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社會企業 Social Enterprise
是當今最受矚目,翻轉世界的變革力量!
社會企業家 Social Entrepreneur用創新的商業模式,
改善社會、經濟、教育、環境等問題;
用愛創業,做好事又能獲利永續!


《社企力》是台灣第一本探討「全球社會企業趨勢」的實戰聖經,
10個創新法則,將好點子變成好生意,創造企業、社會與環境的三贏!

.全球頂尖社會企業培育組織UnLtd獨家授權「社企創業:實戰手冊」
.12 位知名華人社企先驅的創業心法
.10個社企創業的利基評估指標
.全球╱在地指標型社會企業的經營祕訣
.社企生態地圖:台灣╱亞洲╱全球最新社企趨勢

近年來,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與社會創業(Social Entrepreneurship)在全球蔚為風潮,用創新的商業模式,改變我們身處的世界。本書收錄42個精彩案例向我們證明:用愛創業,做好事也能獲利永續!

.英國15餐廳,名廚 Jamie Oliver 招募失學失業的15歲青少年受訓當廚師,學會養活自己的專業技能。
.比利時Mobile School 為無法到學校上課的街頭孩童打造行動學校,把教室搬到他們面前。
.印度日本KURKKU向印度棉農公平契作有機棉,跨界合作,將環保意識推向時尚最前線。
.西非KuapaKokoo農民合作社在西方巧克力市場創立獨特品牌,提升農民在價值鏈中的地位。
.台灣以立國際,鼓勵年輕人加入國際志工,投入鄰近開發中國家扶貧自立、改善環境的工作。
.德國香港的黑暗中對話,將視障者生活感受設計成「黑暗體驗課程」,發掘他們的自我潛能。

社會企業透過創新的商業力量,追求經濟、社會與環境的永續,因而成為MBA課程、青年創業最熱門的顯學——它模糊了「社會」與「企業」的界限,轉化非營利組織、慈善扶貧的既有思維,改變政府的公共政策。它為開發中國家的環境、醫療、教育、就業,開創脫貧自立的方案。在國際間,社會企業被證明是「可擴張與永續經營」的創新商業模式。

社會企業「運用創新的商業模式,解決某一個社會或環境問題」,和一般追求最大獲利的企業相比,具有以下創新之處:

——社會企業同時滿足社會、經濟、環境等多重底線的要求。
——社會企業擁有更多「社會資本」,可獲得人們因認同而提供的各種支持。
——社會企業可透過社會投資報率(SROI)、社會影響力指標,吸引更多投資。
——社會企業的盈餘主要用來再投資於社企,繼續解決問題、擴大影響;而非僅為出資人謀取最大利潤。
——社會企業必須有「持續創新的能力」才能永續經營、創造更大效應。

在台灣,社會企業是一個持續成長、潛力無窮的新興領域,許多創業家在這塊土地深耕,運用不同的商業模式,改善弱勢就業、環境保護、教育文化、農業經營等問題;被社會企業感動而亟欲投入的青壯年,也持續增加。社會企業,是下一個十年最重要的變革力量!

推薦序
嚴長壽/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
陳東升/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胡哲生/輔仁大學社會企業研究中心教授
顏漏有/華鴻創投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

推薦人
施振榮/宏碁集團創辦人、智榮基金會董事長
方新舟/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馮燕/行政院政務委員
陳一強/活水社會企業開發公司創辦人
王文華/夢想學校創辦人
林依瑩/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趙如媛/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
陳素蘭/數位時代雜誌社長
余宛如/生態綠創辦人
許毓仁/TEDXTAIPEI創辦人

華人社會企業先驅●專文點評
陳東升/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李吉仁/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吳必然/協合國際法律事務所資深顧問
顧遠/上海AHA社會創新研究中心創辦人
魏華星/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
吳惠蘭/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
鄭志凱/聯訊創投公司共同創辦人及總經理
陳一強/活水社會企業開發公司創辦人
陳冠學/前社會企業創投諮詢顧問




作者簡介:
社企流(Social Enterprise Insights),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由林以涵、陳玟成、金靖恩等人創立於2012年,是一個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網路社群媒體,分享全球與華人社會企業的最新資訊與資源。透過「社會企業」的介紹,累積「如何運用商業力量改變社會問題」的知識與智慧;讓不同領域、不同地區的社會創業家以及對社企懷抱熱情人們,彼此交流互動,實踐共好的理想。

