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灰姑娘的姊姊動縮腳手術來爭奪王子的愛;
狼人鼓足勇氣去看牙醫;
試圖與冥界溝通的靈媒收到錄音訊息。
不管你想聽蚊子如何描述失眠症,
或是公主吻了青蛙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讓我用140個字的時間為你朗讀一篇微小說。

認識/微小說
微小說,顧名思義就是很短很短的小說,短到只有一句話,卻同樣寫進了人物、劇情、結局,寫出了科幻、愛情、驚悚懸疑;它從一個點、一個畫面、一聲讚嘆的瞬間捕捉住了小說,用最少的文字創造出最大的閱讀樂趣。

關於/微小說
微小說是存在已久的文體,不過因為創作難度高,知名作者不多,很多創作者也只是玩票性質地偶一為之。安娜‧瑪麗亞‧舒阿是世界上少數專注於微小說創作的作家,出版了許多微小說文集,這本《微小說》從她的作品中精選出189篇微小說,成為她在國際文壇的代表作。全書依主題分為七個章節,內容包羅萬象,從令人窒息的愛情到吊人胃口的懸疑,甚至帶有魔幻寫實的風格,她以極其凝鍊的文字展現了尖銳的幽默、謎樣的邏輯,以及如何駕馭想像力,其中有些故事短到只有一個句子,讀來卻依舊鏗鏘有力。你可以迅速翻閱這本書,不過更建議你細細品味每一篇故事,咀嚼每一個精心推敲而來的字眼,體會隱藏在字與字之間的趣味。

設計/微小說
隨時隨地都要讀《微小說》
微小說是想像力的無限延伸,為了更突顯它less is more的特性,我們將它縮小到和新版Kindle一樣尺寸,讓你能夠放進口袋隨身攜帶、隨時閱讀,讓你在人潮擁擠的捷運上、在等待紅燈的60秒,甚至在世界末日前,用一口氣讀完一部小說。
創造自己的微小說
雙書封印刷,灰色的封面保留了紙的獨特手感,掀開折口是亮黃色的意外驚喜,讓你不只有單向的閱讀,還能將自己創作的微小說寫進格子和圈圈裡!
不要拋棄你的書腰
雙書腰設計,選用正反不同觸感的安格印畫紙,翻開書腰的另一面就可以讓書呈現新的面貌,當你保留書腰的同時,不只收藏好設計,也收藏了你與推薦人同樣為微小說感動的理由。

閱讀/微小說
現在人人都有臉書、噗浪、微博,人人都有創作「微小說」的工具和舞台,天天都在創作「微小說」而不自知。用最精簡的一段話,表達最完整的故事,正是「微小說」的精神,讓我們來好好認識一下這種文體的美妙之處吧!

創作/微小說
「我用一口飲冰室茶集的時間,創作了一部微小說」
首獎20,000元《微小說》徵文活動開跑
2012年2月28日前,將《微小說》書封與書籍簡介轉貼至個人部落格、臉書、噗浪,並用140字創作一篇屬於你自己的微小說,就有機會得到高額獎金、喝「飲冰室茶集」。
活動詳情請見『三采文學讀享部落格』或上『三采官方粉絲團』。
(本活動由三采文化、飲冰室茶集、風球詩社共同合辦)

作者簡介:
安娜‧瑪麗亞.舒阿 Ana Maria Shua
1951年出生於布宜諾斯艾利斯,是阿根廷最多產、最著名的作家之一,也是世界上少數專注於微小說創作的作家,出版著作超過40本,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包括詩、兒童故事、小說、猶太民俗故事及微小說文集。


譯者簡介:
陳錦慧
加拿大西蒙費瑟大學教育碩士班畢業,喜歡閱讀中英文書籍,曾任平面媒體記者十餘年,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作包括《蘿莉塔》、《綠色迷宮》、《被偷走的女兒》、《沉默之心》、《小鎮醫師的生命課題》等。


內文試閱:
【怪物】
暗夜聲響
夏夜如此寧靜和煦,萬籟俱寂,只有我女兒入睡後的呼吸聲,以及熱情冰箱在低聲嗚咽,輕聲呼喚它的伴侶。
身為兔子/陳惠婷 譯
我整天都是一隻兔子,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會恢復我的人樣。「那我幹麼要幫你織這些睡衣啊!」我的奶奶一邊撫摸著那對大而無用的條紋耳罩,一邊這麼抱怨著。
狼人/臥斧 譯
噴著血沫與口涎,狼人以一種猙獰的鬼臉咧開下顎,裸出黃色獠牙。一陣詭異的嗡嗡聲刺穿空氣。狼人怕了。牙醫也是。

