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如果你是批踢踢老鄉民,請來看看這本屬於我們的青春紀事。
如果你不認識批踢踢,請讓我們告訴你批踢踢20年的大小事!


20年歲月中不斷演進的PTT(批踢踢實業坊),在臉書、LINE等數位科技不斷推陳出新下,儘管科技老舊,整個社群平台卻依舊屹立不搖,堪稱台灣網路史上最大的謎團!

PTT到底怎麼做到的?鄉民到底是什麼族群?在工程師的努力下,PTT容納了數萬群眾互動,這數萬「鄉民」情感的爆發力,更帶來網路爆紅、Kuso創作以及各種各樣無組織的行動,虛擬力量正等待時機跨向現實社會……。

2011年,茉莉花革命、佔領華爾街等網路社會運動在全球風起雲湧,這波數位革命浪潮幾年後吹入台灣,以PTT為首,側面促成的「洪仲丘事件」及「太陽花學運」,最終讓數十萬台灣民眾走上街頭,而2014年、2016年的兩次大選,更讓政治版圖大洗牌。

PTT的新興勢力為什麼稱作婉君?這群人如何意識到自己的「魯蛇」抗爭之路?除了挖掘PTT的過去與現在,本書最想做的,是關照「鄉民世代」的未來,以及探索鄉民實踐「新政治」的可能性。

本書特色

◎這是一本教你了解批踢踢的書,以歷史素材深入淺出地解說,網路如何影響社會
◎這是一本幫你破解婉君秘密的書,鍵盤參與政治,涵蓋新/舊世代、689/609,大家不能不瞭解的網路叢林法則!


作者簡介:
主編簡介
黃厚銘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台灣大學社會學博士。曾任倫敦大學Goldsmiths學院訪問學人、Georgetown大學訪問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社會學理論、資訊社會學、文化社會學。自撥接式的「白日夢」與NEXT BBS時代開始用2400bps的modem上網,早年在學網mac板負責定期號召網聚,也曾參與堪稱台灣最早的網路社會運動之一:「台灣蘋果世界貴」的籌辦。博士論文以BBS和MUD上的人際關係為研究主題,近年則致力於發揮mob-ility理論來分析PTT BBS、手機等相關的網路文化現象。PTT帳號被砍了幾次,後來就懶得再申請了。

作者簡介
黃上銓 畢業於台大社會所。現為出版社編輯。2005年開始上BBS/PTT,上站次數3723。負責本書第二、四、五、七章。

林意仁 台大經濟系學士、政大社會系碩士、台大社會系博士班、東京大學學際情報學府(資訊社會研究)博士班。2000年開始使用BBS。上站次數3095。負責本書第六章。

蕭煒馨 大學誤打誤撞唸了輔大社會系,研究所吊車尾考上東海社會系,博士班在德國被兩位教授拒絕後,跟現任指導教授相談甚歡進了Universitaet Witten/Herdecke。1999年登入不良牛,2000年在PTT&PTT2都有帳號,BBS資歷至今16年,PTT上站次數5008次。負責本書第一章。

李紹良 政大社會所畢。任職於網路行銷界。2002年開始看網路小說,在高中工藝課和同學學會上BBS,頭幾個上的BBS是板中水藍色回憶、政大狂狷年少、台大不良牛,再來才是批踢踢。負責本書第三章。上站次數4273。


內文試閱:
第四章 有沒有鄉民總是有新梗的八卦?

