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她那首「你見,或者不見我……」
紅遍大江南北
兩岸三地千萬網友,感動轉貼分享


馮小剛電影《非誠勿擾2》,最動人的獨白!
熱門電視劇《宮》片尾曲〈見或不見〉

每一個嚮往自由的人都該閱讀的文字,
它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
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間
默然 相愛
寂靜 歡喜」

──〈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
你見或者不見我,那是一世的回望,
不悲不喜,不來不去,
眾生的歡愁,她為我們寫出了幾分明白,
點透那一點無常……

扎西拉姆‧多多──
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無情天下有情人的修行者

她是扎西拉姆‧多多,當代女詩人,一個真實又勇敢的行者。

二○○七年,扎西拉姆‧多多在個人博客發表「你見,或者不見我……」一詩,在兩岸三地掀起了瘋狂轉貼熱潮,千萬網友爭相詢問、走進書店找這首詩的出處,其作者一度被誤傳為六世達賴喇嘛、詩人倉央嘉措,後經法院判決證明,正名作品為扎西拉姆‧多多創作;甚至在馮小剛導演的電影《非誠勿擾2》中,在最後的結局聽到全詩獨白;而今,我們終於盼得《當你途經我的盛放》成集問世。

書中收錄她從印度旅行歸來的文字六十餘篇,並搭配二十餘幀行腳途中的攝影圖片,寫愛情、寫國度、寫旅行、寫個人生命與信仰的燦爛徹響。有些文字只第一眼就這麼愛上了,就像前世封印的胎記,鑲嵌在一個與靈魂等老的年代。每一個嚮往自由的人都該閱讀的文字,它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作者簡介:
扎西拉姆‧多多

原名:談笑靖,女,漢族人,生於一九七八年。
作者微博:http://www.weibo.com/dorophy101
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dorophy101



內文試閱:
無端麼
我向白雪的林間拋出一捧更白的雪
鳥雀兒相繼飛起
浮世的風物止語
躁動的和靈動的都漸漸遠去

這讓我懷念起夏日裡向湖心投下的石子
也曾惹得眾荷生動不已
石上的苔蘚都開花
競相渲染一點就破的心緒
然而黑羽毛的清晰和
白花瓣的搖曳
都不是我無端拋撒的目的
多少羽翼紛紛
多少花笑頻頻
都未曾在意


我僅僅
我只想
驚動你

從此我是你的赤子
我在每一朵蓮花
睡著的 醒著的
漂泊的蓮花裡面
珍藏你的名字

我在每一副表情
悲苦的 狂喜的
遊移的表情後面
珍藏你的影子

從千古到萬古
從東方以東 西方以西到八極之極
然而那其實是多麼不情願的藏匿
多麼不應該的隱祕

如果一生只能僅僅透露一次心跡
我願生生世世唱吟相同的祈請:
願凜冽的陽光
佩劍駕臨 斜出雲霞
照破我的衣衫
震落我的鬚髮

從此我是你的赤子
裸裎一切
成為堪忍世間
最柔軟的堅強

你手中的祕密經篋
一旦開啟
一定有我宿世的姓名
赫然其上
其名號曰:
妙吉祥

你的張望
他鄉的明月
有沒有攀上你的樓頭
驛外的梅香
能不能驅走袖裡的春寒

當你看濃霧
一山一山盪過去
浸濕林鳥的翅膀
飛也沉重
停也惆悵
我只能任淡墨
一圈一圈沁開來
染透黑白的山水
提筆思念
落筆無言

我輪迴中的愛人
如果我們真是鋪滿全部大地的一塵
如果我們真是蘊含整個海洋的一滴
如果一即一切
如果一切即一
那麼有你的繁華便夠了
我的世界不至於蒼白枯寂
那麼我自深沉吧
好讓浮世多一分疏朗
少幾分周旋形跡