你的右手搞你是否/聶永真 譯
我右手超煩超白目的,所以那天我把它剁了丟掉。結果它五腳狂奔高分貝暴走開心地把這裡當自己的家是怎樣,我就這樣爽到它搞死了自己是否。
卡!/林書宇 譯 火柴盒自己打開來。兩根火柴跑了出來。他們貪婪的吃起桌上剩下的披薩。吃完披薩,他們開始吞食彼此,直到什麼都不剩。其它貪婪的火柴也從盒子裡跑出來,衝向一名旁觀者。他們從旁觀者的腳開始下手。卡!導演喊著。只是這時已無人再聽他的了。
【夢境】
笛音/鄒駿昇 譯
我輕柔地叼著老調,引出了住在橡膠樹盆裡的三隻蚯蚓。耐著雀然起舞的衝動,它們禮貌地問著:「可否來點披頭四的曲子?」可是我只會催眠曲。於是我小心翼翼地捧起熟睡的蚯蚓放回盆土,再為它們蓋上鬆軟被褥。
刨胡蘿蔔/陳小雀 譯
刨胡蘿蔔時,我劃傷了指頭,點點瀝青從傷口冒出,沾污了拼花地板。想擦拭乾淨,卻反將地板弄破一個洞。樓下公寓正巧舉行學術會議,而我就置身於教授群之中。抬頭一望,發現另一個我正窺視著自己。如果不刨胡蘿蔔,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我沒好氣地對自己說。
偽裝/張榕容 譯
我扼殺了更進一步的關係,躲藏在這偽裝之下。沒人找得到我。沒有渴望的懲罰,沒有害怕的懲罰。其實我好愛你們。原來我好赤裸。
馬鈴薯泥/葉怡蘭 譯
我愛馬鈴薯泥。我開心地自白色峰頂溜滑而下,再挖條隧道,遠遠逃開叉子的追捕,從盤子的這頭,一路鑽向那頭。
被驚擾的睡眠/廖亮羽 譯 隨著易碎的睡眠被驚醒,他於是起來,遊走屋子,這一頭,那一頭,極端頹喪。他一再地攻擊噪聲的禍首,設法消滅或驅除它。仍徒勞無功的失敗了,他最終倒躺下來,一身的疲憊不堪,令他沉沉睡去。你脆弱的睡眠是多麼稍縱即逝,我可憐的蚊子。我又以我更快地失眠的腳步驚動它。
【魔法】 詛咒/銀色快手 譯 老人臨終前詛咒他的刺客。老人究竟下了怎樣的咒?卻無人知曉。刺客從此生活在恐懼中,終日惶惶不安。占卜師告訴刺客說:他的恐懼本身即是咒,直到大限之日,刺客依然對占卜師的話深信不疑,認定老人的詛咒生效了。

占卜
我知道我的命運隱藏在杯底的咖啡渣裡。為了找出它來,我一連幾天、連續幾小時喝下那隱藏命運的液體。那液體色澤暗沉,無窮無盡。永遠喝著那液體就是我的命運。

【健康】
掛在外頭晾乾的厄運/鍾文音 譯 有一晚,貧窮的竊賊們偷走了我掛在外面的衣裳。過了一晚,我把已扭好的、被悲傷弄濕的厄運,也拿出去晾乾。隔天清晨,我確信我會是愉悅的。

那兒有什麼
一組精密的攝影器材從直腸探入病人的腸道。醫生緊盯螢幕,臉色愈來愈蒼白。意識清醒的病人見到醫生的表情,頓時明白一切,於是他不顧疼痛,扯掉那條又彎又長、附有攝影機的管子,衣衫不整地衝出門去。
接下來的一星期裡,助手和護士不是失蹤就是喪命。醫生被拘留,但即使面對威脅、即使遭到刑求,他還是拒絕供出真相。
【文學】 湖中天鵝/蔣文慈 譯
十隻天鵝翩翩飛抵湖邊,脫下身上輕柔的羽毛外衣,變身成為十位裸身的少女。這時,一個大膽的小伙子偷走了其中一套羽毛衣。當第一位少女要離開湖邊時,她發現偽裝用的羽毛外衣不見了。然而,當第二位少女要離開時,她堅持那套被偷走的羽毛衣是她的而不是她姊姊的。第三位少女要離開時,嚷嚷著說不見的是她的羽毛衣,並且拒絕穿上剩下來的任何一套。第四位少女也堅稱留在現場的羽毛外衣都屬於她的姊妹們,而她自己的被偷了。於是十個大呼小叫的少女光著身子,氣急敗壞地在湖邊到處尋找。那個大膽的小伙子試著逃跑但為時已晚了。