2011 年12 月25 日,上千名民眾在台灣大學的校園大排長龍,打算搶購「PTT 鄉民認同卡」。彼時,批踢踢的同時上站人數剛突破15 萬人,註冊人數更已達125 萬。很多業者本身就是鄉民,自然會嗅到批踢踢這塊大餅的商機,希望吸引更多鄉民光顧。
只是,鄉民認同卡尚未誕生前,即使業者推出了鄉民限定的優惠活動,卻苦無辨識「鄉民是誰」的辦法。有些業者靈光一閃,乾脆用通關密語來判斷眼前人是不是鄉民,隱身顧客的鄉民只好羞澀地用「科科」等鄉民語來應答。此時,倘若不知情者路過,一聽到這種奇怪的對話,大概會滿面狐疑、不知所以吧!
畢竟多數時候鄉民人身在外習慣保持低調,不太表露自己的身分。或許把「BJ4」、「科科」等鄉民語掛在嘴邊,真的太難為情了,鄉民往往是連上網路後才卸下假面,切換成最坦率的鄉民人格、大肆留言。這些流行語就好像魔法咒語一般,只要一說出口,馬上就能分辨哪些人是自己人,哪些人是平常沒在上批踢踢的局外人。
2011 年,是我決定投入批踢踢研究的那一年。當時我對NBA 板剛冒出頭來的「酸民文化」(見第五章)頗感興趣。有些人把酸民定義成語中帶刺、「很愛酸人的鄉民」。那更根本的「鄉民」是什麼呢?我對鄉民──這個日後轉生為「酸民」的詞彙十分好奇。
「鄉民」身分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要排隊,只為買到一張卡片,只為表明自己認同自己是鄉民?懷著這個疑問,我不斷在批踢踢各大看板蒐集資料,試圖捕捉網路文化演變的痕跡。
其實在稍早的2010 年,站方才剛舉辦了「第二屆批踢踢流行語大賞」。而第一屆流行語票選,則舉行於2006 年。雖然前後相隔不過四年,但批踢踢生態已經起了不小的變化。2006 年7 月之前,熱門看板首位並不是現在最知名的八卦板(Gossiping),而是第一代鄉民文化的代表:黑特板(Hate)。回顧黑特板的歷史,它首次攻佔批踢踢熱門板榜首,是在2003年。最初它成立的目的,是讓人發洩恨意,而黑特板從平凡到熱門,逐漸孕育出許多批踢踢特有的文化及流行語──包括「鄉民」這個詞,都是在黑特板流行開來的。「鄉民」也在2006 年光榮被提名為第一屆流行語大賞候選。
在2002 年至2006 年這段時期,除了黑特板外,西斯板(Sex)與就可板(Joke)也具有相當的影響力。由於這三個板當時人氣鼎盛,常盤據熱門看板前三名,因此便被鄉民戲謔地合稱為批踢踢「三位一體」。正如同黑特板,西斯板與就可板也一樣流傳著許多唯板友才熟知的「梗」(笑點)。批踢踢的使用者,不管在哪個熱門看板閒晃,只要能持續互丟鄉民梗、不斷交流內行人笑點,「我們都是鄉民」就慢慢成為了歡笑夜晚的註腳。
「第一代」鄉民文化正火紅的時刻,我未能躬逢其盛。數年以後,當我目擊與研究「第二代」鄉民文化時,才深切意識到這段過往的重要。唯有爬梳這段早期鄉民文化的歷史,我們才有可能明白批踢踢現在為什麼會長這個樣子。我們甚至還能夠看到,數十萬年輕「婉君世代」最終走上街頭,其實和過往的鄉民文化脫離不了關係。
這一切,都要從「鄉民」一詞的發源地──黑特板說起。

