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由中國時報開卷周報企畫的【啟蒙假期】,邀請各個不同行業人士,為讀者推薦最佳的暑期課外讀物;其中知名藝人侯湘婷給國中生的推薦書,就是小知堂文化代表作之一——【惡童三部曲】!
★2004年【最愛100小說】入選作品!
★網路上廣受討論的變色小說,發行逾20國。
★入選開卷年度十大好書,長距暢銷書排行榜十餘年。
★張大春專文推薦 

【內容簡介】
一座被外軍佔領的「大城市」,日子變得艱難困苦並且受到糧食短缺的威脅。一位年輕婦女因此帶著孿生兒子投靠她的鄉下母親──被同鄉稱為老巫婆的瘋子──也就是孩子們的外婆。這位可怕的外婆不僅不識字、骯髒、吝嗇、兇惡,甚至是一名兇手。她帶著這對雙胞胎一起過活。這兩兄弟彼此從不打架,只是學習生存法則、學習寫作,以及學習殘忍。他們被遺棄在一個遭受戰爭破壞的國家裡──是個既沒有仁慈,也缺乏道德的地方。他們將每天發生的事情仔細記載在一本大筆記裡……。
  
在一幕接著一幕駭人的短篇情節裡,這本「日記」真真實實地、赤裸裸地以一種尖銳的寓言手法將戰爭與極權統治下,種種不幸的情景呈現在讀者面前。是一齣充滿野蠻、怪異、殘酷的夢魘式寓言故事。


作者簡介:
雅歌塔.克里斯多夫(Agota Kristof),1935年出生於匈牙利科澤格市,1956年因為匈牙利發生反俄暴動,於是隨夫婿避難至瑞士的納沙泰爾市(Neuchatel)定居至今。
  
飽受烽火洗劫,嚐盡思鄉之苦的流亡生涯,孕育出雅歌塔作品裡一種冷酷逼真,發人深省的難能特質。1986年處女作《惡童日記》在法國出版即震驚文壇,書肆隨即搶購一空,1988年,1991年相繼發表《二人證據》、《第三謊言》而成《惡童三部曲》,並由二十多國取得其翻譯版權,自此奠定了雅歌塔身為一位具影響力的變色文學作家地位。
  
1993年,《惡童日記》中譯本在台灣出版後,引起了廣大衝擊,並榮獲「中國時報十大開卷好書」。1995年,新作《昨日》甫一問世,便立即受出十三國版權,譯成十四國語言在世界各國廣為流通。
  
雅歌塔的作品充滿了獨創性、諷刺性與人性,可讀性極高,是一位極具代表性的當代女作家。



譯者簡介:
簡伊玲,生於1968年,中國文化大學法文系畢業。


內文試閱:
■練習忍受皮肉之痛
  外婆常打我們。有時她會掄起枯瘦的拳頭打我們,有時用掃帚或濕抹布。她總是揪著我們的耳朵,不然就是抓著我們的頭髮打罵。
  別人也是如此待我們,不是打我們耳光就是踢我們,我們也不知道原因何在。
  這些拳打腳踢的待遇常常讓我們痛得流淚。
  其實,遭受摔傷、擦傷、割傷、苦役、寒冷、炎熱的痛苦與這種疼痛是相同程度的。
  經過這般思索後,我們決定讓自己更強壯而能夠不掉一滴眼淚的忍受這番折磨。
  於是,我們從互打對方耳光的練習做起,然後就是練習彼此互毆。看到我們這副鼻青臉腫的模樣,外婆就問道:「誰把你們打成這樣?」
  「我們自己。」
  「你們自己?為什麼?」
  「沒什麼。外婆,別擔心,這只是一種訓練而已。」
  「一種訓練?你們瘋啦?好吧!如果你們喜歡的話……」
  在後來的訓練當中,我們打赤膊,拿著皮帶互相鞭打,每抽打一下就說:
  「不痛!不痛!」
  兩個人就這樣愈來愈用力的鞭打對方。
  另外,我們還讓手心從火堆邊擦過,故意讓自己被燒傷;我們也拿刀子割自己的大腿、手臂和胸膛,再將酒精灑在傷口上。每灑一次酒精,我們就說:「不痛!不痛!」
  過了一些時候,說實話,我們的確不再覺得痛了,如同是別人的疼痛、別人被燒傷、割傷、別人在忍受痛苦般地事不關己。
  我們不再流過淚。
  當外婆生氣得大聲吼叫時,我們就對她說:「外婆,別再叫了,不如打我們吧!」
  當外婆打我們時,我們就說:「再打!外婆,我們的另一個臉頰還等著妳打呢!就如聖經上所寫的,再打我們的另一個臉頰吧!」
  這時,外婆會生氣的大叫:「去死吧!我看你們就帶著聖經和另一個臉頰來領打吧!」

