求、宰予等弟子在政治上的錯誤,使老師傷透了心,因此乾脆「墮落」了嗎?

老師剛開始點評,抬頭看見我,說:「啊,子貢回來了,趕緊坐好,正好一起聽聽。」
接著,老師便向我們介紹:
這一段時期以來,鑒於諸侯國之間連年的混戰,加上社會風氣的變化,致使了文化的沒落,老師便希望通過刪《詩》、《書》和定禮樂,來促使文化的復興,並透過文化的復興,來促使社會風氣積極變化。
幾百年以來,眾多諸侯國中產生了一千多首詩歌,但是良莠不齊。老師便從中整理出了三百首,名為《詩三百》。

這時同學子游提出了一個問題:「老師,一千多首詩歌,您為什麼只留下了三百首,依據是什麼?﹂
老師回答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也就是思想純正。」
大家靜靜地聽,這時,「曾木頭」畏畏縮縮地提出了一個疑問:「老師,像﹃蒹葭﹄這樣的詩歌,抒發的是男女的情愛嗎?」

「應該是吧!」
老師笑咪咪地看著他,點點頭。
這時,曾參的聲音就大許多了,他聲音有些顫抖,問:「那麼,這樣的詩歌,是不是與禮不合啊?難道這樣的情愛詩,也是﹃思無邪﹄嗎?」
老師看了看曾參,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大家:「你們是不是也有同樣的疑問?」
有的年輕同學不好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

老師笑了笑,然後語重心長地說:「曾參,你們有那樣的疑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們可不要把我的教育弄得太枯燥了。要知道,食色,性也||吃飯、喜歡異性,這是人一生中最基本的兩種需求啊。就算是政治和道德也應該符合人的本性。那些抒發人間最美好愛情的詩歌,當然可以說是﹃思無邪﹄了。」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我真不敢相信老師會提出這樣的觀點。
談到愛情這個話題,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尤其是年輕的同學,既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掩飾不住的興奮。也難怪,他們可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更何況,這可是以前課堂上從未涉及過的話題。
老師接著笑咪咪地說:「莫非在你們眼裡,我老頭子就只會關心政治和道德?或者,只應該關心政治和道德?我告訴你們,我在教育你們關心政治、道德和禮的同時,也希望你們關心自己的生命和人生。一句話,我希望你們也要學會讓自己的生命詩意起來!」

老師接著又念了一首「關雎」的詩:

關關雎鳩,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

這首詩,也同樣給了我們極大的美感。
老師接著告訴我們,他把這首詩,放到了《詩三百》之首。
那麼,為什麼竟然將它放在第一篇呢?
老師說:「這首詩,所抒發的情感,正是最純真的情感啊。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這是真正﹃思無邪﹄的高度體現啊!」
老師的話,很快激發了我們學習《詩三百》的強烈興趣。之後,老師又列舉了學《詩三百》的種種好處||

可以激發情趣,可以提高觀察力,可以培養團隊感,可以學到諷刺方法……近則可以用其中的道理侍奉父母,遠則可以用來事奉君主;還可以多知道鳥獸草木的名稱,增加自己各方面的知識……
在之後的日子裡,隨著對《詩三百》的進一步瞭解,我越來越感到老師所言非虛。
讀《白圭》中的「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讓我感到了自我修煉的價值。白圭上的污點可以磨掉,但言語中的污點卻無法磨去。這讓我們怎能不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

誦讀《伐檀》、《碩鼠》時,激起了我對黑暗政治的痛恨,並喚起了我有朝一日有機會出仕為官,一定要實現政治清明理想的決心;讀到「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菲菲」時,牽動了我的思念之情。我不由自主想起了當年到魯國跟隨老師學習前,在河邊柳樹下和青梅竹馬的鄰家小妹依依惜別的情景。唉,也不知道她現在身在何方,嫁給了誰?

從沒想到自己的感情這樣豐富,原來詩歌可以讓人的內心變得如此柔軟和優美。
以前一直是忙忙碌碌,不是經商賺錢就是探討學問,似乎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可言。但《詩三百》卻突然給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原來我們可以更詩意地生活!
以往那些不曾留意的點點滴滴,現在換一種方式去感受,也能增添生命的喜悅。
即使是看著每天都升起的太陽,心中也會由衷地歡喜起來!
杏壇中,一時掀起了誦讀和研討《詩三百》的熱潮。

3. 洞悉進退就是聖人之道
我們正在聚精會神地上課。突然,門「砰」的一聲被撞開了。
誰這麼無禮啊?
那一瞬間,我看見老師臉色大變。
回頭一看,原來是在衛國當官的師弟子羔回來了。

他顯得十分狼狽,衣服都被撕成了破布條,神情極為悲戚。
所有同學都驚呆了,有的甚至叫出聲來。
一向處亂不驚的老師,眼光不斷向子羔身後搜索,當他確定子羔是獨自一人回來時,臉一下子變白了,連忙問:「子路呢……子路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聽了老師的話,子羔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老師,子路……子路他……」
老師一聽,身子一歪,差點暈了過去,幾位師弟趕緊上前扶住了老師。
「先別說了,我們進屋再談。下課!」
我們將老師攙進了內室,給他倒了杯熱茶。看得出來,老師強行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端茶杯的手一直在顫抖,好幾次茶水都潑了出來。