這並不是背棄啊
我只是替你去走
你不願走的那一條路而已
就像你
不也留在了
我不願留的那一隅

這也不是分離啊
相信我
當晨星初熠
我的證悟
就是你的菩提


我不知道我做過什麼
但我渴望
被原諒

我不知道我說過什麼
但我渴望
被聆聽

我不知道我到過哪裡
但我渴望
被跟隨

我不知道我要到哪裡
但我渴望
被引領

我不知道我在尋找什麼
但我希望
是你


易弦再聽之本事詩
寒秋無情折落的紅葉
被你有意拾起
你便夾入書中也罷
置於案頭也好
何必贈與我這貧僧
還讓我蘸了濃墨
為你題那短詩

你這份心思
我是不會懂的
因為不願
因為太遲

所有的辜負
都算我的
你且轉身歸去
快!
趁我掩面之際

這樣愛
一段好的感情關係,應該像真正的上師與弟子的關係:沒有希懼,沒有疑悔,篤定而又無有逼迫,自由而又不相捨離。

你唯一擔心的只是:自己仍然不夠好。但你也深知:即使你仍不夠好,他會始終一如地對待你。你唯一要做的只是:全然地敞開自己,全然地接納他。

但是很可惜,很多的師徒關係,卻像是失敗的感情關係。討好、取悅繼而患得患失,佔有、控制繼而煩惱嫉妒。

但願所有的真愛都虔誠,但願所有的虔誠都清淨,但願無論與師相應,抑或是與人相知,都能成就一個更趨完美的你。

感恩季
從廈門回到北京,逗留了一週,就回到了廣東,在此逗留一週,多多就要去泰國,在泰國逗留一週,就會去印度了。今年在北京待的時間,大概不過五個月。

感恩命中的驛馬,讓我一次次的離開。慢慢開始體會到,佛陀當初制戒,為什麼會要求出家人不能在同一個地方居住超過三個月。任何一個地方待久了,都會生出貪戀與慵懶,哪怕那裡根本就是你的異鄉。願我成為那個永恆的異鄉人吧,如同無家的流水,直到匯入諸佛的功德大海。

感恩命中的困頓,讓我一次次降低期待值,直到隨時隨地都會遇見驚喜、時時刻刻都心懷感激。讓我成為那個空著的杯子吧,成為虛著的懷抱、浮世的留白,願我一無所有、一無所戀,直到自在遍生。

感恩生命中的益西諾布,是你,讓那些被人們稱為「煩惱」的境況,變成了我的如意寶。那是因為你啊,我的如意寶。

水湄有橋
──半真半假的西塘遊記

古有「吳根越角」之稱的西塘,已有上千年的歷史。我不敢想像那些臨水而建、磚木結構的矮屋,竟是千年之前所造。但是我相信,縱橫成網的,同時擔負著隔離和引導的水道,定是從鴻蒙開始,就默默流淌,至今仍不改初衷,淡對炎涼。

西塘,浸淫在一種潛移默化的變遷裡,就像河邊的垂柳有一種潛移的綠。你能知道她改變了,但你無法知道這種變化是從哪一天的早晨開始的;你或許能指出是哪裡變了,但你一定不能預料她的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西塘就像是燒香港裡的水,平靜得讓你以為她本無來頭也無去處,是無常世界裡的一個「有常」。所以當我走在長長的廊棚下時,甚至會以為在下一個拐角,就會看見古時做瓦當的工匠,挑著泥擔子,臉上全是汗。又或者,當我坐在咸亨酒店臨窗的桌子旁時,會看到薛家的二小姐,由姆媽陪著,要坐船到鄰鎮去。就連在屋頂上驚飛的鴿子,都是因為被千年前的鐘聲所震,要飛到閣樓上,伊人的眼裡去。西塘就是有這種魅,發黑的瓦頂、靜謐的流水、幽深的弄堂、悠長的廊棚、熄滅的燈籠,都在給你下著蠱,讓你弄不清,到底是那些遠去的人和日子,又隨水而來了;還是你誤打誤撞,穿越了歲月和流年,進入了別人的生活,而那生活是永遠的停在了一千年前的。但,她確確實實是流動變化的,從東到西,從過去到將來的流淌,從一低眉到一抬頭已是多少個變,無常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人心的每一個角落發生,西塘當然不會例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和西塘各自存在,並互相對視了整個有雨的下午和一個無風的夜晚。