林以涵/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公共事務研究所畢。曾任美國獨立顧問公司Social Enterprise Associates專案經理,提供諮詢服務給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與國際發展機構,為ECSEL易社計畫2013年度社會創業家學者,並獲選為遠見雜誌 2013年平民英雄百人榜。

陳玟成/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畢,曾於韓國擔任交換學生半年。曾於泰國駐外工廠擔任專案經理、電子零件公司與黑暗對話社會企業擔任業務,善於專案管理和客戶關係經營。

金靖恩/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畢,主修行銷與營運決策,於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擔任交換學生一年。曾任職於新創生技公司負責行銷與專案企畫,及日本品牌MOTHERHOUSE,擔任行銷與旗艦店店長。

●社企流網站www.seinsights.asia/
●社企流臉書www.facebook.com/seinsights
●DOIT社企流小學堂

[社企流2012年創辦迄今的紀錄]
●61 萬網站訪客
●1.5萬粉絲頁按讚數
●1000 篇文章
●50位志工夥伴
●23位專欄作家
●50 場企業與校園講座
●16場大型演講、5場工作坊、2次國際參訪,逾1800人次參加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社企流:十二個城市的社會企業考察筆記

文‧圖╱林以涵

在美國念研究所的經驗,加上畢業後在台灣遠端為一家提供「用商業力量改善社會」諮詢服務的美國獨立顧問公司工作,過去四年來有機會走訪許多城市,實地認識「社會企業」這個跨領域的新思維如何落實在不同社會中。

從新加坡、馬尼拉、越南、香港、上海、南寧、台北、東京、矽谷、波士頓、奧斯汀到倫敦,我觀察到這個概念不分國界的共享價值,也看見它落地生根後在各城市的本土面貌,學習過程充滿感動與啟發。這些寶貴經驗,種下我們於二〇一二年在台灣創立「社企流」的種子。

改變社會的課堂作業

時間拉回二○○九年秋天,當時的我在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公共事務碩士,那學期修了一門名為「社會創業」(Social Entrepreneurship)的課程。在選課系統中看到這門課時,當下疑惑政策學院怎麼會開設創業相關課程,查詢後發現這是一個跨領域的新概念。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課程結束後的人生會與它密不可分,繼續投入許多時間在認識、實踐這個主題。

那年秋天戴爾電腦在德州大學舉辦「社會創新挑戰賽」,鼓勵學生們運用創新思維,設計出改善社會問題的產品服務。決賽時我坐在台下,看見台上名為陳珍(Jane Chen)的年輕女孩,手拿著一個很像睡袋的東西,俐落介紹著商業模式,並說道:「我們用不到傳統保溫箱百分之一的價格,要讓全世界的早產兒,都有平等機會擁抱健康人生!」這個名為「Embrace」(「擁抱」,參考第三章3-9)的團隊不負眾望獲得競賽冠軍。當時珍手上的保暖睡袋,後來經過無數次改良,在印度、中國、索馬利亞等地販售,造福近千名無法負擔昂貴保溫箱的早產兒。Embrace團隊也於之後幾年站穩腳步,陸續在TED與許多創新創業獎項中嶄露頭角,而這一切的開始,僅是四名史丹佛大學生的課堂作業。

同樣是課堂作業,以茱莉亞.席爾文曼(Julia Silverman)為首的四名哈佛大學學生則有了「邊踢球、邊發電」的瘋狂想法,希望用世界上最流行的運動,改善世界上最嚴重的發展問題。他們設計出電力足球sOccket(參考第三章3-6),為超過一萬名家庭帶來穩定電力。這個充滿創意與樂趣的環保發電方式深受歡迎,美國柯林頓、歐巴馬總統踢過電力足球後也大為讚賞。在與茱莉亞.席爾文曼的訪談中,她提到當初創業動機在於「想要從人們既有且喜歡的行為中去創新,用藝術和科學解決問題!」身邊一位電機專業的朋友說,sOccket的原理並不難,電機系畢業的大學生都可製作出類似物品,也許有時候「創新於善」卡關的並非是「做不到」,而是「沒想到」。

