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2013年最暢銷的寫作經典
《超棒小說這樣寫》傅瑞重炮再出擊


上一次,他教你寫作規則;
這一次,他教你打破陳規,讓小說比超棒還更棒!


Library Journal 鄭重推薦:
任何買了第一本的,都該讀這一本;
但即使你沒看過第一本,只要你有寫作經驗,就不該錯過!

Amazon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
難得一見,續集比第一集更精采、更熱血的系列作!

瞿友寧 |《我可能不會愛你》導演
蔡康永 | 主持人、作家
詹宏志 | PCHome Online董事長
陳美儒 | 建中資深國文名師、作家
強力推薦


鄭重警告──
除非你想寫扣人心弦、張力十足、劇情跌宕的超棒小說
否則,請勿翻開!

讓我們來看以下幾位作家:寫出《戰地鐘聲》的海明威,《黑色豪門企業》的葛理遜,出版第一本小說《魔女嘉莉》就爆紅的史蒂芬‧金,與創造了愛情經典《傲慢與偏見》的珍‧奧斯汀。

他們的小說橫跨了兩百年,風格各異,但卻都能保持文壇上既經典又暢銷的地位。如果深入看作品,你會發現,這些被不停改編成電影或電視的故事,都有著幾個共同的特質:力道強勁的敘述文字、令人著迷的角色、愈演愈烈的衝突,以及讓讀者大呼過癮的結局。

在《超棒小說再進化》裡,傅瑞將深度剖析這幾項特質,教會你如何營造懸疑、雕塑新鮮有趣的人物,並讓讀者感同身受、徹底代入,流連書中世界,不願稍離。

傅瑞也不時提醒創作者,有規則,就永遠有例外。比方說,許多寫作書都強調「作者應該永遠隱身幕後」、「同一個場景裡只能有一種觀點」等等,但只要掌握夠多的寫作技巧,你就可以無視這些規則,讓想像力飛騰,帶領故事前進。

在說故事這一行裡,傅瑞認為,最重要的是作者得遵守對讀者許下的「承諾」。一個好故事從開頭起,無論就書中人物、敘述者的聲音,乃至小說類型等各方面,都在字裡行間引導讀者產生預期,這個預期就是一種承諾,只有當作者達到了預期,讀者才會感到滿足。

這本書的最後兩章討論了作家的創作生涯。傅瑞先舉出七大致命錯誤,警告立志寫作的你,千萬別踏進地雷區,然後再以過來人的清明,從容解釋,為什麼我們生在一個當小說家最好的年代,卻必須在最艱困時,繼續燃燒熱情,努力不輟。
中文版特別收錄了原作所沒有的四篇文章,是傅瑞多年來在網路媒體與報章雜誌發表過的寫作Q&A。在這些篇幅中,他除了以犀利幽默的觀點提出寫作十大定律,更送給所有人「保證成為偉大作家的九個字」:

讀!讀!讀!
寫!寫!寫!
忍!忍!忍!

作者簡介:
詹姆斯‧傅瑞(James N. Frey)
出版過多部暢銷小說,曾獲愛倫坡獎提名,並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開設創意寫作課程,教授「小說寫作」及「懸疑小說」等,以此聞名,一九九四年獲選為柏克萊榮譽教師。年過七十仍於柏克萊與加州各地主持創意寫作工作坊,眾多學生出版過各樣小說──青少年、愛情、推理、懸疑、科幻、奇幻、歷史以及文學類,無所不有。傅瑞將創意寫作教學整理成《超棒小說這樣寫》、《超棒小說再進化》、《超棒推理小說這樣寫》等,旋即成為許多故事創作者的案頭常備經典。
作者 詹姆斯.傅瑞 訪談--獨家中譯版



譯者簡介:
尹萍
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碩士。與翻譯寫作工作結緣近四十年,譯作包括《超棒小說這樣寫》、《山居歲月:普羅旺斯的一年》、《居禮夫人》、《你管別人怎麼想》、《世界最險惡之旅》、《樂在工作》等多種,著作包括《出走紐西蘭》、《海洋台灣》以及《武士家族》等。閱讀寫作以外,她喜歡旅行、園藝。兒女已經各自離家,目前與老伴住在紐西蘭。


