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松浦彌太郎說,人和物品的邂逅,和人與人之間的邂逅很相似。而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所有周遭物品和他產生「故事性」的連結,東西不必多,因為擁有少許「真正重要的事物」是一種幸福。這本書,就是他分享如何卸下物質與心靈包袱,重獲輕快的練習指南。

擁有多重文化人身份的他並非傳統印象中的瀟灑文青,他曾經是中輟生,而且還是個滿口謊言的混混,然而在這段痛苦的人生低潮,因為同學家人的寬大包容,他發現誠實和信任的可貴;因為經歷過窮困至極、到處寄居的落魄,他學會了體諒別人;在做粗活以求餬口的過程中,他找到自己的初衷。

本書,松浦彌太郎坦誠說出少年時的無知輕狂和青年時的衝撞魯莽。經過幾番衝擊、甚至罹患憂鬱症後,他開始盤點自己的人生,學習和自己相處,找出生活秩序,為生命創造變化,終於發現人生真正需要的東西,慢慢地,他放下了包袱,活得輕鬆自在。


你是否為了讓自己安心,
在包包中塞進過多的東西,變得寸步難行。
人生本應輕裝上陣,
丟棄不必要的情緒和欲望,留下真正需要的寶物,
才能換得飽滿而輕盈的人生。


「人生或許就是背著行囊,獨自不斷地上坡和下坡。即使上坡很辛苦,即使好像一直在走下坡,仍然必須相信,自己在向前走。」 -----------------松浦彌太郎

這位日本文化界的傳奇人物,曾經滿嘴謊言、游手好閒。在一路的跌跌撞撞中,他學會坦誠面對自己與他人,學會以自卑為力量,認真投入每一件事。終於,他為人生找到新的秩序,過去的荒唐歲月也成了生命中無可取代的珍貴烙印。


作者簡介:
松浦彌太郎
1965年出生於東京。《生活手帖》的總編輯、「COW BOOKS」的老闆。
高中輟學後前往美國,被美國的書店文化所吸引,回國後,在赤坂開了二手雜誌專賣店「m&co. booksellers」,之後,又轉戰中目黑,預約制二手書店引起了廣泛的討論。2000年,創立了貨車行動書店。2002年,創立了「COW BOOKS」。在經營書店的同時,也參與寫作和編輯工作。2006年開始擔任《生活手帖》的總編輯。
著有《找到你的工作好感覺》、《日日100》、《今天也要用心過生活》、《謝謝你》、《嶄新的理所當然》、《最糟也最棒的書店》、《旅行的所在》、《本業失格》、《口哨三明治 松浦彌太郎隨筆集》、《口哨目錄》、《獨白新聞信》、等,譯有米洛史拉夫•沙塞克(Miroslav Sasek)的旅行繪本《這是紐約》系列。
COWBOOKS:www.cowbooks.jp
生活手帖:www.kurashi-no-techo.co.jp


譯者簡介: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譯有《不毛地帶》、《博士熱愛的算式》、《洗錢》等,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臉書交流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https://www.facebook.com/sheepheart


內文試閱:
擁有少許「真正重要的事物」是一種幸福
有些「物品」,是我眼中的至寶。
比方說,距舊金山車程三個小時,專門做世界上最好穿鞋子的「Murray Space Shoe」的法蘭克先生用心為我量腳訂製的手工鞋。
比方說,《高村光太郎詩集》、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和傑克‧凱魯亞克的《在路上》。
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生活周遭的所有物品和我之間都具有「故事性」,身邊只留下相處一輩子,一旦缺少,就會感到難過的物品。
即使在別人眼中,只是「廉價的破爛」,只要和這個物品相遇時,和該物品產生交集的人,以及自己對該物品的感情充滿「故事性」,即使摔破的花瓶,也是我心中的寶貝。
人和物品的邂逅,和人與人之間的邂逅很相似。
以書籍來比喻,也許更容易理解。
去書店找書,會先被第一印象勾引出興趣,然後隨手拿起來翻幾頁,一旦喜歡,就會掏錢買回家。回家翻閱之後,有些書會讓人一口氣看完,有些雖然挑戰多次,仍然無法看完整本。有些書瞭解故事概要後,就不想再看了,有些書卻會一看再看,把它翻得又破又舊。