尤里西斯/膝關節 譯
這男人歷經滄桑,彷彿是從戰場、或是監獄、或是曠野回到家鄉,猶如尤里西斯般的顛沛流離。二十年過去了,他的眼神變了,鼻樑因受傷而扭曲變形,讓他看起來神似寇特‧道格拉斯。不過,他頭髮相對稀疏了些,更蒼白了許多,而且扮相極不體面,經常衣衫襤褸。儘管如此,這兒的每個人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來,但他們多半假裝不認識,或是避之唯恐不及。除了他養的那頭經常被人飛踢的笨狗。
謎/王聰威 譯
我的肉體都快被這該死的石胃所分泌的酸液侵蝕殆盡了,但唯一會讓我感到痛苦的卻是……我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算了,反正當人面獅身消化完畢,我自己也將變成這不朽謎團的一部份了。
沉著男/尉遲秀 譯
壞詩人想激怒沉著男,於是剝了一頭駱駝的皮,將駱駝皮反穿,毛皮在裡頭,肉和肥油露在外頭。他全身上下都是蒼蠅,臭氣薰天,就這麼去敲了大宅院的門:沉著男叫人開了門。他在他身旁坐下,沉著男面帶微笑忍著惡臭。他用一條令人作噁的腿碰了碰他,沉著男以溫柔的撫摸回應。他用一句諷刺詩嘲弄他,沉著男笑了,還叫人賞他一袋銀幣。之後,他羞辱他,沉著男叫人再多賞他一百個銀幣。詩人終於認輸,卸下偽裝。為了向大宅院的主人致敬,他朗誦他所有的作品。這下子,沉著男叫人把他剁成碎片。
西部/張雍 譯
男子們離開了那房間,同時將挑釁的臉龐轉朝向正被炙熱陽光及飛塵所覆蓋的街道。年輕而且穿著較體面的男子護著農人們,他深愛著她。年紀稍長蓄有八字鬍的那一位捍衛著牧場的主人們,男子別無所求只要她。她的名字叫做「孤寂」,她是當地最美麗的一匹母馬。當然也有另外一位女士,但是她一點也不重要。
美好,別說破/林禹瑄 譯
一個作家在咖啡館裡談起他即將著手撰寫的故事。那是個迷人的構想,四周的空氣因此屏息,菸圈停了下來,沿著他的語句,細細勾勒出故事透明而具體的輪廓。之後,當他試著下筆時,卻愕然發現文字從破綻中流出,庸俗的迷霧與地雷遍布其間;他的神祇拒絕了不再純粹的祭品,因為最美好的部分已經被享用過了。
別拿石頭砸鳥/小鳥茵 譯
別拿石頭砸鳥,因為那不見得真的是鳥,你手上的也不見得是石頭。你可能沒意識到自己是在拿橘子砸直升機、丟甜瓜去砸蝙蝠、用地鐵代幣砸雲朵,與其說在砸東西,其實更像是在傳遞、兜售、吹送,或者更糟的是,你可能在行使某個不及物動詞。 【男女】 三角愛情/胡至宜 譯
A愛B,B愛C。顯而易見地,B懷孕了。請決定A與C的性別,並同時列舉三角形的ABC三個頂點所產生的所有性別取向的可能組合。條件是愛情並不一定導致懷孕,字母系統裡仍有其他的字母。而在宇宙裡,本質相異的字母系統還有很多。
太年輕/陳德政 譯
想打這名女人的主意,這名男人還太年輕了。他仍不清楚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也許只是想靠近她;聞她的氣味;仔細端詳她雙手皮膚的細軟紋理;撫摸她;吃她右邊屁股上的一塊肉,放在鐵架上烤,佐以變幻莫測的調情劑。或者,只想和她借一筆錢。
最後一杯咖啡/大A 譯
女人無意義地撕扯餐巾紙,幾近緘默的說:「這是最後一次了。」男人多毛而黝黑的手摩挲她的手背,聽話重複的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他們都明白,不過自欺欺人而已。然後他們悲傷的張望彼此,自知這個情緒不僅引發了想望,還有回憶。以及不證自明的,比其他什麼都更強烈的,苦楚。 【信仰】
自殺
自殺者的不幸在於,當他縱身躍入空中的一剎那,空虛開始填補,緩慢、不負責任地被填補起來。

失誤的抄寫員
雜耍演員從鼻孔噴出火焰;小丑拿劍刺穿彼此;大象的鼻子被丙烯酸塞子堵住;獅子吐出魔術師的頭;如果傳統提及圓圈,那也許是因為某個抄寫員的筆誤:其實我們是在九個馬戲團(只有一個手持三叉戟的團長)裡受懲罰。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