漸漸地我發現,我只是個外來的異族,西塘的古和舊,都不是讓我來懷緬的。然而此地畢竟四處散落著故事的材料,而她的寧靜又為想像騰出了空間。我不懷舊,我至少可以聯想——

曾眉眼盈盈的,我從深巷中走來。素衣縞褲的,除了那眼兒,再沒什麼光彩。可你轉過身,嘴角牽起了笑紋。我就知道,那一刻你把我奉若偶爾現了人身來過眼的花仙。

你那樣謹慎地牽過我的手,試探著捏了捏。你是怕把我碰壞了,怕損了一瓣彷彿今晨還露水漣漣的花枝。而我真的顫抖了,不是你的手太緊,是我受了這般寵愛,驚慌起來。是不是就該,整個兒在你面前盛開?可又怕一顆心騷動得太厲害,傷了自己。傷了自己,不就傷了你?於是我暗下決定,今後要很小心,只在有月光的晚上,只在你看我看得出神的時候,開放,和著一些芳香。

那夜,清風弄影,月時暗時明。我遍尋你不著,連搖渡船的老爺子都笑我痴了。一顆石子,扔進河裡,月光碎了,青蛙跳了。回身見你,似笑非笑坐在屋頂。你招呼我和你同坐。我跑著過了五福橋,登上二嫂家的土牆,狗叫了,老爺子開始笑我瘋了。這樣的月色,這樣的穿白衣的你,就讓我為此瘋一回吧。你謹慎地,伸手環住我的腰。突然飄來一陣香,我想是我在開放,就開在你的唇邊。

「看這丁香,聞聞香不香?」
你的手裡多了一株丁香。
「按說都八月了,不該還有開得這麼盡興的丁香。」
你又說那是因為這丁香知道了,你要把它插在我髮上,於是一直開到了現在。你把花為我別上。

「真香!」
可我多想告訴你,那開著的,那馨香著的,是我!可你微仰著臉,似笑非笑。
整個正月,我只出了一趟門。爹雇了轎子,把我們娘倆送到烏鎮外婆家,給她老人家拜年。外婆家來了個趙婆,一直瞅我,我就一直看院子裡的臘梅。那些零星的碎瓣很像你的笑。剛剛還分明見著,一會兒就隱了。這陣怎麼不見你了呢?是不是也隱進了世事裡?

剛到家的那天晚上,有人敲我的窗。我趁睡在外屋的老媽子睡熟了,光腳下了床。開窗是你!你的頭上、眉上都是雪,看上去像廟裡的土地爺。我笑了,你卻沒笑。伸出一雙手,捧住我的臉,手很涼。我靜靜的看你的眉頭在顫,顫得雪屑往下掉,沾在臉上變成水。你微張了嘴,又咬住了唇。

「我要走了,明年一開春就回來,別讓你爹將你許了別人。」
為什麼是現在?風雪正來,為什麼不等到春暖花開?看一眼我盛放的嬌態?我只能用盡了力氣,還你一個似笑非笑。
「不讓,不讓。」

你鬆手,你轉身,你走。
那年雨水多,楊秀涇的水漲了有二尺多。我聽李大哥說,河裡的魚都順著游別村去了。怪不得鎮裡曬場上都晾著漁網。那天經過,看到漁網上竟黏滿了蒲公英,絨絨的白球。該是要落地再開花的吧,都糟踐了,就這飛了半路,沒了音跡。

正出神呢,鎮上熱鬧起來,說是你回來了。就在這曬場上,就隔了這張網,我又見了你。你穿了新衣,我盤了新髻,你的妻,一臉嬌羞,如桃花暗喜。七年滋養,我緊閉的花蕾,就等來了這一回照面。本是要你來,那花才開的。可誰知到了最後,花也無力開,你也無心摘。就像黏在漁網上的蒲公英,曾經有多大的勇氣,都最後被經經緯緯網得死死的,爭辯都無言。

我看見了,你牽了妻的手,那麼的隨意。我要怪你的不謹慎了,你應像當年牽我一樣的,牽你的妻。你們就那麼相牽著拐進了石皮弄,我想我也該離去。回身見老爺子早泊了船,一直坐在石墩子上搖頭。我看了他一眼,心想:老爺子,不必。我們誰也沒欠誰,只是被愛情顛覆了一回,如今又被現實翻了過來,大概是一條早被算好了的路。素衣縞褲的,我走回了深巷裡。剩下,一些舊夢,一排漁網,和漁網上黏著的一顆,無名花蕾。

中秋,鎮上請來了戲班子,熱鬧到半夜,才陸續散去。我那小孫子沒見過這場面,興奮了一夜,好不容易給安頓睡去。人啊,愈老愈不能睡了,怕是一覺醒來就人事皆非吧。叫小菊搬了張藤椅,我一個人坐到後院去。是桂花,香了一個院。也是,桂花那麼小,開到極致也不顯,要不是靠了這香,誰知道她們來過?