尤努斯:推動世界前進的夢想家

碩士畢業後的工作非常特別,我得以「腳踏兩條船」,一邊透過工作學習美國、英國等國家相關趨勢與案例;另一邊實地走訪台灣具有這樣思維的創業者。面對貧窮、歧視、失學等問題的失序社會,他們勇於做夢、勇於實踐,努力彌補社會斷層。有人夢想讓社會大眾看見身心障礙者同等優秀的工作能力,有人夢想入口食材皆來自親愛土地,有人夢想把垃圾變黃金,有人夢想有朝一日所有人能以消費「投票」,讓生活所需貿易皆能公平。

而最讓我驚喜的,莫過於二○一二年夏天在台北聽到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博士演講。穿著孟加拉傳統服飾的他,當時已經七十二歲了,依舊神采飛揚,樸實、親切,說起話來眼神堅定。看著台上笑得淡定的尤努斯,我努力想像他經歷過的艱難關卡——放棄教職、妻女求去,甚至被政府從自己一手創辦的組織罷職,只為實踐「將貧窮送進博物館」的理想。從不崇拜偶像的我,覺得有點激動,還起了雞皮疙瘩。

原先在美國大學擔任經濟學教授的尤努斯,於一九七○年代中期回到剛獨立後的孟加拉,發現窮人被視為金融賤民,傳統銀行不願和沒有抵押品的他們打交道,因此窮人往往身陷高利貸的惡性循環。他認為貧窮並不是個人錯誤,而是系統失靈,人類建立了一套制度讓社會運轉更有效率,卻也犧牲了某些人的權益,彷彿將他們置於垃圾桶中。

「為什麼我們不將這系統丟到垃圾桶呢?」「傳統銀行怎麼做,我就做得和他們完全相反就對了!」就是這念頭,讓他開啟了借錢給貧民的創新嘗試,在一九八三年於孟加拉創立「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小額貸款給無法在一般銀行開戶的窮人,無須抵押品。銀行專往偏遠鄉村設點,因此常被稱為「鄉村銀行」或「窮人銀行」。

很多人覺得他瘋了、也認為他鐵定失敗,但尤努斯運用經濟學專業,設計不同於傳統金融機構的機制,以團體借貸搭配財務與金融訓練課程,讓窮人們相互監督學會財務管理,並運用借款為自己生意融資,進而自力更生。他亦鼓勵極少掌握家中經濟權的婦女申請貸款,送孩子上學,為窮人、女性、下一代賦予信用與尊嚴。

從孟加拉到全世界,尤努斯幫助超過一億人脫貧自立,扭轉「窮人無信用」的刻板印象。格拉明銀行至今已提供超過美金五十億元貸款給孟加拉當地人民,微型信貸(Micro-Credit)的創新模式,結合了傳統企業的動態競爭,與社會良知慈善目的,也在全世界形成極大影響,尤努斯更於2006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我只為弱勢的人做微小的事。」尤努斯說道,所以他把這項創新取名為Micro-Credit:既是微小資金,也是微小肯定(註:credit有「資金」與「肯定」雙重意思),為最需要的人賦權。

人類因為想登陸月球而發明火箭,是科技實踐科學幻想(science fiction)的好例子,我們也可以從社會幻想(social fiction)出發,想像一個沒有貧窮的社會,便能發展出實踐這個理想的方法。如同蕭伯納的名言:「講理的人要求自己適應世界,不講理的人要改變世界來適應自己。所以,所有進步都有賴於不講理的人(Unreasonable People)。」

尤努斯曾提到,推動世界的從來不是專家,而是夢想家,他本人就是最好例子。被問到當初哪來的勇氣時,他說:「我當初根本不知道自己會成功,做了再說,但我從來不放棄。」他教會我的是改變心態與實踐勇氣的數十年貫徹,從曲高和寡到萬人景仰,他依舊親民,古稀之年仍奔走於世界各地演講、寫書,戮力推廣以商業力量改善社會問題的各種可能,也被公認為是以創新、創業思維改變社會的先驅。