屋裡的空氣似乎凝固了。良久,老師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子羔,你辛苦了。說說衛國動亂的情況和子路是怎麼死的吧!」
這怎麼可能?儘管有不祥的預感,但老師的話還是讓我大吃一驚。
半年前,子路師兄再次回到衛國擔任官職,怎麼突然之間會發生這麼大的變故?
子羔看著老師,似乎不忍心開口。
站在一旁的小師弟子張小聲地說:「子羔師兄,你說吧,老師其實已經有心理準備。前幾天,聽說衛國發生政變,老師就說:﹃子羔馬上就要回來了,子路可能會死掉。﹄」
啊,是這樣。因為前幾天我不在,所以並不知道有這樣的事。

「老師說,子羔外表愚鈍,但頗有明哲風度,遇到危難,定然能權衡輕重,從容避害;而子路天性勇猛,只知往前闖,不懂得思前想後,說不定就會死於衛國之亂。」
子羔一聽,眼淚又下來了。
從他的講述中,我們知道了子路遇難的前前後後。
子路在衛國的蒲市幹得很出色,後來他回到了魯國,再次跟隨老師學習。但是他在衛國的政績,引起了衛國宰相孔悝的高度注意。
孔悝十分器重他,再三派人到魯國來邀請子路回衛國。
老師並不想讓子路回去,但子路覺得盛情難卻,加上也很想施展政治抱負,於是再次到了衛國,做了孔悝的家臣。

此時的衛國政壇,已是風雲變幻,充滿多種危險。幾年前,衛靈公去世,照理應該由太子蒯聵繼位。但由於衛靈公在位時,蒯聵作亂,衛靈公廢了他的太子之位,讓蒯聵的兒子繼承了王位,也就是衛出公。
蒯聵後來流亡到了晉國,但一直念念不忘回去。衛靈公死時,他就提出回國,但被衛出公拒絕了。於是他便和自己的姐姐孔姬,也就是孔悝的母親一起密謀推翻衛出公。

要奪取王位,關鍵在於控制孔悝。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孔姬安排人將蒯聵偽裝成女人的模樣,偷偷混進了宰相府。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捉住了正準備休息的孔悝。
接著,蒯聵逼他訂盟,母親孔姬也勸他:蒯聵當初本來就是太子,由他繼承王位名正言順。你就答應他,共同輔佐他吧。

沒想到,不管怎麼勸說,孔悝就是不肯答應。
於是,蒯聵便將孔悝押上高台,台下派兵把守,對外聲稱孔悝幫助自己復國,要捉拿逆子衛出公,同時派兵襲擊宮廷。
這樣一來,衛國都城大亂。衛出公嚇得魂飛魄散,收拾了細軟珠寶,帶著家眷連夜逃走了。
群臣無主,衛國頓時亂成了一鍋粥。子羔認為再待下去,會有生命危險,於是決定立即逃出衛國,並跑去通知子路也趕緊離開。

當時子路不在宰相府。照理正好是離開的最好機會,但是子路一聽說孔悝被囚禁的消息,二話不說,就要去救人。
子羔還沒來得及再次勸阻,子路已經躍上馬,直奔都城。
子羔放心不下,只得也暫時回了都城。

子路十萬火急趕到孔悝被困的高台之下。蒯聵向來對子路的勇猛有所耳聞,因此勸他支持自己登上王位。不料子路大怒,站在台下大罵蒯聵。蒯聵惱羞成怒,當即命令三位年輕的武士上去和子路交戰。
子路一人力敵三人,開始還略占上風,但他畢竟已是六十多歲的老人,漸漸體力不支,最後,他的帽帶被削斷了,一隻手臂也被砍了下來。

蒯聵再次勸他投降,但子路卻回答說:「只有戰死的子路,沒有投降的子路」!
蒯聵向三位武士示意,於是他們又揮舞著大刀向子路衝來。
子路一躲閃,帽子掉在了地上。
此時,也許子路已經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於是大叫一聲:「住手!」
武士們停住了,蒯聵和孔悝也都看著他,以為他終於想通了,想要投降。
誰知子路竟然將劍扔在地上,大聲說道:「君子不能狼狽地死去,讓我正冠而死!」
說完,他撿起帽子,從容地戴在頭上,用那只還算完好的手艱難地將纓帶系好,然後端端正正地坐下來,等著死亡那一刻的到來。

就在這時,三名武士手中的劍一起刺進了子路的胸膛。蒯聵冷酷地揮了揮手,武士們竟然以亂劍將子路剁成了肉醬。
說到這裡,子羔已經泣不成聲。

我十分敬佩子路臨危不失禮的風範,這樣的做法,除他之外,有誰做得到?
可是,想起他死時,竟是如此的悲慘,我的眼淚忍不住像決堤的河一樣湧出來。
而老師,更早已是淚流滿面。他閉著眼,一遍遍輕聲叫著子路的名字,那一聲聲低喚,就像錘子一樣錘在了我們的心上。