我的藏書量很少,很多人都對這件事難以置信。
我經常寫關於書籍的文章,也經營二手書店,所以經常有人問我:「你是不是有一個漂亮的書房,裡面放滿了珍貴的書?」事實完全相反,基本上,我認為只要有我前面提到的那三本書就足夠了。
這三本書就像是我永遠的朋友,從我對人生感到徬徨的十幾歲開始,就如影隨形地陪伴著我。現在仍然會不時拿出來翻閱,每次都會產生不同的體會。
雖然幾乎可以把書的內容背出來了,但每次翻閱,依然興奮激動。我為此感到高興,也很納悶,為什麼每次閱讀,都會有不同的收穫,都會產生新的感動。心情沮喪時,這三本書如同熟悉的陽光般溫暖我的心。在高興和納悶的同時,也感到美好,所以,重要的書、物品和人一樣,相處越久,彼此的關係就會不斷深入。
朋友、家人、情人不可能多得從櫥櫃裡溢出來,同樣的,不必要的書本和物品也要及時清理。
每個人都有佔有慾,如果不隨時整理,東西就會越來越多。人會因為娛樂購物,也會基於習慣蒐集物品。當我開始有少許可以自由運用的金錢後,每次換季,都習慣為自己添購新衣,並不是大手筆的瘋狂血拼,只是夏天買T恤,冬天想要一件大衣之類的。
有一次,我突然對是否有必要在春夏秋冬每一季都買衣服這件事產生疑問,不禁覺得如果只是基於習慣而購買,或是「為買而買」,那未免太空虛了。那種只有偶爾聯絡,即使見了面,也只是談天說地閒聊一陣後就說再見的朋友和情人,不要也罷,家人之間的關係不可能這麼淡薄。我想要「知足」,想瞭解什麼是真正的滿足,於是決定不再隨便亂買東西。
當我瞭解「只要在心中擁有就夠了」,我的佔有慾就不再強烈。
二十多歲時,我窮困潦倒,經常在美國和日本之間往返,曾經出售自己的私人物品。這些在旅行時蒐集的重要紀念品和別人送我的禮物都很珍貴,我也很珍惜,但當時我飢腸轆轆,不得不在住家附近擺一個地攤,把物品放在地上,吆喝路人購買。
那並不是跳蚤市場的感覺,反而更像乞討,但是,當賣完所有物品,手上握著現金時,我發現「原本以為這些東西很重要,但當飢腸轆轆,快要活不下去時,就會覺得其實根本不重要」。
同時,我更瞭解到一件事,「即使是很珍貴的物品,也不一定要擁有,只要珍藏在腦海中或是心裡,隨時都可以拿出來把玩」。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身輕如燕。
把物品藏在心裡的記憶不佔空間,攜帶也很方便。
只要擁有少許「真正重要的物品」,隨時整理心靈的抽屜,把那些真正需要的物品放進心靈抽屜,你也可以「輕鬆生活」。




「井然有序的桌子」告訴我們的事
「看一個人的桌子,就可以判斷這個人的工作能力。」
經常有人這麼說,我也很贊同這個意見。聽說有些公司規定,下班時桌子要保持乾淨,連一張紙都要徹底清理。
我並沒有斷定「桌子乾淨的人=工作能幹」。
即使乍看之下很凌亂,只要符合桌子主人特有的秩序,他應該很能幹。即使桌子上放了很多東西,如果主人根據「未處理的資料放在這個抽屜,打算要看的書放在這個架子上,要回的信放在這裡」的規則整理,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相反的,即使看起來整理得很乾淨,如果缺乏秩序,就失去了意義。可能為了找一樣東西,就會花費很多時間,工作效率也不高。
我經常覺得要「導正自己的秩序」,每次都仔細檢查。我的規則是「盡可能簡單明瞭」,比方說,我每天下班前都會檢查桌子,確認桌子上沒有放任何東西。我桌子上通常只有一台電腦和一支紅筆。
並非只有整理時需要簡單明瞭。
每當事情變得複雜時,我就思考和研究「可以單純化到什麼程度?」更新自己的規則。我每次都希望把所有的事套入簡單的規則,按照這些規則加以整理。
「你要求像規則一樣有秩序,平時都這麼一板一眼嗎?」
也許會有人這麼問,但維持秩序是我避免壓力的方法。提到規則和秩序,大家都會覺得被人管,有一種壓抑的感覺,其實這是學校規則和公司規定留下的錯誤印象。
管理不應該是被動,而是自動自發。
自己制訂規定,遵守秩序,這是成年人在社會上的生存之道,被人管理是全天下最不幸的事。
假設有人主動拜託:「請你來管我。」我會覺得是天大的困擾,也覺得自己無法承擔這種責任。
也許大家覺得不會有人主動要求別人管他,但無法建立自己的規則,無法遵守秩序的人,就等於用行動表達了這個意願。無法自我管理的人,如果缺乏他人管理,久而久之,就一事無成。
我身為總編輯,雖然是負責人,但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管理者。
假設有下屬對我說:「請你指示我該做什麼,告訴我不該做什麼。」我希望他立刻辭職,因為我不想,也無法和「不管理就無法做好工作的人」共事。幸好至今為止,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