不需要標籤,不依賴援助

二○一三年十一月底在香港造訪「iBakery 愛烘焙麵包工房」,位處熱鬧的新政府總部大樓一樓,一進門大家就被精緻裝潢及美味餐點所吸引,負責人告訴我們,工房由非營利組織「東華三院」設立,提供精神康復者就業機會與職業訓練,利潤一方面用來營運餐廳,另一方面用來支持東華三院「不同能力、同一熱愛」的共融理念。餐廳陳列的畫作、手工藝品、有機盆栽等,也都出於精神康復者巧手。「一點都不像印象中非營利組織所經營的餐廳,一開始你會想要出於愛心支持,但餐點卻很難讓人想再度光臨。」同行朋友這麼說著。我發現餐廳內沒有捐款箱,宣傳品上也沒有募款帳號。大家看到聖誕曲奇餅禮盒的精美包裝,紛紛想掏腰包訂購,卻被告知禮盒早已銷售一空,每年都供不應求,可見消費者對iBakery品牌的肯定。

許多從創新、創業角度出發,試圖改善社會的創革者(Change Maker),徹底落實企業經營管理的思維,而不刻意強調自身的公益價值。在社企流邀請這些創業者來分享的講座中,最常見的觀眾提問便是:「作為一個社會企業創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有何感想?」還記得成功進駐新宿、池袋等多家百貨公司的日本皮件品牌MOTHERHOUSE(參考第四章4-1)創辦人山口繪理子小姐,在兩百多名聽眾前直率回答:「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什麼社會創業家,我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在孟加拉工廠和夥伴們一起畫圖設計、製作出有品質的包包,努力在發展中國家打造一流的品牌,如此而已。」

走進台灣大學第二學生活動中心一樓的全家便利商店,顧客大排長龍,收銀員有條不紊地為消費者結帳,另一位店員補貨、清潔、加熱食品十分俐落,他們雖是身障人士,但透過取得全家加盟、經營此超商的「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參考第五章 5-2)訓練,已能獨當一面,克服恐懼而熱愛招呼顧客。中心負責人張英樹主任,也常說自己不瞭解什麼是社會企業,然而經營非營利組織的他不主動募款,十幾年來積極開發符合市場需求,也能整合身障者能力的產品服務,從不斷嘗試中找尋成功的商業模式及有效的營運管理,認為創業就像是自己DNA的他,憑藉這股信念,把賦予身障者工作機會的路走得更長遠。

為他打造舞台,他可以撐起全場目光

被譽為新加坡首屈一指的街舞學院「O School」,演出經常一票難求,無論是熱情奔放的動感舞曲,或是柔美和緩的慢步調情歌,舞者們都十分在行,讓台下觀眾也完全陶醉其中。這個當紅組織,其實是創辦人肯尼.羅(Kenny Law)當初為了協助一位無法找到穩定工作的舞者朋友所設立,他逐漸發現可以運用此力量處理中輟、低收入等邊緣青少年問題,於是招募、培訓對舞蹈有興趣與天分的青少年,並透過學院舉辦的各項展演活動,提供他們展現才能的機會與工作收入,表演邀約供不應求,更是許多國際巨星的指定舞群。

源自德國、在兩岸三地皆有的「黑暗中對話」(參考第四章4-8),培訓視障者培訓擔任講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帶領參加者以團隊合作方式完成各項體驗遊戲,視障者更躍上「黑暗演唱會」舞台分享美妙歌喉,毫不怯場。英國倫敦一群年輕人成立「Unseen Tours」(另眼看倫敦)機構(參考第三章3-14),把以觀光勝地為家、對當地文化瞭若指掌的街友,搖身一變成為這個城市的另類導遊。我有幸實際成為「團員」,曾住在倫敦大橋底下的導遊,帶我們一行人遊覽周遭大街小巷,還在知名劇作家莎士比亞故居前,為我們吟唱莎士比亞經典歌劇,是讓我非常驚艷、難忘的一次小旅行。

主流與弱勢,很多時候只是我們的主觀劃分,這些創業者以行動告訴我們,社會普遍認為的「受助者」,其實也可以是「助人」角色,若能為他們打造出適合舞台,他們絕對可以撐起全場目光。