黑特板:論壇的娛樂化
黑特板成立於1998 年,創板板主rebeccas 那時還是大學新鮮人。到了2003 年他卸下板主職位時,黑特板則已從小貓兩三隻,一躍而成批踢踢的門面。再過了十年之後,當我2013 年邀約他接受訪談,他已經算淡出了批踢踢─站內信寄出後,連續好幾天,他的信箱都顯示著「未讀」狀態。我過去很少關注黑特板,之所以會留意到rebeccas 板主,多虧批踢踢站方在2004 年舉辦的「PTT 站史編撰企劃」。一些知名看板的板主在該企劃下接受邀請,自陳自己之所以會開設那些看板的始末。
「為了與其它站的complain 版區別,當時我就很清楚要開一個以『恨』為主題的板。」rebeccas 娓娓道來。在BBS 剛於學術網路開疆拓土的1990 年代,人們就已經會上網抱怨、抒發負面情緒。有的BBS 站為此設置了專門提供網友抱怨的complain 板。而基於隱私考量,這類看板都採取「完全匿名」制,也因為匿名,無法區分每篇文章的作者是誰,反倒造成文章品質不佳,版面容易充斥無意義的「灌水」文。
批踢踢黑特板則採取「化名」制度。也就是說,雖然使用者沒有顯露真實身分,但他們仍然必須以一個特定帳號來發文,眾人則可循著帳號,追蹤某位作者之前的文章,類似每個人都有一個固定筆名。
「因為具名,如此文章的價值較高,能看出各人特色,而且也較易管理。」rebeccas 的這個策略,已於日後證明能有效吸引網友進駐。由於批踢踢當時還沒有類似的心情看板,再加上其他站台同性質的看板很難解決灌水文問題,黑特板人氣扶搖直上,甚至就可板、西斯板這兩個老前輩,相繼被黑特版超車。
黑特板創板之初,rebeccas 公開呼籲板眾「勿恨他人之恨」。他開宗明義地期待,黑特板「消弭恨」,不要反倒「助長恨」。 頭幾年在板友人數還不多的時候,這個方針的確有妥善落實:黑特板成了提供板友大吐苦水,旁人則予以安慰、鼓勵的溫馨園地。
黑特板日後逐漸成為了人氣看板,這並不是特例,它反而像許多BBS 站台「心情類看板」的縮影。
早在1990 年代,BBS 站就開始出現心情看板,像是討論主題不限的故事板(Story)、心情板(Feeling),討論範圍較狹窄的愛情板(Love)、男女板(Boy-Girl)。因為參與心情看板的門檻很低,大家都有些話能說,所以心情看板不僅各大站台都有,而且還是各站熱門板的常客。
在那個BBS 剛登陸校園、仍是新鮮科技的年代,研究者吳姝蒨就曾注意到這些新興活動。她發現,匿名(化名)是年輕人熱愛網路互動的一大主因。某位接受訪談的網友就說道:「比起我對我朋友在網路上,我覺得說話的內容還要多。」甩開現實生活的束縛,許多人都是在網路上才能充分展現真實的自己。
另一位受訪的報導人則表示,上網訴苦「就好比有人﹝在﹞聆聽你,但你不用在乎他們會打擾你的正常生活,因為他們一點都不知道你是誰。」由於網友抱怨的內容多半是周遭親朋好友,如果向現實友人訴苦,除了要擔心消息走漏,還要顧全面子問題。但在網路上抒發心情,就像進入酒吧一樣,聆聽者多半不屬於抱怨者的生活圈,人們也就變得敢暢所欲言。
這樣的網路文化,和西方經驗可說如出一轍。學者瑞格德(Howard Rheingold)是「虛擬社群」 這個概念的發明者,他一提出這個詞彙,既受到稱讚與認同,也掀起了諸多論戰。反對者認為「虛擬」的社群根本不算社群,但也有很多學者和觀察家贊同瑞格德的想法,他們發現,網友在線上彼此情感支持是常態,就好像實體社群一樣,雖然網友之間素昧平生,仍能相互鼓勵、催生彼此一體的認同感。
除了情感打氣,這類網路社群還具有意見諮詢的功能。吳姝蒨訪問的某位網友說道,「我喜歡到網路上去瞭解他人的感覺」,因為「藉此我可以反省如果是我發生了這件事,我會有什麼想法。」早年的心情板、或後來規模壯大的黑特板,它們都歸屬在「論壇」框架下,都因為主題式的討論而有吸引力。
總之,早期網路文化的兩支主旋律,一是提供情感支持的「社群」,一是提供資訊討論的「論壇」。黑特板從創板到rebeccas 板主卸任的前不久,都一直延續著這個基調⋯⋯。第一代鄉民文化問世隨著批踢踢擴張、黑特板人氣水漲船高,看板風氣也起了變化。
2006 年,是黑特板人氣登頂極盛的一年。我訪問當年上任moboo 板主,發現他眼中的看板,與開國元勳rebeccas 的圖像十分不同。雖然板眾以鼓勵支持訴苦的行為仍很常見,但這類回應已不再是唯一的選項。取而代之的,是以(無惡意的)「嘲笑」回覆訴苦。看黑特板取樂的人,漸漸開始多了起來。moboo 板主告訴我,「每天看大家的幹文還蠻智障的,畢竟人就是喜歡嘲笑他人的倒楣。」其實,早在黑特板第一次取得熱門板榜首的2003 年,便已經有人抱持類似想法。網友highlight 談自己的經驗說道,每當他發生衰事,正打算在黑特板發洩時,就會發現「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人發生比你更慘絕人寰的鳥事。於是,我們笑了,在hate 版重拾快樂」。
黑特板這種有別以往的互動,神似1998 年創立、爾後也人氣不俗的「笨板」(StupidClown)。笨板事主常有意識地將自己「耍笨」的可笑事蹟貼上看板,希望能「彩衣娛板眾」,博眾人開心。相對地,黑特板事主原意要發洩的「抱怨文」變成了「搞笑文」,則是在不知不覺中發展起來的文化。拜批踢踢「M 文制度」所賜,受歡迎的舊文可以保存下來。一個以〈[XDDD] 贛,好笑的閃光。〉為題的討論串,正好能反映這種「嘲笑他人訴苦的歡快」。
討論串作者Cosel 是男方友人,他以說書的詼諧口吻持續報導事件發展,而劇情是這樣的:一對情侶「嘿咻」時忘記關閉視訊,結果過程完完整整地被女方家人目擊。「女方的爹很帶有江湖味」,「『真沒想到我跟我女兒的男朋友是在這樣的機緣上認識』」,準岳父字字穿心。儘管男方正嚇得不知所措,眾鄉民卻早已在旁笑作一團。
另外一個例子發生在2008 年,當時黑特板剛趨於沒落,一篇經典的耍笨文章讓板眾們直呼:「黑特板終於回來了!」這次的劇情也與情愛有關:文采不錯的主人公,在學長的請求下傻楞楞地幫擬一篇情書,怎知學長告白的對象,竟然就是他也喜歡的學姊⋯⋯看到這樣橫刀奪愛的故事,真有少數鄉民同情主角的遭遇,痛罵學長作為可惡。但絕大多數鄉民,都忍不住嘴角的上揚、紛紛以「對不起,我笑了」或「幫情敵寫情書,這種要求,一輩子也沒聽過XD」回應。
→ a******:靠! 對不起... 我笑了...
推 s******:這篇有超級濃厚的幹意!!!!!
→ s******:黑特終於回來了!!!!!!!!!!!!
推 h********:抱歉原po 可是我不爭氣的笑了
推 S****:⋯⋯好賤的學長= = 這真的很幹..orz...
→ b********:幫情敵寫情書 這種要求 一輩子也沒聽過XD