誰又知道,你曾到我家的窗臺來過?如果知道,你這一過眼,就是六十年,我會先種一叢杜鵑,裝飾這窗臺,裝飾我蒼白的臉。如果知道,在我送你的那個巷口,我一轉身,就是八萬里,你也會摘一枝楊柳,一半,繞在我的腕上,一半,夾進你的書裡。哎,老嘍,老得連淚都縱橫不起。
我那小孫子不知什麼時候跑了出來,我剛要抬手嚇唬他,小傢伙竟然先舉起了手,指著我叫了起來:
「奶奶好看!奶奶好看!奶奶頭上插滿了丁香!」

「什麼!」
難道如今,我連人都枯萎了,那朵髮際的丁香還在開放!是不是,她又知道了什麼?是不是愛情曾回來過?
這一次,我想是時候捨了這人身,完完全全地綻放!請你一定,要穿過所有的時光,來看!來看!

素衣在八月的最後一天下葬。第二年,她的墳頭,長滿了野丁香。
西塘就是這樣的淡然,所有悲慟和狂喜,在穿過那長長的弄堂後,都將變得稀薄和綿延;再滌過楊秀涇裡的水,就更添了幾分看透世事的冷靜。低低的屋簷下,只發生著生和死那樣的大事,愛情只是個過場。

在這裡,愛情不做主角,只細細密密的,鋪在了每一個角落,有時甚至不以愛情的面目出現。牆角的一朵花凋謝了,你知道嗎?她其實是被昨天的一隻路過的蜻蜓拋棄了。王家的貓不再爬上那朱漆的欄杆了,那是因為牠怕見到河中的那條小黃魚,又要害一個晚上的相思。而阿乙的愛情面目,更是只有一個短短的瞥見。

阿乙今年十九了。他那白皙的膚色被他的父親視為是福薄的標誌。老人的邏輯是:長一身嫩白的皮膚就不是種地的料,不種地就只能做學問、寫文章,而文章寫得好的,都是命不好的,所謂「文章憎命達」。

可阿乙不這樣認為,他覺得自己很幸福,假如月光每夜都能到他的床頭。如果這時候,風再來推他虛掩的門,翻他未完的詩稿,他定會起身披衣,沏一壺茶,再讀一本唐人小說。如果他想再幸福一點,他會拿出他偷藏的酒,啜飲一口,然後就可以對著牆上的影子笑出聲來。

阿乙就是這樣的不貪心。阿乙的幸福,還有一個理由,就是他有一個愛著的人。那人阿乙沒見過,只知道她住在倪家大院裡,也許是他們家的小姐,也許只是個丫頭。

那天阿乙到鎮上講學,他是個教書先生。阿乙和往常一樣經過倪宅,不一樣的是,這時他聽到一聲笑。只是笑沒有言語。那女子的笑很特別,聽不出是喜上眉梢的笑,還是破涕為笑的笑,也許是轉嗔作笑的那個笑。似乎這笑並無原因,阿乙聽得迷糊了,可又有什麼關係?並不是每一件事、每一個表情都要有個原因。有人在笑,或者僅僅是因為牆外剛好有人在聽,如此而已。

然而這笑聲從此就沒有在阿乙的耳邊停止過。枝上的蟬叫了,是有人在大笑;枝上的蟬噤聲了,是有人抿嘴而笑;搖櫓是嘩嘩的笑;流水是淙淙的笑;漿草是綠色的笑;燈籠是紅色的笑;日落是正要隱去的笑;月升是即將生起的笑;醒著是清明的笑;睡著是朦朧的笑。

阿乙被他自己的幸福包圍著。他甚至並不盼望見到那個女子,不打算把自己的愛意告訴她。曇花未開,你可以為她寫一千首情詩,一旦開啟,你能做的就只是驚歎她的美麗,並且眼睜睜的看她枯敗——在你來不及惋惜的時間裡。