內文試閱:
1帶領讀這進入你創造的時空

寫小說是種服務業

假如你想在服務業打天下,你得知道客戶為何上門,而你該如何滿足他們的需求。

比方說,如果你經營一間清潔公司,你該知道顧客期待看到光可鑑人的地板,以及閃閃發亮的浴室;如果你是個離婚律師,你得瞭解客戶不只想獲得一大筆贍養費,還會想要讓前妻或前夫嘗到苦頭。小說寫作是一種服務業,在你坐下來寫一本超棒小說之前,得先知道讀者要的是什麼。

如果你寫的是非小說,讀者要什麼,端看你寫的是什麼書。教人致富的勵志書,會有不少章節告訴讀者對自己保持信心,堅持奮鬥,準時交稅以避免國稅局找碴等等。性愛指導手冊裡應該要放大量圖片,並且誇稱練習書中扭來扭去的姿勢,將有助心靈成長。而獨裁者穆加比的傳記裡,應該收集且詳述這壞蛋做過的所有醜事,不管重不重要。

就非小說的書籍寫作而言,作者的主要目的在於提供資訊給讀者,你要陳述事實,且針對這些事實,提出見解。

小說不一樣。一般而言,小說作者所陳述的並非事實,當然也談不上針對事實,提出見解。讀者很難從小說裡獲得所謂系統性的知識,因為小說是虛構的、完全出於想像,書中所陳述的事件從來未曾發生,所描寫的人物也從不存在。那麼,稍微有一點腦袋的人為什麼要買這種騙人的東西?

部分原因頗明顯。推理小說的讀者期待在書的開頭陷入迷霧,而在書的結尾對偵探的聰慧感到歎服;歷史小說的讀者期待品嘗曾經有過的輝煌年代京華煙雲;而愛情小說的讀者則想看到大膽的女主角與英俊的男主角,以及很多令人心神蕩漾的戀情場景。

狄佛托(Bernard DeVoto)在《小說世界》(The World of Fiction)中說,人看書是為了「樂趣。……除了專業與半專業人士之外,沒有人會為了其他理由看小說。」

確實,事情就這麼簡單,一般讀者就只為了樂趣而看小說。但為了達到娛樂讀者的效果,作者要做的事卻絕不簡單,因為,你要帶領讀者進入另一個時空。當讀者看書時,如果覺得像是真的活在小說世界裡,真實世界反而消失無蹤,那麼他們就是被帶進另一個時空了。

來到另一個時空的讀者,像是在作著「虛構的夢」。賈德納(John Gardner)在所著《小說的藝術》(The Art of Fiction)中說:「不管是哪種類型的小說,『虛構的夢』就是小說讓人著迷之處。」

虛構的夢是靠暗示的力量所建構。廣告人、騙子、宣傳家、教士、催眠師,都是用暗示的力量當成主要操作手法,小說家也是。不過,廣告人、騙子、宣傳家和教士,是用暗示的力量來說服別人,而催眠師和小說家則是用它來引導,讓人進入另一個意識狀態。
你會說,哇,這聽起來好神祕!從某個角度來看,確實如此。

催眠師使用暗示的力量,引導被催眠者進入恍惚的情境。催眠師教你坐在椅子上,看著一個發亮的東西,比方一個吊飾,催眠師輕輕晃動那吊飾,抑揚頓挫地說:「你的眼皮很沉重,你覺得愈來愈放鬆,聽著我的聲音,愈來愈放鬆……你的眼睛開始閉起來了,你發現自己在心中的一座樓梯上,你往下走,往下,往下,下到黑暗又安靜的地方,黑暗又安靜……」妙哉,你真的覺得愈來愈放鬆。