我心如刀絞,不僅因為自己失去了一位情同手足的師兄,也為老師在垂暮之年還要經受這樣的打擊而感到難過。
這時候,一位小師弟端了一罐東西進來,說:「老師,您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吧。」
老師年紀大了,講課體力漸漸不支,從前段時期開始,同學們都會在老師講課的間歇,煮點東西給他吃。
「老師,這是選用最好的野豬製成的肉醬,您吃點吧。」
「什麼?」老師一下子有點失態,他一邊站起來,一邊指著小師弟罵道:「子路都被砍成肉醬了,你還讓我吃這個東西?快給我倒掉!我一輩子都不要看見這樣的東西了……」
小師弟從來沒有見過老師發這麼大的火,嚇壞了。

但我知道這不干小師弟的事,於是趕緊示意他離開。
小師弟走了,筋疲力盡的老師又開始躺在床上休息。可是我卻不由自主地將小師弟端來的這盆肉醬,與子路的人生的最後畫面聯想到一起。
想到我這位最可愛的師兄,屍骨無存,最後竟然成為這樣一堆肉醬,我更覺得悲傷無限。
我對自己說:子貢,永遠要記住子路用生命換來的教訓啊!

一連幾天,老師都臥床不起,大病了一場。
幾天後,當老師再一次走上講壇時,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歲。
這一堂課,是從老師分析子路師兄的悲劇開始的。

子路的性格勇猛直率,為此老師多次說過他。
記得有一次,忘了因為什麼事,老師再三讚揚顏回,這讓在一旁的子路很不痛快,於是說:「老師眼中只有顏回,我想問您,如果去打仗的話,您願意和誰共事?」
他的意思是這種時候老師顯然離不開他,但老師卻說:「空手打老虎,徒步過大河,死了也不後悔的人,我是不會與他共事的。」

「那您要與怎樣的人共事呢?」子路問。
老師回答說:「同我共事的人一定是遇事謹慎小心、喜歡思考問題而能夠完成使命的人。」
老師的話,就是想改正子路莽撞衝動的個性,讓他遇事三思而後行。
應該說,這話當時對子路還是有所觸動的,但是過不久,遇到某些場合,他還是有些故態重萌。
最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在衛國之亂中,他竟然由於盲目衝動,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老師接著說:「子路這樣的結局,固然和他的性格有關。但這幾天,我也在反思以往對你們的教育,這其中,也存在明顯的缺陷。我教過你們很多仁義的道理,卻很少教育你們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去運用仁義的智慧,這一點,是我再三研究和思考《易經》後才體會出來的。」

《易經》?
商瞿說:「最近老師研究《易經》,把穿竹簡的牛皮繩子弄斷了三次,老師的研究可有心得呢!」
這時,我聽老師用十分肯定的口氣說:「是啊,假如我能從五十歲開始就好好研習《易經》,那我就可以沒有大過失了。如果子路真正掌握了《易經》的智慧,也就不會有這麼大悲慘的結局了。」
老師的話引起了我強烈的好奇。我知道老師從小就跟隨母親學占卜,也曾經跟隨他的外祖父學過《易經》。後來還教一些弟子研究《易經》,比如商瞿,就是對《易經》最有興趣的一位。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易經》不過是一本占卜的書,我向來崇尚「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對此並不感興趣。
為什麼老師現在把《易經》提到這麼高的位置呢?
老師解釋說,《易經》之道,就是天地之道,或者說是規律之道。找智慧的過程就是找規律的過程。
「我一直教育你們要忠、孝、善、愛,但是如果沒有智慧的指引,就會變為愚忠、愚孝、愚善、愚愛,而學好《易經》,則可以幫助我們避免這樣的錯誤。」

為什麼說子路如果懂得了《易經》的智慧,就會避免悲劇的發生呢?
老師分析說:「人要想在世上站得住腳,甚至取得一番成就,關鍵的智慧之一,就是要洞悉進退,進退之道實際上就是聖人之道。子路的悲劇,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只懂得進、不懂得退所造成的。學好了《易經》,對掌握進退之道,是至關重要的。為了大家不再發生子路這樣的悲劇,同時為了大家以後在工作和生活中更加順利,我想將研究《易經》的心得告訴你們。」

老師的話,激起了我們學習《易經》的興趣,這時,一個同學問:「老師,那你還會教我們占卜嗎?」
老師卻回答:「我要送你們一句話──「善易者不卜。」我所教的,並不是占卜,而主要是對人生的指引,這是人人都需要掌握的,同時也是人人可以掌握的最高智慧。」
這深深打動了我,我們都是凡人,如果能以《易經》的道理去指導自己的人生和事業,在平易的地方學習最高的智慧,不是最好的一件事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