這天,阿乙覺得很不祥,因為他看到了一隻斷尾的貓。看到了斷尾的貓又有什麼呢?但是如果阿乙覺得不祥了,那麼他看到的每一隻貓都是不祥的。他穿衣出去了,要為他所預感到的不幸找更多的證據,他是這樣的敏感又勇敢。

但是一切都很正常,阿乙從河的左岸走到右岸,從臥龍橋到環秀橋,從上西街到下西街,從椿作埭街到七老爺廟,他再也沒看到斷尾的貓,應該說根本就沒再看到過任何的貓。但是他仍然心事重重:「一定有什麼要發生了,在我未能預料的時間裡。」

阿乙來到了北柵街,他覺得離那個時刻愈來愈近了,他不安,想要避開街上的人,於是他拐進了四賢祠弄。不料,事情就在這一拐裡發生了。是一個女子,在弄的另一頭。

就像桔梗花知道自己要開放一樣的自然,阿乙知道那笑聲是來自那一個正款步而來的女子。來自那張小嘴,或者僅僅是那雙眼睛,阿乙看不清那雙眼睛,只能看到覆額的烏髮,但是他就是知道。

終於還是要發生,還是要相遇,阿乙忽然覺得很悲哀。他彷彿感到了那藍色的裙裾擺動時生起的風,他緊了緊衣襟。而晃動的耳環墜子,又開始擾得他心神不寧。他慢慢地向前走去,他是勇敢的,可又是宿命的,他敢於追問命運要給他什麼,但是從來不敢不要那些所給予他的。

所以他慢慢地向前走去。走到第三步,阿乙有點恨自己了,第四步時他想:你不是愛她麼?難道愛只是讓你變得更脆弱?只是讓你白皙的皮膚更蒼白?如果她不在時你是幸福的,難道她在這裡了,不更是一種觸手可及的幸福嗎?不要問這幸福會有多久,和長長的一生相比,或者很短。而這一生若和西塘相比,不也只是一個短嗎?當她向你走來,你就應該走向她,這窄巷的相逢不是針對誰,幸和不幸都不是目的,它只是一個相逢,你要做的只是完成這次相逢。這場愛情已暗藏了太久,上天要它昭然若揭。你,已支取了太多的幸福,縱有不幸加之於你,也只是求個平衡,有何不可?

阿乙抬起了眼,一種釋然而又坦然的微笑開始綻放,從眼角到鼻尖,到唇邊到全身。女子一直低眉順目,當然不知道阿乙在這十六步之間的成長。她只能聽見兩個不同的足音,在這個無人的午後,兩個足音,足以描述一個世界,成就一段愛情。他們就這樣走向對方,一個心意已決,一個渾然不知。走近了,阿乙發現那耳環其實沒有墜子,那麼剛才晃的,當然也不是墜子了。

但真真切切的,阿乙看見了她眼角的細紋,幸福著阿乙的那些笑,定是從這紋路裡曲曲折折,來到阿乙的耳邊的。那紋路便與阿乙掌心的愛情線吻合了,一切有了源頭,有了因由!阿乙再也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這一笑,又被那女子剛好聽見,驚恐間一抬頭,她的前額在他的鼻尖。世界就是再大,也大不過這長長的窄弄,一切生命都可以在這對視裡活色生香。

她的臉嘩然紅了起來,但她狡猾地在紅雲騰起前低下了頭,幸好前額的髮夠濃密,蓋住了跳動的眉頭。她側身一閃,恢復了原本的路線,原本的步態。阿乙也收起了他的笑。他覺得夠了:好了,還你這一聲笑,我便不再回頭,不看你欣喜還是哀愁。我既然有勇氣讓愛情發生,現在我將用同樣的勇氣等愛情結束,我不打算挽留。一步步行去,你的足音還在我的耳後,我聽它漸遠,認認真真的聽,我不要錯過愛情成、住、壞、空的每個細節,這樣的幸福才是完整的。我快要完全的穿過這個弄堂,你也快要完全的穿過我的愛情,我會懷念,但不會很久。

愛情究竟有多長?我知道,全長兩百三十六米。
「又一個故事結束了」,晚上坐在永寧橋的欄杆上我想。然而也許還有一個故事已經生起,也許主角就是聽見阿乙笑聲的那個女子。下次你來西塘,請千萬別驚動那個舉著紙傘、佇立江頭的女子,別驚動她的隱祕的幸福。來,先和我乾了這杯黃酒!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