催眠師又說:「你看到自己在一座美麗的花園裡,站在步道上,這裡好安靜、好祥和。是慵懶的夏日,太陽出來了,溫暖的微風吹拂,木蘭花盛開……」

催眠師說出的這些詞句,提到的這些東西──花園、步道、木蘭花──會在你的意識裡出現,你感覺到微風吹拂、陽光和煦、花朵芬芳,你進入恍惚的心境。

小說作者使用同樣的手法,將讀者帶入虛構的夢。他用文字描繪出明確的圖像,在讀者的意識裡形成故事的一幕。在催眠過程中,催眠師敘述的小小故事主角是「你」,你就是主角。小說作者可能也用「你」,但更常見的作法是用「我」、「他」或「她」,效果相同。
大部分的小說寫作書會建議作者「展現給讀者看」,而不要「敘述給讀者聽」。以下是「敘述」的例子:「他走進花園,看見庭園美好。」作者在「告訴」你某個情況,而沒有「展現」給你看。「展現」的例子是這樣:「日落時分,他走進寂靜的花園,感覺微風吹拂過冬青樹叢,空氣中有濃郁的茉莉香。」

就如賈德納在《小說的藝術》中說的:「生動的細節是小說的生命之血……透過細密觀察所做的細節描述,會持續提供讀者憑據……具體的細節,把我們帶進故事裡,讓我們信以為真。」當作者「展現」給讀者看時,他是在提供感官知覺的細節,藉此把讀者帶入虛構的夢境。相反的,用「敘述」的方式會把讀者推出虛構之夢,因為這種方式會讓讀者有意識地去分析敘述的內容,讀者於是清醒了過來。在這種情況下,讀者是去思考,而不是去體驗。

因此,閱讀小說是在潛意識的層次裡體驗一個夢境,這就是為什麼愛讀小說的人,討厭學者理性地分析文學。本來是要讓你作夢的境地,學者偏要在裡面尋找理性與邏輯。讀《白鯨記》而去分析其意象,就是在清醒的狀態閱讀。但作者要你受到吸引,進入小說的世界,要你搭上漁船,周遊半個世界去尋找大鯨魚,而不是要你困坐斗室,研究他是怎麼寫,或者搜索隱藏的象徵意義,彷彿這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捉迷藏似的。

作者一旦用文字為讀者創造出圖像,下一步就是讓讀者的情緒融入其中。這靠的是取得讀者的同情。


同情

教人寫小說的書,對於同情這件事往往只是一筆帶過。但是,要引領讀者進入你所創造的時空,關鍵就是讓他們對你的筆下人物產生同情。如果你不能引導讀者進入故事裡的時空,你就沒有寫出超棒小說。

「同情心」這個概念常被誤解。有些小說寫作老師立下偽規,說要讓讀者對書中人產生同情,這人必須要令人敬佩,這絕非事實。像是笛福(Defoe)筆下的茉莉‧法蘭德絲、狄更斯《孤雛淚》裡的賊窩首領費金、史蒂文生《金銀島》裡的獨腳海盜,大部分讀者都很同情他們,卻絕不敬佩這些傢伙。茉莉說謊、偷竊、浪蕩;費金指使流浪兒童當小偷;獨腳海盜則是個惡棍、騙子兼海盜。

有一部老電影叫作「蠻牛」(Raging Bull),講的是中量級拳王拉莫塔的故事。在電影裡這個角色會打老婆,在拳壇嶄露頭角後便與妻離婚。他勾引未成年少女,因偏執妄想而脾氣暴烈,說話還含糊不清。他在擂台場與街頭同樣野蠻殘忍,然而,由勞勃狄尼洛飾演的這個角色,卻贏得觀眾相當多的同情。

這是怎麼做到的?

在電影開始的時候,拉莫塔受盡冷落忽視,生活貧困,觀眾覺得他可憐。關鍵在這裡:要贏得讀者的同情,就要讓讀者覺得這角色可憐。比方說,在雨果所著《悲慘世界》中,尚萬強出場的時候,他風塵僕僕抵達一個小鎮,想進旅店吃飯。他明明有錢,旅店卻拒絕招待,把他餓得頭昏眼花。不管尚萬強是否曾犯下滔天大罪,在那一刻,讀者同情他。

……

還有一些別的情況,都會自然而然贏得讀者的同情,像是寂寞、無愛、羞辱、窮困、壓抑、尷尬、危險這種種狀況。幾乎所有會帶來主角身體、心理或精神上痛苦的狀態,都能夠贏得讀者的同情。

同情是個門檻,過了這門檻,讀者的情緒就進入故事。沒有同情,讀者對這故事就沒有投入情緒。然而贏得了同情之後,你若要進一步引領讀者進入故事裡的世界,就得讓他認同書中人。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