■練習心靈之痛
  外婆平時叫我們:「狗養的!」
  而大夥兒都叫我們:「老巫婆的孫子!婊子養的!」
  還有些人喊我們:「智障兒!小流氓!渾小子!笨蛋!髒孩子!髒鬼!下流!卑鄙!小無賴!該死的傢伙!殺人胚子!」
  聽到這些字眼,我們滿臉漲紅,耳朵一陣一陣嗡嗡響,雙眼直盯著地上,膝蓋不停的顫抖著。
  我們真的不願再因此而臉紅、顫抖,只希望能快快適應這些辱罵和傷人的字眼。
  於是兩個人面對面坐在餐桌前直視對方,然後互相辱罵,我們用的字眼一句比一句更殘忍。我們其中一個先說:「你是混蛋!你是傻瓜!」
  另一個就說:「你是笨蛋!你是壞蛋。」
  我們就這麼不斷練習,直到自己對這些辱罵不再在乎,不再感到剌耳為止。
  每天大約半小時的練習之後,我們就到外頭轉一圈。我們故意讓別人羞辱我們,直到我們注意到我們已到達不再在乎別人辱罵的地步為止。
  然而,在我們心裡仍舊有一些令人難忘的話語,母親以前常喚我們:「親愛的!我的愛!我的寶貝!親愛的小寶寶!」
  每次我們想起這些字眼時,不免熱淚盈眶。
  這些溫柔的話語是該忘記的,因為現在不再有人這麼喚我們了,而且回憶是這般沈重的負荷,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
  於是我們用另一種練習讓自己忘卻。我們說:「親愛的!我的愛!我愛你們……我絕不離開你們身邊……我只喜歡你們……永遠……你們是我的所有……」
  不斷地重覆這些話,讓這些字眼逐漸喪失它們的意義,這同時也減輕了我們的痛苦。

■練習行乞
  這一天,我們穿上又破又髒的衣服,還有那雙破鞋子,然後帶著刻意弄髒的臉和手來到大街上。我們在街上一個地方停下來,就在那兒等候路人經過。
  一有外國軍官經過,我們就把右手向前伸直向他敬禮,然後伸出左手來乞討。最常見的情況是,經過我們面前的軍官沒停下,或是沒看見我們,或是看也不看我們一眼。
  終於,有個軍官停在我們面前。他說了一些話,但我們聽不懂他的語言。他問我們一些問題,我們沒回答,只是一動也不動擺著乞討的動作。他在口袋裡摸索了一會兒,掏出一枚硬幣和一塊巧克力放在我們的手掌心上,然後搖搖頭走開。
  我們又繼續等候。
  這時一位婦人經過,我們向她伸出手,她說:「可憐的孩子,我沒什麼可給你們。」
  說完後,她摸摸我們的頭,我們說:「謝謝。」
  之後,另一個婦人給我們兩顆蘋果,還有一個給我們餅乾。
  又一個婦人經過,我們同樣向她伸手乞討。她停下來說:「在這裡行乞,你們難道不覺得丟臉嗎?到我家吧!有些蠻輕鬆的工作很適合你們。例如劈柴、擦陽台,你們夠高夠壯,做起來不吃力的。假如你們做得很好,我會給你們濃湯和麵包吃。」
  我們回答她:「女士,我們不想替妳工作,我們既不想喝妳的濃湯,也不想吃妳的麵包,我們不餓。」
  她問:「那麼你們為何行乞?」
  「我們只是為了想要知道這麼做的後果,以及觀察一些人的反應。」
  她一聽,一邊走開一邊大叫:「齷齪的小無賴,太放肆了!」
  回家的路上,我們將行乞來的蘋果、餅乾、巧克力和硬幣全都丟到草叢裡。而我們頭上曾被施捨的撫摸,是扔也扔不掉的。

■瞎子與聾子的練習
  我們其中一個當瞎子;另一個當聾子。訓練一開始,當瞎子的拿了外婆的頭巾遮住眼睛,而當聾子的則拿草將耳朵堵住。外婆的頭巾上還留有她的臭味。
  一切就緒後,我們手牽手出去散步。此時正是警報期間,所有人都躲到地窖裡,因此街道相當冷清。
  當聾子的就敘述他所看到的情景:「這條街道又直又長,街道兩側盡是矮房子,都是平房。房子的顏色有白色、灰色、粉紅色、黃色和藍色。過了街道後,就可看見一座公園,裡面種了很多樹,還有一座噴水池。天空很藍,還飄著幾朵雲。哇!看到飛機了,五架轟炸機,它們飛得很低。」
  扮瞎子的慢慢說,好讓扮聾子的能讀唇語,他說:「我們聽見飛機的聲音,它們發出斷斷續續卻很巨大的聲響,它的馬力很夠,載負炸彈。現在它們全都飛走了。我又聽到鳥兒的叫聲。除了這些,一切都很寂靜。」
  聾子讀了瞎子的唇語之後回答:「是的,整條街道空蕩蕩的。」
  瞎子又說:「我聽見左側街道有腳步聲靠近。」
  聾子回道:「你說對了,來了一個男人。」
  瞎子問:「他長得如何?」
  聾子回答:「像鎮上一般的男人一樣,又窮又老。」
  瞎子說:「我知道,聽得出來是老人的腳步聲。我也聽得出來他是赤腳,所以他很窮。」
  聾子說:「他禿頭,穿了一件破舊的軍用短上衣和一條過短的長褲,而且他的腳很髒。」
  「他的眼睛呢?」
  「我看不到,因為他正在看地上。」
  「他的嘴巴呢?」
  「他的雙唇緊閉,應該是沒牙齒。」
  「他的手呢?」
  「插在口袋裡,他的口袋很大,而且似乎裝了一些東西,也許是地上的蘋果,也許是核桃吧!所以他的口袋才會鼓鼓的。啊!他抬起頭了,他看見我們了,但是我分辨不出他眼珠子的顏色。」
  「除了這些,你還看到什麼嗎?」
  「皺紋,紋路深得像一道道的疤痕烙印在他臉上。」
  瞎子說:「我聽到警報器的聲響,警報解除了,回家吧!」
  由於先前的經歷,後來我們不再需要拿頭巾遮住眼睛,也不需要拿草堵住耳朵。扮瞎子的人因為眼睛被遮住而能將眼光導入心靈深處;扮聾子的人也因為耳朵被堵住而能拒絕所有的噪音。

以上摘自本書若干章節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