這些文章雖然逗人發笑,但作者最初未必真有搞笑的意圖。即便他們想認真洩恨,鄉民也不一定買帳,不一定遵循早期「拍拍、安慰、鼓勵」的風俗。一方面人數變多了,眾人發言也隨之大膽了起來;更重要的是,鄉民並非當事人,鄉民只是湊熱鬧的旁觀者。正因事不關己,大可幸災樂禍,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他人的不幸和倒楣上。儘管鄉民在取笑事主時沒什麼惡意,但此時的黑特板文化,早已有別於昔日側重情感支持的風氣了。
人口膨脹,管理問題也變得棘手起來,這是自然可想見的發展。在以情感支持為主的第一代鄉民文化尾聲,許多黑特板板友喜歡張貼「沒有恨意」的文章,這其實不符合看板性質,又容易讓整個看板陷入閒聊,可是板主群根本無法一一砍除,只能採取效果極低的道德勸說,最後常落得灰頭土臉,黯然下台。
moboo 板主試圖大刀闊斧改善黑特板的亂象。雖然moboo板主上任時間不長,僅僅維持短暫的三個月,但他「變法」的成果卻是有目共睹。他認為,應該正向鼓勵大家張貼有內容的文章。畢竟一篇只留下三字經的文章,徒有恨意,卻無法引發眾人的迴響。文章有品質,眾人才會有共鳴。目前黑特板的「長恨」(長恨歌,即長篇的恨文)文體,就是在moboo 試圖重振風氣的背景下奠定的。
當然,不可能要求人人文情並茂,也不可能嚴懲每一位言論內容未達標準的鄉民。就是因為黑特板輕鬆、有趣,鄉民們才會時常光顧,有時某些好玩的文章縱使不帶半點恨意,卻還是因為有趣而能被板眾容忍,留存下來。
在《PTT 鄉民大百科》上,有篇條目叫做「趁亂告白」,此一傳統也是源於黑特板。始作俑者不是別人,恰恰就是moboo。對鄉民來說,七嘴八舌地討論、圍觀,並等待「勇者」回報告白的結果,充滿著難以言喻的喜悅。就像朋友之間的瞎起鬨那樣,鄉民的行為看似沒有什麼意義,實際上卻富含趣味。鄉民的互動,情感色彩正是如此濃烈。
「乖寶寶的看板,不會是大家想來的。要有趣,大家來是發洩是放鬆。」在訪談結束前,moboo 板主分享他管板的座右銘。這段話其實就點出了,人氣鼎盛的黑特板,板友們怎麼「發洩」情緒。很明顯rebeccas 板主率領的溫馨時代已經過去,黑特板不再能保證板友成功「討拍」,獲得溫暖回應;大夥兒反而更常透過搞笑、幸災樂禍或起鬨來取樂,這紓解了板眾的壓力、宣洩情緒。
黑特板存在的理由,於是悄然轉變。「娛樂」挑戰「情感支持」的地位,成為該板的一大功能。像收看連續劇或綜藝節目那般,人氣登頂的晚期黑特板,既能叫使用者放鬆情緒瀏覽資訊,還能不時捧腹大笑。鄉民文化與傳統娛樂,只剩兩個小小的差別:一是鄉民的娛樂沒有劇本,二是鄉民不只作為觀眾,他們本身也可能生產了娛樂的內容。
我慢慢理解,2006 年,當我還是大學新鮮人的時候,同學們為什麼總在下課時間談論昨晚黑特板的熱門話題,或回家後要趕快上黑特板補充進度。對照rebeccas 與moboo 前後兩任板主的說法,當時的批踢踢的確是歡樂滿滿。
那麼,其他以鄉民文化聞名的批踢踢熱門板,是否也有著類似的演化進程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