打破悶經濟!社會企業做好事又能獲利

有次參加《天下雜誌》「新創業精神」專題發表會,主辦單位希望探討台灣新一波的創新與創業,鼓勵社會擺脫「悶經濟」,更邀請台灣十大頂尖創業家(如宏碁施振榮、PChome詹宏志、王品戴勝益等),與七千位網友進行全台首次跨世代「創業調查」。被問到創業成功的關鍵原因時,十位創業家一致認為是「時勢造英雄」,民眾卻多認為是「英雄造時勢」。

二○一三年有幸參加ECSEL易社計畫(Empowering Chinese Social Enterprise Leaders Program)的培訓,此計畫由美國慈善家錢威廉(William Schoenfeld)發起,希望提供教育訓練、顧問諮詢、交流網絡等支持,協助兩岸三地的創業者,運用創新、可持續的商業途徑解決社會與環境問題。我在培訓中認識了綽號「垃圾小王子」的汪劍超,曾是微軟工程師的他,注意到中國環境汙染問題嚴重,一大原因來自再生回收的不落實,於是加入「綠色地球」發揮資訊專長,從四川成都開始,將每包垃圾賦予條碼,回收時換算成積分,每個家庭可用積分換取生活日用品,每扔一次垃圾,相當於完成一次微小交易。這個新鮮服務獲得成都市五萬多個家庭共同響應,「我們想用現代方法,推動中國城市垃圾回收的產業革命。」汪劍超相信,綠色地球刷新「丟垃圾」這件事從頭到尾的用戶體驗,蘊含極大的商業潛力。

像綠色地球這樣想讓社會更好的公司,在中國日漸增加,從二手衣物回收、舊傢俱改造、幫助殘疾人士就業、防止兒童走失的虹膜數據庫建設,到鼓勵閱讀的中文線上實體圖書館,由於在中國成立、經營非營利組織程序較為繁複,易受限制,這些創業者大多將組織登記註冊成公司,也因此在培訓過程中,我們不曾討論如何為所屬組織募集捐款或申請補助,而是在意如何獲得更多投資者支持、如何提高產品競爭力等課題,讓我大開眼界。

提供類似培訓或投資機會的組織,在中國除了易社,還包括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中國辦公室、友成基金會、南都基金會等,這些組織宛如加油站,為創業家補足所需資源,也像是擴音器,向社會大眾介紹每年培訓的創業家,讓更多人了解原來有些公司能夠一邊做好事、一邊賺錢。類似這樣「先有魚池再有魚」的發展,也對應到美國、英國等地,阿育王基金會(Ashoka)、史考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施瓦布基金會(Schwab Foundation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透過每年選拔值得效法的創革者,推廣並累積運用商業力量改善社會的案例與智慧,當草根創業者的數量越來越多,政府也會逐漸重視、參與及支持。

創新、跨域、不求人的創業精神

反觀東南亞、南亞一帶,「英雄造時勢」的思維相對較為盛行。在一次於新加坡舉辦、探討如何運用資本市場創造社會公益的研討會中,我和來自各國的朋友聊起政府是否應該提供賦稅優惠等政策誘因,鼓勵大眾創業來改變社會問題。聽到韓國政府頒布法規、香港政府設立基金作為支持,尼泊爾、孟加拉、印度的創業者馬上搖頭說不,「政府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別插手!」他們認為所屬國家政府治理的不穩定與官僚性,容易扼殺創新與創業精神,還不如放牛吃草,讓創業者自由發展。一位在印度架設網站為偏鄉小農販賣作物的創業者說:「不需要政府特地歸類我們是什麼企業,哪邊有資源就往哪邊去,像近年政府提供貸款優惠給網路產業的新創公司,我馬上跑去登記為網路業,這才是最有效率的!」大家聽到都笑了,而這樣創新、跨域、不求人的創業精神,正是我理想中的「社會企業」。

你可能在捷運站出口向街友購買過雜誌,可能曾經在由身心障礙者提供服務的餐廳用餐,可能在衣櫃中有一件由寶特瓶回收再生製成的T恤,可能品嘗過公平貿易咖啡或巧克力。

你可能聽到別人談及「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時覺得陌生,但其實各式各樣的「社會企業」,就在你我生活之中。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7612