「生活是許許多多自己能夠接受的事累積起來的。」
最近,我開始有這樣的體會。如果生活中充滿無法接受的事,將會很痛苦,會導致很多不安和煩躁。
相反的,無論遇到多麼痛苦的狀況,「只要自己能接受,什麼都無所謂」。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即使別人認為:「你怎麼會和這麼糟糕的人交往?」只要當事人能夠接受,就是幸福。
正因為這樣,需要有整理每天的混沌和煩躁心情的規則。
遵守自己的秩序,充分做好自我管理,就會接受自己的生活方式,壓力也會減少。
製作一本記錄自己秩序的規則簿有很多方法。可以借鑑別人的經驗,或是從書本上學習,根據親身經驗得出的規則最理想。
對自己來說,什麼是有秩序的辦公桌?
什麼是自己能夠接受、認同的生活?
自己喜歡怎樣的風景?
怎樣會感到舒服?
在日常生活中建立自己的規則,不斷更新。實際動手做,就會發現非但不麻煩,而且還很快樂。
「如何才能過自己能夠接受的生活?」
針對這個主題,一旦有任何新發現,就隨時記錄在自己的規則簿上。規則越多,人生越簡單,就可以活得更輕鬆。


前往美國的真正理由
我想在天上飛──。
託前述同學媽媽的福,我立志要考自衛隊的儲備幹部。於是,我下定決心,「好!我要來用功讀書!」
或許從我現在的樣子很難想像,但在當時,高中對我完全沒有吸引力。對一個「想靠自己在天空自由飛翔」的中學生來說,最快的方法,就是成為自衛隊的飛行員。
考自衛隊儲備幹部的競爭相當激烈,可能比普通的升學高中更不容易考上。一旦錄取,就會分為陸、空、海軍,在基地內的學校學習,畢業之後,可以直升防衛大學。我不太瞭解目前的情況,但在當時,一旦考取自衛隊的儲備幹部,等於邁向了領導未來自衛隊的菁英之路(?)。
因此,我去當地的自衛隊事務所洽詢時,他們立刻覺得「這個區域也要創造出一顆希望之星」,動員了整個地區的人力支持我。他們的支持行動很熱情,也很實際,為我張羅了過去幾年份的考古題。我也拼了命地讀書,那應該是我這輩子最用功的一次,跟著來同學家輔導我們功課的家庭老師,認真攻讀五個科目。
「棘手的問題學生」搖身一變,成為背負眾人期待的希望之星。初試的那一天,我發燒到四十度。
我順利通過了初試,只有一百數十個人榜上有名。我擠進了難以想像的窄門,周圍的人都驚訝不已,覺得發生了奇蹟,我自己也不敢相信。
但是,更令人驚訝的事還在後面。在單純作為確認的複試健康檢查時,發現我是色盲,於是遭到淘汰。

我不禁愕然。
但是,心情卻很暢快。
我盡力而為,最後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而遭淘汰,也就沒什麼好不甘心的,而且在過程中,我感受到一股「我做到了!」的成就感。
我失去了飛上天空的自由,只能改考原本根本不打算唸的高中。
在同學的邀約下,我報考了一所橄欖球的名校。由於我之前為了考自衛隊時用功讀書,學力大為提升,以榜首進入了那所高中。
問題學生再度變身。我順利進入了眾所矚目的橄欖球社,當上了班長,也深得學校老師的信賴,我的人生發生了重大改變。
但是,我的變化並沒有停止。我因為練橄欖球太拼了,導致大腿骨骨折,必須住院三個月。
復健的時間也超過一年,看著其他球員揮汗如雨練習的身影是莫大的痛苦。我對高中失去了興趣,從此不再上學。
因為我覺得持續這種好像被拔掉翅膀的生活沒有意義,於是決定放棄。

之後,我整天無所事事,在附近亂走亂逛,和一些和我一樣從高中輟學的學生聚集在一起夜遊、吵鬧,輕鬆玩樂。雖然很快樂,但只是在一個封閉的世界中蠕動。
獨處的時候,我常看中學時開始喜愛的高村光太郎的詩集。因為我漸漸養成了只要看這本詩集就思考的習慣,所以開始思索。
我目前身處的地方雖然是舒服的安全地帶,但如果一直躲在這裡,只會繼續墮落下去──。
我想離開這裡。
想去一個到處都是陌生人的大世界。
我希望在一個全新的環境內重新開始,我想要自由。
我想要像傑克.凱魯亞克和亨利.米勒一樣,在自由的國度旅行,自由自在地生活。
我道別了玩伴,隻身前往美國。我單獨決定這件事,也單獨上路。
我幹了三個月的粗活,存了五十萬日圓,巧妙地騙父母說:「我去美國讀免費的語言學校。」我以為從此就自由了。

至今仍然有人看到我的這段經歷後,會這麼對我說:
「你十八歲就去美國遊學,真有挑戰精神,而且對目前的工作很有幫助,你太厲害了,這麼有先見之明。」
這完全是美麗的誤會,雖然我並沒有說謊,卻感到渾身不自在。
我逃離日本前往舉目無親的美國,不是去旅行,而是逃避。
我不會說英語,也不認識半個人,更受到種族歧視,身上的錢越來越少。
事實上,我根本沒有享受到自由。在美國的那段日子是我的黑暗時代。
我搭機來到國外,整天關在廉價旅館的房間內。因為只要一出門,就必須開口說話。我知道別人聽不懂我說的話,所以不想開口,也不想出門。只有去書店打發時間不用說英語,今天去這家書店,明天去那家,每天好像出門上班。
關在房間裡的時候,我讀了從日本帶來的《在路上》。一邊旅行一邊生活的自由,沒任何束縛的自由。
我忍不住想,當初來美國並不是為了過這樣的生活。在孤獨的美國,沒有人束縛我。沒人管我幾點起床,就算不起床也無所謂;可以一整天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可以一整天什麼都不做。如果說,不受束縛就是自由,我比任何人更自由。
然而,雖然外在得到了終極自由,但我的心一點都不自由。十八歲時,我再度開始思考,「自由是什麼?」

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自由地在天空中飛翔。十幾歲時,我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為了這個目的。
我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尋找自由。在迷茫的同時邁開步伐,無論怎麼絞盡腦汁,都找不到答案。
最後,我終於瞭解一個事實,「無論怎麼尋找自由,都無法得到自由」。
自由不在某個遙遠的地方,而是在身邊的某處。我終於發現了象徵幸福的青鳥。


浪蕩歲月的經驗有朝一日會成為珍寶
「你怎麼知道?」
將近三十歲時,每當我在談論某些事時,大家就會聽得目瞪口呆。在「COW BOOKS」開張之前,我在赤坂的進口書店「越橘莓」內租了一小塊地方,第一次開了賣書的店。
我在赤坂時遇見了各式各樣的人。有來串門子的客人,也有在我還沒開店之前,就很支持我的人。還有後來成為朋友的女生……。
和那些人的關係可以延續到今天,就是因為我和自己邂逅的人天南地北地無所不聊。
「簡直就像電影情節一樣,太有趣了。」
每當我提起在美國的那段黑暗歲月,大家都哈哈大笑,樂在其中。
當我聊起曾經發生的各種事時,每個人都聽得出神,甚至有在媒體工作的朋友說,這些事聽起來太有意思了,建議我寫成文章。
當真的有媒體上門委託我寫稿時,我雖然從來沒有寫過文章,但還是完成了,而且,我甚至覺得「要寫多少都沒關係」。
在黑暗歲月經歷的事、當時的思考、想法和幻想。
雖然我覺得當時的生活只是苟且偷安,既悲慘,又沒有意義,然而,卻在不知不覺中,把一切放進了心靈的抽屜。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將之視為一段悲慘的往事,封閉在內心,但幾年之後打開一看,發現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珍寶。
除了日常的故事以外,書也是如此。
我在美國鬼混的那段時間,每天都去很多家書店和二手書店。當時以為自己只是在消磨時間。
我因為無聊和漠然的興趣到處翻閱藝術和視覺書,但這些經驗也放進了我人生的抽屜裡。
日本的攝影師和設計師雖然瞭解著名的攝影和藝術作品,但大部分人都沒有親眼看過。
我憑著實際欣賞出色作品得到的知識,以及自己的思考和經驗,發現即使教科書上不曾提到的二流藝術,也可能出現精采之作。
當我從抽屜裡取出這些話題和大家分享時,大家都忍不住問:「你為什麼連這種事都知道?」
當時,我再度體會到,原本以為浪費的時間變成了珍寶。

大部分人都喜歡走捷徑,急於得到成果,竭盡所能尋找有效率的方法。我因為個性的關係,無論以前或是現在,都不會做這種事,但我能夠理解別人為什麼想要走安全的捷徑。
大部分人都討厭原地踏步。前進不能,後退不得,不知道該往左走,還是向右走的狀態的確很痛苦,看不到未來的感覺也讓人極度不安。我就經歷過放眼望去,找不到朋友,甚至無法相信自己,每天宛如身處地獄的生活。正因為我曾深刻體會過這種生活,所以,可以深切瞭解這種心情。
也因此,我知道──
在看似虛度光陰的時期塞進人生抽屜裡的破銅爛鐵,終有一天會變成珍寶。
不如意的歲月總有一天會成為構成自己某一部分的重要元素。

我目前仍然在旅途上,有時會原地踏步,有時覺得自己在同一個地方掙扎,但我未曾想過要放棄所有彎路,搭著飛機一路飆到目的地。
因為我相信,人生中必定有某些時期,只要一味地把看似走了彎路的事默默放進抽屜裡就可以。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